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31章 惧怕之人

第731章 惧怕之人

这个大巫,修为比凌若夕要高一些不过却没有圣巫那样深不可测,凌若夕还是可以大概猜到他的实力。

巫咸虽然拥有深不可测的实力,不过却完全要听命于这个大巫。

“巫咸,你是受到巫宗良好教养之人,几位长老和我都悉心传授你技艺。圣巫更是待你犹如亲生孩子一般,将自己毕生所有东西都传授于你。你在外面却不听巫冥的话,到处贪玩,你让圣巫如何放心将统领巫宗之大任交予你?”大巫摇摇头道。

“巫咸知错了。”巫咸此时就像是一个小白兔一样,乖乖的听话。

“巫咸,你的丝帕呢?”大巫问道。

“今天没带在身上。”巫咸只有撒谎道。

“胡说!丝帕如何能不带在身上?”这个大巫似乎有些发怒,那丝帕毕竟是巫宗至宝。

“在我这里。”凌小白在一旁看着巫咸受苦,心里也无法忍受,大不了他承认巫咸将丝帕借给他。

大巫眯着眼睛看了看凌小白,忽然对凌小白笑着道:“罢了,罢了,这丝帕就留在你身上吧,只是这丝帕你用不来,必须要巫咸才能够使用。”

大巫的太多让凌若夕产生了好奇,似乎巫宗很放过凌小白。

“巫璃你们都退下吧,我有事情要和云夫人交谈,请云公子也留下来。”大巫道。

于是巫璃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了这个房间。

大巫一挥手,将房间周围罩了一层结界,然后道:“这些谈话我也不想让外人和两个孩子知道,现在巫宗上上下下,除了圣巫和几个长老,便是我们大巫知道了。”他摇摇头道。

“这件事不仅是和巫咸有关系吧?”凌若夕猜到这事情应该和小白有一定的关系,因为他不是留下自己,而是将自己和云井辰都留了下来,便是因为他们是凌小白的父母。

“小白这孩子,身上有金龙附身,注定会成为龙华之主,统领龙华大陆,这是他的命运,不过魔族入侵,魔族并非是龙华大陆来的,因此有能够改变命运的力量,可能会改变凌小白的命运。”大巫道。

“我不管什么命运,他只要快乐地生活着就好。”凌若夕坚决地道。

“快乐地生活?凌若夕,你在说笑吗?他的身份恐怕从金龙咆哮的那一刻,已经被不止一个人知道,这些人其中对你们有利也有弊,比如魔族,可不希望有龙华之主的出现,还有这龙华大陆的七个国家,更加是我不希望有人能够取代他们的皇位,其它的国家还好说,可是云启国却不一样了,他们一直是这个位面最强大的国家。”大巫道。

“你是说?除了魔族,云启国也想对小白不利么?”凌若夕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虽然凌小白那个金龙附身,但是却并未有多少人知道。

“我看过你的命数,你的命数非常人所能占卜出来的,即便是占卜出来,也会因为这命数中有你而发生改变,我夜晚占星,你的星轨甚至和这个世界不同,是没有定律的,也和魔族的星轨一样,他们也是没有定律的,不论是魔族还是你都有能够改变这个世界的命运力量,至于这力量到底是毁灭还是怎样,就完全看你们的造化了,我们巫宗之所以存在,并非为了去当什么龙华大陆第一宗族,我们巫宗原本的使命便是尉迟龙华大陆原本的轨迹。换句话说,就是去辅佐龙华之主,因此巫咸和小白走的近一些,我很想阻拦,但是却不会去阻拦,这是她要面对的命运。所有命运之中只有巫咸的命运是确定的。这些话也许你不明白,但是总有一日你会明白的。”大巫没有说的很清楚,只是那张美丽的脸上却满脸愁容,甚至还叹了一口气。

“你把他们屏退可不止是要告诉我这个吧?”凌若夕问。

“自然,现在龙华之主力量还不够强大,我想让他呆在我们巫宗一段时间,接受训练,这段时间不会太久,不过我也希望这段时间你们能够留在巫宗,至于你的孩子,我可以带你去见见他。”

