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25章 失踪的圣雪母亲

第725章 失踪的圣雪母亲

“这是你要的麒麟鳞片,可是费了我好多人参娃娃才换来的。”

只见一个身穿黑衣戴着斗笠的人出现在白天凌若夕去过的地方。那人接过鳞片,然后点点头。

“是真的。”他简单地说了三个字。

“您答应过我的事情,应该不会忘记吧。”他对那个黑衣人道。

“不会。”说罢黑衣人便飞走了。

黑衣人一直飞,飞到一间屋子里,他拿去了斗笠,换了一身蓝色的衣裳,这个黑衣人赫然就是叶柳,他手种拿着水麒麟的鳞片,然后用一块丝帕包起来,小心翼翼地收好。

叶柳的两个助手此时已经目光呆滞,如同死灰一样,他手微微一收,两个门徒变成了两片纸片,纸片上面写着什么。

然后他却一晚上睡不着,坐在窗边看着月亮。

直到第二日,凌若夕却又碰见叶兰和叶柳吵架。

“你到底说不说话,跟我回叶宗。”叶兰道。

“你就当当初的那个叶柳死了吧,我不会回去的。还有日后你不要再这么纠缠我,不然我就当你是敌人了。”他对叶兰道。

叶兰受气,便道:“好啊,以后你再也别回来,以后我们老死不相往来。”说罢叶兰却见到凌若夕走了进来便道:“对不起,让你看笑话了。”

接着她不好意思地对着凌若夕笑笑,然后道:“我明日便要回叶宗了,东西已经买到了,今日请你们吃饭吧。”

凌若夕点头,一大桌子的药膳,让小白吃的很开心。

小一下楼,来了客栈的一楼,将一个布包塞给了叶兰,道:“这是我为叶红配置的药,你让她按时服用,这是如何服用的说明。”

“谢谢你,小一。”小一是善良的,他是一个热心助人的大夫。

叶兰再次道谢,终于是在这顿晚饭过后,到了第二日,她走了,回了叶宗。

叶柳任然在这里呆着,他时常会和凌若夕一行人碰见,却并不打招呼,似乎他在街道上面寻找着什么药草,但是好像无所收货。

小一特意去打听,他原来在打听一味极为罕见的药草,却所有的药草铺子都没有卖。

“想不通啊,他到底拿这些东西来配置什么?”小一抓了抓脑袋。

“这种药材,我好像听到过,据说有一味药,能够让人获得第二次生命,改变外貌,比如小孩变成老人,老人变成少女之类的,但是这是一味传说中的药材,并且要传说种的药鼎才能够炼制,不过这药材的配方已经失踪,那个药鼎也已经丢失。”圣雪道。

“丢失?真的有这么神奇吗?”小一问。

“是啊,你别看我只认识许多药材,也会配置一些简单的药,但是我的娘亲可不一样,我爹说,我娘亲当时和他见面的时候,他在我娘亲的面前简直就是一个废材,尽管当时他已经是药王谷的魔王了,不过却还是在我娘亲面前什么都不是,我娘亲的技术简直是一个天才,那个药鼎便是我娘的。还有那些种植上古神药的方式,我娘都重新研究过。”圣雪自豪地道。

“只是她现在失踪了,我本来以为以她的能力,应该很多人都知道,但是我错了,这个位面没有几个人知道她。”圣雪有些失落。

叶柳要这种锻造第二次生命的药做什么?凌若夕在思考着,不过她忽然手一摆,罢了罢了,别人的事情干她何事?她其实来药城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药泉她也泡了,该干的她也干了,只要小一一比赛完,她就走,不想留下来添加麻烦。

就这样,一下子便到了第三轮,也就是最后一轮比试,小一接到了邀请涵,要在五日后比试。不过这之前却有人来找过他,希望他再炼制那种延续生命的药丸,鼎炉和药材都有人为他准备好,并且他每炼制一颗,有人愿意花千金来买。

