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87章 两兽斗争

第787章 两兽斗争

两只都是水系兽,麒麟的血统高贵,但是对方的实力也不弱,两只兽打了起来。

“娘亲,麒麟会不会有事啊?”小白担心麒麟,本想抱着什么,却发现怀里空空的。

“没事。”凌若夕已经看出来了,这麒麟应该能够打赢这只海兽。

魔兽之间的争斗和人类完全不一样,它们是直接用力量相搏,果然,麒麟将这只海兽打的奄奄一息,只要再给一招它就死了。

但是这时候,麒麟却没有这么做,反而是舔了舔这只海兽,它身上的部分伤口复原了。

“靠!原来这麒麟的智商这么高!”凌若夕心里忍不住道。

怪不得说这麒麟是神兽,果然通人性,若是它一口气将海兽弄死了,也只能证明它是一只普通的魔兽罢了!

这个时候,海面巨大的起伏,本以为麒麟够大了,谁知道,一只更大的海兽了海面,这海兽的大小,是麒麟的十几倍,不过凌若夕看着怎么这么眼熟?

这不就是那只和麒麟打斗的海兽的放大版吗?

擦,原来是它儿子!

不过那海兽,却对着麒麟叫了一句,然后带着自己的儿子走了。麒麟却屁颠屁颠地跑了回来,似乎在炫耀,又变成了企鹅的样子。

小白这才松了一口气。

接着它们继续泡着泉水,接着是黑狼,变得浑身黝黑,变大了许多,爪子更加锋利,坑爹的是还带有剧毒,解药竟然是它的口水!

这种剧毒会阻止伤口愈合,若是没有解药,估计只有身体慢慢腐烂至死了。

接着是狐狸,竟然多长出了尾巴!

“狐狸,原来你是九尾狐啊!”小白恍然大悟。

狐狸叫了一句,然后跑到凌若夕的肩膀上,轻轻对着凌若夕道:“我们狐族只有经过特别的进化才能进化成九尾狐,这是狐中之仙。”

于是狐狸泡着泉水三日,长出了三条尾巴,洁白的大尾巴。

云乐乐倒是兴奋了起来,晚上睡觉就抱着他的一条尾巴,盖着一条尾巴,垫着两条尾巴,什么被子啊她都不要了。

凤凰的进化没有在当时,不过回来的时候,却差点烧了凌若夕的小屋,只见一阵大火,凤凰从火中飞出,已经看不出是那只秃毛的小山鸡,而是变成了一只凤凰,不过只是不够大,但是有美丽的翎毛,金色的羽毛,它表示对自己很满意。

于是足足的在众人面前炫耀了三日后,最终在凌若夕和云欢欢的威逼利诱之下,回归了当他们的保姆。

接下来,便是凌若夕了。

“你若想突破,用寻常的方式几乎没可能,人的潜力是被逼出来的,我想你应该知道。”那女子对着凌若夕道。

“我要让你经历生死边缘,将你的潜力逼出来,但是你应该也知道,你的身体之中,有你某一世的意识。”她道。

“什么意思?”凌若夕尽管很多次,她都想问问她和第一代九天玄女是什么关系。

“人死后,灵魂会再度转世,你是第一代九天玄女的转世,这是不需要改变的事实,本来人进入地府喝下孟婆汤,再转世便是另外一个人,忘记前程往事,成为一个新的生命,但是九天玄女本身有着和神明匹敌的力量,也许她本意也想忘记,不过跟着你转世而来的,却是因为你的血脉里面带着其它玄女萼血脉,也许太接近了,竟然在你的脑海里形成了另外一道意识,那也是九天玄女的意识。只是是初代的,若是将你逼入绝境,那道意识便会出来干扰,并且迅速占据着你的身体。”她道。

“她既然有这种力量为何不一开始就占据着我的身体呢?”凌若夕问。

“那只是一个意识,说罢了那其实也是你,所以不存在占据不占据的,你死了它便会消失,可是你的力量太弱了,她不想你死才出现。不过这道意识十分危险,你自己要小心,它可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答,我将你逼入绝境,自然不能是现实将你比逼入绝境,不然那意识会占据你的思想。”她对凌若夕道。

“那我应该怎么做?”

“只有让你在梦中修行,将那个意识和你分开。”她直接道。

凌若夕点头,这也就是为何海星流回来梦里杀她的原因吗?可是他漏算了,她自己的祖母也是在自己的梦中。

凌若夕入梦后,竟然发现了这个女子也在她的梦中。

“你日后喊我桃花吧。我最爱的人喜欢桃花,这么叫我便好。”那个神族的祖母道。

凌若夕点头。

“这里是你的梦中,但是和入梦之术一样,若是你在梦中死去,你的身体也会死,因此你的一切感觉都是真实的。”她继续道。

“我感觉你的梦中还藏着一人。”她继续道:“不知可否让她出来一见。或许是故人。”

这时候一个和凌若夕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出来:“果然还是被你发现了,许久不见。”她笑着对她道。

那人也笑了:“当初我们结拜了姐妹。”

“你依然是如此温柔,难怪无尽哥哥愿意为你守着秘境那么久。”桃花道。

“不,她不是为我守着秘境,而是为了创造一个机缘,现在机缘已经创造了,他也算是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女子道。

“你为了让他创造一个机缘,夺走了我的幸福,不过罢了罢了,他就是这样一个无私之人。生前是,死后也是。”说罢桃花不说话。

“今日我来是训练你的后人,你可以从旁看着,我会让你的后人变强。”桃花道。

女子点点头。

接着便消失不见。

“你知道要进入仙期,首先你这种功夫就不行,海星流教了你绝对力量没错,但是你知道什么是最具有攻击力的力量吗?你现在来攻击我。”桃花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用所有的力量攻击了对方,对方的确被打伤,而且伤的很重,不过几乎在一瞬间,她的伤口便愈合,就和没被攻击一样。

“能够被治愈的攻击,便是脆弱的。”说罢她一刀割伤了凌若夕的手臂,凌若夕想治愈这伤口,却发现她的治愈速度完全跟不上这伤口的腐蚀速度,似乎这伤口一直在腐蚀她的肌肉,然后到内里。

但是她又不得不用治愈之术阻止。

“凌若夕你慢慢想这东西该如何应对吧,不然你的手可要断了。”桃花道。

凌若夕最后没有办法,挖掉了自己的一大块肉,然后开始用玄力治愈。

“你很聪明,可惜这并不是我想教你的,不过我们还是先来看看如何创造这样的伤口吧,你这力量其实打在我身上,说白了也只有一重,再如何也就是承受一下就没了,可是我给你的力量确是多重的,即便是你治愈了一重,另外的力量也会不断的侵蚀,导致你的胳膊断裂,而你那治愈的速度,肯定比不上我力量的速度。”她对她道。

“力量如何去叠加,你就要自己去领悟了。”这时候又是一道很小的光芒。

“这力量很小,所以我在里面附加了一百零八重伤害,因为伤口很小,所以不会一下子深入骨髓,你就一遍治疗伤口,一遍看着你的伤口想着力量的叠加吧,等你想明白了,再来找我。

说完这句桃花却不见了,而凌若夕却在集中精神对付这一百零八次的侵蚀,但是她的速度相对于侵蚀的速度却慢了很多。

凌若夕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但是她却感觉这力量是一层套住一层的,似乎要抓住什么,不过总是一闪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