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69章 蓝羽公子

第769章 蓝羽公子

凌若夕不信命运,她一直坚信云井辰还活着,也坚信凌小白会平安无事。虽然剑鬼是暗卫,不过她不相信,不相信他真的会对他们下狠手。

可是她现在唯一的迷茫,却是她这么做是对是错,两个月,她依然没有放弃训练,尽管无论如何都无法修行玄力,不过她依然很早起床,依然和前世做杀手的日子一样,依然在拼命训练着。

连一些婢女也对她稍微感到吃惊,这女子分明没有玄力,却能够拥有如此鬼魅的速度和身份,若是有玄力,那必定是一个高手。

她们公子带回来的女子,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子呢?

这一日,蓝羽终于出关,凌若夕却在吃着早饭。

却见蓝羽公子一袭白衣,缓缓走进来。

“娘子。”她深情一叫,周围的婢女很识相地退下了。

凌若夕却道:“我不是你娘子。”她的声音冰冷,似完全没有温度,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杀意。不过对方完全没吃这么一套:“你是被我所救的,便是我的娘子。”蓝羽也道。

凌若夕却完全没有理会蓝羽,她甚至对他不闻不问。

“吃完饭,我带你去看樱花吧,你最喜欢的。”他对她道。

凌若夕此时却放下筷子,然后道:“走。”

蓝羽一高兴,便拉着凌若夕的手,去看了樱花。这岛上有座樱花林,凌若夕却不知道,因为这里有个巨大的结界笼罩着樱花林。

这林子里却有一个茅屋,凌若夕见这里有些眼熟,忽然想起来,这不就是她梦中的场景吗?

这个蓝羽公子一口一个娘子的不是自己,却是她梦中之人,是她的外婆?龙华大陆上第二位九天玄女,那个温柔似水的女子。

凌若夕看了蓝羽好半天,然后叹了一口气道:“我不是你的娘子,你的娘子也不是我,你和我的外婆是什么关系?或者我应该叫她九天玄女。”

而且如果,眼前的这个男子,是和她外婆认识,那么这个人至少比她大九百岁,她可没兴趣背着云井辰和比她年纪大九百岁的老东西谈恋爱,虽然这个老家伙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

“你外婆?你是九天玄女的外孙女?难怪会如此想象,这一点儿我怎么没有想到!”蓝羽这家伙好不容易才一本正经。

“那你怎么知道她是你外婆?是不是她会出现在你梦中,让我也去见一见她好吗?”蓝羽忽然十分激动,然后抓住了凌若夕的手。

凌若夕赶忙把手抽开,觉得眼前之人就是个神经病!

“你说你要去见我外婆?”凌若夕问。

“是啊,我和她,不她我是此生唯一一个爱上的女子,不过她还是离开了我。”蓝羽有些失落。

“选择了我外公?”凌若夕皱着眉头。

“别提剑辰那个混蛋!”蓝羽忽然变得不平静了,直接骂剑辰是混蛋。

“算了不说他了,影响心情,我要对你用回魂香,我要进入你的梦境,我要去见她,让我去见她吧。”蓝羽忽然像是一个小孩一样,抓着凌若夕的手摇啊摇。

凌若夕点头,不过她问:“为何我的修为全都没了?”

“当然是被我封印了,你那点修为,在这里有和没有都一样,我随意一个侍女就可以完虐你!”蓝羽这时候还对她有什么温柔,简直就是鄙视啊,深深的鄙视。

凌若夕已经知道,蓝羽这个疯子已经完全分清了她和她外婆的区别。

第二日,蓝羽端来一个香炉,接着那个娇香怜的丫头开始抚琴,凌若夕只觉得越来越困,接着蓝羽便走入了她的梦境之中。

来到了梦中的那片桃林,终于见到了和凌若夕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

却见蓝羽神色激动,凌若夕想听一听他们讲什么却发现她面前忽然出现一道结界,然后将她隔开,她离得太远了,只是知道他们说了很久,至于说什么,她一无所知。

这时候凌若夕慢慢醒来,然后蓝羽却看着她。

“她对你说了什么?”凌若夕看着蓝羽这个变态。

“你果然不是她,但是我救了你,你必须要每天让我见上她一次,并且你既然不是她,也不会受到夫人的待遇,你从今往后便和那些婢女一样吧,要在这里生活,除了我,每个人都要干活,若是你要在这里使唤人,只有一条路,那便是打败我。”说罢他手一挥,凌若夕觉得自己的修为又回来了。

“只是一只蝼蚁的修为,经不起什么大风浪。不过日后你就住这里。香怜会给你说每日要干什么。”蓝羽变得这么冷漠实在让凌若夕感到蛋疼。

这完全是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啊!

