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34章 落落的加入凌若夕的决议

第734章 落落的加入凌若夕的决议

其实,凌若夕要落落和自己合作,并非是偶然,而是她觉得海星流说的很对,她需要一个完全能够属于自己的力量。

她要变强,在龙华大陆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这样才可以保护小白,保护自己的那些孩子。她是一个母亲,她更多的只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快乐,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什么命运她根本不信。

她相信事在人为,她要让孩子们去选择自己的道路,而不是身为魔种,身为龙华之主,身为神女。孩子的命运,并非一出世就被既定好的,更多的是要他们去选择,她要为他们创造一个机会,用她的实力,去为孩子们创造出一个可以选择自己命运的机会。

因此她需要力量,一股完全属于自己的势力,她看到了落落,才会要她加入她。她知道她的才华必定会成为自己的一打助力,那里还有云启国,在等待着她,对小白虎视眈眈,海上有星月族,还有魔族。

她不准备对抗这些强力的种族,但是若是这些人,任何一个,威胁到了自己重要的人,那就休要怪她铁血无情。

云井辰知道自己的妻子这么想,他很爱她,很了解她,他会为她做一切她想做的事情。

“你不想问,我为何会要落落加入我们吗?”凌若夕问。

云井辰道:“你要做的事情,就自然是有你的道理,我要做的事情便是支持你。”他搂着她。

“你不后悔吗?有人说你跟在一个女人的后面。”凌若夕也是会为云井辰着想的,他是一个极度具有才华之人,现在他却变成了一个围着她转的人,她想做的事情他都会支持。

“不,我从不后悔。”为了你,我会义无反顾。这是云井辰在心里说的,他是了解她,最懂她的人。

凌若夕心里有几分感动,他们一道走过三个位面,三个位面,他都从未离开她,即便是有短暂的分离,她也能够感觉到,他的心一直在你身边。

“睡吧。”云井辰对着凌若夕道。

凌若夕闭上眼睛,却发现第二日云井辰不在身边,热腾腾的早点端了上来。

“你先去晨练,过一会儿就可以吃了。”云井辰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点头,她早上去练功,凌小白也在练功,还有企鹅也装模做样的摆了一个姿势,当然还有小黑。

狐狸叫了几句,也摆了一个姿势,这是难得的一大家子练功。圣雪完全成了凌若夕全职保姆。她非常喜欢孩子,自从从药宗出来,她都一直愁眉苦脸的,小一一直都在安慰她。她却怎么也没法展看笑脸。

她的母亲沈茹梅现在是药宗的宗主,可是这又怎么样呢?她已经为了得到权势不择手段了,从一开始就放弃了圣雪。

但是圣雪很喜欢小孩子,她带着孩子,这孩子起名叫云乐乐,凌若夕没有奶水,这孩子不足月的时候便和凌若夕分开了。

他吃的是牛奶,牛奶里面放了一些小一特制的带着灵气的东西,说是可以帮助这小东西压制体内的魔气。

金色的桌子在小东西手种晃动,这孩子有意的压制了自己体内的魔气,是一个小小的男子汉。凌若夕觉得这是这个孩子自己的选择,她的孩子终究还是在自己身边才安心。

至少在他们无法保护自己的时候。

她看了看凌小白,他正在努力练功。

“好久不见。”也是这一个清晨,一个很久都未曾出现的对凌若夕来说是一个老熟人关系之人出现。

“小夕儿,我好想你啊。”剑辰的出现打破了现在的现状。

他的力量一直是深不可测,并且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却还是一个中年男子一样的外貌。

凌若夕即便知道他是自己的亲人,但是心里也会有一丝警惕。比如现在他为何会出现在巫宗,巫宗可是一个完全分开的位面。

“我和巫宗的圣巫是好友。”剑辰道。

“你来这里是何事?”凌若夕问。

“小夕儿,别对外公这么冷淡嘛,对了你生了我的曾外孙,啊好可爱啊,就是这个小家伙吗?”他看着云乐乐。

就在这个时候,乐乐身上散发出了一丝魔气。

“这孩子虽然有你的手镯镇压,不过身上依然有魔气,我来祝你一臂之力吧。”说罢他将一丝力量压入云乐乐身体之中,他的魔气便不再外泄。

“这是我给这孩子的封印,他能够顺利成长到成人,只不过在修行这条路在他成年之前,都会十分艰难,常常要付出比别人多出十倍的努力,才能达到和别人一样的效果。但是你别急,等他成年之后,他付出的另外九成的努力会立刻回归他的力量,他的实力会是当时的十倍,但是你要记住,这是他的一次机会,一旦成年,他必须用自己的力量对抗自己体内的魔种。”剑辰道。

