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66章 不可能的可能

第766章 不可能的可能

此时在小茅屋之中的凌若夕忽然一口血吐了出来。

“干娘,受了重伤。”巫咸道。

她则一下子昏死过去,这让凌小白和云井辰份外担心。

鸠公子看着眼前的景象也被这景象惊呆了,这个凌容夕到底用巫咸的身体做了些什么,这可是毁灭天地的力量。

这力量只怕已经凌驾于他之上了!

巫韵没想到自己还剩下半条残命:“哈哈哈,巫咸还真是厉害,即便没有神力也会这么厉害!”她忽然笑了,一口血吐了出来。

“你真的以为,那是巫咸?”这时候圣巫出现。

“不是吗?”她道。

“那是凌若夕。”圣巫道。

“凌若夕!那个女人!她怎么会变成巫咸的样子,怎么会有那种力量!”她十分惊讶,凌若夕并非是巫宗之人。

“我开始不确定,现在终于确定了,凌若夕的强大,并非是她的血脉,她的血脉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她中了血咒,会封印掉大部分她血脉之力,不然她修习起各个宗派的密术,那不止是现在这个速度。她最强大的是她的魂魄,不过这是一个秘密,我才发现的秘密,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不过现在棘手的问题是,她的魂魄竟然在巫咸的身体上,巫咸有最纯净的巫宗血脉,也是巫宗历代出现的最纯净的血脉。她这力量恐怕还会继续增长下去。”圣巫皱着眉头道。

凌若夕也不知道怎么了,虽然受到重伤,但是她的伤却恢复的很快,身上的首饰在发着金色的光芒。

她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鸠却出现在了凌若夕的面前。

“凌若夕,我现在必须要带你出秘境,这力量不是你能够接受的,这样你很容易入魔,这力量太强大了若是你一下子失去了估计会立刻成魔!”鸠想靠近凌若夕,却发现凌若夕已经失去了意识。

凌若夕转过身来看着鸠。

“跪下!”不容置疑的两个字,鸠只觉得身体一软然后下跪。

“不过是一个巫宗的大巫,也敢来阻拦本宫!倒是好大的胆子!”她的眼神凌厉到极致。

“果然是这样,你不是凌若夕,你是最初的九天玄女!”鸠只有苦笑。

“你竟然伤害本宫的意识,哪怕本宫只是一道意识,也非你们这些凡人所能轻踏!”凌若夕继续往前走。

没有理会鸠。

鸠觉得事情闹大了,他也没有想到原来初代的九天玄女之魂真的转世,并且这个人还是凌若夕。

这时候巫雪依忽然跑了过来。

她对云井辰道:“快,带着她来圣堂,再这么下去整个巫宗恐怕会被毁灭。”

说罢她带这行人,然后打开了圣地的密道。

“你们一定要将凌若夕唤醒,她身上的远古意识在血脉的刺激下复苏了,一定要将身体换回来。”这是巫雪依的最后一句话。

此时的凌若夕还在天空飞行,她却来到了巫宗的圣地,一片圣巫躺下的墓地。这些棺材里面躺着都是巫宗历代的圣巫。

但是她却走上了最上面的一层,那是一个沙漏,不过沙漏却被人横着放,仿佛要停止时间。

沙漏下面是一口棺材,巫咸小小的手一把握住沙漏,然后将沙漏丢在地上,接着她打开棺材,却发现棺材里面是空的。

只是她走过的地方,连她自己也没发现,那些圣巫的棺材里面有黑色的印记流出来,他们的棺材被打开,却是一个个都被魔气操控的躯体。

“圣巫!这就是你留给我的吗!巫宗果然是巫宗当年背叛了我!”现在巫咸嘴里说出来的都是愤怒。

那些躯体却前赴后继地冲向巫咸,巫咸则和他们打斗着,这些躯体每一具都是神醒期的实力,却很快地被巫咸干掉了。

“你以为你们打败过本宫吗?本宫的力量不是你们能够到达的!”但是这些被她打下去的毕竟是躯体,却还是爬了起来。

这时候,云井辰却抱着凌若夕的身体来了,小白担心地看着,果然这墓地的最高处,表面上,是巫咸站着,但是那灵魂却是凌若夕。

只是凌若夕看见云井辰的眼神却是变了。

似乎对云井辰有很大的仇恨。

“是你!我要杀了你!”她不顾一切的向云井辰攻过来。

不过云井辰却没有反抗,他抱着她,然后道:“我们回家吧。”他的声音很轻,但是他怀里的人却颤抖了一下,接着日月变换,凌若夕和巫咸脚下自动生成了两个阵法,她们的灵魂换了回来。

