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74章 一小步

第774章 一小步

一只小鸟翱翔天际,发出金色的光芒,和另外一只发出蓝色光芒的小鸟碰撞。金色的小鸟反而略胜一筹,接着天空之中的爆炸声音不绝于耳。

对力量的掌控,凌若夕已经到了精确的地步,这也让海星流叹为观止。迄今为止,她是他传授过最聪明的徒弟。

她不仅有着惊人的天赋,更加有着非凡的努力,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子。让海星流刮目相看,甚至和过去不同。

“现在是最后一个阶段,这一个月以来,我将能够教你的都教了你。不管是对力量的掌控,还是速度的精准,你身上若不是中了血咒,怕是可以学习我的星月族的密术,可惜啊,血咒让你无法用太多的血脉之力。”海星流站在海边,并未看着凌若夕,而是看着翻腾的巨浪道。

“我的孩子在哪里?”可是凌若夕却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她的孩子在哪里,是啊,她太过于思念自己的孩子了!

“你的孩子,她现在很好,凌若夕,你的路还很长,在你没有达到那个境界的时候,你是不可能见到云欢欢的。”海星流道。

“我今日若是打败你,还不能见到云欢欢吗?”凌若夕问。

“哈哈哈,若是云欢欢在我手中,你自然是可以见到,我可惜,那孩子现在不在我身边,在我们星月族的祖母身边,她是神女,由祖母亲自教导,并且我的能力,比起祖母的能力可是差了许多,她老人家已经不是和我们一个层次的了,你可知道玄力修行者,神醒期后面的一个阶段叫做什么吗?叫做神灭期,而你通过练习,突破了神醒期也不过是神灭巅峰,而神灭期之后便是到了另外一个层次,若是说神灭期之前,你的能力还能是个凡人,但是神灭期之后,你全身将会脱胎换骨,进入到新的层次,这是神的领域,才能和九天玄女的修为稍微沾上点儿边。”海星流道。

凌若夕摇头:“我只要我的女儿。”

“你的力量不强,你不了解星月族的主母,力量不够强大连她的面都见不到!凌若夕,你太天真了!你现在是神灭期的巅峰,修为最多也就和神蓝羽那家伙差不多,那家伙也就靠着自己的血脉撑到了神灭期,你想,一个神族血脉稍微优秀一些之人,便什么都不做,只靠着吸收星辰之力就到了神灭期,而星月祖母不仅是血脉是我们星月族最精纯的,更加传说她当时是我们星月族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并且也十分努力,现在她已经活了几百岁,力量更是深不可测。凌若夕,你不可能成功!”海星流道。

“我没有选择,我一定要试一试。”凌若夕握着拳头。

“哈哈哈,好,凌若夕,有胆识,不愧是我教出来之人!”海星流忽然笑了道:“其实刚才说那番话纯粹是为了考验你,并非让你知难而退,若是你刚才有一丝的退缩,那么我便不会告诉你后面的事情了。我知道你现在要去对付云凌,但是你若还想你的力量有所长进,那么对付云凌后,便来星月族找我。现在你要做的,就是离开这座岛,外界已经要发动战乱了,云凌已经向着各国家发难,战事要提前到来。”海星流道。

凌若夕找到蓝羽的时候,蓝羽公子正在下棋,他微微抬起眼道:“找我有何事?”

“我来找你比试,若是你输了,放我离开。”凌若夕道。

“哦?我就不信一个月之内,你区区一只蝼蚁也会变成人不成?”蓝羽公子对着凌若夕满是轻蔑的语气,接着凌若夕便感觉周围有一股巨大的压迫之感。

若是在一个月之前,也许这压迫感会将凌若夕撕碎,但是现在,进入了神灭期的她,已经和蓝羽公子有着一样的修为。

她丝毫不怕这种压迫感,浑身的气势也震开来。蓝羽公子脸上有些惊讶,随后又似乎了然道:“还真是有意思!”

