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81章 被关起来的少年

第781章 被关起来的少年

只是这个少年划伤了,手流血了,凌若夕赶忙上前,然后扶住他,接着感知了下他身上的伤口,后面将他的伤口全部治愈了。

“好厉害,你是仙女对不对?”少年皮肤白如雪,红润的嘴唇,长得有些像是女生,身上却没有几分阳刚之气,说话柔柔弱弱的。

“我不是仙女,你的父母呢?”凌若夕问。

“我没有父亲,只有娘亲。”这话时候蓝田跑过来,一把将这孩子抱起来。

“奶奶。”少年称呼蓝田为奶奶,不过凌若夕却见怪不怪了,毕竟他们都是活了几百岁之人。

“凌若夕,谢谢你治好了我孙子身上的伤,不过这孩子体弱多病,不能随意出来玩。”说罢她将他搀扶着走了。

凌若夕收回了手,她刚才明明感知到,这孩子体内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并且也没有体弱多病,为何她不让这孩子出来?

不过凌若夕也不想多管这些闲事,反而是看着脚下的冰层,好像很厚,永远都见不到底。

她走了两步,忽然不小心滑倒了,却是说自己大意了,却脸贴着冰层很近,忽然感觉到这冰层上不是一般的寒冷,然后站了起来,又不免看了看这冰层,心里有些疑虑,不过还是最终回去了。

“好在,今年的冰还是来了。”这时候一个地下室之中,有人在议论着,这里很暖和,有一个暖和的火炉。

周围有人坐在四周。

“是啊,只要有这颗明珠在,每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就不用惧怕海里的那些东西。”几个人子在这里聊天聊得很欢乐。

凌若夕刚才分明感觉到冰层下面好像有什么,并且让她本能地逃离,是她想多了吗?她走回了岛上。

此时的冰层的很下面,这几十米的冰层下,却是有黑色的气体不断地敲击着冰层,一个冰层敲碎了一个角,却又马上复原。

似乎这些冰是为了镇压住这些东西。

凌若夕想着那个少年回头看她的一眼,他用秘入传音对凌若夕说的话,她对凌若夕说救救他。那么那个少年真的是蓝田的孙子吗?

当凌若夕围着老太太吃饭的时候,老太太却叹了一口气道:“我想你应该见到了那个少年了吧,他不是蓝田的孙子,蓝田只有一个孙女。”

“那人是谁?”凌若夕问。

可是却见星梦一脸悲痛,然后他道:“他是我弟弟,我的亲弟弟。”

“什么?你的弟弟?”凌若夕问。

“我的弟弟和我不同,他虽然是海族人,却有和神族一样精纯的血脉,在神族人发现了这一点之后,便将他带走,因为他出生的时候,十二个海岛光芒闪烁,有人说他注定是要当岛主之人和我们不一样,于是交给了神蓝田抚养。神蓝田传授给他力量,并且他的力量也增长的很快,但是他却在一年前不知为何被列入了危险的存在,从此被囚禁,这次他出来,也许是偷跑出来的,为了和大家一块在冰层上玩耍。”星梦道。

玩耍?不,凌若夕内心却摇头,他的眼神不像是在玩耍的孩子,他只是在冰层上走路并且摔倒。

不过本着别人的事情不要管,她还是不要多想什么。

却没想到在这一晚上有人敲开了他们的门,但是不是她的,是星梦的。

凌若夕因为受到过海星流的训练,因此有响动便出来。

烛光照着了那人的脸,就是那个少年,星梦的弟弟。

“哥哥,带我走吧,趁着万里冰封,我们走吧,我不要留在这里,我要回海族。”他对星梦道。

凌若夕这时候却也出来了。

“师姐,今晚你就当什么都没看到吧。”说罢他便准备即刻带着他弟弟走。

凌若夕却皱着眉头,这两兄弟她还真的不放心,她到厨房去拿出了一部分的腌肉,然后从自己的乾坤袋中拿出了一个东西。

是一个巨大的雪橇。

可以坐四个人。

他们三个上了雪橇,却苦于没有人拉,凌若夕将力量幻化出了两只金色的雪犬,反正也没有用很多力量,因为不是战斗用的,只要它们拉雪橇就行了,于是冰层上金光闪闪,两只雪犬飞快地拉着他们走了。

不过那毕竟不是真正的雪犬,连凌若夕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朝着这个罗盘的方向走。”这时候星梦拿出一个罗盘,凌若夕点点头。

因为这个孩子和小白一样大,她不忍心,看着他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儿子一样,若是有一日小白向着陌生人求助,希望也有一位好心人帮助他找到自己。

而此时的凌小白,却再一次地玩起了失踪。

当王思雨看着凌小白在过年后留下的字条,她小小的脸上简直都要气炸了!

