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67章 一夜间消失的巫宗

第767章 一夜间消失的巫宗

一夜之间,巫宗便消失的一干二净,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几大宗派感应到这股巨大力量的消失,开始他们还不信,但是后面,他们却信了。

因为天色变了,原本的几颗星辰在这个时候消失了一颗,那颗代表巫宗的圣巫,是极其耀眼的一颗。

凌若夕乘坐着机巧之鸟飞出了这里,巫咸用力量封闭了巫宗的秘境,她知道这个世界再也不会存在巫宗了,这个神秘而又是世界第一大宗族。

一连几日,巫咸都十分失落,毕竟巫宗是她的家,尽管她在巫宗过的很严厉,但是任然有很多宗族中人对她很好,会给她送吃的。

凌小白这几日在陪着巫咸,而鸠公子则老早把王思雨带走了。

“师傅,为什么不让我去见小白哥哥?”王思雨看着一袭白衣的鸠,她有些不甘心地问道。

“你见他有何用?”鸠自是反问。

“师傅,我想见小白哥哥,我还是想嫁给他,不管他是不是龙华之主,让我和小白哥哥在一起吧。”王思雨道。

“唉,也许是命中注定,你会有此一劫,三年之后小白会有大难,你跟着我回去修行吧,不然到时候帮不了他,还会成为他的累赘。”鸠摇摇头道。

“嗯。”王思雨重重点头。

三年后,三个小家伙都十五岁,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凌若夕实在觉得自己太过于渺小,渺小的让她都觉得什么都帮不上,她需要变得强大才行。抱着怀里的云乐乐,她忽然很想欢欢,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又想起了自己的长女云无忧。

而在另外一个位面,云无忧却还在疲惫的练着功夫,只是这时候她的身边没有人。魔族在第一位面这两年有些异动,本不该来到第一位面的魔族,此刻却又出现,这让云无忧的师傅不得不下山去。

她要去压制这些魔族。

可是在她练功的时候,却传来了不好的消息。

“云师妹,师傅她受了重伤回来,听说是被魔族打伤了。”比云无忧年长几岁的男弟子道。

“大师兄知道这事吗?”云无忧握紧拳头。

“大师兄正在帮师傅看呢,说是魔气入体,必须去寒冰池用本门心法压制魔气。”小弟子道。

云无忧立刻赶了过去,却见自己的师傅是奄奄一息。一个大概十五岁的男孩子正在帮着她把脉。

“如何?”云无忧虽然没有任何表情,但是一双眸子里却有些担心,不过她知道她必须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师傅没事,只是要闭关一段时间,无忧,你的修行是师傅亲自教的,你已经确认是我们这一脉未来的掌门,但是现在师傅闭关这段时间,师傅要送你去第三位面的一人那,他是师傅的师傅。”云无忧的师傅道。

“师傅的师傅?是师祖吗?”云无忧问。

“是的,但是你答应师傅,除非碰到,不然在法术没有学好之前,千万别去找你娘亲。”她道。

“好,我不去找我娘亲。”云无忧答应下来。

“这个珠子里面,有我储存的大部分力量,老大,你带无忧去第三位面的入口,记住只有你们二人,我们世世代代守护着通往第三位面的入口,虽然是单向的。”说罢她看着云无忧和自己的大弟子越走越远。

“无忧,你先去收拾一下东西吧,我马上送你走。”他看着自己的师妹道。

无忧点头,然后很快地收拾了东西。

“我要送你入第三位面,无忧,你拿好珠子。”说罢阵法开启接着云无忧便被传送走了。

云无忧走后,那个送她的大师兄露出了衣服邪恶的笑容。

“云无忧,我的确是把你送入第三位面了,不过嘛,是亲自送到魔王大人的身边,你该怎么感谢我呢?不过接下来嘛,我要处理一下我们的师傅了。”说罢他身上冒着淡淡的魔气。

凌若夕忽然睁开眼睛,忽然有什么不好的感觉。

“怎么了?娘子,如此惊慌?”云井辰问。

“无忧,我梦见无忧了,她有危险。”凌若夕赶忙起身,然后半夜找到了巫咸。

“干娘,究竟是怎么回事?”巫咸歪着脑袋问。

“帮我占卜下,云无忧。”凌若夕道。

巫咸点头,然后占卜了一下,接着道:“哦,她没事,现在很安全。是不是在第一位面?”

