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32章 苦了小白

第732章 苦了小白

巫咸这几日心情不好,也没有去看圣巫,凌若夕能够感觉虽然圣巫有强大的力量却无法抵抗住疾病的诱惑。

凌若夕也问过,为何这个圣巫会生病,他只是说,他窥探了不该窥探的天机,用自己的密术,占卜了不该占卜的东西才导致这个样子。

并且做了最不能做的事情。

直到很久之后巫咸才知道,圣巫是为了她断送了自己的性命,他用自己的性命为她创造了一个可能性,让她活下去的可能性。直到后面凌若夕才知道,这个可能性救了巫咸,也救了凌小白。

那时候的凌若夕真的很感谢这位巫族的圣巫,她才知道,他是对巫咸付出了多么大的爱,原来巫咸一直都有那么多的人疼爱她。

凌若夕在巫宗住了下来,巫宗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组着选拔圣巫的事情,巫韵这几日也带着人到处走动,她本就是另外一个大巫的女儿,因此在巫宗趾高气扬。

有一批跟随之人。

要更换圣巫,大巫、还有四大护法都要进行更换。

巫宗的大巫一般有两名,两名大巫浸水不犯河水,他们都是干着各自的事情,不过都听命于圣巫。

但是圣巫却只有一个,接下来是四大护法的选举,那才叫一个热闹。

大巫必须由现任的四大护法种选出两名为大巫,另外两名则什么都不是。

巫璃是朱雀,而巫冥是青龙。接着便是玄武,也就是他们上次碰见的那个女子,巫宗还有一人和巫冥青龙的实力差不多,那便是巫青白虎。

首先是大巫的选拔十分激烈,不过大巫也并不全是这四大护法,还有一些巫宗能力很强之人,也会被选拔为大巫。

凌若夕知道听巫璃大概讲述了一下,凌若合上书道:“你说了这么多,和我这个外人说有何用呢?”凌若夕看着巫璃。

“这次的大巫,只选出两名,圣巫坚持让你和你的夫君参加大巫的选拔。本来这在巫宗不可以的,但是圣巫坚持,我们巫宗,上上下下都以圣巫为首,只要圣巫一句话不管再怎么无礼都必须听从。”巫璃道。

凌若夕笑了笑,没想打这个圣巫还真是把自己扯了进去,大巫?她才不当!

这时候,不远处一顶轿子正被人抬拉,从轿子之中走出一个男子,带着半边面具,却一直用丝帕捂着嘴巴,他咳嗽十分厉害,嘴唇上面已经没血色了。

“凌若夕,你若是当了大巫,便可以得到巫宗的法宝紫晶短笛。“他道。

不过他一出现,巫璃却跪在地上,圣巫没理巫璃,只是看了一眼,也没叫她起来。

“这与我何干?”凌若夕对这根本没听过的东西根本没兴趣。

“没关系吗?你会发现这和你很有关系的,巫璃应该最清楚这短笛的用处,你可以考虑考虑,到底要不要参加巫宗的大巫选拔。”说罢,他便转身回了轿子中,轿子一下子消失在他们面前。

“巫璃,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凌若夕看着巫璃。

“巫宗,有一根笛子,是紫色的,很短,每任大巫,都会有一个是在圣巫很忙的时候,主要负责教导巫咸的。但是巫咸的力量太过于强大,大巫根本不是巫咸的对手,若是碰见巫咸不听话,年纪又轻,便会用这短笛来管教巫咸,因为所有的巫咸,身体里都会放入一种符咒,这符咒了短笛互相辉映,只要吹响短笛,若是短笛一旦被吹响被放入符咒之人便会生不如死,大巫们就是这样管教巫咸的,不过巫咸一旦成为了圣巫,得到祝福光芒照耀,这种符咒就对她完全没用了。中了祝福的巫咸可以抗拒任何诅咒。”她道。

凌若夕恍然大悟,难怪巫咸会这么害怕大巫,甚至都不害怕圣巫,看来巫咸没少吃这苦吧?

“我的师傅,他为人严厉,对我们还好,但是对巫咸,他却容不得她犯一点儿错,即便是学习巫术,若是巫咸未在规定时间里学会,便会吹短笛。并且他还复刻了一个短笛的复制品给我,却被巫璃毁了。”巫璃道。

原来巫璃是如此的长大,难怪这个小女孩异常乖巧,在小小年纪便已经学会了许多和自己年纪不同的巫术。

可是在另一边,巫咸却不好受。

“师傅,快点停下来,徒儿再也不敢了。”巫咸捂着耳朵道。

“不敢?好你个不敢,你认凌若夕作干娘,还会不会把我的话放在眼里,你从小到大的一言一行都是我监督的,连礼仪也是我亲自教给你的,可是你却对别人比对我才好,在外面不听指挥,还摧毁了复刻的短笛,好啊,胆子真大!”

说罢大巫那绝美的脸上竟然有一丝愤怒,他吹完一曲,声音停了下来,巫咸却是额头上都是冷汗。

“巫咸,不要问师傅为何对你如此残忍,虽然圣巫教授了你很多东西,但是这些都是在我的监督下完成的,你必定要成为巫宗最伟大色圣巫,不要跟着凌若夕走,她和她的儿子凌小白只会害死你!你要赢过巫韵,当上大巫!”他对着巫咸道。

巫咸只有点头。

凌若夕觉得这些日子之中,巫宗之人都有些疯狂了。是的选举圣巫是十分疯狂的事情,圣巫在巫宗和神明一样的存在,如今却出了两位。

导致巫宗整个宗族都分为了两派,一个支持巫咸,一个支持巫韵。当然支持巫咸的是支持另一个大巫的,还有支持巫冥。

还有一半之人是支持巫韵,她是一个长得超凡脱俗的女子,并且拥有了巫咸一样强大的力量。

不过现在却是先选巫宗的大巫,然后是选拔巫宗的护法。

凌若夕只是受到了当大巫的通知,不过选拔的日子没有具体定下来,她不知道巫宗选大巫是不是谁的拳头硬便会是谁当大巫。

“师姐,孩子一切正常。”小一看完婴儿,看着凌若夕。

连云井辰都觉得凌若夕这次被巫宗毫不讲理的牵扯进来了。

那个巫宗的圣巫做出来的事情也是完全让大家觉得毫无道理,为何非要凌若夕和云井辰来参加大巫的选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