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70章 好好照顾

第770章 好好照顾

蓝羽公子是对香怜这么说,不过凌若夕却觉得自己的身上的重担越来越重了。因为她每天的活变得越来越多,她现在只需要半日时间,便可将浪潮石擦拭的干干净净,但是吐血的是,蓝羽公子这期间只来看过一次。

后面大家说,蓝羽公子出岛游历了,凌若夕再度和芋头两个人回了厨房。

“若夕,若夕,快来看,今天的饭菜里面有肉。”芋头端着一碗饭过来,里面有一块小小的五花肉,就这块肉,也让芋头高兴了好一会儿。

凌若夕的饭里,自然也有一块。这海岛比较贫瘠,饭管够,但是菜往往不够。凌若夕将自己碗里的肉丢给了芋头。

这孩子也许是因为饭吃的多的原因,并不十分消瘦,不过脸色总归是不大好看。芋头愣了一下,然后对着凌若夕微笑道:“谢谢。”

“芋头,你会做饭吗?”凌若夕皱了皱眉头,她会任何东西,唯独就是做饭,她是完全的不会啊。

“会啊,芋头在厨房做过。”芋头点头。

“明日,咱们去捕鱼吧。”凌若夕道。

“啊?出去捕鱼,可是咱们只有晚上时间是空闲的,晚上你不是要练习吗?”芋头问。

“没事的,明天咱们加餐。”其实凌若夕想说,明日是云井辰的生日,她开始想念云井辰了,已经来了这里三个多月。心里却是疯狂的思念。

“好吧。”芋头点头。

但是她这一点头,却是瞒着了香怜,若是被香怜只是,一定不会让她们两个去捕鱼,因为明日是闹大海潮的时候,但是海潮却在晚上先来一步。

凌若夕用玄力在海里飞快地游着,她将玄力凝聚成一个巨大的水泡。将自己和芋头包裹在一起。芋头的修为了凌若夕一样,却从凌若夕的大水泡之中脱出来,自己形成了一个小水泡。

“我们来比一比,到底是谁抓的多。”这时候凌若夕却发现在水底游了许久,怎么都是一些小鱼,好像这海底也太过于平静了吧?

他们这时候,不知道,一个巨大的浪潮在不远处,正朝着她们飞奔而来,而这浪潮之中,全部都是神醒期的海兽,一只接着一只,成群结队。

这海里,根本就一点儿都不比陆地安全,因为海洋更加广阔,食物更加贫瘠,因此海兽更加凶猛。

这海潮,每次都会席卷一遍岛屿,几乎是三个月一次,蓝羽从不管这些事情,都是这些婢女用自己巨大的玄力,集中起来打落海兽。

凌若夕在水底,却看见了不寻常的东西,她抓了一些小鱼。

“我去更远的地方。”芋头开心地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一下没反映过来,芋头就游的更远了。但是她觉得不对劲,于是飞出海面看了一眼,巨大的巨浪正来,那巨浪之中明显就有许多危险的气息,不是她和芋头能够阻挡的。

凌若夕快速的潜入海底,搜寻着芋头。

不过她却不知道芋头去了哪里,正在焦急的时候,她忽然集中精神,感受着芋头的气息,她已经将玄力和密术发挥到极致,她现在没有首饰,只能自己融合这两种力量,相比之前还是有些困难的。

忽然她感受到了芋头的气息,然后不顾一切的游了上去。

芋头虽然修为高,但是论战斗经验和对危险的感知,毕竟没有凌若夕强,她面对兽潮只有在水里发呆,接着看着那些海兽越来越快地冲向她。

凌若夕的水泡一把将她笼罩着,但是她们要逃走已经是逃不掉了,因为海兽的速度很快。

凌若夕感知了一下,在兽潮的下面有一个海里的山洞,那里应该可以躲避一阵子兽潮,只是她怕她的玄力游不了那么快。

但是她还是决定拼一把,于是她抱着芋头,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游过去,快了,接近了那个山洞。

她心里默默数着,但是速度终究还是慢了,忽然在这生死一刻她忽然卯足了权利,然后飞速飞了过去,她的身体在这一瞬间都发出了金色的光芒。只是凌若夕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体的变化。

后面她抱着芋头,等到兽潮的过去。

岸上的人,已经准备迎击海兽,这些婢女足有两三百人,她们个个都修为高超,海兽也最多几百只,还有许多弱小的。

终于,这一波海兽被击退。已经快到黎明,海兽只有灰溜溜地跑了。

而凌若夕却带着芋头缓缓地走上海滩,昨夜几乎让凌若夕脱力。

“若夕,这里有好多鱼。”芋头看着海滩,这些鱼应该是击败海兽后留下的,还有许多巨大海兽的残骸。

接着便有婢女们拿着篮子来捡这些鱼。

“你们两个从哪里来?还不干活!”香怜丢了一个篮子给凌若夕,香怜也接了一个。

接着便是晚上的狂欢,海兽来了这些婢女可以休息一日。

晚上开篝火晚会,十分热闹,这是星月族的传统,每次度过危机他们都会开篝火晚会庆祝。

香怜却没有问芋头和凌若夕昨晚的事情,仿佛不知道她们昨晚去了哪里一样。

“现在请香怜姐姐表演节目。”一个白衣女子道。

接着香怜这次没有穿白色的衣服,而是穿了一身碎花棉布衣裳,然后手中拿着双刀,接着开始表演切海兽,一套刀法下来,那刀法中每一刀都喊着极其高密度的玄力,将这海兽切了一番。

