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28章 沈茹梅再现

第728章 沈茹梅再现

首先,药宗找不到人解蛊毒,但是一日后却发现有人能够解开蛊毒这人却是沈茹梅花。药宗的人竟然愿意让她来尝试。

沈茹梅一下子解开了这个毒,受到了云启国皇帝的嘉奖,在整个药城名声很大,很多药宗的长老都开始支持她。

并且最近的瘟疫总是蔓延,光是云启国就发了好几起瘟疫,都被沈茹梅治好了。

凌若夕离开药城的时候,都听说现任药宗的宗主,因为在帮宫中之人看病的时候被感染,死了,现在沈茹梅便要当上宗主。

凌若夕觉得沈茹梅是找到了帮手,帮她平步青云,现在她的梦想还真的是实现了。

“娘亲,长孙姐姐已经好些时候没有回音了,咱们去彩云国看看吧,宝宝想听曲子了。”凌小白眨巴眨巴眼睛道。

众兽宠纷纷点头,它们也好久没有听到长孙灵儿的曲子了。

凌若夕道:“好吧。”

然后众人纷纷赶往彩云国,却见彩云国纷纷有人讨厌乐伶,甚至在街头还有乐伶被人打。

凌若夕再度走到了乐宗所在的城池,这里原来处处花团锦簇,现在却是萧条至极。并且许多乐伶都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乐器,她来到乐宗,却发现乐宗的宗主不是长孙灵儿。

并且乐宗的人也不再欢乐的奏乐了。

“我问你,长孙灵儿呢?”凌若夕随手抓了一个乐宗的弟子问。

“长孙师姐被宗主关了起来,说她是魔音的参与者。”那个弟子恐惧地道。

“那么轩辕宇华呢?”凌若夕继续问。

“不知道,他没有跟着师姐一块回来。”那弟子有气无力地道。

凌若夕一听大怒,然后带着云井辰和凌小白一把冲入了乐宗的宗堂。

“乐宗的宗主,给我出来。”凌若夕只是道了一句。

这时候,乐宗的宗主从内堂走出来,有气无力的。

不过自己却穿的十分奢华。

凌若夕是见过这个人的,长孙灵儿的师姐之一。

“凌姑娘?你是来见长孙灵儿的吧,她是魔音的传播人,已经被我关起来了。”她道。

“刷——”凌若夕没有等她把话说完,便一刀将她的双臂砍断了:“你这种人,不配当乐宗的宗主,让你弹奏乐曲,可真是将那曲子玷污了。”

“啊!凌若夕,你要干什么?我的手,我的手!”她大声地叫道。

一大群乐宗的弟子冲了过来,看见凌若夕砍断了他们宗主的手都吓呆了。

“我告诉你们,今日谁人不服,就上来,说出来,乐宗的宗主不问是非黑白,抓长孙灵儿,整个乐宗萧条起来,我看不惯!”凌若夕说的很直接。

众人都被她的气焰吓到了,不敢上前。

“你又不是乐宗之人,你为何要多管闲事?”不知谁说了一句。

一道红色的剑芒划过,那人身体瞬间被劈成两半,云井辰仿佛没有拔剑一样,还是站在原地,只是地上分明有血迹。

“长孙灵儿,是我朋友,若是谁敢欺负她,便是与我凌若夕为敌,若是乐宗敢将她关起来,我便灭了整个乐宗!”她的一句话说的十分霸气,乐宗没有一个弟子敢拦着她。

因为整个乐宗也找不出一个神醒期的高手了,乐宗已经彻底萧条。

“下面,谁能告诉我,长孙灵儿被关押在哪里?”凌若夕问。

“长孙师姐在牢里。”一个人道。

凌若夕看见长孙灵儿的时候,她正昏倒在牢房之中,小一忙给她把脉,却说她是饿的。

小一给她喝了一碗糖水,接着长孙灵儿慢慢醒来,不过任然很虚弱:“凌姑娘。”

