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38章 占卜

第738章 占卜

凌若夕只觉得整个血管都凝固了,这算什么。

“这是一张被附上了特殊巫力的卷轴纸,你别看你看得到上面的文字,但是我们却是看不到的。”巫鸦道。

“上面只写了占卜两个字。”凌若夕皱着眉头,这巫宗的东西还真是让她摸不着头脑。

“占卜?”巫鸦心里想着说明然后道:“这应该是第一轮的考题,要你占卜出第一轮的考题。”

“这怎么可能占卜的出?这也太笼统了。”凌若夕摇头,她只学了观星占卜,怎么看天上的星星还能看出这第一轮比试的地点。

“不,虽然我不懂太多巫术,但是我对阵法还是有研究的,这卷轴上面覆盖了一层奇怪的巫宗阵法,我可以试试破解这卷轴。”巫鸦道。

“给你了。”凌若夕将卷轴一丢,丢给巫鸦。

巫鸦一愣,未曾想到凌若夕会这么信任她。

其实,凌若夕早就知道,他们已经算是一个团队了,因此巫鸦能够破解这个卷轴,其实比试已经开始了。

从他们寻找助手的那一刻开始,大巫的比试就开始了。

巫鸦第二日很快的把卷轴给了凌若夕,上面占卜那两个大字已经不见了,转而是变成了一张地图,不过好像是地图的残卷。

“是不是每个候选人手中都有一张这地图?”巫落道:“你看啊,好不清晰啊。”

“这里还有一行小字,说是要找到地图种的宝藏。”可是宝藏他们根本不知道在哪里如何寻找?这地图从大小看来,应该是被分成了好几份,然后在各自的身上。

“你看这一部分,知道这是哪里吗?”凌若夕问巫落。

“这里我知道,我去过一次,巫宗在秘境之中,这里是最大的一个秘境,既然是秘境,就有上次大战遗留下的东西,其实这个秘境真的很大,这里还有一个地方,是一片戈壁,这好像是那里。”巫落道。

“是吗,明日出发,去那。”凌若夕道。

“娘子,为夫也有一张地图。”云井辰此刻也拿着自己的地图来。

“不是,让你找助手吗?为何没找?”凌若夕问。

“哎呀,我当然是让娘子赢,我要不要助手无所谓。”云井辰和凌若夕本就是一条心,因此这些都无所谓。

“好吧,我们看看我们的地图能不能拼凑在一块。”凌若夕看了看,却发现这两块地图根本不在一个地方,不过云井辰的地图上却有一个标记,应该是他们要找的东西最终所在地的标志。

看来这一关的确是要合作才行,凌若夕肯定她这地图应该是进入的地图,而云井辰拥有的却是最终物品的地图,不过这张地图连巫枫都说没有见过,就足以见得这并非完全在这个巫宗秘境之中,说不定凌若夕所在的地方只是一个入口。

而在另外一面。

“巫冥,你的地图是如何?我这里有一个奇怪的入口,应该是秘境大瀑布那边。”巫璃端着自己的地图走了过来。

“我的是目的地。”巫冥面色冰冷地道。

原来这是要两个人成为一组,然后去找东西。

巫落和巫鸦也跟着凌若夕和云井辰第二日来到了这个目的地,却发现这里根本就没什么地方有入口的。

这巫宗还真是神奇。

“我们巫宗很多东西都需要感应,巫法之精妙不是你们能够懂的。”这是凌若夕在学习一些基本的巫术的时候,大巫对她说的话。

好像巫宗有许多东西都是要感应的,凌若夕看过很多巫宗那借来的书,不过她觉得力量的本质都是一样的。

正因为对力量本质有些理解,所以她认为她不需要学巫宗密术,她闭上眼睛细细感应,然后向着一个地方走,她走了过去,人却不见了,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来到了一个神奇的地方,是一片热带雨林,这里面许多花草树木,还有许多奇怪的植物。

云井辰和巫落还有巫鸦跟着她进来。

“这是哪里?”云井辰皱着眉头。

“我们又见面了。”这时候却是一个白衣男子,凌若夕一眼看出来,这是那个傀儡,那个有思考能力的傀儡。

“这里是你布置的幻觉吗?”凌若夕问。

“不不,这里不完全是我布置的幻觉,这只是秘境之中的一个小秘境,说白了就是境中之境,我来见你可没有用幻觉,但是我觉得你们的比试太没意思了,因此想给巫宗的众人设置一点儿小幻境。”他笑着道。

