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73章 又见老熟人

第773章 又见老熟人

凌若夕在**躺了三日才醒来,不过身上伤的确实无比严重。内伤更是重。

“我要下床。”凌若夕支撑着身子,她要下床,一年后她绝对不能让云凌发动战事。因为她上次去看的时候,已经知道,云凌整个人已经丧心病狂了。

她这完全就是要报复社会的意思!

若是让云凌发动战事,她一定会制造杀戮,因为她得不到幸福,便不会让全天下得到。她其实是一个很弱小之人,她开始错估了她的度量,以为她能够承受一切。

不过云凌毕竟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还没有到那个地步!

因此,时间不等人,她要变强。

“你要去哪里?”芋头拉着她。

“我要离开这里,去找星月海族。”她要让海族之人教她,她隐约感觉到这些年她一定要变强。

“你不能出去,公子若是知道,一定会当场了解你的性命!”芋头阻拦者着凌若夕,但是又不敢太过用力,因为她只是,现在凌若夕浑身是伤,哪怕动一下,也是浑身疼痛,若是她出手,说不定凌若夕这条命就真的没了。

她只能看着凌若夕一点点的往外挪动着。“我要去找蓝羽,和他说清楚。”

“好吧,我帮你去找根木棍。”芋头从来未曾见过如此顽强之人,凌若夕不仅是外伤还有极其严重的内伤,可以说大半条命已经没了,却如此坚持,外伤只是疼痛,那内伤可是揪心之疼,她用木棍搀扶着来到了蓝羽公子的面前。

连香怜都不忍心阻拦她,香怜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凌若夕非要如此,忍着疼痛?一定要做到如此地步。

却见蓝羽的对面还是坐着一个人。

“凌若夕!你怎么来了!”蓝羽看着浑身是伤的凌若夕,绷带里已经透出了丝丝的血迹,看来是伤口又裂开了。

“我要变强,放我走。”凌若夕眼神坚定地对蓝羽道。

“不行!”蓝羽拒绝了,开玩笑,他现在要透过她进入梦境,每天去见她朝思暮想之人,怎会轻易放她走?

“这位凌姑娘便是神女之母,我与她还有些缘分。”这声音好生熟悉,凌若夕抬头,在说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海星流。他竟然是蓝羽的朋友?

“不行,不行,我绝对不会让她走,她一心想学习我们星月族的密术,你知道在我这里,我没什么可以教她的,但是她必须要留在这里。”蓝羽道。

“其实这也没什么,我可以亲自教导她,我也在这里留上一段时间,这样她既不用离开,你也不必烦恼。”海星流道。

“如此便好。”蓝羽看了一眼凌若夕道:“海星流是我星月族十二岛主之一,力量远在我之上,有他教你并不吃亏,先去休息吧,尽快养伤。”说罢便让香怜扶着凌若夕进去休息。

凌若夕的伤在海洋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粉末配合草药的调养之下,终于好了,虽然还有些小伤,但是已经可以自由活动了。

“你的身体恢复的可真快。”芋头依然在照顾着凌若夕。

“不过今日还是用这个吧,珍珠粉配合海藻泥,咱们女孩子若是身上有伤疤就不好了,这里什么都不多,就是珍珠海藻特别多。”芋头道。

凌若夕点头,知道这珍珠是芋头去深海给她打捞的。

瞬间心里感觉温暖了许多,芋头这个女子,心思耿直,喜欢与不喜欢都挂在嘴边,对她又极好,也很有同情心。

也只能在这里生活了,若是去了内陆,恐怕那里的勾心斗角会让她很快就受不了,也会受到伤害。

她来到了海边,却见海星流在这里。

“我教你,却并不是你的师傅,因为我们星月族有规定,从来不收非本族之人为徒弟,因此我不是你师傅,我教授你的原因,是因为我不可违抗天意。不过既然你是我教出来的,就自然不能丢我的脸,我的实力和蓝羽公子比起来,蓝羽是要逊色我的。这也是为何他是星月神族,我是星月海族,不过他却对我礼貌有加,并且十分尊敬的原因,因为在他面前我是强者。”一来,海星流便把话说开。

凌若夕点头。

“你今日既然要学习我的本事,自然就必须学出个样子来,等你学成,就必须打败蓝羽,你若打败他,便可离开这座岛,若是不能,便要一辈子留下来,星月族人都是骄傲的,只会承认比自己强的存在,比自己弱的,是没有说话的权利。”海星流继续道。

