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58章 帝王之心,帝王之情

第758章 帝王之心,帝王之情

凌若夕知道,自己一走进这座城便被人盯上了。特别是凌若夕这种声势浩大,拖家带口的。不过大家都不敢打凌若夕的主意,因为云井辰此刻身上正散发着逼人的杀意,这种杀意,就犹如瘟疫一样,疯狂地蔓延到人群中,让所有对凌若夕有念想之人都迅速放弃了。

他们来到一家客栈,客栈下面是吃饭的,却是云井辰叫了老板来几间上房。小二并非十分殷情,只是对着他们点点头。

他们毕竟是外人,大家还是对他们不大欢迎的。

这是一个极其肮脏的城池,据说这里做着贩卖人口的事情,这里的人也都多少有些修为的,虽然不高。

管理这里的人是一个叫做倪爷的人,此人是一名神玄期的高手。现在云凌失踪,凌若夕找不到她的下落,不过凌若夕却相信,云凌可以坚持一下。

忽然,外面热闹起来,大街上之人都开始奔跑起来,小二却对他们道要他们先付钱,因为他有事,甚至整个客栈之中的人都开始蜂拥出去,将钱丢在桌子上。

这一景观,凌若夕还是第一次看见,就好像在路上看见了超级巨星,大家都是为了一睹风采。不过事实却不是这样,在一辆大的车上,却是人在拉车,有一人站在车上看着台下之人。她的旁边站了一位女子,身着暴露,不过皮肤白皙,带着半边面纱。

车台上之人正搂着那名女子的腰。

凌小白最是喜欢热闹,拉着巫咸跑了出去。凌若夕见那个女子眼神冰冷,甚至在她的脖子上还有一些淡红色的痕迹。想必是晚上受到过这个男人的折磨。

“哈哈,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你这这遮住什么脸啊?又不是长得不好看!”倪爷一把撤下了女子的面纱。

却见面纱下露出的是云凌的脸,凌若夕却是一惊!

“今日我便发彩卷了,这是比试的入场卷,若是有人能够捡到金彩卷,那便可以今晚直接去金窝享受一把!”倪爷开心地道。

云凌此刻却是眼神冰冷地看着下面那些个捡彩卷之人,她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冷冷地看着,好像一个没有感情的傀儡。

“将你手中的女子交出来!”这时候凌若夕却一把冲上前来,她发出巨大的玄力,将那些彩卷都卷了起来,人群追着彩卷而去,很快离散了这条街道,一下子街道上面一个人都没有,他们都去追着飞走的彩卷。

“你是何人?不过看你姿色也不错,不如跟着我如何?”这个叫倪爷的男子竟然打起了凌若夕的主意。

“不对,我已经有凌儿了,我将你献给我的主人如何?”他将云凌搂得更紧了。

“哈,哈哈哈哈!”云井辰忽然在一旁笑了。

“你笑什么?”倪爷看见云井辰忽然笑了表示十分不开心,还没有什么人敢如此放肆地笑。

“我笑你真是无知,我的娘子你也敢打主意,真是自不量力!”说罢云井辰便拔出血煞,将他按在地上,接着便要一剑了解了他。

“大侠饶命,饶命啊!”这个叫倪爷之人哪里还有刚才的半点儿风光样子,完全是一副跪地求饶的样子。

“还请刀下留人!”这时候巫冥过来。

“怎么?你要阻止我吗?”云井辰眯着眼睛看着巫冥,身上的霸气全部都散发出来。

“不,我只是想问问,他将云铭关在哪里?”巫冥道。

“巫宗之人不是会占卜吗?怎么连这点都不知道!”说罢云井辰可是没留手,一剑插进了倪爷的胸膛。

这时候,倪爷确实是死了的。

这时候云凌开始说话道:“没有用的,你这样杀不死他,他的主人用特殊的密术,将他的心脏保存在另外一个地方。”

不过云凌说话也是冷冰冰的,没有任何感情。

凌若夕感觉到云凌的不一样,忽然飞上来,给云凌把脉,发现云凌根本没有脉搏的跳动:“如你所见,我的心脏也被藏了起来,我没有办法离开这里,不然我离我心脏太远会立刻死去。”云凌道。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巫冥看着云凌又问:“其他的两位皇子呢?”

“他们的心脏没有被拿走,只有我的,但是他们的日子,恐怕是不好过的,我们带来的人全部都死在了这里。”云凌刚说完,本应该被云井辰用红龙一刀了解的倪爷忽然慢慢睁开眼睛,身上的伤口忽然不见了。

凌若夕一把抓起倪爷,然后将他带着:“你不知道,他一定知道!”她下手非常狠。

“我知道你没有心脏,死不了,但是你不可能没有痛觉吧,死不了正好,那你就一次又一次的被我们折磨吧!”说罢凌若夕便将他一把拖回了刚才的客栈。接着云井辰打了一个响指,幽忽然出来。

“幽,我应该教过你如何拷问犯人吧,不过这一次随便你,这人不会死。”云井辰道。

幽虽然是个小姑娘,不过眼神却是冰冷的,让人读不出温度。并且身上散发着危险的杀意,她将倪爷拉到一件房间。

接着那件客房传出了惨叫。

捡好彩卷的人回来,却发现这家客栈早就被一股巨大的玄力包围,一个结界让他们怎么也进不去,也找不到客栈。

“我说,我说。”这时候倪爷进来。

“你从头到尾说。”凌若夕坐在一张椅子上面一面吃着糕点一面听他说。小白和巫咸也在吃着糕点。

看上去十分悠闲。

不过倪七虽然身上没有伤口,但是衣服上面却全部都是血迹。

“我叫倪七,是主人捡回来的,主人让我管理这个城池,但是我不能背叛他,因为他手中拿着我的心脏。”他道。

“我的心脏在哪里!”云凌此刻看着倪七。

“哎呦,小宝贝,你的心脏是主人拿走的,自然在主人那里,主人将你送我,我每天晚上可是好好待你的啊!”他没说完,云凌的眼神瞬间变得冰冷,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把匕首刺进了他的胸膛。

