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37章 被请来的客人

第737章 被请来的客人

凌若夕刚回到自己的住处,却见有一个婢女站在门口,见凌若夕回来,然后道:“凌姑娘。她十分有礼貌,也是一个乖巧的婢女。

这婢女让凌若夕看的好生眼熟,好像是圣巫那里的婢女。

“圣巫大人有话让我转告你。”她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看着她,她一字一句地道:“圣巫大人说,让您尽量低调一些。”说罢,那个婢女侧身,然后走了。

凌若夕心里一惊,牢房之事,应该是谁也查不出来,却是圣巫查了出来,不是说可以逃过占卜的吗?

这时候巫咸没精打采地走过来,“咦,方才那人不是师傅的婢女吗?”巫咸道。

凌若夕点头。

“怎么来找干娘了?她从来都不会出圣殿的。”巫咸摇摇头,眼里满是惊奇。

“从不出,是什么意思?”凌若夕认为圣巫派遣一个婢女来找她很正常。

“那个是巫雪依,圣巫的贴身婢女姐姐,对我也十分好,但是她从来都未出过圣殿,如今出来却是为了找你。”巫咸感觉很奇怪。

凌若夕也觉得奇怪,难道圣巫身边都没人了吗?竟然派一个从来不出门的婢女来找她。

“巫咸,你最近不是在准备竞争圣巫之事吗?如何跑了出来?”凌若夕意识到一个问题。

“干娘,我是偷偷跑出来的,巫冥哥哥说我要有气势,所以每天派人跟着我,但是我觉得这样和巫韵姐姐没有什么两样。”巫咸想了想,至少在她的心里巫韵是十分有气势的,走路后面都有一大帮高手跟着。

“干娘我是不是很没气势。”巫咸撇撇嘴。

“傻瓜,弱者才需要别人的保护,强者是保护别人,她身边走了一群人是为了保护她,但是你身边没有人是因为你不需要人保护,等你哪日身边走了一群人都是你保护的对象的时候,你才是真正的强者。”凌若夕摸了摸巫咸的脑袋道。

巫咸似懂非懂,然后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干娘是说我比她厉害,我不需要人保护。”

凌若夕点点头。

“那我要保护大家,变成了干娘一样强的人!”巫咸骄傲地抬起脑袋。

凌若夕被她的样子逗乐了,似乎巫咸一下子变成一副盛气临人的小女王。

“娘子。”云井辰带着凌小白走出来。

“巫咸。”凌小白好久没见到巫咸,挺想她的,毕竟巫咸算是凌小白第一个除了兽类还有同胞的玩伴了。

巫咸看着凌小白,然后再看了看云井辰和凌若夕,其实她心里想的是,她想变得和凌若夕一样,然后让凌小白喜欢她。

不过她最终没说出口。

“巫落研制了好多好玩的东西,巫咸我带你去玩。”凌小白伸出小手对巫咸道。

巫咸点点头,和凌小白拉着小手去找巫落了。

“你心里在想什么?”云井辰见凌若夕看着这两个孩子。

凌若夕只是一笑。

“我们也该去巫落那里了,巫枫说你的剑需要材料,还要让巫咸帮忙。”说罢两人也走到巫落那里。

一进门便看见两个孩子在吃东西。

“巫枫爷爷的厨艺真好。”巫咸乖乖的在那里吃着点心。

“白水晶的事情,我恐怕要和圣巫说一句,我下次去圣堂的时候要不直接敲一块?”巫咸歪着脑袋,在想着要不要和圣巫说。

“圣巫会不会责罚你?”凌小白皱着眉头。

“不会的,圣巫师傅对我很好,和大巫师傅很不一样,他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从小我要什么他就会给我什么。但是大巫师傅就不一样,他对我好严厉,如果巫咸有一样巫术或者密术没有在定期内学会,就会被惩罚。”巫咸道。

原来在巫咸眼里圣巫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啊!

“但是大巫虽然对我不好,我也很怕他,但是每次圣巫都对巫璃很好,会让我巫咸去圣堂吃好吃的。”巫咸撑着脖子道。

“好了,小白,我们去圣堂吧,你那天肯定没好好参观。”巫咸道。

“我可以去吗?”小白还是知道,那个圣堂是禁地的。

“没事,圣堂有一条密道,我带你偷偷去。”两个小孩子窃窃私语可被凌若夕听的一清二楚,说罢两个小孩子就走了。

“等我消息。”巫咸只是留了一句。

凌小白和巫咸很快来到了圣堂,他们直接走入了一个花园。

“我们是直接和圣巫说,还是直接撬走一块?”小白问。

“我觉得要和圣巫说。”巫咸认真地道。

“好吧。”

