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30章 最大宗族巫宗

第730章 最大宗族巫宗

巫宗,龙华大陆第三位面最大的一个宗族。如果有人过去不理解巫宗的大,那么现在他应该能够理解。

龙华大陆最大的一个秘境,便属于巫宗,他们住在这里生长在这里。秘境是第四位面的残片,这块秘境则几乎是整个第四位面。

巨大的城池在凌若夕的脚下,从山上可以眺望这座繁华之城,到处都是弯弯曲曲的道路。城里的建筑都是经过特别设计的,道路不是笔直的,而是依靠建筑装饰蜿蜒如同迷宫。

当凌若夕走入这座城的时候,才发现,这里丝毫不亚于龙华大陆任何一个国家的皇都,不远处的一座高山,便是巫山,耸立在那里,听说巫宗的长老们都长期居住在巫山。

巫宗有圣堂,那是一个类似于皇宫的地方,圣堂中有一座高塔鼎立,相传塔有七层,每层上面挂着四个铃铛,也供奉着巫宗的神明。

圣巫,便是居住在如同皇宫一样的圣堂,圣巫下面是大巫,大巫下面是护法。这是一个森严的等级,圣巫的命令在巫宗简直就是神谕了。

任何人若是敢不听从圣巫的话那便是找死。在这里,圣巫是绝对力量的代表,圣巫的力量连巫族长老都及不上。

基本一代圣巫的更换,连同大巫和护法都要更滑,原本的护法变成大巫,圣巫则是每代巫咸担任。

巫咸是一个特殊的存在,相传巫宗每隔六十年便会诞生一个巫咸,拥有自小拥有非同寻常的巫力和体质,一诞生便会被圣巫感应到,接入圣堂,圣巫会手把手教她本事。

本来圣巫一般是女子,但是这一届却是个例外,这一届的圣巫,却是巫宗历史上为数不多的一个男子。

凌若夕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纱帐后面,咳嗽的声音不断地传入凌若夕的耳畔。却从未对凌若夕说一句话,凌若夕只是抚了一手琴,他的咳嗽声音才稍微平静下来。

“圣巫大人,不会是叫我来抚琴吧?”凌若夕很直接地道。

这时候旁边的侍女们全部退下,从纱帐之中走出来一个男子,十分瘦弱,脸上戴着半边面具,露出嘴唇,嘴型十分好看,不过却没有血色,让人感觉已经被疾病缠身已久。

“你的确很聪明。”来人说话虽然有气无力,但是却让凌若夕听的是虚无缥缈,凌若夕用玄力稍微试探了下他的修为,可玄力竟然一去不返。

“你不必如此试探,我的修为远在你之上,即便你和你相公联手,也不是我的对手。”说话声音依然没有力气,但是却十分霸气,恐怕若不是被病痛缠身,这等气势,足以让凌若夕位置一震了吧?

“既然如此,还请你明示。”凌若夕也坦然道。

“其实有一件事我并未告诉巫宗的任何人,我占卜数次,皆发现巫宗有大难,只有你方可以解救巫宗于水火之中。”他道。

“巫宗大难与我何干?我只想问你,你们把我的孩子弄到哪里去了?”凌若夕说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孩子?你是说那个婴儿吗?那个孩子被照顾的很好,你不用担心,但是现在还不能让你们见面,必须除去他身体里的魔气。”圣巫道。

“不行!我要见他一面,确保他安全。”天下有哪个母亲不关心自己孩子的?

“这个我无法答应你,我只能暂时安排你们住下。”说罢圣巫不再说话,不过他却惹怒了凌若夕,凌若夕手中运起力量,却被圣巫一抬手,一阵风将她的力量吹的一干二净。

“还是少些杀气好,你这几日便住下吧,你可不单要为我弹奏一日。来人,送客。”说罢这时候巫璃进来,她早就换了一身不一样的衣裳原来巫璃在巫宗的地位不低,她是护法。

“巫璃姐姐,我怎么没有看见巫咸。”凌小白一直在外面等着凌若夕,见凌若夕被巫璃叫出来,才问。

巫璃的脸色稍微缓和些道:“巫咸要闭关苦修,这几日圣巫的身体越来越不好,说不定什么时候,巫咸便成为真正的圣巫了。”

这时候却见这圣堂之中也走来一队人,为首的却是一个女子,眼里带着圣洁的光芒,凌若夕可以感觉到这个女子身上的力量深不见底,就犹如巫咸一般。

她的身后跟着一群人,似乎对她十分尊敬。

“巫咸要继位,也必须看她是否有那个资格。”那个女子身旁的一人走出来:“那个小女孩是真正的巫咸吗?巫韵才是真正的巫咸。”

巫韵?

