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75章 战乱发起

第775章 战乱发起

战乱,远远比凌若夕想象的严重,横七竖八的尸体,躺在这里,这里,前几日还是战场。尸体的腐臭味,已经弥漫在空气之中。尽管周围的树木郁郁葱葱,依然掩盖不了这红色的血迹,苍蝇已经在不断飞舞。已经有好几个地方的人得了瘟疫,凌若夕知道这恐怕是尸疫,腐烂的尸首未被处理,便会产生细菌病毒。

传说云凌有一只不死军队,这是云启的军队,里面的人几乎都不会死,也不会受伤,所到之处,皆为铁蹄政权,士兵哀鸿遍野。

凌凌会疯狂的前进,这些士兵不需要粮草,也不需要疗伤,似乎可以不眠不休。云启国的女皇帝和这她的士兵战无不胜。

然而,各国百姓却人心惶惶,他们很害怕这位女皇帝,传说她冷血无情,残暴之致,有时候为了打仗,她甚至做过屠城之事。

若是这样的人,当了君主,一统天下,只怕百姓会受到巨大的危害。

轩辕宇华轻轻地握着长孙灵儿的手,长孙灵儿微微有些紧张。叶宗之人也在这座帐篷之中制定着计划。

叶兰紧锁着眉头,她很担忧,虽然两国联手,但是云凌有着不死军团,整个剑宗又是她的暗卫。

如今巫宗毁灭,凭着叶宗和乐宗的联手,恐怕也敌不过云凌。况且其它的小宗族因为受到云凌的逼迫,怕是早已投靠了云凌。

但是她们不能认输,天下怎可交予云凌这样的人,这个女人已经丧心病狂了!

已经传闻,她是一个疯子,以杀人为乐。

“还有三日,云凌的大军就要攻打过来。”这时候长孙灵儿终是道。

“我们应该怎么办?先生?”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也在帐篷之中,他穿着暗红色的盔甲,白色的长发,独是那张脸,却戴着面具。

众人都叫他“先生”他却道:“这不死军团要对付起来只有让军团中人全部毁灭,若是有一点儿残留,恐怕都复活。”

这时候,小一却跑进来道:“药水已经配置出来了,我们的计划刚刚好,就让我们消灭这些不死军团。”

小一眼里全是深深的仇恨,他眼圈发黑。

此时巫落也走进来,她双目通红,然后道:“武器研制出来了,靠着玄力就可以催动,可以让两宗弟子都来操作。”

巫鸦走来道:“阵法不止完毕,只待将他们一网打尽!”

回到自己的帐篷,云井辰摘下面具,面具下是他美丽的脸,但是这时候却显得有些憔悴:“若夕、小白、乐乐,你们的仇我很快就会为你报了!”云井辰手中拿着红龙。

这时候一个婢女走了进来,看见了云井辰摘下面具的样子,一愣,然后道:“先生,该吃东西了。”

她端了一碗面放在了云井辰面前。

“知道了,你出去吧。”云井辰戴着面具,完全是不想让将士们看见,无法专心打仗,并非可疑隐瞒长相。

却见婢女还愣在那里。

“你怎么还站在这里?”云井辰的眼神忽然冷了下来。

“是,奴婢,马上出去。”那女子立刻跑了出去。

然后一溜烟出了军营,看见四下无人,放了一只信鸽。鸽子飞到了云凌的面前,云凌拿下了纸条。

“哦?看来他们也在准备着什么,这仗要打得有意思了。”云凌看着纸条笑道。

“终于不再是我一直杀人,真是的,那么哪里是打仗啊。”云凌将一颗葡萄放进自己的嘴里,然后立刻吐出来。

“切,真是的!”她知道,她现在已经失去了味觉,吃什么都感觉不到味道了。

那个女子放飞鸽子后,她便拿出了一条丝帕,这个是云井辰用过的丝帕,她还从未见过那么好看的男人,她幻想着有一日,若是女皇陛下打仗赢了,据说可以满足她一个愿望,到时候她就会对她说,将这个男人赐给她。

她拿着丝帕这么想着,似乎云井辰早就成了她的。

可是这一日,兵营之中却来了一个意外的女子,这女子长得好美,一头黑色的长发,一件长裙,简单的一根发簪,几朵绢花,打扮的比一个丫鬟还朴素,尽管是这样,她也好美。

后面她才知道,这是云井辰的妻子,真正的妻子回来了,她听了心都碎了。这个美丽的男子,竟然有妻子!但是那又怎么样!这个男子是属于她的,她不是一个丫头,她是云启国女皇陛下云凌亲信,是女皇陛下将她派过来打探军情的。

这个女子来了以后,她发现云井辰开会开始亲自下厨,并且做很多好吃的,过去他从来吃的只是她从厨房里端来的面。

她没有想到这个如同妖孽似得男人,竟然会下厨,并且会做那么多好吃的,可惜,这些菜肴都不是做给她的,都是做给他的夫人,凌若夕!

他们在一起吃饭,一起散步,一块练功。他们的世界,完全都没有她的存在,甚至,他还叫她永远不要再来伺候他了,原因竟然是,他不需要人伺候。

她受不了完全受不了!她又放了一只信鸽,准备向云凌报告,有个叫凌若夕的女人来了。她本想做完这些,就营帐休息。

但是,今日的营帐之中,却连一个婢女都没有,这个营帐之中,坐着的,却是云井辰,那个她日思夜想的男子,为何会出现在她的营帐之中?这莫不是上天的恩赐?

她这么想着,但是他的手中却拿着一只死了的信鸽,那是她刚刚放出去的。

她很想转身逃走,她几乎运气了玄力,却被一下刺穿了胸膛,有个女人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的手中是一把小小的匕首,插进了她的胸膛。

这个女人是凌若夕,她眼神冰冷身上散发着杀气。这时候云井辰却来了,都没看倒下的她一眼,他站到了凌若夕的身边,眼里却满是关切,不是关切受伤的自己,而是关切凌若夕。

原来在他们之间,她根本什么也不是,她从来没有走进过云井辰的内心。

她这一刻才知道,她是多么的傻。

“娘子,没事吧。”云井辰看着凌若夕。

“没事,只是不想让她逃走,她叫什么名字?”凌若夕问面前的这个女子,她是云凌派来的细作。

“为夫也不知道,从来没问过她名字,管她呢!”云井辰搂着凌若夕,然后离开了这个营帐,会有人来清理这里的事情的。

凌若夕点点头,也没回头看那个丫鬟一眼,对于细作,她从来不留情。

他们走后,幽忽然出现,默默地处理掉了这具尸体。然后洗了洗手,又换了一身衣服,去和小一聊天去了。

似乎军营之中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春桃应该出事了,她今日没给我信鸽。”云凌道。

叶柳却没说什么道:“没事,我们还有一个细作。”

叶柳笑了。

这时候有一个消息传来,圣雪回来了。小一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并且她还带来了一个好消息,那便是,小白和乐乐都没死。

“你确定吗?”凌若夕问圣雪。

“是,我确定,还有巫咸也没事,巫咸被人带走了,但是具体是谁我不知道,不过小白和乐乐是被鸠公子带走了,这点你们可以放心,我前段时间被云凌还有叶柳用药物控制了,只是不知道叶柳为何要放了我。”圣雪道。

“回来就好。”小一看着圣雪回来,特别高兴,做了一桌子的菜,圣雪也开心地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