凌若夕继续点头。

“好了,那么开始吧,我不会教导你很久,大概只有一个月。今日我要教导你的是你对力量的掌控,过去你依靠自己的首饰,能够把玄力和密术很好的结合,但是如今的你没有了首饰,你又能做什么呢?连凤凰化形你也是依靠首饰。力量具体化,便是玄力和密术的高度结合,才能够做到,接近纯正的力量越容易具体化。”说罢海星流一台手,他的手中便出现了一只蓝色的鸟。

这鸟是发着光芒的,亮蓝色,随后这只鸟儿飞起,然后一头栽入大海之中,大海之中窜起了一道巨大的浪。

凌若夕没想到一只小鸟会有如此能耐,想必这是力量。

“好了,你就先从这鸟儿练起吧,记住要沉稳,心一定要安静下来,感受两股力量的融合点。我去吃东西了。”说罢海星流便转身。

香怜端着一大个食盒,然后海星流坐在海岸边的草地上吃着东西。

凌若夕却在刻苦训练,她凝结了一上午,才只能凝结一只鸟儿的轮廓,可恶过去在那些首饰的帮助之下,她可以轻而易举的凝结出一只凤凰,但是现在却如此之难。

这时候,她忽然想起了在秘境之中遇到的海老的话,他说他们的力量是自然之力,并非本身,要正确的引导并且加以控制。

当时在秘境之中她才借助首饰的力量凝结的相当好,若是这次,她一个人来呢,她来掌控这些自然之力呢?

一下子她便不练习凝结了,她坐在礁石上面感受着海浪的气息,这一坐就是三日三夜,同样和秘境一样。

只不过秘境是被创造出来的自然之力,这里则更加真实,更加难以掌控。

海星流看见凌若夕不练了,却微微挑眉:“有趣,她这个样子,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就在第三日,凌若夕的手微微升起来,一只金色的鸟儿在她手指上面悄然形成,这是一只凤凰的幼崽。

这让海星流都有些刮目相待了,真想不到凌若夕有如此天赋,这么快就会运用自然之力了。

凌若夕睁开眼睛,看着自己凝结的这只鸟儿,忽然她另外一只手一抬很快的,那只鸟儿飞到天空,转眼间变成了一只巨大的金色凤凰。

这却让海星流啧啧称奇,三日,凌若夕只需要三日,只要有人从旁点播,她几乎无师自通,这几乎让人砸舌。

巨大的凤凰在天空盘旋,接着凌若夕手又一点,一条巨大的金色巨龙在天空飞舞。

蓝羽公子在凉亭之中喝着茶,看了一眼天空,微微一愣。

这等天赋,让海星流也说不出话来,能够操控两种力量,这是对力量的领悟深层的理解。

凤凰她是照着自己的凤凰幻化,金龙则是照着俯身小白的金色巨龙,不过此时她却是力量用尽了,操控自然之力实在太辛苦,忽然金色的龙和凤都不见,她晕倒在了礁石上。

毫无前兆地倒下了。

芋头的结论是,她三天没吃饭,又吹了三天的风,最后还用了巨大的力量,于是晕倒了。凌若夕醒来的时候,芋头给她添了很多饭,然后炒了很多小菜,不过都是海味,凌若夕不断地吃着,最后将一个木桶的饭全部都吃光了。

众人不免有些咂舌,这凌若夕好像是越来越能吃了啊!

第二日,凌若夕接着练,她觉得她虽然弄出了力量的具体化,但是还未保持长久,所以她决定将时间弄久点儿。

可是却不得要领。

这时候海星流又来了道:“你的力量幻化出来的东西,一下就没了,并且。”他未说完,只见手中一只很小的蓝色鸟儿,冲向天空中的龙凤,那龙凤一下子瓦解了。

“不堪一击!”海星流道。

“请指点一二。”凌若夕这次是十分谦虚,她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

“你做的东西太过于花哨,力量不是用幻化出来的东西大小来衡量,而是用精密度,有时候你不必花费大量的力量去弄一个巨大的东西,凝结一个小的,试试看,然后将其中的力量不断加深,这样才能发挥巨大的威力。”说罢海星流又离开。

凌若夕开始手中凝结成一只小鸟,然后将力量不断添加其中,但是却因为加得太快,那鸟竟然自爆了,将凌若夕炸了个遍体凌伤。

不过好在只是外伤,并未有任何内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