“凌小白!”她一字一句,王思雨已经经过一年多的成长,显然成了一个美人,尽管只有十四岁。

但是宫中已经有许多人在追求她,但是她独爱凌小白。可是小白又玩起了失踪。

字条上面写着:“我去找我娘亲,皇上谁爱当谁当,我不当了。”

接着麒麟、狐狸、黑狼都被他拐带走了。

冬天的雪下的很大,等到天气转暖,便是小白的生日,但是小白心里却放心部下凌若夕。

如今那个小小的娃娃,已经长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脱去了稚气。凌小白长得很高,很瘦,不再是个白团子。

黑色的发丝在风中飞舞,他因为还在变声,让他的声音暂时有些分不清性别。

加上穿了一件可难可女的白色锦缎。

“我们要怎么渡海啊?”他拿出地图,也不知道茫茫大海,娘亲在哪里。

忽然麒麟摇身一变,不再是企鹅,凌小白骑着麒麟飞向了大海。

他飞了几日,却见一片海域上面却是被冰封,正好麒麟也累了,他干脆在冰上走。

他不怀好意的看了老黑狼,于是拿出了雪橇。

黑狼表示十分不高兴,要和麒麟还有狐狸分开拉雪橇,但是狐狸本事是智慧形的,也没什么力气,麒麟比较单纯还是答应了。

凌若夕跟着罗盘的方向来到海族的时候,却看见海星流似乎在迎接着他们。

接着海星流像是护着宝贝似得,将少年抱了起来,然后来到了地下。

原来这,海族冬日都是在地下过冬,上面的房子,却是平日天气好的时候住。

凌若夕也感觉这里的海面冰层更厚,并且更加寒冷。

这个时候,海星流怀里的少年忽然睁开眼睛,他忽然对凌若夕道:“凌阿姨,你的儿子凌小白已经进入了我们星月族的区域。”

“你怎么知道?”凌若夕皱着眉头。

“对不起,凌姑娘,我骗了你,其实我的弟弟,叫做海月曦,月曦的诞生,整个性命都牵连着整个星月的岛屿,因此蓝田才将他看的如此重,不让他出来,我今天只是带他回家过个年。他能够感知星月族区域内所有的动静。”海星梦道。

“小白,小白现在在哪里,我去见他!”这是凌若夕第一次不冷静。

“你必须冷静,凌若夕!现在不是你见凌小白的时候!你瞧外面刮起了风雪,你很容易子啊风雪中迷路,这风雪刮起的时候,星月族无论多么厉害之人也不敢出门。”海星流道。

“凌小白现在没事,不过他和我一样大,我也希望能有这样一位朋友,我可以进入他的梦境,告诉他,他的母亲很好。我有这种能力,我能够进入在新月族区域内所有人的梦见。”月曦道。

凌若夕点头。

“不过现在他没有睡着,他已经到达了那个地方,我想神蓝田会好好照顾他的。”月曦笑了。

果然,小白这绝美的面容,当然,群众开始都把他当作女孩子,这么可爱,一定是女孩子嘛!再加上他分不清性别的声音,嘴巴又特别甜,更蛋疼的是,他的修为极高,几句是神灭初期了。

他还忽悠大家说他是星月族的,当群众问他是星月哪个族,他便说他是海星流的私生子,这差点没把大家弄吐血。

这不能怪小白,只能怪小白只认识海星流一人啊。他不这么胡诌很容易让人产生怀疑。于是凌小白开始胡说八道,说海星流是如何爱上他那美丽的娘亲,然后如何生下他。

众人了然,原来海岛主在内陆有一段这种风流韵事。

于是,蓝田的母爱力量瞬间就体现出来了,她一听这孩子是海星流的私生子,于是非要等到暴风雪停止带着她回海族,去认祖归宗。

凌小白也是十分乐意,在这里好吃好喝的被招待下来了。

当然这是月曦看到的场面,他在梦里看到的,不过他却笑出来,这个凌小白,是凌若夕的儿子,真是个有意思的人,若是能够和他成为朋友就好了。毕竟,月曦实在太孤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