凌若夕和圣雪作为他的助手,自然是也被接到那里去,小一炼制了三颗这种药丸,已经感觉有些累了,这种药丸要配置的十分精密不能出任何差错。

那人对他十分客气,一下子给了小一万两黄金的银票,凌若夕一下子提现,然后将它们都丢入了乾坤袋之中。

这也是考虑到小一携带不方便,暂时帮他保管的。

不过这人倒是来历神秘,让凌若夕已经猜到八九分,这要求小一炼制药材的是什么人了。

决赛开始,这场比试的地点竟然是药宗的秘境,药宗也掌握了一个秘境,是一条大峡谷,叫做药峡。

这药峡一般不会被打开,因为里面是药宗整个宗族种植的药田,只是中间的峡谷不能下去,因为听说那个峡谷无限深,若是掉下去会立刻摔死。

凌若夕和圣雪还有小一也进去了,当然,还有叶柳。

一行人进入药峡,发现了这个药田,却也公布了决赛的题目,这次入围的一共就叶柳和小一两个人,其他的人都没合格。

原因是他们做出来的药没有让人续命十日,他们要研制的是抗击瘟疫的药,药宗的药田可以随意采集,但是不能将其带走或者打包,然后这片大地上还有三个鼎炉,他们可以随意挑选一个炼制医治瘟疫的药。

当然,病人他们也放在药峡,这是为了防止传染,这里有几间茅屋,茅屋之中有两个得了瘟疫的病人。

小一隔着纱布和给他们把脉,然后皱着眉头。

他悄悄告诉凌若夕,他们的脉搏本来只是得了普通的病症,也就是普通的瘟疫,但是其中却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有点像是过去凌若夕身体的魔毒,不过毒性不强,最多是起到了增强瘟疫的作用。

恐怕他们是感染了轻微的魔气,不过他们都是寻常人,自然都不会被种上魔种,又本身有瘟疫缠身,不可能发狂,但是这魔气却对瘟疫有影响,因此人会慢慢地死去。

“师姐,这瘟疫我可以很快的除去,但是这魔气则不行,并且这个最难的地方是我要炼制的药材,必须要有能够对抗魔气的力量,若不是两样同时祛除,他们也会死。”小一认真地道。

凌若夕明白了,他在小一制作的药中放了一点点自己的力量,然后喂那人吃了下去。叶柳也研制好了药丸,不管是叶柳的药还是小一的药,都将病人治疗好了。

药宗的人都十分惊喜,分别问他们要药方。

小一大方地将药方交了出来,并且给了他们一颗玉石,说一定要用这颗玉石泡过的水做药引药方才有用,实际上是凌若夕注入了一部分自己的力量进入那颗玉石头。

就在药宗在想两个大夫不分伯仲,这药宗至宝究竟给谁的时候,一下子这个秘境忽然山崩地裂,开始地震晃动的厉害。

接着便出来一群黑衣人,将药宗的人都杀了。

叶柳忽然一笑道:“谢谢你们将我带到了这里,可惜戏演完了,你们也该死了。”那些黑衣人包括他的两位门徒,都将药宗的人几乎是瞬杀。

接着他看了一眼凌若夕,然后一口气跳下了峡谷。

凌若夕想跟着他,结果却被那些黑衣人阻拦,凌若夕气急,一挥手,一道金色的光芒,那些黑衣人全部消散,变成了纸片人。

这时候又多了一个人出现在秘境,这个人,便是种植人参娃娃之人。

他知道朝着圣雪看了一眼,也跳下了峡谷。

凌若夕知道这峡谷之中有问题,拉着圣雪和小一也纵身一跳。

峡谷真的很深,他们仿佛坠落了很久,然后坠落到水里,凌若夕用密术将水阻隔形成一个封闭的空间,护住他们三人。

但是他们三人依然下沉。

终于到了水底,可是凌若夕却看见水底下面好像有景象,她再次用力量将三人包裹住,冲了下去,接着便开始往下掉,又掉入了一片湖水之中。

等到她和圣雪还有小一三人游到岸边的时候,却发现来到了一片奇怪的地方,这是一个巨大的湖水,天空却是蓝色的,没有太阳却发着光。

仔细看好像有水在天空流动,接着是下面的大湖,还有蓝绿色的植物。这里实在太奇怪了,不过很大,似乎有一种一望无际的感觉。

“这里是哪里?“圣雪起来,看着这周围的奇怪景色。

小一摇头,凌若夕用力量烘干衣服,然后带着小一和圣雪走了走,却发现了有一颗大树,大树周围种植了许多药草。

圣雪看着这些药草几乎尖叫了起来,这些都是珍惜的药草,已经几百年不曾出现了,好像不是自然生长,到底是谁种植出来的?

这颗大树上有一个比较复杂的树屋,一个妇人从树屋里出来,却没想到看见了凌若夕一行人。

凌若夕看着这个妇人,觉得她有些眼熟,好像和圣雪长得有些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