简直就是被丢弃的女友一样的感觉。

接着原本还对她毕恭毕敬的香怜却变得翻脸比翻书还快,然后告诉凌若夕应该做什么,甚至凌若夕就在厨房里面打杂,连做饭都轮不上,还是烧火。

而这些丫头,个个都是神玄巅峰,神醒初期,凌若夕开始力量被封闭,甚至她现在才知道,香莲是神醒巅峰实力。

什么叫做神醒巅峰,她不知道,因为她不知道神醒期上面那个层次是什么?

但是却听香怜说,公子的实力深不可测,那究竟是多大的力量才会有她那样的实力。凌若夕是第一次被别人使唤,她变成了伙房的一个烧火丫头。

并且大家都看不起她,原来这里也是靠着实力说话,大家都十分刻苦,尽管是星月族。但是凌若夕却没有星月族的血统。

她不能吸收日月星辰之力。

可是她还是每日很刻苦的修行,只睡两个时辰。

“太慢了。”香怜走进厨房。然后看着凌若夕:“凌若夕,你实在是太慢了,今日你干活的内容要增加一些,必须做完,否则不许睡觉。”香怜拿出一大摞清单给她。

凌若夕只觉得在这里她忽然变成了一个最下等的婢女,每日做着杂活,不仅如此,若是干不好还没饭吃。

她这一呆,就呆了七日,七日都是这样。

这时候,香怜带着一群婢女进来:“凌若夕,你去擦潮石吧,每日都会派人来检查的。”说罢丢给她一个桶子。

所谓的潮石,却是最难擦拭干净的地方,这里海边有一种非常光亮的,巨大的石头,甚至到了夜晚会发光,围绕在海滩边上十分好看。可就是会受到海水的影响,过了一日便会变乌,必须每天擦拭。

本来,这些石头,没人擦拭也很正常,但是这几日蓝羽公子忽然想欣赏夜静,自然就派了几个婢女擦拭这石头。

关键是这石头十分难擦,若是你一点儿修为都没有根本做不来,因为要注入玄力稍微用一些力道擦拭。

不可以轻,也不可以重。

所以要均匀的力道。

凌若夕拿着桶子,在均匀地用着玄力擦拭,一下,这石头破碎了一块,凌若夕知道是自己刚才没有掌握好,重了。

此时却有一个小婢女也在擦拭,她擦过的地方都是光滑,显然比凌若夕擦的好多了,也没有石头会脱落。

“请问,你是怎么擦的?”凌若夕第一次虚心地问。

“啊,是你啊。”那个小婢女却是十分开朗:“我还以为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呢,想不到有人,不过看你擦的好像不大均匀,你看要像我这样,将力量注入在手掌,然后不要太过,也不要太浅,最重要的是要感应对面反弹的力,然后要持续地,耐心地。”那个小婢女帮她师范了一遍。

凌若夕点头,试了两次,便均匀地擦拭着。

她们擦了一日,终于到了傍晚的时候手工。这时候小婢女却端了两碗饭来,一碗给了凌若夕。

不过饭里面却都是青菜。

“这里就是这样的了,我们是最低地位的婢女,只能吃这个,如果地位高了就不一样了。不过我是因为得罪了香怜姐,估计永无出头之日了。”小婢女道。

“我叫芋头,你叫什么?”小婢女问。

“芋头?是可以吃的芋头吗?”凌若夕觉得这小婢女的名字倒是好玩。

“嗯,其实我们星月族,并不像外界的那样富裕,虽然每个人都会玄力出生就能够吸收星辰之力,但是也有战乱,我不是星月海族的,也不是神族的,这是星月族的两个大族。我们家里只是住在星月群岛的一个很偏远的小岛上面,各个岛屿也会因为地盘问题发生战乱,因为海上的物资毕竟有限,蓝羽大人游历的时候,我已经在岛上饿了三天,我很害怕,后面蓝羽毛大人把我带来了,可是我的族人全都死光了,不过现在有饭吃,我就觉得很满足了。”芋头对她道。

她是一个很单纯的小婢女。

凌若夕点头,两个人一起愉快地吃着饭,一起愉快地吃着青菜。

而香怜却在后面看着,脸上露出了微笑。

“凌若夕怎么样了?”蓝羽问香莲。

“和芋头相处的不错。”香怜道。

“那就好,这几日我可能要出岛一趟,岛上的事情就你来负责,尽量对凌若夕严厉些,时间不等人,她必须经历更多的磨练,实在不行你就用那招吧,香怜,你是我从小带大蕙质兰心的丫头,整个岛交给你我很放心,凌若夕是故人的孩子,你要好生照顾。千万不可出差错。”蓝羽公子一本正经地道。

香怜重重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