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64章 巫韵

第764章 巫韵

大巫的确定人选是凌若夕,这让凌若夕感到非常吃惊。按照习惯,等到新任的圣巫继位,那么凌若夕就变成了真正的大巫。

巫咸对于这个消息倒是很开心,这几日她一直跟在凌若夕身边。这时候,却有人来拜访了这个小院子。

巫韵的确是个美人,她总是带着温和的笑容,后面跟着一群巫宗之人,他们都是支持巫韵的,各个都是神玄期的高手。

“巫咸。”她直接走进来,一下子到巫咸的面前。

这个时候,气氛忽然紧张起来,巫咸本来充满笑容的脸上,也全部都是紧张,在一瞬间,凌若夕可以完全感觉到气氛改变了。

甚至她还感觉到了他们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神秘力量,这种力量不像是密术,又不像是巫力,却是十分奇怪。

等到巫韵一笑道:“巫咸,我们的比试要开始了,我会让你知道我才是真正的圣巫,而你,不过一个跟着圣巫多年装腔作势的小女孩罢了。”说罢她却转身离去。

巫咸见她离开,过了许久才松了一口气。

“干娘刚才我和她斗巫术,我们圣巫都有能够改变别人寿命的能力,她想改变小白哥哥的寿命。”巫咸道。

“哇!”婴儿的哭声想起,凌若夕将乐乐抱了起来。

只见他哭的很凶,整个院子都超吵闹闹的。

这个时候,凌若夕忽然化作一股强风,飞到了巫韵面前。她手中抱着孩子,一只巨大的金色凤凰释放出来。一股杀意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告诉你,不要打我任何一个孩子的主意,不然不管你是谁我都会杀了你!”凌若夕一字一句地道,显然巫韵不该在老虎身上拔毛。

“是吗?你有那个能力吗?”这时候一股屏障展开,巫韵的声音在凌若夕看起来有些虚无缥缈,她也有些头晕。

凌若夕知道,这是巫宗的密术,巫韵竟然对着凌若夕用吴巫宗的密术,凌若夕急忙用力量护住了自己,身上的金色首饰发着光,然后保护着她,她瞬间清醒。

这时候凌若夕的首饰,忽然发出一股波动,将凌若夕震开,凌若夕向后退了一步,嘴唇却流出了血。

“凌若夕,你最好给我安份一点儿。”巫韵一个字一个字地道。

这话简直让凌若夕炸毛,什么叫她应该安分写一些,刚才巫韵敢打凌小白的主意,这就是在挑战她的底线。

“若是我告诉你,我想杀了你呢?”凌若夕一字一句地道。

这让巫韵周围之人吓了一跳。

“你可是大巫,我将来会是圣巫,就这么和你说吧。巫咸那个小丫头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等我继承大统巫咸也就不存在了。”巫韵道。

“什么意思?”凌若夕感觉巫韵的话十分奇怪。

“凌若夕,巫宗只能存在一位巫咸,也是一位圣巫,我们谁当上圣巫,巫咸就要通过特殊的祭祀将自己的力量给我,当然我会得到神女的认可,我会成为圣巫,而她不过是我的一个祭品而已。”说罢巫韵便走了,消失不见。

凌若夕皱着眉头,想不到这件事这么严重,那么巫咸知道吗?

这时候巫咸忽然出现,小小的脸上却有些失落:“干娘。”她叫了一句。

“巫咸?”凌若夕看着这个小女孩,自小有神力。

“干娘,我可能现在实力真的不如她,若是说过去,我身上还有神力,但是我最近身上的神力却越发的使不出来,身上只是有一身的修为,但是我没有属于圣巫的神力,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不过她却有。”巫咸老实道,原来她早就知道自己的命运。

“你是说,你会输吗?”凌若夕问巫咸。

巫咸点头:“我身上没有圣力,会输给她。我占卜了很多次,次次都显示我会输掉。”巫咸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巫咸,你是我的干女儿,我的孩子,从来就不轻易认输,你若还叫我一声干娘,就不要有这种想法,我一直相信,人定胜天。”凌若夕对巫咸道,这个小女孩从来没如此沮丧过。

巫咸点点头。

“其实,是有办法恢复巫咸的实力。”这时候鸠穿着一袭白衣来道。

“鸠,你究竟是何人?”凌若夕道。

“我知道我不说出我的真实身份,你是不会妥协的。”说罢他一摆手,一道结界出现在周围,这结界上还出现了奇怪的图腾,看来不止是结界那么简单。

“这样,圣巫就不会窥探到我们的谈话。”鸠解释道。

凌若夕点头。

“巫咸,其实是真正的巫咸,相反巫韵是假冒的,但是却有人用了特殊的方式慢慢封印住巫咸的神力。”他开口道。

“是师傅吗?”巫咸此时问。

“不,大巫是做不到这一点的,能做到这一点的,便是圣巫,我真的是越来越搞不懂圣巫的想法了,他似乎是不想让巫咸来继承圣巫。”鸠摇头。

“你既然知道这么多,那你是谁?”这时候凌若夕开始问了重点的事情。

“我原来的名字叫巫紫,现在的圣巫是的妹妹所假扮,她的力量却没有我大,虽然她设计将我杀死了,可惜啊,我的魂魄哪里有那么容易能够死的呢?”鸠忽然笑了起来。

“大巫?”巫咸睁大了眼睛。

“巫咸,你还小,不明白巫宗的使命,我在当时的地位可是离圣巫的力士只差一步之遥,可是现在的巫紫却没有这种实力,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好了,不说这些,我不是来巫宗想要当回大巫的,我只是想告诉你,如何恢复巫咸力量。”她道。

“其实,在我们巫宗有一片圣地,就在圣堂之下,但是入口只有圣巫能够打开,我想不久的圣巫比试应该会在那里举行,但是却早一步有人进去,他们直接去到了历代圣巫死亡的宫殿,那里有一个圣物,应该是一个沙漏。”他道。

“沙漏?”凌若夕知道沙漏,可是这和那有什么关系?