“是吗?可是你的款待我真的是太多了,这次让我也来款待款待你吧!”说罢,她一匕首,一匕首刺进他的胸膛。

并且越来越疯狂,这疯狂的场面让大家都震惊了,云凌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

不过她的眼神却是绝望的,凌若夕知道,云凌恐怕在这里不是接受倪七的款待,而是每日都在接受着倪七的折磨。

凌若夕忽然拉住了云凌,然后对她道:“你要哭你就哭吧。”

这时候,云凌忽然大哭了起来,眼神不再变得冰冷,趴在凌若夕的肩膀上哭。

后面,倪七被幽看着,他的修为被凌若夕一把废了,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只是因为再生的力量身上才没有事。

“他每日晚上,都逼我,和他行夫妻之事,若是这样也就算了,可是他会想各种办法来折磨我。有一次,他在我身上刺了一百零八刀,刀刀都是刺在心口,可是我没有心脏,死不了,再生能力又很好。”云凌却没有再哭,她只是很平静地说。

这种折磨,任哪个少女都是受不了的。因此我早已不是清白之身,我的心脏被他的主人拿走了,我的侍从都是被他的主人杀死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的主人是神醒期的高手,而我的侍从,最厉害的一个,也不过是神玄期,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那你知道他为何要拿走你的心脏吗?”凌若夕问。

“他说我有王者之心,他喜欢收藏别人的心脏,却从来没有收藏过王者之心。因此他需要一颗这样的心脏,将我永远困在这里。”云凌道。

“他说了,他能够带我们去找他的主人。”幽此时进来,面无表情。

“好,我们这就出发。”凌若夕道。

巫冥他们则没有跟着凌若夕,他们已经去救他们的皇子了。只是云凌比较麻烦一些,她的心脏不在自己身体里。

这个时候,众人已经来到了这里最奢华的一个建筑之内,却有一个密室,密室之中全部都是透明的水晶柜子,柜子里,甚至可以看见透明的心脏在跳动,这里的心脏不是很多,只有几十颗,但是却不知道哪一颗是云凌的。

一个男人坐在一张椅子上,手中把玩着一颗心脏。

倪七见到他的时候,虽然是被绑着的,但是却还是下跪道:“主人。”

“没用的东西。”说罢他随手一捏,将手中的心脏捏碎了,倪七却忽然捂住心口,然后这时候他七窍流血,忽然倒下。

凌若夕知道,倪七,已经死了。

刚才他手中的心脏是倪七的心脏。

“你们几人,也真是让我觉得荣幸啊,哈哈,你们这些人之中,每一个人的心脏都值得我收藏,忘了告诉你们,被我拿走心脏之人,不仅性命把握在我手中,我还可以控制他们,这里有二十位强者的心脏,也就是说这二十人没死。我的修为只是神醒期,但是这二十位强者,可是神玄期巅峰。你们吃得消吗?”说罢,他手一挥,自己便不见了,反而出现了几十人,这几十人,都是目光呆滞,应该是被他控制了。

云井辰手中握着剑,凌若夕觉得这么多人,她们不是打不过,而是打得过,但是速度太慢了。这个时候,巫落拿出了一件兵器给凌若夕。

“用这个。”凌若夕看见是一把奇怪的和火药筒一样的东西。

她注入力量,对着那些人疯狂地发射着,那些人转眼间死了一大片,但是又飞快地站起来。

“不行,他们根本就死不了。”这时候云井辰却道。

凌若夕咬咬牙,她不信如果他们的肉体被轰的一点儿不剩下又会如何。

“你们出去,我要将这个地方全部毁了。”凌若夕忽然对巫落道。

“不行,这里还有许多心脏,说不定有一颗是我的。”云凌此刻却道。

“你能感应到你的心脏吗?”巫鸦问。

巫落感应了下,道:“这些都不是我的心脏。”她只好摇摇头,接着众人离开了这里,他们刚出去,这个建筑忽然轰地一声,里面的什么东西都不剩下,连建筑渣滓都没有,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焦土坑。只有凌若夕在焦土坑的中央。

“哼!不要以为没有心脏便不会死,若是肉体无法再生还是照样死!”凌若夕站在坑中冷冷道。

她这一炸,不仅炸死来了那几十名高手,她恍惚间却在这建筑物之中看到了更多的心脏。但是这一炸,却是横尸遍野,全程之人,几乎都在一瞬间七窍流血而亡。

“黑狼,去找他。”这时候凌若夕看了一眼小白,确切地说是小白肩膀上的黑狼。

黑狼叫了一声,然后不情愿地飞了出去,飞出了这座城池,却在不远处的一个山洞之中。

“原来你躲到了这里。”凌若夕道。

“你果真找到了这里,我告诉你,我手中拿着的,可是云凌的心脏,我会捏碎它的。”说罢他力道狠了几分,这时候云凌忽然跪下。

她只感觉心脏抽疼。

“你要如何才会归还云凌的心脏。”凌若夕脸冷了下来,她最讨厌别人威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