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33章 凌若夕?神棍?

第733章 凌若夕?神棍?

凌若夕从未想过,自己去修习什么占卜之术。自己会去跟着巫宗的药师去学习如何用蚂蚁、蟑螂、甚至是死老鼠配置奇怪的药材。

不过他现在领教到了,用这些恶心的东西配置出的药草功效多么的好。而凌若夕则是很干脆的在学习占卜。

巫宗这次大巫比试并非是简单的力量比试,大巫一定要占卜,其次是摆阵和破阵。这是身为一个巫宗必须有的能力,然后再是力量。

“我们巫宗的力量,来自于天地之灵气,有时候摆一个阵法,能够省很多事。”这是那个大巫在教凌若夕。

凌若夕大概的听那大巫讲了一遍,然后从他那带来了许多书籍。

别看紫发男子是个年轻的大巫,但是却对人十分严格,不过凌若夕和云井辰学的非常快,速度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了。

“好了,我只能教你们到这里了,这些书请务必自己看懂,这都是巫宗的阵法和观星的书。”

说罢凌若夕却拿着一堆书回去了,她看了好几本阵法的书,却发现这些阵法十分普通,并未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她将书一丢,阵法倒是有些简单了,想到在现代她看一些八卦阵演变而来的阵法,那才是太过于精妙,只可惜现代没有好好研究这阵法。

凌若夕来到巫宗的书库,这里是童叟无欺,为所有的巫宗开放的一座专门放书的地方,巫宗之书,没有禁忌和限制,任何书,你都能够拿出去看,只是有些古书,文字都分了好几种,就算你借到了,也未必看得懂。

凌若夕现在就对一本书很感兴趣,这是一本黄皮书,封面有一个类似八卦的标志,不过她却看不懂里面的文字。

想了想,终于是让小白叫来了巫咸。

“干娘,这是上古文字中的一种,整个巫宗只有大巫护法之上的人才认识,不过我倒是认识的我帮你翻译。”巫咸将字翻译给了凌若夕听。

凌若夕小心地做着注解,然后看了一遍,后面心里直接怒吼,这不是中国古代的八卦阵法吗?

她看了几日,也许在别人对这个很陌生,巫宗却称这个为最玄妙的阵法。

这日,云井辰决定带着凌若夕还有凌小白在巫宗的街道上转上一转。这巫宗的大街上,都是卖着一些奇怪的药草。

还有浓浓的奇怪汤药,刺鼻的闻到直扑凌若夕的鼻子。

却见一些巫宗之人在那里喝着奇怪的东西。

这时候,他们遇见了巫冥,他在巫宗很是受到尊敬,毕竟是青龙护法,四大护法之首。

“来,我带你尝一尝巫宗的特产。”巫冥见到凌若夕一家人,只是微笑着对凌若夕一家人道。

“好啊。”凌若爽快地答应道。

不过当这些黑乎乎的东西端上来的时候,着实把凌小白恶心了一把。

当然凌若夕眼皮子也跳了跳。

“这可是巫宗最丰富的特产,是用毒蝎子还有一些药草熬制而成的。”巫冥叫了一碗,凌若夕只觉得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这东西是黑乎乎的,还散发着刺鼻的气味,老天告诉她,真的喝下去不会死吗?

并且是粘稠的。

巫冥却大摇大摆的喝了起来。

凌小白却看着桌子上的东西打死也不肯喝。

“看来你们都不太喜欢啊,我知道闻起来味道是浓烈了些,但是口感还是不错的。”巫冥吃了一口。

凌若夕也稍微尝了一口,这入口和闻起来的味道果真不一样,竟然有着一股芝麻糊一般的香味。

凌若夕又吃了一口。

凌小白看着凌若夕吃的如此香甜也吃了一口,顿时觉得这东西十分好吃。

现在圣雪在帮凌若夕带孩子,小一在房间里面研究巫宗的药草书,他发现了巫宗可以用一些奇怪的昆虫入药,正在苦心研究者新的药材。

“这几日外出,本该早带你们到巫宗转一转,师傅命我带你们走一走,本准备去找你们,没想到正好撞见了。虽说你是大巫的候选人,但是还是巫宗的客人,并且我们巫宗也并未有打算让你当大巫。”巫冥道。

“巫冥,你倒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凌若夕道。

“虽然你是圣巫指定之人,不过却并非巫宗所认同之人,你不了解巫宗,也不是巫宗长大的,所以这大巫人选让你当,也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最终还是要巫宗之人担当这大巫。”巫冥道。

“过场吗?”凌若夕却冷冷一笑:“我倒还真是对这大巫之位有兴趣了。”

凌若夕本来是不想争夺这大巫的,她只是被被硬推到这个台面上的。她并不担心巫咸,只要成为圣巫便可以免受所有的诅咒。

但是圣巫有意不让她走,要她参加选拔,应该是这个人占卜到了什么,一个命不久矣之人,却在最后的阶段,坚持要凌若夕留下来,一定有他的原因。

他一定占卜出了什么,并且大家都未占卜出来之事。

这是凌若夕的一个大胆猜想,当然她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巫冥,因为他没必要知道。

