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36章 雨夜探牢房

第736章 雨夜探牢房

“凌姑娘,你怎么能答应他?这牢房深处的犯人,可是巫宗的大忌,即便是你将他救了出来,只要圣巫一占卜就马上知道是你。巫落简直就是为凌若夕着急。

“我明日会和他来商量。”凌若夕没有听巫落的话。

第二日凌若夕再次来了牢房。

“我这里的阵法,可以干扰占卜之术,其实占卜并未有那么神奇,能够知道具体某一人,大巫之所以知道谁劫了牢房,是因为他有一个水晶球,可以看到整个秘境之中发生的事情,不过他也不会时刻去看秘境之中发生的事情,他只能够看见前一日这里发生的事情,但是我的阵法能够形成一道奇怪的结界,阻挡这一切。还有这巫宗大牢千万别设置结界,那个大牢深处之人位置很特殊,你设置了结界会将他屏蔽在外。”巫鸦道。

“这天牢之中我是在外面的牢房,里面的牢房是一层层的过去,这一层层的牢房之中都关押着一些有些修为犯了错误的巫宗之人,你必须打败他们才可以过去,当然你也可以让他们放你过去,我这里有一把钥匙,刻了一些开锁的阵法。你拿着,但是我要你说的是,若是你开了里面的那个锁,这外面的囚犯便会立刻死去,因此囚犯们为了不死必定全力和你厮杀。这是一个特殊的设定,来自最初的圣巫,他设置了这个方式,让囚犯们变成守门人。”巫鸦道。

凌若夕答应,当她打开第一个门的时候,和约定的一样,外面倒是没事。

阵法已经启动,可以帮凌若夕掩饰半日,若是半日她未能够救出牢房最里面的人,阵法便会失效,也很快有人来抓凌若夕。

接着有个囚犯道:“你想进去最里面?”此时是巫宗之人,一身的肌肉。

“是的。”凌若夕道。

“你知道进去后,我便会死吗?”他道。

“是的。”凌若夕继续道。

“你就这么想杀了我!”那人突然发狂,然后跑上去,对着凌若夕一顿猛烈攻击,只可惜他是神玄期,凌若夕直接一招把他带走了。

他倒在地上。

“别开那个锁,我会死。”那人倒在地上道。凌若夕没有理会他,在开锁的那一瞬间,囚犯便死了。

凌若夕来到第二个房间,那囚犯看见凌若夕来便道:“如你所看,我不能离开这个牢房,不然会死,因为身体里面被大巫种了特殊的诅咒,但是我留在这个房间之中你开锁我也会死,因此我只有和你打一架。”第二个房间的人是个瘦子,问题是和刚才那人的实力差不多。不过凌若夕却不敢小看他,之所以在第二间牢房一定有原因。

这人果然是不同,他擅长暗器,虽然修为和那人一样,不过却因为用的是暗器,怕是暗器上也催了毒,因此十分难对付。

“我没空和你玩。”凌若夕忽然身体发出金色的光芒,一道巨大的金色光芒将所有的暗器都销毁,包括那个囚犯,接着凌若夕打开了第三道门。

这道门却和前面两人有些不一样,他在打坐,却看见凌若夕道:“刚才那两人都是笨蛋,他们都打不过你,我也承认,我不是你的对手。”他对凌若夕道。

“所以你要自绝经脉吗?”凌若夕问。

“不,所以我要活着,我身上种了两种诅咒,一种是只要你开锁,我在这个牢房之中便会死,还有一个诅咒是我出了牢房也会死,所以不死的话便是你不开锁,我呆在牢房之中。”他道。

“但是,你知道这样不可能。”凌若夕道。

“没错,所以我只有解开一道诅咒,但是我现在解不开。需要你帮忙。”他道。

“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凌若夕不喜欢人拐弯抹角。

“好,果然爽快,你的力量很大,我需要……”他说到一半却冲上来攻击凌若夕,凌若夕一把杀了他,毫不留情,然后开了锁。

这些犯人看来不是被这牢笼给限制,是被诅咒限制在这里。

等等,被诅咒限制,凌若夕忽然停止了手中的开锁动作,然后她干脆一把将牢笼轰开一个大洞。

这样不就行了吗?