凌若夕这才放心地点点头,然后云井辰扶着凌若夕睡下。

“巫咸,无忧到底怎么了,你为什么要骗娘亲,这卦象和平时你占卜的挂不一样。”小白此时对无忧道。

无忧却沉默了一会儿道:“无忧妹妹其实已经来到了第三位面,但是卦象上显示的是生死未卜。”

“这个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早说!”凌小白道。

“不,这个不能告诉干娘,因为我昨日为她占卜了一挂,她最近的时运也很不好,可能会面临一场巨大的灾难,这灾难我们都不能帮她分担,只有她自己一个人能够承受。若是这个时候告诉她无忧的事情,那两种命运交织在一起,她很可能没法度过这次灾难。”巫咸摇头。

“娘亲有危险!我要去帮忙!”小白道。

“没用的。”巫咸只是摇头,这是凌若夕一个人的危机,任何人都无法帮忙。

云凌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叶柳和圣雪,她眼睛里面已经完全是帝王之色。

“巫宗真的被灭了?魔族?”云凌问。

叶柳拿起扇子摇了起来道:“正是。”

“哈哈哈哈,巫宗被灭了,好的这件事我知道了,谢谢你们告诉我这个消息,我会好好款待你们的。”说罢她命人将二人带下去。

叶柳和圣雪对望一眼,闭上嘴巴不说话。

他们现在被云凌囚禁在皇宫之中,为的便是帮云凌炼制长生不老药。

“凌若夕,我现在,过的非常不快乐呢,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是你要让我当云启的皇帝,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但是我有一样东西,那便是权利,凌若夕,你有的东西我都要夺走!”云凌的眼神变得阴狠起来。

云启国的暗卫,是云启国最强大的存在,里面有神醒期的高手,可是他们此时却包围了凌若夕所在的小茅屋。

凌若夕感到杀气的时候,早就冲了出去,却看见被人包围,上面都有皇家的标志,这些人如同冷血无情的杀手,见到她就二话不说。

却是带头的那个暗卫,一道光打在巫咸身上,封印了巫咸,巫咸立刻晕倒。

“这个小东西太碍事,杀了凌若夕和云井辰,活捉凌小白!”这是暗卫首领说的。

凌若夕一举发出惊人之势,天空之中金色凤凰在不断鸣叫,云进辰拔出长剑,一声龙鸣在天际。

连凌小白也感到了危险,金色的巨龙在不断的盘旋。

为首之人却不着急,而是拿出一个玻璃瓶子,瓶子中是一团黑色的雾气,他将瓶子打开,却见黑色的雾气幻化成一人,这人穿着盔甲,但是身上的修为,只怕早就超过了凌若夕。

这人却没有追着凌若夕,而是和凌小白身上的金龙打了起来。

“凌若夕,你以为这次我就没有一点儿准备而来吗?这是魔王的分身。”说罢那人也冲上来,她是直接对着凌若夕来。

云井辰想要上来帮忙却被另外一个人缠住。

小一和巫枫带着云乐乐躲在凌若夕设下的结界之中,巫鸦也站在其中布置阵法,巫落却在用自己的武器和其它的暗卫战斗着。

“凌若夕,果真好生厉害,竟然一人能够和我这些暗卫相匹敌,不杀你还真可惜了。”说罢她攻击更快,凌若夕大惊,这龙华大陆上为何出现这么一位人,对方分不清男女,却力量有这么大。

并且这些暗卫,应该是云凌派来的,云凌竟然如此狠心,派人来绞杀她?为何会这样,不过后面她想明白了,要怪,就怪在自己当初培养云凌,让那个只有十五岁的小女孩有一颗帝王之心。

金龙和黑影攻打已经明显败下阵来,这是魔王的一道残魂,竟然能够打败护身的金龙,凌小白也渐渐体力不支。

“云凌,她到底要做什么!”凌若夕也发怒了,她的努力很大,几乎集中了全身的力量,这时候却被对方一招给压制下去。

将凌若夕打落在地。

狼狈!凌若夕从来没有这么狼狈!