“这么说?你是一定要夺得这大巫的宝座了?”巫冥脸色一沉。

“是又如何?”凌若夕问。

“如何?那今日开始你我便是竞争对手了,可别怪我没告诉你,你在巫宗是个外人,没人支持,大巫的宝座不是那么好担当的。”说罢巫冥放下钱便转身走了。

凌若夕却看着巫冥离去的背影,一只乌鸦飞了过来,丢下一个卷轴到凌若夕面前,然后飞走,凌若夕打开卷轴,看见了大巫的选拔要求,每个人必须在巫宗之中找两个有资格的助手,帮助自己,而这些助手,必须是达到神玄期,还有就是没有被别的候选人指定,特别注明了,不可以选巫咸和巫韵。“

这可让凌若夕和云井辰为难了,这哪里去找这样两个人?难怪巫冥说不会有人帮她的。原来是这个意思。

她收起了卷轴,然后和云井辰互相看了一眼。

第二日她决定用最有效的方式找人,那便是发传单。小白可爱的脸去发传单,当然还忽悠了巫咸。

她今日似乎没什么事情,然后说找人,当凌若夕的助手,接着开出了价格。

凌若夕知道,高薪之下必有勇夫。当然她开的价格不是加钱,而是一些名贵的药材,巫宗之人喜欢炼制药材和昆虫的汤药食物,这样应该会吸引人来。

不过他们却等了一日,都没有一个人来,看来巫宗拉帮结派倒是十分严重,支持任何一个大巫候选人之人,绝对不会去别人那。

但是凌若夕却是一个外人。

过不了多久,却来了一个女子,不过她全身都脏兮兮,好像刚刚经过一场大爆炸,脸上都是乌黑的沙灰。

“对不起,我来晚了。”飞快地跑过来,然后一个劲儿地向着凌若夕道歉:“我是来应聘助手的。”

“你是?”凌若夕问。

“我叫巫落,你可以叫我落落,反正都一样,我在家里研制东西,被炸伤了,听说你给出的条件是千年灵芝,还有一些带着灵气的石头,我倒是对那些石头很感兴趣。”她爽朗地笑着道。

“难道你没有加入其它人的阵容吗?”凌若夕皱着头道。

“没有啊,他们都是些没主见的,我的东西研制出来,威力可是巨大的,干嘛我要跟着他们走,若不是你的东西对我来说正是需要的,我是不会来的。”巫落道。

凌若夕一下子来了兴趣:“那你到底研制什么呢?”

“你要过来看吗?不过看了你必须先把那些带着灵气的石头给一半给我。”说罢她带着凌若夕来到她家里。

接着一些奇怪的东西,被她搬了出来。

“这是我的发明,只要对着远处,这样射发一炮,便会有巨大的效果,只是没有存有灵气的石头当作力量,这样发明是用玄力将灵气催发,然后形成巨大的气流。”落落道。

凌若夕给了她一块灵气的石头道:“可以给我试试看吗?”

落落点头。将石头装了进去,稍微用力量催动了,接着轰地一声。

山上一个巨大的洞,这力量就和一个神玄高手全力一击一样。

“你刚才用了多大力量?”凌若夕问。

却见落落也愣了然后道:“你这石头的灵气很浓郁啊,我用密术催发它竟然威力这么大。”

“你用了多少密术?”

“这个很好操作,一个天玄期之人的随意一一击力量足矣。”落落道。

凌若夕神色复杂地看着落落,然后道:“既然这样,你为何会没有朋友。”

“你怎么知道没人理我,整个巫宗的人都说我是疯子,我本来有朋友的,但是朋友都去追寻几个护法去了,没人理我。”落落有些失落地道。

“如果我问你,我帮你提供这些石头你帮我研制这些东西,若是我离开巫宗,你可愿意跟我走。”凌若夕很认真地看着落落。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跟你走,巫宗是我家。”落落道。

“你愿意永远呆在一个不会用你研制出来的地方,还是跟着我,我保证让你一展所长,我会需要你。”凌若夕知道落落放在现在就是一个高科技人才啊,可惜巫宗的人都觉得自己的力量大,不需要这些装置。

“让我考虑三日。”落落自然是没有那么快答应凌若夕。

“这是给你的灵气石头,全额,你先答应当我的助手,至于日后是否跟着我,给你考虑三日。”凌若夕道。

落落点头。

凌若夕开了落落的住处。

“你真的认为落落会跟你回来吗?”云井辰问凌若夕。

“她会的。”凌若夕很肯定,落落放到现代就是一个发明家,落落是一匹不为人知的千里马,但是千里马之所以是千里马是因为有发觉她的伯乐。

凌若夕看出了她研究的潜力,巫宗自然也看出了,但是却一直冷落她,一方面是因为巫宗自认为实力强大,已经开始盲目崇拜自己的护法大巫,甚至圣巫的话也不去怀疑。还有一方面是,这有灵气的石头,可不是那么好找的,整个龙华大陆,只有凌若夕知道哪里才有。

并且还是灵气这么浓郁的石头,巫宗也只有一些灵果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