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26章 沈茹梅

第726章 沈茹梅

妇人手中拿着的草药在看见圣雪的那一瞬间就落在地上。然后道:“你们,是什么人?”

她说这话的时候盯着圣雪,她们实在是长得太像了,只不过一个是中年,一个却是一个少女。

“母亲。”圣雪喃喃地道,她看过自己母亲的画像,虽然眼前的这个女子看上去没有画像里的那么年轻,但是这个人就是她的娘亲,她不会认错的。

“我是圣雪。”圣雪开口,眼里都是泪花。

那女人却想说什么,但是却忽然道:“你弄错了吧?我没有女儿,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住在这里的。”说罢,摆出了一副冷漠的表情。

凌若夕却冷笑一声,刚才这个妇人一瞬间的表情已经出卖了她,想在她面前玩冷漠那是不可能的。

“若是不能坦诚相待,此人也不配做你的母亲。”凌若夕冷冷地道。

这时候这个妇人才注意起了凌若夕,她冷若冰霜,却长得十分美丽,不过却没有少女般的羞涩,应该是已经为了人母。

“你身为圣雪的母亲,却不肯与她相认,纵然你心中有太多的难言之隐,但是圣雪千里迢迢来这里就是为了找你。”凌若夕继续道。

那妇人愣了一下,她看着圣雪满怀期待的目光,道:“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让你吃了这么多的苦,我是逼不得已。”

说罢她的眼泪掉了下来,原来她便是圣雪的母亲,深茹梅。

后面沈茹梅给一行人倒了茶水,然后坐在院子里,告诉了他们当年发生的事情。

“当年我从秘境之中掉入第一位面,认识了你爹,然后嫁给了他,生了你。后面又被人用召唤术,召唤回了第三位面。你也知道,若是从第三位面去其它的位面是十分困难的事情,过去若是不是运气好,掉入秘境裂缝中没死,是不可能活着的。我的爹爹是前任药宗的宗主,我当时本来应该出任药宗宗主,可是回去后,却发现药宗大变样,我爹已经不是药宗宗主了,现在的药宗宗主,便是我的哥哥,沈飞扬。可是他的医术真的是不行。”她摇头道。

沈飞扬?凌若夕暗想,不会是那个男人吧?

“我已经见过他了。”圣雪道,原来那个便是药宗宗主。

“都说药宗宗主这几年不闭门不出,也不见任何的外人,药宗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他的弟子打理,原来是真的。”凌若夕道。

“他是一个极度有野心之人,但是他的野心并非在于权利,而是对于药,我虽说他医术不行,但是并不代表他炼药不行,他是一个药痴,不爱救治人,只想着能够炼制出天下无双的药,他的密术也大多数是吃自己炼制的药提升的,对于这点我十分不赞同,人应该寻求自然常理,不应该去过度强行用药物提示自身实力,练功讲究循序渐进,但是他就是不听,以为能够一步登天。”沈茹梅道。

“可是母亲为何又会在这里?”圣雪道。

“当日他逼我交出药谱,你知道爹在世的时候,我们药宗有一本药谱,里面记载着许多奇怪药材的配置和炼制方式。这本药谱便在我身上,这是爹留给我的,但是他却逼我,我没有办法才躲入秘境,跳下山崖,他应该是以为我死了,不过药谱也在我跳下的时候遗失了。”沈茹梅道。

原来如此,圣雪不知道自己的娘亲被卷入了这里面,于是母女两个好好的聊了一日,凌若夕也不便做打扰。

等到第二日,沈茹梅答应看看凌若夕身上的血咒。

“其实,这血咒和血脉有关,我首先要测试一下凌姑娘身上的血脉,你知道在龙华大陆第三位面是十分重视血脉的,有人的血脉能够让密术突飞猛进,有人的血脉却能够做一些特殊的事情,听圣雪说你的血脉不一般,今日可否将血滴在这盆植物上。”沈茹梅拿出一颗快要枯萎的植物。

凌若夕点点头,滴了一滴血上去,却见这颗植物立刻复活,不仅如此,还慢慢发出金色的光芒,光芒发了一会儿,随后又暗淡下去再次枯萎。

“这是一种特殊的草药,能测试血脉。你的血脉看样子很强,比龙华大陆的任何一人都要强大,并且可能是上古血脉,血咒本不是一种强大的咒术,是根据血脉的强弱,而变得强大,你的血脉太强了,因此中了血咒也很难解开。”沈茹梅皱着眉头。