对方将面巾摘下,却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

“凌若夕,一日不将你除去,我寝食难安。”她一字一句地道。

“为何?”凌若夕不明白云凌在想什么。

“我告诉你,我是怎么活下来了的吗?在秘境之中,在那个惨无人道的城池,我的心脏虽然被挖掉,但是我的人却是活得,我和行尸走肉一样。我曾经每天都呼唤你会来救我,因为你是我师傅啊!第一个让我感到温暖之人,但是你没来,那个时候,你若是能早一日来也好,早一日,来救我,但是一切都太晚了,你根本不知道他对我做了什么!你什么都无法体会!”云凌的表情变得十分恐怖。

“后面你来了,但是我的心却已经死了,我对你只有恨,没有期待,你知道为何我在巨大的幻境之中能够挺过来,并且苏醒吗?是因为我恨你啊,我想活着,后面我假装出王家,我知道你会在门口等我,因为你不想让凌小白当龙华之主,这是一件危险的事情,这就相当于,把凌小白变成了一个靶子,所以后面红龙给我留下了一块鳞片,不过却给了你个承诺。多么可笑?我只是你的一个傀儡,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为何我要承受这么多?凌若夕,你是一个强者,你做这么多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那些弱者?你整日只不过是说,要保护你最重要之人,你有想过那些弱者吗?我最讨厌你这种自私之人,整日说要保护最重要之人,却可以肆无忌惮地伤害别人!哈哈哈哈,凌若夕今日我便要夺走你的一切!”云凌的脸变得十分疯狂。

几乎都扭曲变形,完全不再是凌若夕当初认识的十五岁那个天真烂漫,问她为何自己要当帝王的小女孩。

“啊!”这个时候,只见凌小白一声惨叫,凌若夕瞬间分神,他晕了过去。

一团黑色的气体进入他的体内。

“你说,如果龙华之主,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魔族,会怎么样呢?”云凌笑了,她笑得简直丧心病狂。

天空中的那条金龙,也一下子变成了黑色。

凌小白还在昏迷,黑色的龙进入了凌小白的身体之中。

可是他身上的魔气却渐渐增长。

云凌彻底的激怒了凌若夕,凌若夕身上的首饰发着璀璨的光芒,不过却被云凌一脚踩住手,云凌手中幻化成一把长剑,长剑一挥,那么快,将凌若夕身上的所有首饰全部叼了下来。

接着云凌一接。

“这些东西,其实早就应该给我,你,不配当它们的主人。”

云井辰在和那个黑衣人打斗,他的剑叼开了黑衣人的面纱,却发现黑衣人是剑鬼。

“怎么是你?”云井辰一愣。

“哈哈哈,终于被发现了。”云凌拍着手,然后看着云井辰吃惊的表情。

“我告诉你哦,我们云启国的暗卫,一直是剑宗呢,这点只有剑宗的宗主知道,他一定是用特殊的方式告诉了剑鬼,只要云启国不灭,剑宗就不会灭,你知道吗?这一刻,天下才真正是我的了,凌若夕,你死了天下才真正是我的了。”一剑,刺入了凌若夕的胸口。

绝无还生。

凌若夕的耳畔只留下了云井辰的惨叫,还有趴在地上的凌小白,小一从结界之中跑出来奋不顾身地想医治凌若夕,却最终被巫鸦拉住。

还有她的孩子。

难道她这一生都是错误的吗?真的没有顾及到别人的感受吗?云凌是她的报应吗?她忽然觉得很害怕。

慢慢地,一点点地坠入了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