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27章 药鼎

第727章 药鼎

凌若夕没想到叶柳来这里竟是为了药鼎,完全和叶飞扬不一样。

“我这里没有药谱,药谱早在多年前遗失了,至于药鼎,我不可能给你,这是父亲留给我的。”沈茹梅说的斩钉截铁。

“如此,我们便动手了!”沈飞扬可一点儿也不爱惜自己的妹妹醒神期的人,说要动手,那便是惊天动地。

可是沈茹梅毕竟是过去药宗宗主的女儿,修为又会差到哪里去,何况峡谷下面灵气逼人,她这几年修为也涨了不少。

她为了保护这些药草,张开结界,将沈飞扬拉入结界之中。凌若夕不知道沈茹梅和沈飞扬两兄妹谁更厉害,只是圣雪一脸的担心看和结界,但是又看不出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

凌若夕这边也上前去,和叶柳打了起来,她也设立了一个结界,却没想到叶柳的功夫十分不赖,竟然也进入神醒期的境地。

“哈哈哈,凌若夕,你果然够强的,难怪魔族的那几家臣都十分忌惮你。”叶柳道。

“叶柳,你果然投靠了魔族!”凌若夕一皱眉,未曾想到昔日在秘境的战友,竟然投靠魔族。

“我只是和魔族合作罢了,我和魔族合作的原因便是要复活他们的魔王,我知道复活之法。”叶柳笑得有些疯狂。

“你复活魔王对你有何好处?”凌若夕浑身散发着杀气。

“我复活魔王对我有什么坏处?凌若夕,你可别和我说什么天下苍生,你我都承认了吧,你从来都不会管天下如何,你管的只是你身边最在乎之人,你与我是一样的。”叶柳道。

“你这么做莫非是你的妹妹叶浅?”凌若夕虽然在和他说话,但是手中的打斗根本没有停止,对方也是招招致命,毫不留情。

“是,我是为了她,只有魔族才能救她,凌若夕,若是有一日云井辰受到了危险,你会不会毁灭整个天下就救他?我想你是会的,我和你根本就是一类人,因此为了叶浅,我可以负天下人。”叶柳说罢招数越发狠毒,手中的力量也凝聚的越发浓郁。

凌若夕知道叶柳不会手下留情,在叶宗他就十分疼爱他的妹妹,叶浅出事,他一定会不择手段。

“看来,这样还只能和你打个平手。”叶柳微微摇头,然后道:“不过魔族却借给了我力量呢!”说罢他忽然浑身一震,接着脸上出现了一道道的咒文。

“魔王大人亲自赐给我的。”说罢他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从一个人类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魔族,凌若夕能够感觉到他身上强大的压迫感,但是和魔族身上阴冷的气息不一样,他虽散发出魔气,但是都没有入魔,眼神依然保持清醒。

凌若夕也放出了巨大的凤凰,她将凤凰化作一把利刃,里面有千年剑魄,配合那威压,然后一剑射出一道剑气挥向叶柳。

叶柳却只是抵挡,不过任然退后了几步。

“凌若夕,想不到你也变强了不少,看来和你苦战我也占不到什么便宜。”随后叶柳一笑,接着他将一股巨大的魔气,打破了凌若夕设置的结界,接着以最快的速度飞向了小树屋。

凌若夕内心大叫不好,可惜已经太迟,圣雪早已被叶柳抓住。

“凌若夕,你觉得我是杀了她好呢?还是你们交出东西来好呢?”叶柳一笑道。

“你太卑鄙了!”小一愤愤不平,但是无奈圣雪却被他抓住。

他手里打出一道魔气,毁坏了沈茹梅的结界,沈茹梅和沈飞扬打的不相上下,却看见了结界外面自己的女儿被抓住,怎么能不分心?沈飞扬也之卑鄙的,他见沈茹梅分心,直接一掌拍向了沈茹梅。

沈茹梅受了重伤,然后回到了凌若夕身边。

这架已经不用打了,因为圣雪被抓住。

“东西交出来。”沈飞扬一下子趾高气扬了起来,非要沈茹梅将东西交出来。

“若是不交,我可以杀了她。”叶柳抓着圣雪,圣雪修为低微,哪里是叶柳的对手。

“好,药鼎我可以给你,请你放了我女儿。”沈茹梅道。

说罢她手中出现一个小小的鼎炉,然后将它丢给了叶柳,原来这药鼎也是和凌若夕的屋子一样,可以放大缩小的。

“那便谢谢了。你的女儿我还给你。”说罢叶柳将圣雪一推,然后飞走了。

沈茹梅自然是想将圣雪拉走,但是沈飞扬也在这里,他一手将圣雪拉了回来。

“你的药谱还没给我呢?怎么?想耍赖?”他对沈茹梅道。

“好,我给你。”说罢沈茹梅从身上掏出一本书,丢给了沈飞扬,沈飞扬需要药谱心切,却大意了。

凌若夕趁着空荡将圣雪一把拉过来。

圣飞扬接着书,却看见里面是空白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空白的!”他大惊,知道自己上当了。

这时候沈茹梅洒了一把药粉出来,沈飞扬吸入了一部分药粉,立刻道:“你竟然对我下毒!”他正欲走,不过却被凌若夕一把拉住,凌若夕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手中的剑一把刺向了沈飞扬的心口。

