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65章 让人捉摸不透的巫韵

第765章 让人捉摸不透的巫韵

巫韵进来后可就没有那么柔和了,她的心思果然是杀掉巫咸。

“巫咸,我告诉你哦,我现在可以杀掉你,我们进了这秘境,却要得到祖宗的认可,虽然祖宗的变化多端,但是不说我不可以杀了你,并且我有神力在身,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说罢巫韵显现出一股巨大的力量。

凌若夕知道她现在在巫咸的身体之中敌不过她,于是握紧发簪,然后催动着力量,对着巫韵就是一爆,巫韵自然是受不了这种爆裂开的力量。

反而被凌若震成重伤。

一口血吐了出来。

接着凌若夕便逃走了,她不能让巫韵发现她。

“哼,想走!”巫韵拿出一个罗盘来,罗盘里面有一根指南针,那指南针指向哪里,哪里便是凌若夕所在的方向。

“巫咸妹妹,别跑啊,姐姐不打你。”巫韵笑着道。

凌若夕皱着眉头,知道这里是巫宗的圣地,圣巫是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可是刚才的爆炸,她自己其实也受伤了,她赶忙拿出丝帕丝帕划过自己的伤口,伤口立刻复原。

可是她还是很紧张,这简直就是猫爪老鼠,现在凌若夕的东西也用光了,可是巫韵却可以通过占卜,一次次的知道凌若夕的位置。

她不能这么坐以待毙,不然什么都干不了,必须要将自己隐藏起来,这个秘境很大。

于是她催动周围的草木,然后等到巫韵再次来的时候,凌若夕竟然给她布置了一个陷进,当然她还在陷进之中放了许多小一配置的奇毒。

这些毒药对于别人来说是会致命,但是碰上修为极高之人,也只能困上她一日。

巫韵显然是低估了巫咸,她想都没想到巫咸这个看似单纯的小女孩会对她用毒。这毒药可是凌若夕将小一研制的好几种毒药混合在一块的。

当然里面也有能够毁容的,所以当巫韵踩入陷进的时候,那药粉一洒,她的脸就感到一股灼热,接着整张脸完全毁容。

但是她没有惊慌,她手先是一摆,很快她的脸就得到修复,然后是她的身体,她将毒药逼了出来,而这不过是两个时辰的事情。

那些猛烈的毒药混合在一起都困不住巫韵,但是却为凌若夕争取到两个时辰的时间。

两个时辰后,她一路狂飞,终于飞到了一座城池,好在这巫宗的圣境里面也是有城池的,并且这城池之人还全部都是巫宗之人。

这巫宗秘境之中却还有一个秘境,已经让凌若夕称奇了,这里却还生活着巫宗之人也是奇怪的。

凌若夕一下子混入了人群之中,这些人看见了巫咸却道:“看那是新的圣巫吧,看啊,新的圣巫呢,不过这次的圣巫好像听人说是两人吧,我们还是不要管了。”说罢那些人全部都散开。

凌若夕却感觉到这些人每个人身上都有很不一样的力量。

就和巫咸身上一样,那是巫宗血脉纯净的力量。并且这里每个人的修为都是神玄期巅峰,几乎千篇一律,这还是最低的修为,还有更高的修为,不过此刻他们就和没事人一样,在这里走着生活着。

“这里是哪里?”凌若夕来到客栈问道。

“哈哈,这里才是巫宗的正式血脉,外面的那些巫宗只是巫宗的外宗,我们这里的人拥有纯正的巫宗血脉,才是内宗中人,不过巫宗的圣巫却只有一个,当然可能是你,也可能是那位追着你的人。

“是啊,但是这些我们巫宗之人都不想管,巫宗外宗之人不知道有内宗的存在,只有圣巫才知道。我们是上古保存的血脉。”他们对凌若夕道。

原来如此,这是巫宗的一个最大的秘密了,凌若夕握着拳头,难怪巫宗的宗主不怕巫宗死人,难怪那些巫宗之人不是个个都十分厉害,都会占卜。

原来是因为血脉,巫宗宗主存在的目的恐怕是守护住外部的秘境保住这些血脉吧,到时候他把秘境的入口一转移,然后去到别的地方,又再度创建一个巫宗。

而这场比试,也正是要两位个继承人你死我活的斗争,赢了的当圣巫继承这份责任,输掉的,则死去,永远闭嘴。

“哈哈哈哈。”凌若夕此刻身上散发着和她自己年龄不符的气质,她忽然笑了,笑得觉得巫咸竟然只是一个可悲的棋子。

什么受人尊敬都是屁话!

