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45章 一家团聚

第745章 一家团聚

炼药师的选拔还在进行中,而凌小白早已出了巫宗,当然同时出去的,还有圣雪和乐乐。只见这一日,药城一片沸腾,天空之中有什么闪闪发光的东西,接着便看见两个黑影慢慢从远处飞来。

众人几乎都惊呆了,竟然是一只真正的水麒麟,人群开始欢呼。下面本来正在进行的如火如荼的炼药大会也纷纷停止,大家都在驻足观看着。

这麒麟上面骑着的竟然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另外一只魔兽上骑着的却是一个女子。

大家心里纷纷都在议论这孩子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够骑麒麟,要知道麒麟在龙华大陆可是传说种的魔兽,并非一般人能驾驭的。并且他若是选择臣服于那人,那人必定是一方王者。但,这只麒麟上面却骑着一个孩子?

凌小白虽然还是可爱,但是小小的样子已经张开,等到了十五岁,应该是一个祸害人间的美少年妖孽。

凌若夕此刻站了起来,圣雪慢慢走下来,她看着凌若夕,凌若夕却盯着她手中的云乐乐。她一把将乐乐接过然后道:“比试继续吧,只是我的家人来看我了。”接着她和云井辰继续坐到位置上。

“圣雪,可是圣雪。”一个戴着面纱的女子出现,身后还跟着一群人,她说话的声音几乎都是带着哭腔。这女子不是沈茹梅是谁?

“我的孩子啊!”她不仅是带着哭腔,还在众人面前大大方方地承认着圣雪是自己的孩子。这让大家都非常瞩目,这药宗的宗主竟然有孩子!

“来,过来,跟娘走。娘有好多话要和你说。”说罢她拉着圣雪走下了台。临走前还不忘嘱托这大会继续。

凌若夕知道沈茹梅是不会伤害圣雪,便安稳地坐在这里,炼药大会继续举行,但是凌若夕却完全没有心情去看,却是和云井辰带着凌小白去了后堂。

“不是让你留在巫宗,为何要出来找我?还有,你为何知道我在这里?”凌若夕问。

“娘亲,不是我要找你,是乐乐。”凌小白把在巫宗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凌若夕。

“怎么会这样?”凌若夕皱着眉头,巫宗应该有最强有力的结界,任何魔族都不可能进来,但是这个孩子却是个例外,并且还有声音说他是魔王之子。

这孩子不过就是帮她把魔毒吸收了,怎么会是魔王之子?

今日的炼药结束,凌若夕却感到奇怪,云井辰抱着孩子在沉思着什么,凌若夕发现他有些不对劲,于是挽着云井辰的胳膊然后将脸贴在上面:“相公,你在想什么?”

云井辰手抚上她的脸:“没有。”

这是凌若夕看着云井辰第一次走神,但是她也只当他是担心孩子,因为凌若夕内心也十分着急,真的很想有人来解释一下。

小一看过孩子,说这个孩子一切正常,魔气也被压制着。

云井辰和凌若夕说,他们应该悄悄去一趟湖心小岛了,那边的情况十分不好,那湖水自那个小岛中心蔓延,竟然是黑色的,不过生活在湖边的居民的水却还是蓝色的。但是那湖中已经有许多死鱼。

并且整个岛上都张开着巨大的结界,似乎是某种阵法,他没法解开,要巫鸦和他一同去。

“小白,照顾好乐乐,我同他们去去就来。”凌若夕对小白道。

小白点头,反正妹妹也是他一手带大的,再多带一个弟弟也是一样的,只是他又有些想念无忧了。

凌若夕飞了一日来到这片湖。

她此刻正在湖心小岛的上方,却看不清里面的景色,因为这里张开了一个巨大的圆形结界。

巫鸦看了看道:“这个结界并非是一人玄力算构成的,而是用阵法再配合玄力,这样的结界要强上许多倍,若是不找到诀窍,即便连神醒期的高手也难以入内。”

凌若夕点头。

“好在这阵法是有破绽的,只要同时攻击我指定的那几个点,用同样的力道,便可以破解。”他道。

“那有没有办法让我们悄悄进去?”凌若夕不想打草惊蛇,况且硬闯入药宗的领地也是不太好的。

“没有。”他摇摇头。

“我们回去。”凌若夕觉得应该重新想办法混进去。夜晚的时候,圣雪却一脸憔悴地回来,她眼睛有些红红的。

小一看到圣雪的样子有些心疼地道:“圣雪,怎么了?”

“我的娘亲,要我继任药宗的宗主,说她要将整个药宗托付给我,说她恐怕活不了多久了。”她眼睛是湿润的。

凌若夕心里却没有这么想,沈茹梅是一个为了宗主之位连自己的女儿都可以放弃之人,从当日她将圣雪丢在峡谷的时候,就可以看出,她又怎么会轻易将自己的宗主之位让给自己的女儿?