“先带我去见我的另外一个儿子。”凌若夕道。

大巫点头,然后敲了敲房间的墙壁,墙壁忽然反转过来,接着里面是一条隧道,大巫走了进去,凌若夕和云井辰跟了进去,却发现里面灵气葱郁,到了开明之处,却发现一处世外桃源,一个小婴儿却在那里,发出笑声。

凌若夕想上前去抱那个孩子,却被大巫一把阻止道:“仔细看。”

这本就是夜里,却见夜里子时的时候,这个孩子身边忽然魔气环绕,接着周围的花花草草全部瞬间枯萎,过了子时,月亮出来,那些花花草草又复苏。

“这是?”凌若夕问。

“你的这个孩子是魔种,你应该听说吧,魔种是拥有毁灭一切的力量,而这个房间里面本来就绘制有一个阵法,即便是花草枯萎,也能够在瞬间恢复,这样的事情,一日要发生很多次,这里没有人敢接近你的孩子,即便是你,若是在子夜抱着他,也会被他将力量吸的一干二净。”大巫道。

凌若夕看着,身体似乎有些颤抖,那她岂不是永远不能和自己的孩子在一起了?云井辰忽然搂着凌若夕,安慰她。

她心里才稍微好受些。凌若夕是这么坚强的一个女人,她曾经看见自己并肩作战的伙伴们惨死,曾经也杀过许多人。但是从来没有这一次,她觉得她无法改变自己的孩子,觉得自己十分无力。

“这个孩子,并不用吃什么东西,他便会长大,我们就一直将他放在这里。现在你千万不能抱他,不然会被反噬,只有正午的时候,正气最浓之时,才可以抱他。”大巫道。

“我不信。”凌若夕冲了上去,她自己的孩子还能反噬她吗?

她走上去,却被一股黑色的力量弹了回来,力量十分强大。

但是凌若夕却又冲上去,冲了好几次,直到鲜血吐出来,她还是义无反顾。

“若夕!”云井辰第一次想将凌若夕拉回来。

“不,那是我的孩子,我不能碰我的孩子!”凌若夕不甘心,身上因为被魔气反弹的伤却越来越严重。

但是她想要抱一抱孩子的心却一点儿都没有减少,她冲了上去,这一次很猛,忽然她手中的镯子发出光芒,将凌若夕包裹在其中,也将她的孩子魔气瞬间压制。

凌若夕终于抱到了孩子,这孩子见凌若夕的时候,却笑了,笑的十分灿烂。

“这孩子!”大巫也走上来,这个孩子竟然不攻击别人了。

“这孩子选择自己吸收你手镯的力量来压制自己的魔气。”大巫惊讶了,本来他心里想着的可是如何处死这孩子,才将孩子丢在这里的,只是他没有让凌若夕知道,才用这种谎话来骗凌若夕,但是他现在似乎有些改观了。

凌若夕将手中的镯子摘下来,然后套在了孩子的手中道:“孩子,你从小就过得如此艰辛,要对抗自己身体的魔气,妈妈实在对不起你。”

这时候那个镯子忽然变小,然后套在这个孩子的手中。

那孩子却忽然哭了,似乎很痛苦,戴上镯子的一瞬间,不过那镯子却一直在发着光。

“罢了,罢了,这孩子就留在巫宗吧!我、日后抚养他便是。“大巫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孩子将来必定毅力不凡,还在婴儿的时候却对抗自己的魔气。

“你真的会好好抚养他吗?你将他丢在这里不就是想要他死吗?”凌若夕抱着孩子,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无比冰冷。

“开始的时候,我的确有这种想法,但是现在不会了,凌若夕,这孩子很剑气。”大巫对凌若夕道:“我可以做这孩子的师傅,孩子大一些的时候,我自会将他送回去你身边。”

“我凭什么相信你?”凌若夕道,他对这个大巫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完全不知道,巫咸那么惧怕他。