“所以大家都进了这个小秘境,你将周围的感官改变了?”凌若夕问。

“聪明。”他简单地道。

“所以我面前未必是热带雨林?”凌若夕问。

“不,这里就是热带雨林,但是他们看见的却不是这样。”说完他笑着道:“你们要去的地方我不知道目的地,但是这热带雨林很大没有地图也要走上很久。我这里送你一只幻境蝴蝶,你只要跟着蝴蝶走就好。”说罢那人消失。

周围的热带雨林也消失,转而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周围忽然有许多怪物,在不断的啃噬着人的尸体。

蝴蝶忽然飞了起来,凌若夕飞快地跟着蝴蝶飞走她和云井辰跟着蝴蝶过去,却发现周围的画面在飞快地倒转,等到他们跑了很久,到达一个地方的时候,那只蝴蝶忽然发光,然后凌若夕只觉得一阵刺眼的光芒。

他们又出现在了那片热带雨林不过却很快地到达了目的地。

“庄周梦蝶,不知道是庄周梦见了蝴蝶,还是蝴蝶梦见了庄周。”凌若夕忽然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然后一把抓住了那只在飞的蝴蝶,将它捏碎。

这时候周围又发生了改变。云井辰、巫落、巫鸦全部都不见了,她陷入了一片巨大的黑暗,这黑暗之中只有一只蝴蝶,发着淡淡地光芒在飞舞。

“少在这里装神弄鬼。”凌若夕眼睛一眯,瞬间一股金色的光芒升起,金色光芒一闪,她悠悠地醒来。

“凌姑娘醒了。”众人看着凌若夕,她还是躺在那片隔壁之中。

但是巫落和巫鸦却看着凌若夕,喜出望外的样子。

“是的,我醒来了。”凌若夕看着周围。

不过凌若夕身边还睡着一个人,那个人是云井辰,他却是昏睡的。

这是巫宗的一向入门测试,为的是考验巫宗之人是不是会被幻觉所吞噬,但是凌若夕觉得很奇怪,为何她会看见那个傀儡,那真的是她的幻觉吗?

云井辰睁开眼睛,然后看见凌若夕一脸微笑。

“你梦见了什么?”凌若夕一脸微笑。

“我在梦里也梦见了你,果真有你的地方是甜美的梦。”云井辰没正经地道。

其他人也进入了幻觉。

“这第一关前面是一个幻觉,不知道各位大巫还有没有心里准备。”穿黑衣的男子正站在圣巫的面前。

“希望他们过得了这关吧,这也是我计划的一部分。”圣巫道。

“我这次出狱了就来找你,当日你和的先祖和他的大巫将我关起来,现在我出来了,虽然我不是什么危险的傀儡,不过你们巫宗的人当我是疯子,但是你比你的先祖明智,选择与我合作。”那人道。

“不,那是他们没有遇见巫宗即将出现的大灾难,我必须设法查出,到底是谁混入了这选拔之中,魔族到底潜伏在我们巫宗的哪里。”他道。

“你还真是个固执的人。”说罢那傀儡笑了笑。

凌若夕再次看了看那张地图,这地图分明就是戈壁的地图,看来不仅是被拉入了幻觉,连她的记忆也被篡改了,能做到这一点儿的,除了凌若夕救出来的傀儡便无别人。

可恶!这是她的恶趣味吗?

自己会让一个傀儡牵着鼻子走吗?

他们终于找到的地图上面的位置,却看见所有参加比试的人都来了。

那个紫色头发的大巫也来了,却还有一个人,是一个美丽的女子,一头火红色的长发,她便是另外一位大巫。

“别来无恙啊,巫紫。”她对他道。

“巫凤,你也别来无恙。”两人似乎关系不是很好。

“哈哈哈。”那个叫巫凤的女人应该是个中年女子,但是看上去却是而是多岁,和她的女儿巫韵差不多大。

“既然你们能够到达这里,就说明你们已经有了比试的资格,这可是一种幻境的考验,是圣巫大人特别要求提出来的。”巫紫道。

“到了这里,才能正式告诉你们第一场比试,不过这不是比试,而是真正让你们走出巫宗,去改变一些东西,比如我们这次是要改变云启国的命运,云启国有七位王子,正好你们这些参加比试的也是七个人,你们不若去看看,然后一人选择一位王子辅佐,好像云启国老皇帝会在三个月之内咽气,这是我们大巫早已占卜到的,三个月之内,你们谁辅佐的皇子若是能够当上皇帝,就是赢了,接着是不死,那是也算赢了,若是你们辅佐的那位王子死了,下一轮大巫选举就别来参加了。”大巫说话冷血无情。

凌若夕没想到,这巫宗的大巫选择,竟然是去干涉别人的命运。不过这也正是巫宗的神秘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