凌若夕一路将牢笼轰开,却没有人阻拦,直到到了最后一个牢笼,却是和大家离开的。

“你要救走最里面的人吗?”摆在她面前的却是一个房间。

“是的。”凌若夕道。

这是倒数第二名囚犯和她说的。

“他并不具备危险性,但是却被囚禁着,你知道是为何吗?那门没有上锁他不愿意离开这里,我每天都能进去,但是我去过一次,却再也不愿意进去了,因为里面之人是个疯子。”那个囚犯对凌若夕道。

“谢了,但是我必须救他出来。”说罢凌若夕走进去。

但是当她打开那道门的时候,却发现这个房间很大,里面摆设十分精致,并且装潢满了玉石。

有一个公子走了出来,看见了凌若夕先是一愣然后道:“你是来救我的?我就不对你使用幻觉了,因为你是那个人的后代。”说罢他手一挥,撤掉了幻觉,凌若夕发现自己在一间牢房中正同这个男子谈话。

“不过能见到你,也是好的,尽管主人已经不在了,你来这里做什么事情?”那人道。

“带你走。”凌若夕说了三个字。

“看来有人看中了我,可惜我只是一个傀儡罢了,看上我的人应该是看中了我体内的晶石。还有我的阵法,也许他还想知道我到底是怎么构造的,能够说话,有感情。”那个人道。

“傀儡?”为什么巫宗要关押这么一个傀儡,到这么危险的地方。

“巫宗没有办法对付我,我可以控制人的感官,造成幻觉,这种幻觉绝对真实,比如你现在看见我手中的这些花,你是不是闻到了它们的香味,但是这花其实也是幻觉。”说罢那个男子手中的花忽然不见了。

“就犹如你见到我的时候,看见我是一个人,但是实际上我只是一个陶瓷傀儡一样。”那人道。

凌若夕回想了下,为何又一具陶瓷傀儡,不过凌若夕却道:“不,我见到你的样子不是幻觉。”

“哈哈哈,的确,我的样貌不是幻觉,看来你已经见过其它陶瓷傀儡了,只要有这晶石在,陶瓷傀儡有力量便能和普通人看上去一样,我是主人做出来的,主人做出来的傀儡会有感情,也许不相信。主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出名的傀儡师,但是现在她却死了,可是她会复活的。她的灵魂实在是太过于强大了,当年对抗魔族,她带领大家,将魔族封印,不过最终却死了。她活了九百年。她说她的寿命太长了,是时候长眠了。”傀儡道。

“那个人,真的是我外婆吗?”凌若夕问。

“是,你有她的血脉,这点我不会弄错的,我是她制作出来的,我一直在这里等待着主人,但是巫宗却将我关押了起来,我一直在这个秘境,等待主人,这周围都是巫力针对我的,防止我将幻觉扩散到巫宗外部,我能够让整个秘境都产生幻觉,所以你别把我带出去。”那男子道。

“因此我不能将你带出去吗?”凌若夕问。

那傀儡点点头。

“那你不用幻术。”凌若夕道。

“好,我答应你短暂的时间不用幻术,或者不用幻术欺骗你。”傀儡似乎说了什么。

凌若夕点头,然后将傀儡带了出去。

“是你要见我吗?让我想想你叫什么名字,巫鸦?让我再猜猜你要干什么?研究我身体里的阵法?不过可惜了,我的力量不是你能想象的,我是秘境之中最初的傀儡,好了再见了傻小子。”这傀儡出来说这些话的时候,巫鸦却在发呆。

这是凌若夕看到的,但是巫鸦一定是进入了他的幻觉。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那傀儡看了一眼凌若夕便消失不见。

巫鸦回过神来的时候,牢房之中空无一人,巫宗却是派人来修理牢房,没有多久修理好了,至于逃犯出逃的事情,巫宗只字未提。

第三日,巫鸦出了牢房,他知道,那个最里面的男子出来了。

他和他说过话,出乎意料的是,巫鸦答应了凌若夕做她的助手。

巫落也十分意外,都不知道凌若夕到底做了什么。

凌若夕不知道那个傀儡给巫落看了什么,但,那傀儡的修为实在太高,凌若夕觉得几乎都超过他的修为了,他的能力应该是能够让比自己修为低微的人看到幻术。

凌若夕无法抵抗,自然巫鸦也不能。

他逃走了,巫宗也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牢房之中的那些囚犯,一夜之间全部都不见了,当然除了外围的那些巫宗犯了小事的囚犯,就比如巫鸦这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