沈飞扬只有睁大眼睛慢慢倒下,凌若夕的剑便在手中消失不见。

凌若夕下手十分狠,这让沈茹梅不禁看了几眼凌若夕,心里对这个女人有了一丝评价。

因为沈茹梅受了伤,因此她打算在这里修养几日,然后再陪他们一道去药宗。

夜晚沈茹梅见圣雪休息了,却独自来找凌若夕。

“看来,你并未有圣雪口中提到的那样温柔。”凌若夕却是笑了。

“彼此彼此,若是不狠心点儿怎么能够保护家人呢?当初我生下圣雪来到第三位面,本就是受到药宗拜托人的召唤,因为药宗要选拔宗主了,但是我最终却回去晚了一步。”沈茹梅道。

“所以,是你抛弃了圣雪?”凌若夕道。

“不,圣雪会在第一位面生活的很好,她需不需要我这个娘都一样,但是我却放不下药宗,药宗绝对不能落入沈飞扬的手中。”她道。

“你最擅长的其实不是制药,而是制毒吧?”凌若夕问。

“没错,当年我杀了很多人呢,为了当上药宗的宗主,后面被药宗关在这峡谷下面,我开始和你们说我没有修为也是骗你们的,因为我需要隐藏自己的修为,然后回药宗,我要重新当上药宗的宗主,我当年杀了药宗的八大长老,才躲到这下面的,我若是上去便是死。”沈茹梅道。

凌若夕心里只有冷笑,这母亲为了一个宗主之位竟然做到了这个地步,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

“你可以说我心狠,但是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药宗,不过现在我回药宗,只怕也当不了药宗的宗主,不过圣雪是我的血脉,她可以,她的种植天赋极高,我若是将药宗之中所有有长老继承权利之人杀了,就轮到圣雪了。”她疯狂地说道。

“这么做,你难道不会去问问圣雪是否愿意?”凌若夕面无表情,冷冷地道。

“圣雪?她是我女儿,她会同意的。”她似乎毫不怀疑。

这时候有什么声音响动了。

“什么人?”却被沈茹梅一把抓住。她抓住的是一只白皙的手,沈茹梅现在受了重伤,自然功力大打折扣,因此圣雪隐藏的气息站在门口她竟然没发现。

不过凌若夕却不一样,凌若夕早就知道站在门口的是圣雪。

“我本来,只是来看看母亲受伤半夜为何不休息,去了哪里,有些担心。但是却听到了这些。难道你一开始就没答应抚养我?你不是被药宗强行带走的,你是自愿跟着药宗走的,所以抛弃了我,抛弃了爹爹?你现在还要我去当你的棋子,我恨你!我是绝对不会去当药宗宗主的,你死了这条心吧!”说罢圣雪转身跑了。

“圣雪,你听我解释啊,你不知道当了药宗的宗主有多么的好,圣雪!”沈茹梅也急了,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凌若夕,然后转头跑了。

最终,她还是没有追到圣雪,圣雪也不再搭理她。凌若夕坐在这里,看着桌上的茶杯,一阵风吹动,沈茹梅再次回来。

“怎么?没追到?”凌若夕冷冷地道。

“你早就知道圣雪站在门口?”她道。

“她是有权利知道这些,并且做出选择的对吗?”凌若夕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刚拿起茶杯,却放下道:“还有,下次你不要在茶水里下毒,这招对我没用,你知道小一的天赋非法,除非是旷世奇毒,不然他都能解。”凌若夕对她道。

“没错,我改变主意了,我想要不让小一当药宗的宗主,你来帮我一把如何?”沈茹梅道。

“为何我要帮你?”凌若夕问。

“我听圣雪说起过你,你有一个双胞胎儿子对吧,他是魔种,我可以用特殊的方式让他脱离魔道。”她道。

凌若夕的眼角跳了一下,说实话,她的孩子的确是她的一块心病。

“师姐,你别听她胡说,这是不可能的,除非有什么奇遇。”小一走了进来。

“可恶!”沈茹梅见自己被拆穿,脸整个扭曲了,然后道:“告辞。”

凌若夕只是一笑然后对小一道:“小一,圣雪的母亲恐怕不简单,以后是敌是友都不好说。”接着看了小一一眼让他好自为之。

第二日,他们却发现沈茹梅不见了,怕是她隐忍了太久去找帮手去了吧。凌若夕想着,于是她一手刮起一阵大风,将沈茹梅种植的药草全部打包带走。

当然有几株最珍贵的,却被沈茹梅自己带走了,接着一行人离开了这里。

回来的时候,却发现整个药城都不好了。到处都是病人的呻吟。

“快,快,药城里所有的大夫,快点这里还有拿去救治。”人们奔来奔去。

这时候小白和云井辰也出现在了凌若夕的身边。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凌若夕看着这些人,都是男子,并且穿了行军的服装。

“也就是这几日,云启国皇帝的部队忽然遭到了一大片奇怪虫子的袭击,凡是被这虫子叮咬之人,身上都会出现此症状。”

“让开,让开,巫宗的大人来了。”这时候有人让出一条道路来。

却见巫璃一人走了过来,不过她穿的甚是高贵,她似乎是代表巫宗来的。

接着她走了进去,小白看见了巫璃,不过却未看见巫咸。

后面传言这些士兵是被蛊虫叮咬才会导致这种结果,不仅如此,这些虫子还带有诅咒,因此才会请巫族的人来解除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