不过凌若夕却看到这海兽似乎没什么事,但是等她最后一刀完毕,这海兽的皮忽然崩塌,里面全是新鲜的肉这海兽愣是被香怜切成了三千零八块。接着大家分别将肉拿走,拿到篝火上去烤。

一下子海边全是香喷喷的味道。

芋头也拿了一块很大的,她吃不完然后烤好分了一半给凌若夕。

凌若夕终于知道芋头为什么不会那么瘦弱了,因为这里有海兽肉吃,那可是高蛋白食物啊,吃一次营养就全补回来了。

凌若夕第一次吃海兽肉,味道特别不错。

特别是烧烤吃的,味道很好。

“好吃吧,今天是大假期,晚上还有活动,这几头海兽我们可以吃一天了,多的香怜姐姐会带着众人腌制起来,不过我们没份,是发放给高位的婢女吃的。”芋头道。不过她还是挺开心的。

“不过这几日有鱼汤,倒是没事,这鱼和海兽我们会尽快吃完,这几日就没有米饭了,过几日可能要出海购买大米。”芋头好像很明白似得。

凌若夕点点头,但是第二天又回到了几乎干不完的活,不过这些活全部都是要用玄力还做的,若是没有力量,在这里干活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凌若夕也更加掌握了自己的玄力,还有更加能够控制自己的力量,过去她只要心情不好,或者发怒的时候,她的玄力就会暴走。

可是上次度过了大危机,她自己都有些迷糊,不知道是怎么度过的,只是那时候她对自己说不想死。

就感觉身体里有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

夜晚她坐在海边,看着天地自然,曾经海老告诉过她,所谓的星辰便是感受自然之力,所有的力量都是一样。

星月族的人,是不是可以感受星辰的力量呢?

她盘腿而坐,开始对着这一片日月修行。却见芋头走过来给她端了一碗鱼汤。

“若夕,吃东西了,你看,是鱼汤哦。”她笑着对凌若夕道。

芋头是个比凌若夕小几岁的女子,她十分单纯,也许是没有出过海岛的原因,做事也十分专一,修为也很高,也不怕做最苦的工作。

“这几日都在吃鱼汤还吃不够?”凌若夕给了她一个暴栗。

她吐了吐舌头道:“不是啊,就是这几日有,若是鱼没有了,我们就又要吃白米饭了。”她笑着。

凌若夕的心情也好了一些,其实刚开始来的时候,凌若夕眼里却满是绝望,她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整日只是埋头干活。

整个人几乎都在崩溃的边缘,但是现在芋头看见她会笑一笑感觉好多了。

“你知道吗?其实你刚来的时候,我感觉你太可怕了,我和你在一个厨房工作你竟然没有注意到我,而且你任由厨房掌勺打骂,甚至她都把开水泼到你脸上你都没感觉,当时我就担心死了。”芋头道。

“当时厨房有你?”凌若夕愣了愣,当时她是没有思考能力,根本记不清附近的人,她只是觉得绝望,眼神也是冰冷的。

甚至连别人怎么对她,她都没有感觉。

“是啊,我不知道你经历了怎么样的痛苦,但是我的族人被灭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的万念俱灰,后面我就派去和你擦洗着石头。”芋头道。

“是派去吗,不是香怜让你来的?”凌若夕道。

“啊,好吧。我告诉你,其实我在厨房看你那个样子,那时候我不是洗菜的,我经过厨房,然后我主动和香怜说要来和你一起,我想让你恢复起来,我能够明白你的心情,因为我也被灭族。我知道那是失去亲人的眼神,但是我不想看着你自暴自弃,所以自告奋勇就来了,我知道你觉得我是个傻子。”芋头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

凌若夕忽然笑了道:“芋头,谢谢你陪着我,但是我现在只想知道我的家人们好不好,我想保护他们,你觉得保护家人是错的吗?如果会伤害其他人呢?那些被我伤害的人又该怎么办?”凌若夕不知道,难道是因为她的自私招致了这一场灾祸吗?

云凌,的确是她让她受了那么多的苦,那种痛苦她不能体会,云凌是怎样每天死了一次又一次,在绝望中生还,却又一遍又一遍互换她,她当时只是为了多给云凌一点儿考验,故意拖慢了去的时间。

才导致仇恨和绝望的种子在云凌心里生根发芽,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芋头却摇摇头:“不,保护自己的亲人并没有错,我虽然不太明白你说的,但是我觉得我们必须保护真正关心自己的人,以此来回馈他们,他们也许是你的亲人或者朋友。我觉得你做的没有错,但是伤害别人,总有人要受到伤害。”芋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