接着他们二人在空中打了起来,不下几百回合,看着一众人婢女十分担忧,特别是香怜,当然还有芋头。

后面蓝羽公子和凌若夕却是嘴角都是血,然后出现在了地面上。海星流看着他们,应该是两败俱伤的光景,这也就是说,凌若夕和蓝羽实力相当。

“我略胜一筹,你已经输了。”凌若夕一字一句道。

她说完这句,蓝羽公子猛然喷出一口鲜血。众人都惊讶地看着蓝羽公子。大家都万万没有想到,当初那个任由她们欺负的凌若夕,如今的实力,竟然可以打败神灭期巅峰的蓝羽公子。

蓝羽公子,忽然对凌若夕笑了笑,然后他看了看海星流,脸上那种轻松**的表情一扫而空,道:“哈哈,好,海星流,你教出来的好徒弟,凌若夕!哈哈哈,他笑了笑得十分诡异,但是她不可以走!”说罢蓝羽公子浑身忽然发出了蓝色的光芒。

“糟了他要蜕变,他要迈入下一个境界!”海星流十分惊讶,没想到蓝羽公子光是靠着血脉就能够做到如此地步。

凌若夕警惕着,看见蓝羽公子和过去完全不一样,这一变化结束,他身上的伤竟然奇迹一般地好了。

接着,他再次和凌若夕打斗起来,但是他却毫发无损,还是风度翩翩,只有凌若夕受了重伤从天空之中被打了下来。

“蝼蚁,还不过是蝼蚁而已!”蓝羽公子拿出折扇,保持了自己的一贯风度。

“将她抬下去吧。”他轻轻地一说。

香怜和芋头走上来准备将凌若夕抬下去,但是凌若夕却硬生生地站了起来。蓝羽公子一愣,他明明将她的骨头打断了,为何她能够站起来,这不可能!

“不,我要走!”凌若夕这个时候发现,她浑身的血液开始灼烧,接着仿佛万般的蚊虫开始腐蚀她的心脏。她不知道怎么回事。

可是在众人看她的样子却不是这样,她身上好像有血液早蒸发着,身上都是红色的雾气,这种雾气后面变成了金色的,环绕在她身旁。

“这是!”海星流皱着眉头,原来她只是不能用血脉的力量,但是并不代表她在夜晚进行着高强度练习的时候,竟然不知不觉地累计了这么多的星辰之力,要知道九天玄女的血脉,可是汇聚了龙华大陆上最精纯的血脉,其中也包括了星月族的,她能够吸收星辰之力也不稀奇!她是九天玄女的后代,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她能够吸收星月之力到这个地步。

蓝羽公子也感觉到什么要发生了,他感觉到凌若夕和过去有什么很大的不同,于是手中凝聚着力量,想着若是不现在打败她,还真能让她走了。

凌若夕的伤口在疯狂的复原着,巨大的力量环绕在她浑身断裂的骨头,让它们疯狂地愈合。接着她站起来,然后手中金光闪耀,一只巨大的金色凤凰出现在天际,接着俯冲下来。到蓝羽公子的身上。

蓝羽公子毕竟是力量上了一个层次之人,他用蓝色的力量幻化出一面盾牌,一个巨大的土坑,蓝羽公子在土坑中央,终归是被盾牌吸走了大片的力量。

“我要离开这里。”这次是成群的金色小鸟,晃得众人都睁不开眼睛。

“我绝对不会放你走的!”香怜还是第一次看见蓝羽公子如此坚持的眼神。

“蓝羽,她的血脉之力催动了,你打不过她的。”海星流忽然喊道,他是知道这位老朋友的。

“你闭嘴,我想玄女想了几百年了,如今可以通过凌若夕为媒介,在梦里见到她,我觉得很开心,可是你们却要夺走她!你们又要让我过行尸走肉的日子吗!”他忽然发了狂似得。

“糟了。”海星流皱着眉头,没有想到这个蓝羽是个用情这么深的人,竟然是为了九天玄女也要留住凌若夕。

这招式可不是一般的招式,这招叫做毁天灭地,但是这一招很损,用完这一招之人,三个月之内都无法用玄力和密术。

就是杀敌一千自损五百的招数。

他用这一招对付凌若夕,凌若夕的眼神里面却也有一丝的金色光芒覆盖了她的眼珠,她没有注意到,不代表海星流没注意到。

蓝羽发出这一招,竟然被凌若夕一挥袖子停止住了。

凌若夕身上散发出来了不太一样的气势,这有些不像是他。

“不过区区一只蝼蚁。”这句话却是凌若夕说的。

香怜呆了,她竟然说公子是蝼蚁?

