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35章 落落的发明

第735章 落落的发明

“哈哈哈。爽朗的笑声从院子里传出来。巫枫看见凌小白却不排斥:“原来这都是你的家人,剑辰你可真有你的,我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你都从来不提你的后人,罢了罢了,这剑我可以重新锻造,只是要一些锻造的材料,这些材料好在我这都有,只是有一件材料叫做白水晶,可能在圣巫的宫殿之中。”他道。

“圣巫的宫殿?”凌若夕问。

“你也是受到圣巫接见之人,他的宫殿地板是不是特别光滑,而且有灵气,那个便是白水晶,还有圣巫呆的宫殿几乎都是用白水晶做的,那种很光滑的地方,表面上都有一层白水晶,你要弄一些来,我可告诉你,只有圣巫的宫殿有这东西,其它地方都没有。”巫枫道。

“这个好办。”凌小白忽然道。

“哦?圣巫会舍得让你把他的宫殿拆了吗?不过我要的不多,但是圣巫的宫殿是每个地方都经过打磨的,没有多余的白水晶用作修补,这白水晶没了,便是没了,会让宫殿有损毁。”巫枫道。

“没事。”凌小白一口答应了下来。

凌若夕大概知道凌小白是想找巫咸帮忙,这圣巫的宫殿拆掉一点儿白水晶应该美食吧。只是那个圣巫呆的地方,恐怕没那么简单,那边白水晶的作用也许也没有这么简单,那宫殿的材料好像是经过特别设计的,少了一块都不行,完全是一个封闭的灵气利用流。

“小白。”凌若夕皱着眉头。

“娘亲,这件事就交给小白了。”说罢凌小白满满地说了一句。

“既然小白都说了,你就相信这孩子一次吧。”剑辰道。

凌若夕见剑辰开口便点头,一行人又聊了一会儿,剑辰却说有事要先走了,他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丫头,现在该说说你的事情了,你要和凌姑娘走?”巫枫看着剑辰走了,然后当着凌若夕的面问落落。

“嗯,我决定了,和凌姑娘走。”如果落落开始还有犹豫,但是现在她却不会有犹豫了,因为她看见了麒麟,麒麟会选择自己的主人,这主人身上必须具备王者之气。

她知道,若是她跟着凌若夕,一定会有所作为,她的发明一定会有用武之地。

“好吧,孩子,你和我很像。”巫枫道。

“爷爷,我还以为你会不答应。”巫落惊讶了一下。

“孩子,我们一家人,祖传都是工匠,拥有龙华大陆最杰出的才能,虽然我们的修为不是很高,但是却有一流的工匠才华,虽然做的东西不一样,我是铸剑师,你的父母是锻魂师,而你却是一个能够做武器之人。你拥有这世上最好的才华,却因为巫宗被埋没,现在的巫宗虽然还是和百年前一样,听从圣巫的旨意,那时候是因为有一个明智大圣巫,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无论圣巫提出什么事情,大家都只是答应,这种盲目的崇拜了巫宗的自信,导致巫宗的太多人不会自己思考,甚至连四大护法,也是他们崇拜的对象。人,必须要做自己,在崇拜他人的时候,也要看清自己,不能盲目,不能一味追求,你虽知道自己到底该做什么,但是呆在巫宗不会得志的,去吧,跟着凌姑娘去吧。”巫枫对巫落道。

巫落点点头道:“爷爷,我答应你,一定会将我的才华发挥到极致。”

凌若夕看着这祖孙两,都是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之人,现在的巫宗,就是去盲目崇一个人,却忘记了对自身的思考,忘记了自己应该干什么。

崇拜是好的,若是崇拜的连自己都忘记了,崇拜别人连一点儿尊严都没有,那他的脚步只能离自己崇拜之人越来越远。

凌若夕找到了巫落,她现在还是在巫宗自己的小屋里研究东西,凌若夕给她提供了大把的研究材料还给了他一些麒麟的鳞片。

麒麟每次成长一点点都会换新的鳞片,凌小白会将它们收集起来放入乾坤袋中,过了几日,落落眼睛里面都是血丝的然后拿着一件铠甲背心到凌若夕的面前。

这是一件水蓝色的铠甲背心,却是小巧。

“这是我做的,可以穿在衣服里面只要注入玄力,可以抵抗一部分的攻击。”落落将铠甲穿在一个稻草人身上,接着让凌若夕用玄力打向稻草人。

凌若夕的玄力竟然被这铠甲吸收了一部分。

“没错,我已经做过测试了,这铠甲能够消除神醒期高手的一半普通攻击,若是全力攻击,可以抵抗三次致命攻击。”落落道。

“这铠甲是我用麒麟的鳞片加上别的材料铸造而成,只要注入自己的力量便可发挥作用。”说完这句,落落便晕倒了。

小一过来替落落把脉,发现她已经连续几天没吃东西,也不眠不休了。

凌若夕摇头。

落落睁开眼睛,看见了凌若夕,她将铠甲一丢,丢到落落的面前:“你可以走了,我不需要你的发明。”