“哈哈哈,那孩子就让你带回去吧,若是你不信我。”说罢大巫便转头走了,凌若夕抱着孩子出了密室。

凌小白看见自己的小弟弟倒是很开心,一个劲儿地和凌若夕说要抱弟弟,不过凌小白本就是玄力高手,抱个孩子完全不费力,巫咸也很喜欢这个弟弟。

凌小白反正也带过自己的妹妹,那便是云无忧,所以他现在带孩子倒是得心应手。

“你们还请在巫宗留几日。”巫璃见凌若夕见到了自己的孩子便有想走的意思道。

“如何?我想走难不成你们还要强行留下不成”凌若夕依然是冷冷的口气。

“并非如此,只是圣巫的病情越来越严重,现在巫韵又要和巫咸争夺圣巫之位,大巫也占卜不出这次争夺的结果,我希望你们留下来,等到比试结束,顺便帮圣巫弹奏。”巫璃道。

“是你希望,还是大巫希望?”云井辰一笑,似乎看透了巫璃的心思。

巫璃摇摇头然后道:“都不是,巫冥哥哥一直很担心巫咸,但是他却从来不告诉巫咸,我开始以为他是偏袒巫咸,后面我才知道巫冥哥哥原来真的和巫咸是血肉上的亲兄妹。“

巫璃回了巫宗便有些改变,她不再针对巫咸了。

“巫咸和巫冥是同父同母的兄妹,但是巫咸天生有神力,从小便被抱走,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后面巫冥哥哥为了自己的亲妹妹,才来当青龙护法的,那时候也很奇怪,巫冥哥哥的巫术并不高,但是他却每年都来参加比试,选拔青龙护法,连续三年,后面三年,他却没有来。我们本以为他放弃,但是第四年他却一举成为了我们这些后辈之中实力最强之人,成为了巫宗的青龙护法。”巫璃好像在回忆着什么。

“我是师傅从小养大的,但是巫冥却不是。”巫璃道。

“我们留下,直到下一任圣巫被选出来。”凌若夕道。

巫璃见凌若夕答应了十分高兴,便张罗着帮着凌若夕安排住处,但是凌若夕却说只要一片空地,巫璃犹豫了一下,便将一块空地指给了凌若夕,凌若夕拿出一个小房子一样的东西,接着那房子慢慢变大,房子周围出现了篱笆,并且房子还改变了样子,是个院子,占地不大,但是却有些奢华。”

不过凌若夕也没有选住得离圣堂太远,因为她还要每日去为圣巫弹奏,后面云井辰干脆和凌若夕琴箫合奏,倒是也乐得自在。

圣巫这几日病情似乎有些好转,便对凌若夕还有云井辰道谢。

“师傅,师傅,圣巫师傅,我今日采了花给你。”巫咸走进来,将花递进帘子中。

“这花不错,巫咸,我已经没有什么好教你的了,却是苟延残喘的拖延时间,我知道我的时日不多,巫咸,今日当着凌姑娘的面,我给出一条路让你自己选择。”圣巫的身影很疲惫。‘“什么?”巫咸睁大眼睛。

“你必须要做一件事,那便是当巫宗的圣巫,这是一个条件,你若是被选举当了圣巫,可以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留在巫宗,还有一个是跟着凌若夕离开巫宗。但,若是你没有当上圣巫,换句话说也就是在这选拔之中失败了,你也请随着凌姑娘走吧,速度离开这里,还有永远也别回巫宗,你便永远不是巫宗之人。”圣巫道。

“师傅,那我也不可以回来看您了吗?”巫咸忽然哭了。

“若是你失败了,就不再是巫宗之人,跟着你干娘去吧,你也不再是巫咸,没有亲人,永世不得回来,若是赢了你可以选择留下,或者选择不留下,但是巫宗永远是你家。”圣巫说的有些激动,似乎都咳嗽起来了。

巫咸竟然哭了,她只有赢了,巫咸觉得虽然很少人关心她,但是她毕竟在巫宗长大,不想永远不能回来,不想和家人断绝关系。

凌若夕见圣巫将这话说的如此决绝,也是一言不发,站在旁边看哭着的巫咸,这孩子小小年纪要经历如此激烈的比试。

并且还遭到师傅说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