凌若夕眼里有金光流动。海星流果真觉得是不好了,祖母告诉过他,凌若夕的身体之中,有一道第一任九天玄女的意识,怕是这个时候那个意识爆发了吧?

说罢,凌若夕手中凝聚了一道极小的金光,然而就是这道金光,却让蓝羽感觉到无比的害怕,他第一次退缩了,这女人根本不是凌若夕,他心里是知道的!

这女人对他的杀意是真的,仿佛将天下苍生都比作蝼蚁!这是要何等高贵之人,才会有这种想法!

就在凌若夕手中凝聚着一道很浅的金色光芒的时候,海星流却丢出一个东西,那是一块小小的玉佩,丢在了凌若夕的面前,凌若显然是主意到了,她看见玉佩,手中的力量瞬间消失不见,竟然晕了过去。

这时候蓝羽公子才稍微松了一口气,不然刚才,凌若夕一定会杀了他!

“你为何不早点告诉我,这女人身上有初代九天玄女身上的残魂!”他被人包扎好,然后拉海星流到一旁。

“不是残魂。”海星流摇头:“她是初代的九天玄女转世,身体又流淌着二代九天玄女的血脉。”海星流摇头道。

“什么?她是初代的转世,那不是很危险,她!祖母一定会让你诛杀她!”蓝羽简直气结,他现在哪里还顾得上找凌若夕如梦啊。初代的九天玄女,那他可是惹不起的。

“可是我并不这么打算。”海星流道。

“你知道,若是她身体里的残魂觉醒,占据了她的身体会怎么样?你根本就不知道!初代的九天玄女,就是被大陆各宗联合杀死的!她这要是觉醒,回想起来前世的事情,那我觉得我们会面临被灭族的危险!”蓝羽握着拳头。

“放心,不会有事的,我要带她离开。”海星流道。

“你……唉!真不知你怎么想的,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了。她是一个很危险的人。”蓝羽公子道。

“她是凌若夕,并非初代九天玄女,而且你认为,她的残魂已经觉醒过一次了,并非这次,任何人要杀死她都不是简单的事情。你以为你救她回来的时候,真是用了转生之术吗?你以为她是如何能剩下一口气的?这不是巧合,有人要她死,怎么会手下留情?”说罢海星流便大步走入房。

只留下蓝羽公子一直叹息。

凌若夕醒来的时候,已经发现自己能够离开海岛了,蓝羽公子没有送她,倒是香怜和芋头送了她。

芋头哭着对她说,一定要早些回来。

凌若夕点点头。

然后芋头告诉她,公子的心情超级不好,不过这次竟然松口,让她离开海岛。她的伤好了,但是公子的伤却还没好。

凌若夕点头,芋头一直送她到船上,然后给她带了很多吃的,还丢给她许多珍珠。

星月族就是珍珠多、珊瑚、什么的多。

凌若夕丢了乾坤袋身上也没了盘缠,她是知道芋头担心这个才给她珍珠,但是这么多珍珠,只怕多半还是蓝羽公子的主意。

她感激地看了看蓝羽公子住的地方,然后船只扬帆起航。

蓝羽公子坐在摇椅上,吃着东西。

“哎呦,疼疼啊,香怜轻点儿。”香怜回来给他换药。

“公子,不是我说你,叫你别逞强,你还是逞强。”香怜今日和往常不一样了,好像变得多嘴了。

“知道了,知道了,唉!”蓝羽公子瘪瘪嘴,却没怪罪香怜:“这不是你说凌若夕没盘缠吗?我送了几箱珍珠总行了吧。”蓝羽公子在她面前也不再是高高在上。

“包好了。”香怜帮他包扎好了。

其实香怜在蓝羽公子刚刚醒来的时候,就对他表白了,她怕他再次死掉,不然她永远也对他说不了爱,她以为那日,她会被蓝羽公子处死,但是他却接受了她的爱。

因为那日,在天空之中打斗,凌若夕对他说,他为了一个已经死去之人,想要留下她,却不去珍惜就在他身边更加美好之人。

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听到,因为他们在天空打斗。后面他被凌若夕打败了,甚至感觉快要死了,他才知道,若是在他死前,还是这样,不珍惜身边的美好,那岂不是辜负了这一片美丽海景?

那是香怜来到海岛上的第二十五年,她和她心爱之人,终于互相表白,受到了海岛上所有人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