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29章 魔音杀人事件

第729章 魔音杀人事件

虽然乐宗恢复了往日在七大宗之中的声望,不过却还有一件棘手的事情没有解决,那便是魔音杀人事件。

实在不知是何人所为,长孙灵儿指派乐宗弟子各种盯着,发现被魔音所困扰的人,完全没有定向,有的只是寻常百姓,也有达官贵人。他们皆为彩云国之人,每个人都是莫名发疯,然后发狂地杀自己的家人,不然就是自残,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不过随着调查,凌若夕发现,这些人都是在恍惚种听过一种美妙的琴声。那种琴声似乎在梦里听过一般。

但是醒来却又不记得了。

凌若夕皱着眉头,梦里的琴声?这也太虚无缥缈了吧?

“其实,这很有可能是前不久丢失的乐宗至宝,一把凤凰琴,这是连乐宗的宗主都不会随意拿出来弹的琴,我也只是听前任宗主说过,她都舍不得拿出来。”长孙灵儿道。

“这是一把什么样的琴?”凌若夕好奇地问。

“我只见过一次,是一把用十分特殊的材质制作的琴,虽然是金色的,不过十分轻巧,琴弦是几种不同颜色的冰丝,我当时顽皮弹了一下,第一次宗主将我赶了出去。不过那一下却是没有声音的,我当时还奇怪,为何琴会无声。”长孙灵儿道。

“后面我才知道,那把琴有一个特殊的效果,弹琴的时候是听不见声音,不过之后在当时弹奏之人附近的人,却会把那声音留在心底,变成余音。那把琴是极其危险的,因为一旦弹奏,那曲子便会铭刻在听琴人的内心,若是听琴人内心不够强大便能够被控制。”长孙灵儿道。

当初他们抓长孙灵儿的时候,魔族要求乐宗宗主带着乐宗至宝来,只怕这便是乐宗至宝,现在又出现了魔音杀人事件,恐怕不能以听了曲子的人,去问他们听过什么曲子来寻找这琴,还是要问曾经是不是有什么可疑的人在他们身边弹琴这件事。

打定主意,他们便开始问过一个方向,终于经过不懈努力,他们问到了,的确在一段时间,有一个男子背着琴各种在外面弹奏,只不是他是游走之人,且只出现在彩云国。

凌若夕终于打听到这个男子,不过这个男子却子啊一片竹林之中。

凌若夕找到他的时候,他正拨弄着琴弦然后道:“我知道你们会找到我的。”

“这是乐宗至宝,为何会你你手中?是你杀了乐宗的宗主吗?”凌若夕问道。

“我?杀了乐宗的宗主?怎么可能?乐宗的宗主是自己死的,和我没关系,这琴嘛,倒是我抢夺过来的,不过我不是魔族。”那个男子道。

“你为何制造如此之多的魔音杀人事件?”长孙灵儿也道。

“当日乐宗宗主用琴来换你,我告诉她说,若是她自尽我便将她放了,没想到她真的自尽了,不然你以为轩辕宇华能够那么容易将你救出来吗?你太天真了!我一直在彩云国寻找试琴之人,我并未在害他们,而是听说这琴有人听到便会修为大增,余音在心里可以操控神志,不过我一直不得其解,他们听了我的琴全部都自杀了,或者发疯。是不是还是要乐宗之人才能够弹奏呢?”这人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可恶!你这个凶徒,做了如此之事,还敢说出这些,今日\我便要了你的命!”说罢,长孙灵儿拿起自己的笛子吹奏了起来,这时候,那人却也弹着琴,一边有声音一边没有,但是凌若夕分明却感受到了两股巨大的力量波动,好像空气都在震动。

长孙灵儿耳朵里流出了血,却并未停止吹奏,那人却没有反映,不过长孙灵儿吹奏完毕的时候,似乎有什么声音碎裂“卡擦”一声。

原来那个弹琴之人,是一具陶瓷傀儡,但是操作那傀儡之人是谁呢?

凌若忽然散发着玄力,然后感应到,果真这附近有人。

“哈哈,凌若夕,果真瞒不过你,看来我得到这琴果真是没用的,我无法用这琴操纵人。”叶柳的出现让凌若夕吃了一惊。

“刚才是我叶宗的傀儡之术,花容是我逼死的,因为她必须死,你知道吗?她当日想用这琴来控制我,只可惜低估了自己的修为,我的修为在她之上,她是无法用这琴控制我的。不过我不能有花容那样的境界,乐宗的前任宗主,更加是一个废物,我本将琴给她,谁知道她弹出来的水平还不如我这傀儡。”叶柳道。

“这琴给你,看来并无实际用处,长孙灵儿,你若是要为你母亲报仇,便来找我只可惜你现在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哈哈哈哈!”他的笑声很大,小时在了凌若夕的面前。