“母亲,很难解,是不是代表还是可以解开的?”圣雪问。

“可以解开,需要一些条件,首先一个条件便是找到人和你换血,这个人的血脉必须比你还要高贵,或者和你同等,但是我自认为在龙华大陆应该没有第二个这样的人了。其次是,换血有风险,即便是换了也只是将血脉里的毒素排除,十四日之内你身体里流淌的是别人的血,但是四十日之后便又是自己的血,因为心脏会造血的原因。因此你找的换血者必须能够和你本身的血相融合。最后是换血的程序,因为你的血脉十分珍贵,可能会引起别人的窥探,一定要去十分安全的地方。”她说完这三点便沉默了下来。

“母亲,难道没有别的方法了吗?”圣雪问。

“没有,凌姑娘的血脉特殊,一定要找到一个比这还特殊的血脉才行,这种血脉据我所知,恐怕只有巫族的圣巫和星月神族才有,你要记住是星月神族,并非星月海族。”她道。

“星月族还有神族?”圣雪根本没听过。

“早些年那本书里面还记载着,星月族人血脉特殊,因此可以永运星辰之力,所以才叫星月族,他们分为好几个种族,也意味着不同的统治阶级,星月族是一个完全由血脉来分层的阶级,首先最受到敬仰的是神族,然后是星月海族,接着是星月的其它部族。当然巫宗的圣巫血脉也是很奇特的。”沈茹梅道。

“难道没有别的方式吗?这对凌姑娘来说实在太难。”圣雪想着谁愿意将血还给凌若夕呢?

“还有一种方式,不过那种方式几乎不可能,那可不是给凌姑娘换血,是让凌姑娘整个都脱胎换骨,不过她就必须要舍弃现在身上的血脉,这是一种力量的传承,也只有古书中才有记载,不过若是凌姑娘做到了她就会变成神一般的存在,拥有龙华大陆最顶级的力量,但是这东西根本失传了,不可能的。”沈茹梅没有往下说下去。

她都斩钉截铁地说不可能,那么凌若夕只能找一个愿意和自己换血之人。

“我可以配置一些药让凌姑娘的血咒延缓个几年发作。”沈茹梅道。

“既然这样,那就多谢沈夫人了。”凌若夕也客气起来,看来她身上的血咒真的是不好办。小一却和圣雪这几日都围着沈茹梅转,小一才知道,原来这沈茹梅天赋是如此惊人,对药草的理解已经到了无人比拟的地步,并且医术高超,听人呼吸,便能够得知别人生了什么病,是否中毒。

这即便是世上再厉害的大夫也不过如此。

沈茹梅教给了小一许多药方,一直夸奖小一聪明,比圣雪更加适合修习医术,不过圣雪胜在会种植药草,十分细心,又在药王谷长大从小就对这些药草照顾的很好。

凌若夕一行人在沈茹梅居住的旁边用叶宗至宝幻化出了一件房子,并且周围种植了许多蔬果,住下。

他们打算多住几日,瞬间让沈茹梅帮凌若夕调理身体。

“圣雪,在外面你一定不能承认是我的女儿,不然会惹来杀身之祸,还有你们若是要出去,必须以玄力扭转天河,一口气冲出去,我是力量全无,无法出去的,但是你们不同,凌姑娘是可以将你们二人带出去的。”沈茹梅道。

“可是,女儿想要你一道出去。”圣雪有些哀伤。

“没事的,娘亲已经年纪大了,经不起外面的折腾,你们出去吧,有时间来看看娘亲就好了,还有娘亲若是离开了这里,会有许多人来杀娘亲的,因为娘亲当时做了一件事,一件不可被原谅的事情。”沈茹梅说到这里便不说下去。

“哈哈哈,妹妹,你还真知道自己做了一件不可被原来的事情啊?”说话的便是沈茹梅的哥哥沈飞扬。

也就是圣雪的舅舅。

“当年你研制毒术,杀了那么多人你怎么没有告诉圣雪呢?你有没有告诉他们,你的医术虽然高超,但是你下毒的本事更加高超,因为你的毒药弄得药宗和龙哈大陆另一个小宗族差点灭族呢?还是父亲力挽狂澜,然后你才躲进了秘境之中?”沈飞扬道。

“这些你都没告诉他们,将自己说的是个圣人似得,你被囚禁在这里也完全是咎由自取,我现在只想要父亲的药谱。”叶柳从沈飞扬身后走出来,他微微一笑。

“将药鼎交出来,我便不为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