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80章 刻苦的训练

第780章 刻苦的训练

既然凌若夕要学,那么老人自然是教。而那个男人却子啊一旁看着凌若夕受苦,第一步竟然是放大痛觉。

凌若夕被灌下药水,然后被用针扎在身上,不过是一根很小的针灸的针,而且几乎是触碰,却要凌若夕感觉那时候的感觉。

凌若夕的痛觉被放大很多倍,在吃着这种苦,然后用话语描述出来她的感觉。

这样持续了十多日,从针,到鞭子,然后各种刑法,她都试过一遍,甚至有时候,梦儿还会顽皮在上面撒盐,更加是让凌若夕苦到不行。

但是凌若夕必须感受这种痛苦,然后找到最想抑制这种痛苦里面的东西。

就在凌若夕每日都要被痛死的时候,或者这种皮外伤已经变成了她的家常便饭的时候,凌若夕却被教导,如果凌若夕要制止这件事,她应该怎么办。

应该怎么办?应该先修复哪里,或者说顶着居多的痛苦的时候,应该如何修复自己的伤口。

凌若夕开始不成功,老太太让她用玄力或者密术,最精纯的力量首先代替自己的**,然后再慢慢引导。

让伤口加快愈合。

凌若夕开始的时候做的很慢,但是这种速度还是不够,因为要几乎一瞬间让伤口愈合。后面凌若夕却越来越快。

“你要伤口愈合,就要克服痛觉,正确理解自己的伤势,不能被痛苦产生的恐惧所左右。”老太太对她道。

当她某日完全修复好自己的伤口的时候,已经过去两个月了。这两个月芋头也没有闲着,她学会了做许多好吃的,小菜。

这个海岛上的东西比那个多多了,每天她都变着样子的做好吃的做给大家吃,也让老太太开心。

这一日,老太太将芋头拖走了,说要教她本领,她也屁颠屁颠地去学了。

终于到了第二步的时刻。

“外伤,终归是皮外伤,对我来说,真正在战斗中起作用的,是内伤,若是你受了内伤,虽能够靠着坚强的意志力起来,但是终究会让战力大打折扣。所以我今日便要教你修复内伤,内伤不需要你受伤,而是要你将全身的经脉打通,这也是只有我们星月族能够学习的,但是你的血脉特殊,海星流已经告诉了我,因此你恐怕会比他们做的更好。”随即老太太用秘音对着凌若夕说了些什么,然后凌若夕虽然复述不出来,但是却在心里记住了。

“这几句口诀,会在你危险的时候有用的,不过很可惜,我现在就要送你入危险的地方。”说罢老太太一挥手,一招将凌若夕打的奄奄一息,她掉入了海之中。

她只感觉她在缓缓下沉,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周围都是一片冰冷。

“师傅,这样会不会对师妹下手太重了?”梦儿终究是不忍。

“我传授她的口诀和你不一样,若是她身上真有那血脉就会自己恢复,若是没有,你只有将她捞起来,我们医治完她,她就可以走了,我需要在她身上看见的是奇迹。”老人转身。

梦儿看凌若夕掉下去,越来越着急,他就想冲进去救她的时候,忽然水中一道金色的光芒折射开来,凌若夕从水中起来,仿佛活得了新生一样。

她刚刚明明奄奄一息,现在却完全一点儿伤都没有。

老人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我教你的你都学会了,但是你用这一招的时候,你一定要记住,这恢复伤口的能力,是和你的玄力挂钩的,若是你力量用尽,又受到致命一击,那么必死无疑!”她对凌若夕道。

“那个。”凌若夕第一次笑了,并且笑得很贼,连来送饭的芋头都第一次看见凌若夕这么气鼓鼓的笑。

“说吧。”他们坐下来吃饭。

“您应该有能够让别人也恢复的密术吧。”凌若夕道。

老太太却是一愣,忽然道:“我有啊,可是为什么要教你?”

这让大家一惊,原来老太太还留了一手。

“老太太,今天我做了您最喜欢吃的红烧狮子头,您尝尝。”这时候芋头却殷情了起来。老太太尝了一口,芋头便道:“味道如何?”

