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59章 使诈

第759章 使诈

“要如何归还云凌的心脏?她的心脏是我好不容易才找来的一颗王者之心,怎么能说归还就归还?”那人道。

“你别太得寸进尺了。”凌若夕道。

“干娘,让我来。”这时候巫咸忽然走到了前面,就这么一个女娃娃,倒是让对方惊讶了一下。

“你以为,你身上的还是心脏吗?你看看你手中拿着的是什么,我手中拿着的又是什么?”此时巫咸手中也拿着一个东西。

她手中的却是一个会跳动的心脏,但是对方手中的却是一块石头。

对方将石头一丢:“不,怎么会这样?”

“偷日换心,是我们巫宗的至高密术之一,而这移花接木也是。”巫咸小小年纪道。

“可恶!怎么那人没有告诉过我,不是说巫宗没几个人会吗?“他几乎抱怨。

“那人?”凌若夕皱着眉头。

“何人!”她一把上前抓住他的脖子,本想逼问他说出点儿什么来,忽然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接着便蹊跷流血,竟然死在了凌若夕面前。

他的身体里面没有心脏,应该是心脏被人用这种方式捏碎了。

“这个心脏可以放回云凌的身体里吗?”凌若夕问。

巫咸点头,然后道:“可以。”说罢心脏在巫咸手中一点点消失,最后变得不见,不过此时云凌却笑了,她道:“我的心脏回来了。”

他们离开了这座城池,看来这里是一个危险的地方。

“偷日换心是怎么回事?”凌若夕问巫咸。

巫咸皱着眉头:“这本应该是只有巫咸和圣巫才能用的法术,在巫宗连大巫都不会,并且这法术是不会传给大巫的,因为他们都承受不了这巫术带来的孽。我们巫宗有许多巫术,都只有圣巫和巫咸能够承受住,可是这个人,如果不是圣巫,又不是巫咸,那么我也不知道究竟是谁会这种法术。”巫咸摇头。

凌若夕心想,难道是圣巫来了?但是不可能,这里是秘境他又怎么来的了呢?

“噗。”这个时候,圣巫一口喷了出来。

“雪依,这次你真的是玩大了。”他手一挥

地上的鲜血不见。

而这个时候,在那片已经没有活人的城池,却忽然出现了两个人,是一男和一女。

“看来这次失败了。”二皇子道。

“是啊,失败了。”巫雪依看着这满地的尸首。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明明不想当皇帝,你却要逼着我当?”二皇子也看着这满地的尸首。

“你不想当皇帝,但是你想杀掉所有的皇子,这和你想当皇帝是一样的,因为皇位就是厮杀。”巫雪依道。

“所以你来辅佐我吗?我是一个没有皇室血脉之人。”他问巫雪依。

“不,你是要杀了所有的皇子,可是巫宗之人太过于强大了,我的目的是要毁了云启国,我们的目的从本质上来讲差不多,我需要这片大陆混乱。”巫雪依道。

“这是你们圣巫的意思吗?”二皇子皱着眉头道。

“圣巫,不允许云族再成为皇族,因为我们的新皇已经出现了。”巫雪依道。

这时候凌小白正在和巫咸二人寻找这秘境的出口,两个孩子有说有笑,而凌若夕则看着凌小白。

她有许多想不清的事情,难道这件事的背后真的是圣巫?他到底在想什么。

云凌只是呆呆地看着远方,她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走到凌若夕的身边来道:“凌姑娘,也许我不该去当帝王,我也不该拥有什么凤凰。”

“没事,你要相信我。”凌若夕对她道。

“不,我感觉不安,很不安。”云凌看着凌若夕然后站起来跑走了。

他们要到这秘境之中呆几日,几日后才可以出去,这是巫咸占卜的结果,并且秘境的通道要到时候才会打开。

晚上的时候,凌若夕忽然起来,然后走出了房间,云井辰早已不在她身边。

她知道云井辰,这几日每日晚上都会练剑,一日睡的时间很少,或者说,他不需要那么多时辰睡觉。

因为从他拔剑还有气势来看,云井辰已经有突破的趋势,而自己却还止步不前,她忽然觉得她要变强才行。

这个时候,周围的时间开始凝固,星空璀璨的连成一条线,细长窄小。

这是星辰之力,一个人站在了凌若夕的面前,身上散发着光。

此人转过头来,赫然是凌若夕的老朋友,海星流。

“好久不见。”他看着凌若夕。

“好久不见。”凌若夕也和他有礼貌地打着招呼。

“我知道,此刻的你,在巫宗,正在进行着比试。但你的能力实在太弱了,弱到无法察觉到别人的阴谋,我能够告诉你的是,魔族已经入侵巫宗。你要好自为之,并且圣巫似乎是和鸠公子想的一样,他们都要凌小白去当龙华之主。因为这是命运,不过凌若夕,你真的认为命运不可改变吗?若是你这样认为就错了,因为你的龙华之主的母亲,不论是魔种,还是神女,还是龙华之主,他们都是你的孩子。你是他们的母亲。”说罢海星流便化成了一条银色的龙消失不见。

凌若夕睁开眼睛,发现自己醒来,云井辰躺在身边,难道刚才只是一个梦吗?

但是她手中却有一片银色的龙鳞。

“龙鳞。”她缓缓地道。

云井辰睁开眼睛然道:“娘子。”

他看着凌若夕手中的龙鳞。

第二日,凌若夕问了凌小白一个问题,甚至她把他拉到很远,在房子周围设置了很强的结界,才问:“小白,你想当龙华之主吗?”

凌小白却摇头,实际上他已经十三岁了,多少还懂得一些:“小白不想当龙华之主,小白只想找个媳妇,然后像爹爹一样疼爱娘亲那样疼爱她。”

凌若夕点点头,他早就知道,不是当上皇帝才是最幸福之人,而是和自己重要的人在一起才是最幸福之人。

既然这样,那小白就不当这个龙华之主了。

都说龙华之主是命运的选择,但是凌若夕不信,难道她就不可以反抗命运吗?

她可是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就一直在反抗命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