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当然,圣雪不是傻子,她哭并不是为了感动,而是感到自己的可悲,自己的母亲却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她。

“我现在只想离开这里。”圣雪道。

“在你离开之前,还要帮我做一件事,但是我可以给你一个选择,答应或者是不答应。”凌若夕道。

“凌姑娘,你说吧。”圣雪擦了擦眼泪。

“药宗在云启国有一个湖心岛,离这里不远,你能想办法让沈茹梅带你进去吗?”凌若夕问。

凌若夕也觉得这样有些卑鄙,利用圣雪的母女之情。

“可以,既然凌姑娘要我做,我便去看看里面到底什么样子。”圣雪道。若是沈茹梅要她当药宗宗主,必定会带她去那个小岛。

果真,第二日,圣雪便跟着沈茹梅出发,去了那个小岛,凌若夕怕圣雪有危险,故意让狐狸跟着她,躲在她头发里。

圣雪却接连几日还未归来,倒是狐狸回来了,狐狸对着凌若夕的耳朵旁边说了些什么,凌若夕却眉头皱的很紧。然后狐狸的脖子上面有一根小红绳,绳子上面穿着一个小瓶子。

“小一,将这瓶子里的水拿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凌若夕从狐狸的脖子上取下这瓶子。

小一拿到自己的房间去,过不了多久便出来,然后一脸愁容地道:“这瓶子里的水,是一种奇怪的东西,现在是什么做的我也答不上来,因为在龙华大陆上的药草没有一种有这种特性,这种水只要一滴,加入食物中,人吃了便能够变得力大无比,并且很有精神,但实际上这却是一个危险的做法,等到没有这个水的时候,人便会立刻觉得疲惫。这实际上就是让人提前用自己的精力。师傅曾经告诉过我,每个人的生命力都是有限的,若是提前用了,后期便会少,这就是一种提前透支自己生命力的水,前期喝的越多,寿命便会缩短。”小一道。

这水有问题!原来这是一种危害人的水。

“还不仅如此,若是十分强壮之人人服用这水,按照我的推断连续两年,那么第三年他必定会暴毙。”小一道。

就是说,现在服用这这水会感觉很好,但是寿命却会简短,那么若是云启皇帝已经服用了这个,若是他有一年的寿命,那么三个月内必定驾崩。其实三皇子研制的这个东西并不是孝敬自己的父皇,而是要提早让他结束生命?

凌若夕忽然想到了什么,然后去找了叶兰,她要告诉她这件事。

但是当她去叶兰的住处时候,药宗的人却说,叶兰昨日就带了一位药宗的炼药师走了,那个人就是研制这种水的。

并且两人都有修为,还是飞速地赶往叶宗,要给叶宗的众人都炼制这个东西。

凌若夕一听便觉得不好,对小一道:“小一我要去阻止这件事,不能让这药在叶宗炼。”说罢她和云井辰便飞走了。

她比她们晚了一日来叶宗,却见也宗正在筹备着什么,原来是给新的炼药师准备场地。

凌若夕打听到新的炼药师竟然子啊宗堂,接受叶红的款待,于是她冲了进去,一把将那个炼药师抓了过来。

“凌长老,你这是?”众人纷纷不解。

凌若夕一把将那个炼药师丢在地上。

“说,为什么来叶宗,为什么药炼这种药,还有那种水究竟是什么东西!”凌若夕一口气抛出好几个问题,她身上杀意涌现,但是却让叶宗之人摸不着头脑。

叶兰更是一头雾水。

只有叶红没有阻止这件事。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那人却装傻充愣。

“听不懂?”啪地一声,那人尖叫一句,凌若夕将他的手臂折断了。

“这是左手,听说炼药师的手可以拿捏好药草,下面是右手。”凌若夕道。

“我真的不知道。”那人道。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我不会杀了你,怎么说你都是叶宗请来的炼药师,不过嘛,我会将你的手脚都砍了,然后将你的身体泡在药缸里,做成人彘,你应该觉得很高兴。”凌若夕道。

那炼药师却是背后流汗。

“我现在数三下,一,二……”凌若夕未说完,却见那个炼药师跪了下来。

“我说,我说,那个水是黑晶石泡成的,其实根本不存在什么秘方,我也只是药宗的一个三流炼药师,但是他们说,随便我做什么药丸,只要有这个水都可以达到这个效果,他们给了我一小块晶石,让我带到叶宗,务必给所有叶宗的人都服下这药。”

说罢他将这东西拿了出来。

那是一块黑色的和水晶没有差别的东西。

“这个怎么用?”凌若夕问。

“放入水中就可以。”他道。

凌若夕命人打来一盆水,将这石头放入其中,瞬间水变成了黑色,简直是墨色,还散发着黑气,不过后面那石头又将这黑气一块吸收进去,水又变得透明澄清,接着一只山羊被牵了过来,喝下这水,只见它变得精神抖擞。

接着凌若夕吩咐人将这羊牵了下去,第二日不给水,这羊便显得有气无力。

这下叶宗之人都觉得这水有问题,凌若夕告诉了叶红水的真相。但是叶红却摇摇头道:“这东西,不给叶宗之人吃,便给我吃吧,我知道我原本就撑不了多久,若是没有这种药丸,我恐怕早已死了。”叶红有些绝望地道。

“不,都是我的错,是我让你吃下这东西的。”叶兰道。

“其实我早就撑不下去了,叶兰,你知道吗?我真的很辛苦。叶月死了,师傅死了,我当上了宗主,但是并不快乐,还好有你在,可是我早已心力交瘁。我曾经自废了一次根骨,舍弃了叶宗的密术,身为一个宗主,却空有一身玄力,我终究还是无法带领叶宗,你我又有些不放心,你做事情总是太草率,因此我才想拖着,但是我发现我终究是撑不下去了。”叶红第一次露出了疲惫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