“为什么?”落落急忙起床,她想不明白为何凌若夕不需要她了。

“你身为一个制作武器之人,却连最基本的都不会,你这样不眠不休的制作一个武器,若是你某日体力不支死在了你的小屋,我这不是亏了一单吗?你还能够制作更多的兵器吗?这样的你,对我来说毫无价值。”凌若夕道。

落落若有所思,然后点点头道:“凌姑娘,我知道了,我答应你,日后一定按时吃饭,保证休息,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所以这件铠甲还请你穿上,这是我为你定做的。”落落道。

凌若夕最终还是接受了铠甲。

巫枫看见了巫落每日按时吃饭,心里都乐开了花,他平日劝告她总是不听也不知道凌若夕她说了什么她却按时吃饭。

就这样,凌若夕在巫宗的一个助手已经找到,但是却要找另外一个助手,却让她为难。

不过当巫落来见凌若夕,给凌若夕做另外一个装备的时候,却忽然听说这个消息。

“其实我还认识一个人,不过他脾气有些奇怪,其实也算是我的覃梅竹马了,擅长研究阵法。”巫落道。

“真奇怪,我为什么要在你面前提起他,他在巫宗的名声不太好。”巫落又道。

“哦?”凌若夕对巫落说的这番话倒是觉得奇怪。

“这么和你说吧,凌姑娘,他现在被关在巫族的牢里,还有三天就满了刑罚,因为他在一年前做了一件触犯了巫宗规定的事情,他的阵法出了问题,让巫宗秘境内的灵气受到了影响,大巫大人正在修行,却因为这样影响了一些大巫的修行,大巫大人一发怒将他打入了牢房,要关一年。”巫落道。

“是哪个大巫?”凌若夕却问。

“那个大巫是白虎的师傅。”巫落撇撇嘴。

“所以,三日后他要出来了?”凌若夕问。

“没错,但是他已经被巫宗之人所唾弃,即便是出来,也没人会理他,因为大巫已经嫌弃他了,巫宗之人一般追崇这两个大巫,因此他应该出来都没人会理会,而且他脾气很古怪。”巫落道。

“他不是你朋友吗?覃梅竹马?”云井辰道。

“是啊,覃梅竹马,可是十二岁的时候就不是了,他总说他的阵法比我的武器厉害,你看我脸颊上的这道划伤,就是被他弄的。”巫落将自己的刘海拿开,她的右边脸颊上有一道浅浅的划伤。

“不过我并不是担心自己嫁不出去之人,我这个辈子可没想过要找夫君。”巫落轻松地说说。“带我去看看他吧。”凌若夕看了巫落一眼,然后道。

巫落点头,却发现了关押他的地方,是巫宗的天牢,算是一个禁地,但是因为他没有犯什么太大的错误,才被允许探望。

“你来干什么?”这男子看见巫落却和看见仇人似得。

“我这是来带着凌姑娘来看你。”巫落道。

“凌姑娘?就是那个外来的?我若是没猜错肯定是来找我当助手吧,可惜啊,我不干!”此人却直接对巫落道。

“巫鸦,你别不知道好歹!”巫落急了。

巫鸦,原来这是他的名字,凌若夕满头黑线。

“我出去的确是会被巫族之人唾弃,但是若她不够强我是不会让她当我主人的,我不像你那么好被骗。”巫鸦道。

“你!凌姑娘我们走,别找他了!”巫落简直气结。

“你要怎么才能跟我走。”凌若夕没有理会巫落,只是冷冰冰地道。

“哈哈哈,你果然很爽快!我在这牢房之中设立了阵法,你必须要走到最里面的一间,将其中之人救出来。我会用阵法帮助,若你能救走他,并且不被巫宗发现,我便归顺你。”巫鸦道。

“你简直是疯了,一个疯子,你知道牢房最深处关押的是谁吗?你根本不知道!”巫落觉得他是个疯子。

“是谁?哈哈哈,凌若夕,你救出来便是。答不答应,就你一句话。”巫鸦问。

“答应。”凌若夕回答。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