“好,芋头这家伙做的菜越来越好吃了。”老太太十分开心。

凌若夕想也是,因为刚刚来的时候,在老太太这里吃饭,梦儿烧菜,梦儿竟然烧菜特别难吃。后面想着老太太烧菜吧,梦儿却说,有一次老太太嫌弃他做的菜太难吃,自己烧了一次,结果做出了一堆黑乎乎的东西。

顺便芋头就看着凌若夕,因为凌若夕在蓝羽公子那边本来是烧菜的,但是她做了一道菜之后,厨房的人便让她打杂。

做菜这种事情,有些人就是没天赋。

“老太太,既然好吃,你还想不想再吃。”芋头道。

老太太点头。

“不如这样吧,您教若夕那本事,我就每天给你做好吃的。”芋头道。

老太太发现她中了芋头的圈套。

“不过看了一下红烧狮子头,然后用筷子准备去夹。芋头却一端,道:“唉,浪费了这一盘子红烧狮子头。”

这个时候芋头朝着梦儿使了个眼神。

“师傅,您看,难道我们又要吃难吃的菜吗?”梦儿道。

这时候老太太看了看那个狮子头,又看了这一桌子菜道:“罢了罢了,我教就是了,不过我有一个要求,芋头要留下来,做菜给我吃,凌若夕哪怕你日后离开了这里,芋头这丫头也要留下。”

凌若夕却道:“我不学了。”

她放下筷子,若是为了学一个本事而阻止芋头,她说过要跟着她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所以她不能违背她的诺言。

“不,我愿意留下来。”芋头忽然道。

“芋头,你真的愿意,你不是说要和我去看外面的世界?”凌若夕忽然心软。

“不,芋头没有亲人,是公子将我带大,现在跟着老太太也是一样的。”芋头道。

凌若夕一下子说不出话来,第二日老太太也在教导着她帮人疗伤的方式。

“你用这条海鱼先练习着吧,首先,要冷静,这不是你身上的伤,你是感觉不到的,一定要冷静,然后用力量缓缓地深入这条鱼的内部,不可太急,也不能力量断开,不然感受不到它的伤口和伤势。”她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点头,然后用力量探入,忽然鱼炸开了。

“然后继续探入。”鱼再次炸开。

成堆的鱼炸开。

接着他们几人每天吃的都是:鱼羹、鱼羹、鱼羹和鱼羹。

“那个,芋头姐,咱们每天吃鱼羹,能换一点儿别的吗?”梦儿终于说话,后面凌若夕才知道,他全名叫海星梦,称海星流叫爷爷。听到这里凌若夕差点雷死。

“行啊,明天做鱼丸子,你看这也是若夕姐最近几天练功,用的都是鱼,这些鱼虽然是我们捕捞上来的,但是我芋头从不浪费!”芋头拿起勺子义正言辞地道。

终于,老太太忍不住,来指点了凌若夕几下,甚至还示范给了凌若夕看。终于在他们吃了三日鱼丸子后,凌若夕终于成功的让一条被砍了一刀的鱼活蹦乱跳。

于是众人终于结束了自己吃鱼丸子的悲惨命运。

当桌上放着新鲜的羊肉,还有豆腐脑等小菜,又有红烧狮子头,再也没有鱼这个东西的时候,大家都是十分欢乐。

后面梦儿帮助芋头洗完的时候道:“还是你这招有用,看若夕师姐学不会,便每天都做鱼羹,让师傅吃到不想吃,然后主动教若夕师姐。”

“咦,你终于肯叫凌若夕为师姐了,开始你不是叫她师妹吗?”芋头却道。

“我哪敢啊,她进步太神速了,我学了几年的东西,她将近一年就学会了。虽然咱们岛上没什么冬季,不过这里却快过年了,这里过年会下雪,我们要准备过冬的粮食了,你可能过去生活在星月群岛的外围不知道,这内围的十二个主岛,到了过年这时候,温度会下降到很冷,必须准备过冬的食物,海面会被冰封住,虽然我们这是海上,现在还不知道为何温度会这么低,不过你要开始腌制东西了。再有一个月就过年了。”梦儿道。

芋头点点头,开始着手准备腌制的东西,凌若夕已经开始对着芋头做实验了,芋头的伤口一下子全部愈合。

也预示着海岛上的第一场雪来临。

一切都是这么自然,家家户户都准备过年。雪下了很大,海面上被冰封了一大块,打架换上了刀片的鞋子,分别出来滑雪。

大家都纷纷到海面上来,海面上有的地方还是十分光滑的。

“走吧,和大家一块去乐和一下。”老太太对芋头和梦儿道。

这一留下,凌若夕却再也没有见到海星流的踪影,原来他早就离开了这里,只是这十二群岛都过年了,凌若夕也换上了厚厚的冬衣。

这里的雪特别冷,接着凌若夕在岛上和梦儿一起打雪仗,玩的好不开心,有时候她也会想想小白,会想想云井辰。

这么久了他都没有一点儿消息,不知道他找得到自己吗?

这个时候,却看见一个大概十四岁的孩子,走在冰面上,差点滑倒,但是他又坚强的爬了起来,若是小白,也应该是这么大了吧。

应该长成一个将近十五岁的少年了。

只是此时的他却是君临天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