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44章 三皇子的动向

第744章 三皇子的动向

这几日,凌若夕,确切地说是云凌接到了一封请帖,是请她去药宗作客的。因为三皇子受到了皇上的夸奖,并且夸下海口说,要帮皇室中人炼药,才邀请了各个皇子去药城。说是皇家中人都应该有一位自己的炼药师。

当她其他的几位皇子也接到了这个邀请,凌若夕只觉得这个邀请实在是有些奇怪。恐怕是鸿门宴吧。

药城,凌若夕已经好久没来了,想不到过了几个月,又重新回来,只是这次药宗的宗主早就是沈茹梅。

他们一进药城便依然是那股扑鼻的药味。当然,凌若夕也感觉自己被人盯上了,还是一位高手。应该是神玄期间的高手!

跟着云凌找了一件客栈住下,却还是当时她和云井辰住的客栈,老板眼神好,一眼就认出了凌若夕,热情地对着她打招呼。

云凌带着一些大汉,当然那是她的保镖,她要了几间房间,他们是低调出来,提前几日抵达药城。

据说药城这次又要举行一个炼药大会,大会的评委竟然是这七个皇子。然后每个皇子可以找自己看重的炼药大师然后雇佣给自己炼药。

这便是三皇子的主意。

他们先来这里,却觉得药城还是一个样子。

忽然街道上有摊子打翻的声响。

“你这卖的药材,并非是药宗认可的药材,配方也不对,来历不明。”说罢卖药之人一边喊着,却一边被抓走了。

“哎呀呀,药宗又来抓人了。”却有人议论。

“小二,我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何那人会被抓走。”凌若夕问。

“对了,姑娘你好几个月没来,可能不知道,现在这药城的所哟药方都要接受严格的检查才能够售卖,绝对不可以售卖什么祖传的药来路不明的药方,若是你卖药之前没有去药宗提供药方,被抓住了会死的很惨的。”小二道。

“可是过去不是这样的?”凌若夕道。

“的确,过去我们药城之人做生意都是守着诚意,许多人还专门卖自己祖传的药方,现在倒好都要给药宗之人看了去,大家开始也不甘,但是药宗宗主亲自下令,若是不服,便直接被逐出药城。”大家摇头。

凌若夕想着沈茹梅的手段还真是强烈,竟然如此控子药宗!不仅如此,全城的药方都要上交到她那里。

这简直是明目张胆。

“最近药宗也制药,他们总是制作些奇怪的丹丸,好像是强身健体的药,卖到云启国的各地,听说效果还不错。”这时候店小二倒出一颗药丸,然后往嘴巴里面吞。

“这个很有效果累了就可以来一颗,你要吗?”小二热情地给小一倒了一颗,因为小一这几日在替幽研制能够恢复的东西。所以看上去不是很精神。

小一一头黑线。

“请问,这个药哪里能够买到?”小一道。

“哦,这个药城几座大的药房都可以买。”小二道。

凌若夕一行人便去了那大的药房,发现有用青花瓷瓶子装着的各种丹药,瓶子的底部都烧了药宗两个字。看来这是药宗特质的。

“这是些什么药?”凌若夕问。

“看你们就是外地来的,这些啊,可是药宗最近推出的,这些可以强身健体,缓解疲劳。这个是解暑的。”店小二一一介绍道。

然后小一一样买了一瓶,接着他便闭关在客栈之中,凌若夕知道小一是去研制这些药了。

“发现什么没有?”凌若夕想着沈茹梅怎么会开发这些补品?难道药宗已经穷到没钱了吗?

“师姐,这些药材的配方都十分普通,我也配置了一颗这种药丸。”小一一口吞下去。

“我现在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只是普通的药,不可能吃了马上缓解疲劳,但是这却是我买来的药。你看那个小二吃的那种。”小一指了指那个店小二。

他本来很疲惫,但是吃了一颗那个药,立刻精神百倍。

“这真的是一种配方吗?”凌若夕惊讶道。

“嗯,我现在有药样,只要是我认识的草药我都能够知道怎么配置的,大概要什么材料,我配置的绝对是一模一样的,但是少了什么我不知道。总之这个药应该只有药宗能制作。”小一道。

“师姐,我还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小一叹气,然后小一的房间有一只兔子,这只兔子,我一天喂几颗这个药给它吃,若是停止吃了,它就会一直犯困。

