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72章 再见修兰女皇

第772章 再见修兰女皇

要说内陆最靠近海洋的国家,那定然是修兰国了。

凌若夕一进修兰国,芋头便准备买米的事情。

“我知道你是想家人了,所以不肯跟我去收购米粮,这样吧,十日之后我们在这里汇合,你可以先去找你的家人,不过千万被把他们带上船,不然的话,入岛应该会被公子立刻诛杀。”芋头道。

凌若夕点点头。然后立刻运气玄力,她要打听的便是云井辰的下落,她都想立刻飞去剑宗,看一看那片地方。

只是百姓都在传,云启国的女皇要来见修兰国的女皇商量事情。

并且就在这两日。

她自然不会傻乎乎的飞去云启国,因为路程太远,但是她应该能够问别人打听到云井辰他们的下落。他真的死了吗?还有小白,还有巫咸。

凌若夕悄悄地进入了皇宫,不过因为她害怕有人认出她,她才知道这蛟人的内丹,还可以改变自己的外貌。

凌若夕此刻是一个长得十分普通,扎在人堆里都不起眼的女子。

蛟人丹可以暂时改变容貌,因此蛟人丹也是个好东西。只是来的十分不容易,是天下的珍宝之一。

因为蛟人据说已经绝迹了,这也是芋头在来的时候在船上对她说。

并且改变容貌的时候,除非这丹取出来,否则容貌都不会变回去。

凌若夕潜入了皇宫,在这日晚上,她听到消息,说云凌带着自己的暗卫来见修兰国女皇,那女皇自然是款待云凌。

凌若夕知道自己不能在屋顶上面徘徊,于是干脆打晕了一个侍女,然后端着酒菜,并且将酒菜放到云凌的桌上,接着站到她身后。

她的容貌因为是用蛟人丹改变的,因此根本不会有人看出来,也不是什么密术。

“听说您前几日剿灭了一批强力的反贼,损兵折将十分严重?”修兰女皇忽然道。

“只是一批反贼而已,贼首已经死了,我还请了观星师傅来看,她的星确实是陨落了。”云凌道。

“那其余人呢?也杀了吗?”修兰女皇问。

“跑了,关键的时候竟然有两只魔兽来捣乱。”云凌一口气饮下杯中的酒似乎是觉得不解气。

魔兽?

凌若夕想,难道是麒麟发威,那么叛贼感觉是在说她。

“哈哈哈,修兰女皇,不如咱们就开门见山地说吧,老是反贼反贼的,我听着还不习惯呢。凌若夕被我杀了,我将她的尸首丢到了海里,喂鱼。”云凌说的很直接。

凌若夕却站在她身后听的一清二楚。

“那她的夫君呢?”修兰女皇忽然道。

“她的夫君在看到她死了之后忽然发狂,将我的暗卫首领打成了重伤,不过后面我将她的夫君制服了,将他关了起来。她的夫君真是姿色还不错。”云凌说话间一股留恋忘返的样子,让凌若夕现在就想上去弄死她。

但是她还是冷静了,因为她想,她说的未必是真的。这也是她在海岛上培养出的耐心。

“凌小白呢?”修兰女皇问。

“凌小白?他身上魔气那么大,谁敢招惹啊,丢那了,不过巫宗的巫咸我倒是听上心的。不过其余人都被我杀了。”

“是吗?我怎么听说你本来想抓巫咸,结果麒麟忽然发威,将巫咸和凌小白带走了,你最后只抓了小一一人吧,至于云井辰,我这边还有人回答说他也被你抓后救走了呢。”修兰女皇道。

“哼!我会抓住他们的,他们是凌若夕的亲人,一个个都不得好死,还有你,修兰女皇,你别以为你后面有个叶宗我就不敢动你,我今日来就和你说了吧,我的父皇有一个遗志,便是统一大陆,很可惜,你们修兰国有叶宗,和凌若夕走的太近了,所以今日我是来对你宣战的。哈哈哈!”说罢战书飞到了修兰女皇的桌子上,云凌一行人速度地离开了修兰的皇宫。

修兰女皇打开了宣战书,只是叹了一口气。

然后蛟婢女退下。

凌若夕假装出去,但是却留在了房顶,接着,修兰女皇忽然变成了叶兰的样子。

凌若夕一愣,怎么会是叶兰,她已经全盘接收了修兰国了吗?那么现在整个修兰国都在叶宗的控制之中吗?