他们一行人朝着凌若夕身边经过,那个身上散发着圣洁光芒的女子则回头看了一眼凌若夕,便继续向前走。

“刚才那个人你也看到了,那个是人巫韵,本来在巫宗没什么名气,却忽然被圣巫感应到了身上有巫咸的气息,她在一夜之间,力量暴涨到了和巫咸一个层次,这种事情,在巫宗也是有的,有的巫咸生下来和平常的人没有大样,不过在成年礼上会突然暴涨自己的巫力,她只有十六岁,便是如此,并且她的家室十分显赫,她是我们其中一个大巫的女儿。因此许多人拥护她当圣巫,加上最近巫咸不太安分。”巫璃发现自己似乎失言了立刻闭嘴。

“巫咸到底在哪里?”小白问。

“我不能告诉你,她正在练功。”这时候巫璃将凌若夕一行人带来了住处,因为圣巫要听凌若夕的曲子,因此他们也主在圣堂的一个很大的院落,是专门招待客人用的。

小一一行人便在这里住下。

到了晚上,小白召唤出黑狼,然后抱着企鹅,他拿出那张图纸。黑狼嗅了嗅图纸,然后带着他们来到了圣堂的高塔下面,只是再往前走便是结界了。

好在凌若夕是神醒期,把结界破开了一个小口子,带着凌小白进去。进了塔他们才知道,这塔里面有机关,是通往下面的。

沿着楼梯往下走,却见到一个房间,忽然凌小白拿出那张纸,这里房间错综复杂,好像一个迷宫,凌小白沿着纸条的提示,到达了枝条标记的房间。这房间却上了锁,凌若夕尝试着用玄力打开,却发现打不开。

她将一根簪子插进了锁孔,一下子将锁打开,却发现一个很大的房间,巫咸便在房间中央。

“小白哥哥,你来了。”巫咸看见了凌小白一行人都快哭了出来,她身边的都是那些圣果,人已经很瘦了。

“大巫对我责罚,将我关在这里,师傅却不知道,这座塔能够隐匿我的巫气。他们每天都喂我吃这种果子,我再也不想吃了。”巫咸眼睛红红的看来哭了很久。

“我这就将你带出去。”凌小白一下子心疼,不过当他抓这巫咸的手时,巫咸却晕倒了,黑狼跑得快,赶忙驮着巫咸,然后一行人迅速向外奔跑。

出了塔楼,却看见火光通明。

“巫咸,你好大的胆子,大巫将你关在这里,你却私通外人想要逃走?”一个女人冲了上来,浑身穿着红色的衣服。

“我想带巫咸走,你们谁也拦不住。”凌若夕手中的金色剑一出,云井辰手中也握着剑。

“来人,将他们给我抓起来!”这巫宗实力最低的人都是神玄的初期,这个护法,也是到了神玄期的巅峰,而且是大巅峰,应该随时会突破神玄期,进入神醒期。

“玄武,不得胡闹!”这时候,巫璃带着人走了过来:“大巫关押巫咸根本就没有经过圣巫的同意。”

“朱雀,你别得寸进尺,你的实力修为不如我高,若不是因为你是第一大巫的弟子,辈份比我高我不敢动你,你早就不能好好站在这里了。”她说话的声音慢慢变粗,此时凌若夕才知道,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男子,而并非女子。

不仅如此,那女子的身材也慢慢变成男子。

“巫吙,你最好还是少管,师傅命我将巫咸带走。”说罢巫璃拉起巫咸的手,便带着众人走了。

“你们要去见我师傅第一大巫,刚才那人是第二大巫的弟子巫吙也是大巫的四护法之一,我们四个人分别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他是炫舞,能力是能够变化成任何人的样貌声音,我的位分是朱雀,青龙是巫冥。这里一共有两个大巫。一个是我师傅,我和巫冥共出一个师傅,以兄妹相称。”说罢他们来到了圣堂的另外一个地方。

却见一个男子慢慢走出来,他们的师傅竟然也是个男子,而且是有着紫色头发的美男子,他长得实在太过于阴柔,让人感觉都是妖孽。

和云井辰完全有得一拼,虽然云井辰也是个妖孽。

“师傅。”巫璃却一本正经。

“美人哥哥。”小白甜甜地说了一句,巫咸则一个劲儿地往凌若夕身后躲着,似乎很怕他。

“你就是凌小白吧。”大巫难得的一笑,俯下身了摸了摸凌小白的脑袋。不过笑意却不达眼底,然后他看了看云井辰。

云井辰是一副高傲的态度,白色的发丝在肩上。也是一个美丽的男子,两个妖孽在凌若夕的面前,凌若夕真的觉得巫璃能受得了不对她自己的师傅动心。

“巫咸,你可知错?”大巫的声音转向了巫咸,巫咸看见他就和小鸡见到了老鹰一样,一下子气势都没了,转而立刻跪下,浑身瑟瑟发抖。

“巫咸知道错了,巫咸任罚。”小小年纪声音几乎都是颤抖的。

凌若夕不是傻子,巫咸如此惧怕这个大巫肯定是有原因的,巫咸的能力应该比大巫还高,却独独惧怕这个大巫。

并且到了发抖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