长孙灵儿走上前去,手里抱着琴,一路上她都发呆将琴抱了回来。

凌若夕知道她很痛苦,自己的力量不足以报仇。

“我\日后一定好好修习乐宗密术,再也不偷懒了,等我学会这凤凰琴,再去找你。”她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点头,看着这琴,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她好像被琴召唤着坐着然后开始弹奏,这把琴本来发不出声音,此刻却发出了声音,并且声音十分好听,长孙灵儿吓了一大跳。

这琴声,一直回荡在听琴人的心中,即便是弹完了也有语音回荡,不过并未控制人心神,只让人觉得全身舒坦。

“方才是谁在弹奏?在下巫宗巫璃,还请弹奏之人随我去巫宗为圣巫大人弹奏。”巫璃慢慢走进来,却看见凌若夕坐在琴边。

她先愣了一愣,不过却并未有什么举动,只是打量着那把琴:“圣巫大人占卜,所乐宗之内会有人让这把凤凰琴出声音,想不到是真的,圣巫大人命我将弹奏之人和琴暂时带回,为他弹奏一曲,缓解病痛。”巫璃虽然有些不喜欢凌若夕,但是在巫宗,圣巫的命令就和皇帝的圣旨差不多。

是每个巫宗之人都要执行的。

“你去吧,凌姑娘这琴就暂时借给你了。”长孙灵儿倒是大方。

凌若夕点头,她刚好找不到机会去巫宗。

“我的家人也要陪我一道去。”凌若夕道。

“好。”巫璃回答道。

“明日一早,我便会来找你,到时候我带你去巫宗。”说罢巫璃转身离去。

“这琴给你,我们宗内之人都不是它的有缘人,也许这琴的真正主人是你。并且我不想再将它放在宗内了。”长孙灵儿道。

这把琴已经害死了她的母亲,凌若夕是知道的,因此她不想要这把琴,更不想将它放到身边。

凌若夕将琴收入乾坤袋,她只是略微会弹琴,但是琴艺并不高超,奈何这琴偏偏与她有缘。

“娘子,常常小一做的药膳。”云井辰帮凌若夕盛了一碗汤。

凌若夕吃完饭,晚上坐在屋顶。

“是不是在想儿子?”云井辰问凌若夕。

凌若夕点头:“马上就要见到儿子了,他就在巫宗。”他们指的当然是双胞胎。

“我们的孩子迟早会回来的,别担心,不论如何我都会将孩子找回来。”云井辰抱着凌若夕,坐在房顶上。

当然下面站着的是凌小白,他正抱着企鹅,整个人虽然很萌,不过却一脸担心,他是担心巫咸,他又翻了翻那张求救信。

看到上面有些发黄,忽然想到了什么,去厨房里拿了些东西洒在上面这竟然是一张地图,这地图画的十分详细,不过却并非是怎么去巫宗的地图,到像是一张迷宫一般的地图,不过只画了一层,还有个地方做了标记。

凌若夕和云井辰的甜蜜当时就被凌小白打扰,恨得云井辰真是牙痒痒,他本来想先抱一抱凌若夕,然后顺便把她抱回房间。

可是全被这臭小子破坏了,凌若夕收好了地图,第二日巫璃便来乐宗找他们,说是已经准备好马车。

却看外面的确停着一辆马车,不过没有车夫,巫璃用了巫宗的密术,马竟然自己走了起来,马车的四个角还挂着奇怪的铃铛,铃铛会随着马车的走动“叮叮”作响。

他们走了很久,却看见巫璃拿出一个罗盘,这罗盘上面雕刻着复杂的花纹,有一根指针。

凌若夕却发现马车的方向改变了。

“不知三日内能否赶上巫宗的入口。”巫璃道。

“这巫宗的入口难道不固定吗?”小一问。

“自然是这样,我也不怕告诉你们,这巫宗的入口没有我们巫宗之人带路是找不到的,并且三天才开启一次。我们巫宗之主在秘境之中。即便是有人想进去,也不可能。”巫璃似乎有些自豪,所有的宗派之中只有巫宗最为神秘,实力最强。还居住于秘境。

巫宗,懂得许多奇门遁甲之术,不仅如此,巫宗的女子还个个会占卜。巫族的密术是龙华大陆上最为神秘的,他们不仅是力量更加是运用到实际当中,比如符咒,比如咒文等。

这些都让巫宗镀上了一层传奇色彩,又因为巫宗之人不常常出来活动,只有皇家祭祀这种重大的日子,他们才会派人出来,祈祷一国风调雨顺。

所以巫宗在整个龙华大陆第三位面都是十分神秘的一个宗族,而现在凌若夕等人却要前往那里。

小白抱着企鹅,他有些想巫咸和他那出世不久的弟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