于是两个人去找圣巫,不过却转了一圈没找到,倒是在桌上发现了两块散碎的白水晶。

“这里有,哈哈,一定是师傅占卜知道我们要来拿这个为我们准备的。”巫咸道。

于是她一把拿走了白水晶。

“可是师傅呢?”她转了一圈都没有看见圣巫。

巫咸有些失望地道:“唉,看来他今天又不在,我们还是走吧。”说罢她带着凌小白走了。

这时候突然有一个人显现出来,那个人便是圣巫,他看了看桌上的白水晶然后叹了一口气。

“主人,您为何不出来见巫咸?”这个时候那个婢女忽然出现。

“我和她的缘分也该尽了,你知道我命不久矣。唉。”男子很温柔,一点儿都不像是圣巫的样子。

“主人,您别说这种话,现在圣堂所有的势力都被两个大巫架空,您又病着,过去还有紫巫会帮助您,但是现在你们意见不合,又多出一个巫韵来,也不知道巫咸能不能当上圣巫。”雪依忧心忡忡地道。

“你知道,我担心的并不是巫咸会不会当上圣巫,而是我们巫族的命运会不会改变,现在整个巫宗都破绽太多,魔族一定会乘虚而入,我要在我死之前,找到继承人,不要问我为何不选巫韵,而去偏袒巫咸,因为我占卜了三次,有一次是显示巫咸是我的继承人,但是第二次却显示了巫韵,于是我再次占卜,却发现这次占卜有人阻挠,但是我还是开启了一次生命占卜,这次占卜的结果仍然是巫咸。就是说,有人在作祟,不要巫咸当圣巫,并且这个巫韵的力量来的很奇怪,但是我不可能当着大家的面进行生命占卜,你知道生命占卜所有的事情都只能问一次,问了一次之后便不可以进行第二次占卜。并且会损耗自己的寿命。”他继续叹气。

“主人,别伤心,您这次特地请凌若夕来,也许事情会有转机。”雪依安慰他道。

“但愿吧。”说罢他叹了一口气。

巫咸拿着白水晶回到了巫落的住处,当巫枫看见这白水晶的时候便道:“这水晶,竟然比圣堂的成色还好,未经雕琢,极品,极品啊!”说罢他拿着水晶进去。

“你们给我三日时间,我便重新锻造这血煞,还望云井辰留下来,这血煞的铸造若是没有剑的主人配合,做出来也只是一把废剑。”巫枫道。

于是云井辰被留了下来,凌若夕记得,血煞出世的那一日,巫宗的天空几乎都变成了红色,千年的剑意,从剑宗飞出,转眼间变成一条红色的巨龙,在天空飞了一圈后,又回去。

似乎凌若夕的千年剑魄也有了感应,立刻化作一只凤凰,在巫宗的天空盘旋了很久。

巫宗的人都感到十分惊讶,也不知道这龙凤是哪里飞出。

“日后便叫你红龙吧。”云井辰给这剑起了一个新的名字。

这剑也有了一个比过去更加美丽的外貌,但是却简洁了许多,过去这把剑是宽而大的,现在却是细长锋利,凌若夕可以感受到云井辰握着这把剑的时候,那种杀意,连她都感觉到这剑的力量涨了十倍不止。

“这剑意好啊,我用的是保留剑意之术,能够最大限度地保留剑魂和剑意,所以这把剑是活的,会随着你的成长而成长。”巫枫也看着这把剑。似乎很满意自己的作品。

“不错,多谢了。”云井辰对着巫枫拱了拱手。

“我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还能锻造这旷世奇剑,应该是我说多谢了。”巫枫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碰!”另外一间屋子的巨响,让房顶上炸了一个好打的骷髅。

巫落从房间里跑出来道:“成功了,成功了,我成功了。”

“死巫落,你没事对着屋顶乱发什么炮!咳……咳……”这时候巫鸦也从房子中出来。

却见巫枫看着眼睛都睁得老大:“死丫头,你什么时候留了个男人来?”

“他前几天就来了,只是你没看到,我们一直在研制东西。”巫落道。

“丫头,你是说他前几日就来了没走?”巫枫皱着眉头。

“是啊。”巫落不以为然地点头。

“你是说,你和他在一间房间已经度过了几个夜晚?”巫枫再次道。

“是啊,哎呀,爷爷你想得太多了,他只是在我的武器里面多加了一些阵法,让它们发动更加节约玄力而已。这是我全新研制出来的哦。”巫落拿出一个东西。

那是一个长长的如同火枪桶一样的东西,可以戴在单手上,然后她用玄力,对着不远处一射,一块岩石瞬间变成粉末。

“怎么样?不错吧?这个很节约力量,可以将本身的力量变得更加集中,只要有带灵气的石头催动,再配合玄力或者密术发动。因用的人不同而威力不同。”巫落开心地道。她拿给凌若夕:“凌姑娘,你来试一试,只用普通的一击力量注入其中就好。”

凌若夕点头,对着远处用了一发,随后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地上瞬间一个巨大的坑。

大家都惊呆了,这凌若夕的力量是有多大。

“凌姑娘,我改良一下给你,这个武器只能发出三发,因为里面的灵气石头是经过特别的打磨,用完了要装上去,现在只做出了三发,等我们完全弄好了,便把这个给你,让你能够子在大巫选拔中夺得一筹。”巫落道。

凌若夕点头。

这个时候又一只乌鸦过来,一个卷轴掉落在凌若夕的面前。

上面写着大大的两个字:占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