这才是巫宗宗主,圣巫的责任,而外面的那群人不过是趋炎附势,圣巫将自己在外宗人面前弄的和神一样,在这里却只是一个族长而已,并且大家都对巫咸感到不以为然。

“这里有城主吗?”凌若夕问。

“城主?没有,我们这里的人生活的都很自由自在,也不指望出去了,哈哈,小姑娘,你若是成为了圣巫,没事的时候也可以和我们一块生活。”一个和蔼的大叔对着凌若夕道。

这时候,凌若夕却忽然不见了,众人看到她消失却是一愣,她感觉巫韵要来了,她必须躲起来,这么多人的地方,她必须找个地方躲起来。

果然,巫韵来了,她却受到了和凌若夕一样的打击,不过她却笑了:“这么说,我若是成为了圣巫,就是我来统治这里?”

她的笑有些古怪。

“是啊。”众人点头。

“若是我不想统治这里怎么办,比如我若是想将你们都杀了怎么办?”这时候巫韵道。

凌若夕知道巫韵是冒充的巫咸,一定比她的火气更大,她本就是个普通人,却看到所有外宗之人都要变成这内宗人的炮灰。

说罢,巫韵真的狂性大发,忽然散开了自己的神力。

“所以我还是把你们杀了吧。”说罢她手一挥。

“你不能杀我,不然会受到血脉的反噬,你和我们一样血脉是纯度很高的。”其中一人道。

“很高?很抱歉啊,我身上没有巫咸的血脉呢,我也只是个外宗之人,不过这是一个秘密,你们再也看不到了。”说罢一阵神力的暴走,顷刻之间,这些人都在被巫韵所杀,她身上的杀气在杀完人之后实在太重了。

但是她却笑了:“什么巫宗,不过也是一场骗局而已,这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骗局呢,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巫咸?你身为他们之中的一员,为何不挺身而出呢?”

凌若夕却笑了,她走出来,此刻的巫咸是诡异的,完全和她十二岁的年龄不符合。

“你就那么想冒充巫咸吗?”她问了一句话。

“不,我从小就羡慕巫咸的力量,我是大巫的女儿,有美貌、才华可是无论我再怎么努力都比不上天生神力的巫咸,后面有人找到我,说他可以帮我,让我得到神力,我答应了,所以我成为了巫咸,但是我第一次觉得当圣巫是一件如此荒唐的事情,原来所有外宗之人不过是炮灰而已。但,这是我的命运吗?巫咸?”她忽然笑了,对着巫咸,对着凌若夕,那是嗜血的笑容。

“你想杀了巫咸吗?”凌若夕的斗志也被她勾起来,这个女人,竟然不为自己的命运所诚服,她一直在努力。

这样的对手让她热血沸腾,她承认子在那一刻,她也不喜欢,这些强者,却要弱者的保护,却让弱者去当炮灰。明明身上有很好的血脉,为何要去过这种安逸生活,他们没有想过血脉后的责任吗?这已经和弱者没有两样了,这些人。

所以她没有出手阻止。

“曾经有人告诉过我,力量都是一样的,不论是哪个宗族的力量,都是一样的。我不承认我没有你强大,而是相信我会和你一样强大!神力,不过是外在的力量,这根本不算什么,今日我要让您见识下什么叫做真正的强者,却不是你这样自暴自弃之人!”

这时候在小别院之中,巫咸身上的首饰忽然都飞了出来,它们发出了光芒然后飞向圣堂。

接着它们在圣巫的面前转了一圈,然后不见了。

“那些金色的光芒是什么?”巫雪依看着,它们飞的太快了,一下子就不见了。

“糟了,为何我刚才没有察觉!”这时候圣巫也消失不见。

“果真是糟糕了啊!”鸠摇摇头,然后也不见了。

凌若夕的眸子此刻却变成了金色的。

“巫咸?这就是你的巫力吗?”这时候,巫韵的力量开始带着神力。

凌若夕也不知道为何,巫咸的力量似乎很特殊,连她也想不到,她对于力量的领悟,完全改变了巫咸身体里的巫力,她用自己的方式在控制着巫咸的力量,这不止是巫力更多的是玄力,是密术和玄力的结合。

然而这种结合,因为巫咸血脉的关系却变得更加纯粹,甚至在这一刻,她可以不依靠巫咸的神力,自己将力量提升到了一个台阶。

这一刻她的力量似乎都和圣巫差不多。

“好啊,那咱们就来比一比!”这时候几道金光飞到凌若夕身上,巫咸却戴着奇怪的首饰。

巫韵觉得这些首饰有些眼熟,但是没有多想,因为现在他们都在凝聚着力量,容不得一丝分心。

“彭!”地一声整个城被毁灭,金色的光芒和蓝色光芒互相碰撞,实在太过耀眼,光芒所到之处,更是寸草不生。

等到圣巫来的时候,他已经觉得太晚了。这片城池已经毁了,并且所有的巫宗内宗人都已经死了。

可是他根本不担心这些,他担心的是,巫韵人呢?她是不是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