从黑暗之中走出来一人。

“这是提早的宣战书,想不到云凌的挑衅如此厉害,要去联络乐宗了,恐怕云启国早就要对我们这些国家发动战争。叶飞,你会留下来帮我的,对吗?”她抬头看着叶飞。

“叶宗有难,我怎能袖手旁观,傀儡大军我已经研制好,我们还是能够全力一搏的。”凌若夕将玄力集中子啊眼睛上。

看那战书,提早一年的战书。让其它国家备战,这云启国到底在想什么。

云凌可不是那么一个好心之人,会提早下战书,只怕这一切是她的一场阴谋。

只是云井辰,小白,又去了哪里,可惜她现在根本就不强大,即便是找到了他们云凌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式,让自己的力量强行提高。

这种力量,刚好是超过她的,是神醒期的巅峰。

“快把东西给我喝。”这时候云凌却在路上,她的暗卫中有一人走出来,摘掉面具,此人却是叶柳。

“快点给我喝啊!”她冲着叶柳叫着。

叶柳给了她一个小小的琉璃瓶子,里面装的是鲜红的东西,云凌一口气喝了下去,然后感到整个人神清气爽。

“看来,您是这辈子都离不开这东西了,尊敬的女皇陛下。”叶柳还是儒雅的样子,不过他却缓缓开口,好像一个诱惑人的恶魔。

这时候云凌却忽然掐住了叶柳的脖子,不过叶柳却面不改色心不跳。保持着微笑。

云凌的手终是放了下来:“你在这里面还加了什么,为何我今日心情如此愉悦?”云凌问。

“加了一点儿忘尘散,我想您会喜欢。”他对云凌道。

“嗯,我的确很满意。”说罢云凌忽然飞了起来,加快脚步飞向了云启国。

叶柳却诡异的一笑:“您的喜欢是我的荣幸。”

这时候另外一个暗卫显现出来,她将面具摘掉,却是一个女人。

这个人便是圣雪。

“你给她吃了这个?她会越来越依赖。”圣雪道。

“是吗?难道不好吗?她喝的可是我的最高杰作,玄女之血,可以保持她那惊人的修为。”叶柳笑着道。

“可是,凌若夕真的死了吗?”圣雪有些难过。

“不,凌若夕没有死,你以为命运会直接被一个云凌颠覆吗?你以为魔族为何最大的隐患是凌若夕,这是有原因的,在魔族之内有一部魔典,记载着一些不为人之的秘密,总之,凌若夕不会那么容易死的,更加不可能因为云凌而死。你只需要看着便好。”叶柳对圣雪道。

圣雪点头,然后暗暗道:“对不起,凌若夕。”

接着她戴上了面具隐藏在黑暗之中。

凌若夕看着叶兰,她一个人既要管理叶宗也要治理修兰国,确实是为难她了。这些日子她变得特别沧桑,凌若夕在修兰国皇宫逗留了几日,一方面打探了云井辰的下落,可任然是没有任何音讯。

似乎一下子大家都藏了起来,毕竟云凌的实力真的是很可怕,并且她相信云凌的实力还正在增长中。

因此她下了一个决心,她决定努力修行,待到她回来之时,她必定要云凌的命!一年的时间,那场战斗的日子,凌若夕可是记得。

所以等着她回来,那时候她必定会是真正的强者。

凌若夕呆了几日后,便回到了码头。

芋头看见凌若夕比她还早到来,倒是吃了一惊。

“若夕,我买了米,都在乾坤袋之中,哈哈,偷偷给你买了这个。”她塞了一串冰糖葫芦到凌若夕手中。

“我们要在海上航行几日,我还买了好多零嘴。还有小酒。”她拿出酒水来。凌若夕点头,同她一道上了船,等着她一定会回来的,她看着离她越来越远的陆地。

回到了海岛,拿出了蛟珠。又进行了往常的训练,此时的凌若夕却比平日更加刻苦,都说天才是被逼出来的。

在第二个月的时候,她已经是能够打败香怜的强者了,她这进步太过于变态,因为凌若夕已经突破了神醒期,力量达到了一个新台阶。

不过蓝羽却还未回来。

这日,蓝羽终于回来,看了一眼凌若夕,然后道:“不错嘛,可以到这岛上呆着了。”

但是凌若夕却不想呆这岛上,道:“我要离开。”

她的话彻底的激怒了蓝羽。

“不然你就教我新的东西,教我如何可以变得和你那么强?”凌若夕道。

可是蓝羽却将她打成了重伤,她在**,昏迷了三日,芋头照顾了她三日她才醒来。

“若夕,你不该问公子这个问题,公子是与生俱来的星月神族,出生就是强者,你却问他修行的诀窍,他也教不了你什么,他的血脉里面流淌那便是力量,是其它星月族赶不上的。你要问修行之法,应该去问海族。而不应该问身为星月神族的蓝羽公子,我的修行之法在他眼里不过是一场表演。”芋头知道,这便是血脉带来的绝对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