“沙漏的傻子,自动会流动,若是到头了,就证明一个圣巫的生命结束了,这时候它会自己反转,然后接着流动,”他道。

“反转后的沙漏代表新的圣巫的生命,你的力量流失,应该就和那个沙漏有关。只要你们进去,找到那个沙漏,就可以知道答案。“他对凌若夕道。

“可是我们如何进去?”这既然是娇圣巫看管,那么当然不那么容易进去。

“如果我猜测的没错,第一轮的圣巫比试,应该在那个秘境之中,你们进去不要按照指定的路线走,这是金色沙子,会对沙漏有感应,按照这个金色沙发的地方走,会到达沙漏的所在,那个沙漏一定出问题了,你们要修复。这样巫咸的神力便会回来。”说罢鸠撤掉结界,却不见了。

果然在三日后,巫咸和巫韵被叫了过去,两人只有一人能够当圣巫。圣巫的比试则更加注重个人的能力,也就是说巫韵和巫咸只能单独前去。

不过巫咸毕竟是孩子,没有那么重的心机,自然斗不过巫韵,说不定进去,巫韵就知道将巫咸杀了。

那巫咸还是死路一条。

“办法不是没有,不被圣巫发现的方式只有用换魂**,这是一个已经几乎失传的巫术,连圣巫都不会,你知道我为何能够离圣巫只差一步之遥吗?因为我会许多连他都不会的法术,但是圣巫是天生神力,我不论会多少法术都比不上他。”鸠公子再度出现。

“什么是换魂**?”这时候凌若夕问。

巫咸却道:“我听过大巫讲,这是一种远古秘法,施法之人必须是神醒期的高手,十分消耗巫力,可以将两个人的魂魄暂时对调。”

“不错,我能够用换魂**,然后将凌若夕和巫咸的魂魄对调,之后凌若夕可以用巫咸的力量和身体,不过我的力量只能维持至多十二日,我是说现在的时间,但是秘境中,时间会过的比较慢。十二日后,凌若夕你必须带着巫咸的身体出来,再来到这个别院,我才能将你们的魂魄换回去。但是我事先说好,会有危险,若是你们二人在这段时间内任何一人死了,另外一个也会立刻死。”他道。

“娘子,这太危险了。”云井辰道。

“我做。”凌若夕毫不犹豫,巫咸也是她的干女儿。

并且巫咸若是死了,小白就会伤心,她不想让小白伤心,在她心里巫咸已经是准儿媳妇了。小白这家伙也很懂事,都十三岁了,在这里不比现代,孩子都很早熟,而小白又不是个寻常人家的孩子。

若是他到了十五岁,恐怕真的会喜欢上巫咸。

“干娘,这太危险了。不能让干娘冒险。”巫咸道。

“巫咸,你怕死吗?”凌若夕问。

巫咸点点头,她很怕死。

“干娘也怕死,但是不这么做,你就一定会死。干娘不想让你死,所以我们一块努力好吗?”凌若夕蹲下来对巫咸道。

巫咸点头。

因为第二日便要去被圣巫召见,因此她们必须今晚暂时交换魂魄。

鸠手一挥,地上两个巨大的阵法出现,她们站在其中,然后鸠口中在念叨着什么,这个时候,凌若夕只觉得天地日月都无光了,她看见的世界是一片漆黑,接着她便觉得自己掉了下去,掉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再后来她被什么接住,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小了。

她花了几个时辰适应了这个身体。

“你记住,你现在只能用巫咸的力量,你自己的修为和力量也只有巫咸能够用。”鸠道。

当巫咸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的眼睛里面却是锐利的光芒,好像寒冰,锋利无比,这是根本不属于十二岁女孩的眼神。

而凌若夕则天真可爱,完全是一个孩子的眼神。

“你的目光要尽量柔和些,圣巫不是个傻子。”鸠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忽然眼神一沉,然后眼神变得清澈了起来。倒像是无忧无虑。

巫咸对凌若夕交代了一些话,她便去了圣堂。

巫韵比她早来,巫韵的眼神盯着凌若夕看个不停,若是平日,凌若夕真想眼神瞪回去,但是现在她却在给自己暗示,至少要忍耐到秘境。

不然会穿帮。

接下来便是大巫的训话,凌若夕一言不发,也没说什么,然后便是大巫打开秘境的入口。巫韵先走进去。

接着便是大巫让凌若夕停住然后道:“巫咸,头发乱了。”大巫亲自帮巫咸整理了头发,顺便将一个东西放到了凌若夕手中。

凌若夕本想愣下,不过后面却微笑道:“师傅别担心,巫咸很快会回来的。”

“嗯。”圣巫对巫咸十分温柔。

凌若夕进了秘境,脸色立刻变了,然后将手中的东西拿了出来,是一根很小的发簪。

这是巫咸嘱咐凌若夕的,如果圣巫帮她整理头发,或者怎么样,一定要微笑让他别担心。

她将那根发簪拿起来,感应了下,这不仅是发簪还是一种力量。似乎是圣巫给她的杀手锏,但是凌若夕知道,这最多够巫咸保护一次自己。这只是一次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