凌若夕知道,这是剑辰送自己的一份礼物,若是没有他的力量压制,也许这孩子过不了多久便会入魔,虽然有凌若夕的桌子,但是有时候魔气还是会外露。

“好了,我来这里除了看我的曾外孙,还有一件事,便是找你。”他对云井辰道。

“找我?”云井辰脸上的表情稍微有些奇怪。

凌若夕这次警惕了,她不能让他再次把云井辰打包带走。

“哈哈,小夕儿,别紧张,我这次不是来强行带走他的,前几次是因为我看见他实力低微,强行帮他提升了一下,这次则是我要他自愿跟我走。的血煞并未将剑意发挥到极致,你知道血煞里面有千年剑的剑意。”剑辰道。

“你是说?你要帮我提升血煞的力量?”云井辰道。

“哈哈,不,是你自己提升它的力量,我只能给你创造一个提升它力量的幻境罢了,这血煞只怕已经融入了剑意,它有了柔的一面,需要重新锻造,而这锻造剑之人,偏生在巫宗之内有一个工匠,但是他已经隐退多年,知道他的人也不多,不过他却有这个手艺。你同我一道去找他,让他帮助你重新锻造血煞。”剑辰道。

“我也去。”凌若夕觉得既然在巫宗,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凌若夕和云井辰便去找那位工匠,这个时候原本在一旁装作修炼的凌小白忽然睁开了眼睛:“黑狼、企鹅、狐狸,你们听说没有,娘亲要去别的地方了,那个工匠那边一定有很多好玩的,我们也去吧。”说罢一人三只宠物也分别过去。

凌若夕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却听见房子里面“彭”地一声,几乎是爆炸了。

“死丫头,你又在做什么奇怪的东西!差点把房子给炸了!”屋子里传出一个老人的声音。

“爷爷,还不都是你,这房子这么不结实,还有你别离我太近我正在研究这个武器,我把它变得更加简便了,你看我上面弄了一个阵法,这个武器只要套在手种,注入力量对着敌人就一发。”

“行了行了,你别再把这个东西对着你爷爷,爷爷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你这么折腾。”老人摇摇头。

凌若夕却敲门进来,她刚进门,便听到有人道:“啊,是你,原来你是镇上外来之人,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凌若夕也感到惊讶,想不到这里是巫落的家。

“不过,我还没完全考虑好你的要求,不是还有一日吗?”巫落道。

“今日我们不是来找你的,而是来找他的。”剑辰对巫落道。

“啊?找我爷爷?”巫落长大了嘴巴。

凌若夕笑了笑:“巫枫老前辈,你好。”

“剑辰,你这个王八蛋,这么久都不来找我。”巫枫却对剑辰道。

“哈哈,四十年未见,你还是老样子,今日来还是为了请你重新锻造这血煞。”说罢剑辰对云井辰使了一个眼色,云井辰将剑拿出来。

“血煞!”巫枫看了这剑,然后一脸惊叹:“这里面有一个很强大的剑意,真不错啊!是要重新锻造了,不然这剑可发挥不了自己的实力。”他道。

院子外面凌小白没有听里面的事情。

“黑狼,你说我们是翻墙进去,还是走进去,好像娘亲在里面,不如翻墙进去吧。”凌小白道。

黑狼叫了几句:“小心女魔头惩罚你。”

“我就知道你同意。”小白说了一句。

黑狼满脸黑线,他哪里同意了?

说罢凌小白翻墙进去,可是一进去便有许多箭射向他,他都一一躲开了,麒麟甚至还幻化变大,用自己的身体帮凌小白挡住了,麒麟的鳞片可是很厚重的,一般的武器可没办法攻破,即便是一个天玄期的高手,普通一击也没办法伤害他半分。

不过在其它飞出去的箭支打到的地方,却是一个巨大的洞,原来这每只箭上都带着奇怪的力量。

“落落,你的箭好像发动了,有人闯了进来。”巫枫道。

然后冲了过去,却发现完好的凌小白。

凌小白看见凌若夕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的陷进!”落落看着凌小白。

凌小白刚才顺手还毁了她的陷进,其实也不是他毁的,是水麒麟毁掉的。

“这是?”落落很大的眼睛看着这个身上冒着蓝色光芒有美丽鳞片的生物。

“这是麒麟!”她简直不敢相信。

“这是你的?”一连三个问题。

小白点头。

“凌小白!”凌若夕这次真的是发怒了,凌小白真的十分调皮,竟然有门不走从墙上翻墙进来。

凌小白知道要完蛋了,然后道:“那个,娘亲啊。我只是试试这个姐姐的陷进设置的怎么样了。”他道。

“没事没事。”忽然巫落的眼睛里好像有许多小星星。她是盯着麒麟的。

“落落,是你应该向别人道歉,还好他没伤者。”巫枫却对巫落道。

“知道了。对不起啊。”巫落看着凌小白道。

“没事。”凌小白看了一眼凌若夕,有点害怕。

还好别人不追究,不然凌若夕估计要发怒了,因为凌若夕这次是有事来让巫枫帮忙,又希望巫落加入自己。

凌小白这么调皮,万一给别人留下坏映象,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