“现在我还不知道这药到底有什么问题,因为这只兔子现在活得还算健康。”小一道。

凌若夕点头,这药宗的阴谋她是暂时看不出来,但是她带了小一,还有巫鸦和巫落。

这两个人却一直叫着地方太小,不方便研究,非要搬到郊外的一所茅屋之种去,凌若夕也没辙。

终于到了预定的日子,几位皇子都来了,他们被接入了药宗,当然这几位皇子包括二皇子、还有五皇子、六皇子、还有凌云。

几人分别来看着炼药大会,小一这次一定是不会参加的,这次的炼药大会凌若夕忽然想起了叶柳,不知叶柳是否会来参加。却在这里没有发现叶柳,发现了叶兰。

这次她又来药宗,她是叶宗之人,算是药宗的客人,剑宗也派了一个人来,观看这炼药大会,因为各个宗族也希望有自己的炼药师。

等到第一轮比试结束,那些炼药师都展示出了自己的才能,凌若夕不想看下去了,她不是十分懂得药材,只是能够认识有些药材而已。

叶兰却又来找到她。

“这次来药宗,我是来为叶红买药的,她现在的身体越来越不好,只有靠着服用药宗最近推出的丹药才可以勉强管理叶宗的事物,我这次是希望能够将药宗会炼制这丹药的师傅请回去。”叶兰道。

“你见着了那位师傅吗?”凌若夕问。

“没有。”叶兰摇头。

所以她才在这里打算多呆会儿的,凌若夕心里猛然了然了。看来叶红的情况真的很不好。

夜晚的时候,幽身体犹如一只皎洁的猫儿一般,爬上房顶,她在药宗转了一圈,不过却很快地回到凌若夕身边。

“主人,没有任何异样。”她对凌若夕道。

难道药宗制药的地方,不在宗内?

凌若夕陷入了沉思,看来有必要叫这边的乐宗弟子来好好打听下了。

她拿出了令牌,乐宗的一个弟子忽然道,她去药宗演奏的时候,好像听说药宗的制药地点在一个湖心小岛,但是具体是哪里就不知道了,好像离这里不是很远。

凌若夕想了想,拿出了云启国的地图,却发现离这里大概要一日的路程,的确有一个大湖,至于那个湖有没有湖心岛她就不知道了。

她在想着要不要去湖心岛看一看呢?

“幽,你去湖心捣查看下吧。”凌若夕道。

“是。”幽回答。

“你认识路吗?”这时候云井辰却道。

“啊?”幽脸上有一丝愕然。她好像把路也忘记了,完全没去过。

“娘子,还是我去吧,幽在你身边保护你。”云井辰摇摇头。

幽第一次觉得自己没用,晚上又来找小一,说自己如何没用连小事都办不好,后面小一安慰了她她才了然。

小一完全把幽当作了自己的妹妹一样,别看幽现在是十六岁的样子,不过除了杀人和练剑还有不凡的伸手,其它的完全和孩子一个档次。

小一又有些想念圣雪了,其实圣雪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不知道她在巫宗怎么样了?

这时候在巫宗,圣雪怀里的孩子开始哭了起来。

“这孩子又饿了。”圣雪抱着孩子喂吃的给他吃。

“不知道娘亲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我好想去找娘亲啊。”小白撑着脑袋逗弄着乐乐。

乐乐却哭的更加厉害了,凌小白顿时慌了:“你就知道哭,除了哭你还会什么啊!”凌小白撇撇嘴巴。

这时候云乐乐却不哭了,不过圣雪却发现他身上有了一丝黑气。

“这,怎么回事?不是魔气被镇压了吗?”圣雪感觉到不好,一股力量将圣雪弹开,她一口血吐了出来,那力量是来自她抱着的云乐乐身上。

云乐乐忽然浮在半空中,身上都是魔气。

“你们以为这样,就能够控制住本王的孩子?你们是在开玩笑吗?他是魔种!何谓魔种,那是本王的孩子!”说罢忽然狂风大作,都是来自这个孩子的身体里。

这时候,一只红色的鸟飞了过来,红色的光芒包裹着孩子。

“你竟敢阻拦我带走孩子!”那个声音又响起来。

这时候一个白衣男子出现在了圣雪面前,他抱起孩子,那孩子的魔气在一瞬间消失。

“凌小白,抱着这个孩子去找凌若夕。只有呆在凌若夕身边,这个孩子才会没事。”那人彷如谪仙,俊美的脸上满满都是忧愁。

他将孩子交给了凌小白。

“可是我不知道娘亲在哪里。”小白只知道凌若夕在云启国。

“云启,药城。”那人说了四个字便消失了。

“这是?圣巫?”巫枫看着那个男子,他身上的气质很不一般。虽然他没有见过当代的圣巫不过他可以完全感觉到,他的出现,他身上的巫宗血脉都沸腾了,似乎骨子里就有声音,让他臣服。

凌小白皱着眉头,他没有精神去回答巫枫的话,却道:“圣雪我们去找娘亲。”接着企鹅忽幻化成麒麟,黑狼变大,圣雪骑着黑狼,小白骑着麒麟快速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