巫咸晕倒了,但是云井辰却抱起了凌若夕。

凌若夕缓缓睁开眼睛,看见了云井辰,不过她却感觉到了一片潮湿,抬起手来,发现受伤都是血。

接着云井辰对她一笑却没了力气,凌若夕赶忙起来,发现云井辰的身体被打了一个大窟窿。

“不,不,别吓我,你不会死的,你不要死啊!”凌若夕第一次慌了神。

这时候巫咸却起来,她看见地上的沙漏已经碎了,她的力量得到了恢复,然后看了看云井辰道:“干娘,巫咸能够救他。”说罢巫咸忽然拿出丝帕,那丝帕变成了金色的,然后变成了血红色。

慢慢地覆盖上了云井辰的身体,云井辰的身体好了,但是丝帕却也消失了。

巫咸却感到很累,道:“原来师傅说的对,生命的重量真的很重。”说罢她便倒下了。却被人轻轻扶住。这人却是圣巫。

“好了,巫咸,你累了,该休息了。”圣巫轻轻说道,他看了一眼地上被打碎的沙漏,手轻轻一点,金色的沙进入了巫咸的身体。

“巫咸,日后你自由了。师傅也只能帮助你到这里,今日是师傅的大限。”圣巫的身体却也一点点的消失。

“那些妖孽,师傅压制不住了,该来的终归是要来的。”他身体消失不见的时候,那些本来昏死在地上的躯体,忽然又爬了起来。

黑狼忽然瞬间变大,然后一爪子抓了巫咸,它本能的感到危险。

“这些东西,就是圣巫想要隐瞒的?这是邪恶的东西,原来历代圣巫的躯体竟然全部化成了魔族!这魔族到底是什么?”不仅如此,而且每一具躯体都有神醒期之上的实力,刚才凌若夕的前世意识觉醒才会有那种一招一个的效果,但是现在他们几个,恐怕对付一个都是难事。

“我们快走吧,不能在这里久留!”这是鸠得出的结论。

这个时候,巫紫却忽然哭了,她变成了女孩子的样子,他们出来的时候,圣堂已经被黑色的气息所腐蚀。

巫紫很美丽,作为一个女子,她却道:“我守护了一辈子的东西,没有了。”她眼泪流了出来。

“这恐怕不是结束,只是一个开始。”接着巫宗的很多人都开始入魔。

他们变成了怪物。

巫落发明了一只机巧做的大鸟,飞在天空,鸟上有阵法结界,巫枫也坐在上面。他们看见凌若夕从圣堂出来。

然后道:“快些上来,这个阵法是巫鸦特别制作的,仿造黄沙堡。”小一也坐在上面。

凌若夕上了这个机巧大鸟,却发现所有的巫宗人一下子都变成了魔族,她用了手镯的力量,却发现没用。

乐乐的声音哭的更加大了,他的襁褓里却被加强了结界。

“只有在这鸟的结界之中才会没事,他们的魔气并非来自外界,而是来自自己的血脉,我们巫宗的血脉早就被诅咒了。”巫枫道。

“那为何巫落和巫鸦没事?您怎么也没事?”凌若夕问。

“其实老头子我也不算是巫宗之人了。”巫枫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我年轻的时候在外面,中毒了,后面和人换了心脏,接着我身体的血也是那人的,所以我没巫宗的血脉。巫落就更不是了。”巫枫不好意思地道。

大家都盯着巫鸦:“你们别看我,我当时研制阵法之所以被关几年,是因为我的阵法影响了巫宗人的血脉,不过我在自己身上做了实验,虽然当时差点死掉,不过我改变了我的血脉。”说罢巫鸦将自己的袖子挽起来,他身上全部都是阵法,竟然变成了自己刺青。

可是巫咸为何不改变呢?她应该入魔才对。

“这孩子,具有最接近初代圣巫的血脉。”巫枫看着巫咸。然后他并不多说什么。

难道初代圣巫就没有受到诅咒吗?

不过既然不是魔族搞的鬼,那么什么才是魔呢?为何巫宗会一下子所有人全部都入魔?

“婉瑶,我们走吧,这里不适合呆着了。”雪依看着婉瑶,她很想念,圣巫,但是圣巫交代了它们更加重要的事情。

婉瑶没有说话,但是眼泪却流了出来。

最终雪依带着婉瑶消失在了巫宗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