“好了,你别说话,好好休息,小一和圣雪留下来照顾她。”说罢凌若夕出来,那个给他们带路的乐宗小弟子告诉了他们原委,原来是现在的乐宗宗主将长孙灵儿召回,然后给她随意上了一个罪名,将她关入天牢。

其实乐宗大多数人是支持长孙灵儿当宗主的,但是这个乐宗宗主却趁着长孙灵儿不在,独揽大权,众人除了几个支持她的师姐,其他人都是敢怒不敢言。

现在魔音的凶手还没找到,乐宗都被大家所嫌弃,许多地方开始有人打乐伶。关键是乐宗至宝又不见了。

凌若夕拿出一块令牌,这是当年乐宗宗主给她的。

“这个能不能号令乐宗?”凌若夕道。当时她就觉得奇怪,这东西的材质太好,不仅仅是在乐宗之中自由出入这么简单。

“啊,这是宗主的令牌,有了这个可以号令一个地区的乐宗弟子,只要没有宗主的情况下可以让他们帮忙打听情报,这个估计只有凌姑娘一人持有了,现在乐宗没有宗主,几个师姐又相继惨死。这个可以的。”那人道。

于是凌若夕拿出令牌,接着用强力的手段,将支持被她砍掉手的乐宗宗主的乐宗师姐二话不说全部都悄悄杀了。

接着她号令了整个乐宗,重新整顿,并且统计了在龙华大陆所有的乐宗门人,只要没死的没被赶走的。

接着她还组织了一队乐宗之人去了药城,为那些正在康复的士兵弹奏,一下子乐宗的名声又起来了。

一呆,她就呆了一个月,等到长孙灵儿醒来,众人却推举了长孙灵儿为乐宗的宗主,并且废掉了宗主不可以成亲的这个规定。

长孙灵儿说,轩辕宇华本来是和她一道回乐宗的,但是后面半路上却被人劫走了,好像是星月族之人,说轩辕宇华身上有星月族的血脉。

不过并不是海星流。

凌若夕点头,让长孙灵儿留下管理乐宗,长孙灵儿在经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任性的小女孩了,花容已经为了她而死去,虽然她当初为了当宗主而丢弃她,但是她已经为了她死了,她已经弥补了这一切,长孙灵儿也知道当一宗之主是多么的不容易,必须对那些乐宗弟子负责。

凌若夕在月宗住了一段时日,便准备启辰,她要去星月族,将自己的孩子带回来。

“娘亲,娘亲。”凌小白忽然跑着,然后手中拿着一张纸条。

凌若夕打开纸条,却看见上面写着几个字“干娘,救我!”

这世上会叫凌若夕干娘的除了巫咸,再无其它人,看来巫咸是在巫宗出了大问题。凌若夕倒是没有多大的想法,但是凌小白却受不了了。

巫咸啊,有木有!萌萌的巫咸,怎么能够让他不觉得担心啊?

“娘亲,我们去巫宗吧,我要把巫咸救出来!”凌小白到。

“救出来吗?你神玄期就想救出来?巫宗随便一个人都是神玄期的高手?你怎么去救?”凌若夕道。

“娘亲,这不是有你吗?”凌小白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凌若夕。

“既然巫咸是将这书信给你的,你就应该提升下自己的实力,从今日开始打坐和训练都加倍。”说罢凌若夕便转身便走。

只有凌小白一个人在那里眼泪汪汪的看着,然后对他抱着的企鹅道:“企鹅,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于是他老实地去训练。

其实凌若夕不是无情之人,她正在想办法进入巫宗,这巫宗是一整个宗族都在秘境之中的,要如何进去才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看着凌小白如此在乎巫咸,她想着是不是把巫咸这个准儿媳妇拐带过来,不过巫咸是巫宗的巫咸,好像有些麻烦。

不过既然说了是去拯救巫咸,自然要将她弄出来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