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88章 有成

第788章 有成

现在的凌若夕浑身的是血,这是生死边沿是她从未体会过的,天空之中的乌云密布,她不明白,为何梦境之中也会下雨呢?

可是大雨还是下着,她忽然想起了云凌,将她杀了一次的时候。 她身上的恢复力量迅速涌现起来。

接着她几乎是一瞬间,她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了桃花的面前。

“看来你学的很快,那个冒牌货正在找你,我想你应该回去了,凌若夕。”她一字一句地对她道。

“回去?”凌若夕还没有半仙的实力。

“你若是以为,你在梦境之中能够到达下一个时期这是不可能的,你必须要回去,回到星月族,你的孩子们就留在我这里吧,我会好好照顾他们的,你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鲛人珠吗?吃了之后能够改变容貌一个月。恰好,我这里也有一颗。”她拿了出来。

凌若夕知道桃花这是在拿小白和云欢欢的命威胁她,但是她不想妥协。

“你别想多了,我并非是用他们威胁你,你这样又带着两个孩子,只要一回星月族,大家都知道你是谁,你又会被绞杀,而且你是确信是会回来的,那具身体所在的地方我现在也不能告诉你。但是我要去你增加自己实力的地方也只有星月族,你可知道星月族有一个排名比赛,星月族人所有的实力,都会在那个排行榜上面,我倒是找了你的一个身份让你冒充进去,只是你要先变成那个人的样子,有人会协助你的。”桃花道。

这是凌若夕的回忆,天空又是灰蒙蒙的一片,她再次孤身一人,来到了星月族的一个小岛,只是这次她却是换了一个面容。

她知道自己不再是凌若夕,却是海星流的另外一个孩子的女儿,她从小不怎么出岛,海星流对这个后人十分的薄情。

甚至都不去见她一眼,把她丢在这个小岛上,和岛上的居民一块吃住,除了出生之外,他没有见过她。

这个女孩早就死了,现在便由凌若夕来顶替这个孩子。

凌若夕不知道海星流也有如此无情的一面,这次的比试,星月族所有的族人,只要修为到了神灭期之上,都可以参加。

因为在神灭期之下的族人,是无法进入星月族的排行榜,只要上了榜,便会得到尊重。于是凌若夕吞下鲛珠,改变容貌,饮下鲛酒改变声音。

这个孩子其实和她差不多大来了,此时她的出现,却让海星流想到,自己还丢了这么一个奄奄一息的后裔在这座孤单的小岛上。

凌若夕一人乘着船,先是来到了海族,因为她毕竟还是海星一脉之人,她叫海星桐,却是陆地上的一种树木。

海中之人,最不喜的便是以内陆的名字起名,可见海星流是多么嫌弃他的这个后代,但是为何海星流会嫌弃自己的血脉如此,凌若夕不知道。

只是她来了,改变了声音改变了容貌,装的唯唯诺诺。海星流此刻拿出了岛主的气势,看着这些参加排行的自己族人,训了一些话。

接着,他意外的让凌若夕留了下来。

凌若夕以为他认出了她,但是谁知道他却道:“没想到你竟然回来,还活到了这么大。”他看着她,眼里却不是亲情,似乎是说不出的仇恨。

“桐儿活到这么大,也就是想回来看看爷爷。”凌若夕一字一句地道,她不想当一个懦弱之人,竟然假借了别人的名义自然就要混出个名堂。

当作缩头乌龟从来都不是凌若夕的想法。

“哈哈哈,果然是我海星流的后代,那你就在这比试中尽情表现,要是输了,就滚回你的小岛。”说罢海星流便转身走。

凌若夕看海星流的背影忽然就觉得,他都几十年没见了用得着这么讨厌这个女子吗?

凌若夕先在这里住了下来,然后准备和星月族人争夺排名,桃花叮嘱过她,一定要记住,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不然不管她的排名争夺到哪一步,都会被十二岛主灭杀。

凌若夕此刻却在海族住下了。

月曦看着天空,这次的比试他也要去,却不是比试实力,却是防止有什么事情发生。

星月族的这一次活动十分热闹,竟然请了外面的人来做评委,一个是请了鸠公子,还有一个请了剑神,不过还有一位不知名的姑娘,只是她头上戴着斗笠。

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不知名的前辈,和隐居世外的高人。这些人都是实力至少达到半仙期的。星月族不是不有名,而是在半仙期实力之中是非常有名的。

只是这些人之中,除了剑神带了云井辰,鸠则是带了王思雨来,更让人惊讶的是,那个戴着斗笠的女子,竟然带了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子,并且那个女子好带着一个三岁的孩童。

孩童一双眼睛,仿佛能够看穿世界。但是那个女人却对那个小女孩十分恭敬。

这是这三个外来之人。

“今年的星月族,和往年的不一样,今年即便是进入了半仙期的外姓人,也可来参加我星月的排名榜。当然也可以选择做嘉宾。”那些隐世的高手自然是没来参加。

因为这是星月族后辈的榜单,那些活了成百上千年的老家伙,就不能出来搀和,不然就是有意欺负晚辈。

倒是在这榜单的前五位可以来指定一位前辈挑战,借此将前辈跻下榜单。

这倒是个新鲜的方式。

后面凌若夕被发了一张巨大的表格,这上面写着参加比赛人的名字,其中一个名字特别显眼,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名字。

一个是巫雪依,还有一个是云井辰。

可惜就在凌若夕继续往下看的时候,还有最后一个名字,让她彻底傻眼,竟然是叶柳!叶柳的实力何时提高的这么快,他能来参加,就证明他至少有神灭期的修为。

叶柳这个人,凌若夕一向都搞不明白他需要什么,他投靠过一段时间的魔族,却又离开魔族。他总是给凌若夕提示,好像并不像为难他们,但是每一次凌若夕的灾难,却都是由叶柳主导的。

叶柳身旁跟着两个女子,都十分美丽,一个是圣雪,还有一个凌若夕不认识,但是觉得有几分眼熟。

这孩子,似乎在哪里见过。

这是凌若夕来到一座星月族大岛屿的时候看见的。

这里也有岛主,但是住着的却是全部来参加比赛之人和他们的亲人,岛上的建筑物空前之多,放在现代那就是一座座客栈啊。

里面住满了人,几乎都是这次从外面请来的高手,他们有的是从来星月族作客的,有的是直接来参加比试的。

都是神灭期之上的,凌若夕到现在才知道原来自己早就变成了井底之蛙,怪不得大家过去都很少人听说过星月族,原来他们只结交内陆有一定实力之人。

凌若夕虽然现在假扮的是星月族人,不过却还是住在了这上面。她走在街道上,这里有商铺,还有许多星月族别的岛屿的人来这里做生意。

不过卖的几乎不会是什么普通的东西,而是一些疗伤秘药,还有一些小型阵法。凌若夕虽然在巫宗呆过,但是只是略微懂点儿阵法,还真看不懂这些东西的门道来。

巫雪依戴着斗笠跟在巫咸后面巫咸对这摊子上的阵法起了研究。只是看了一眼摆在中间的那个,不过最终还是决定走。

凌若夕赶忙低下头,怕巫咸认出她来。

“刚才那个人身上的气息好熟悉。”巫咸牵着孩子道。

“乐乐,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巫咸问她牵着的孩子。

“好熟悉的感觉。”乐乐只是说了一句,不过表情却有些呆。

凌若夕听到云乐乐这三个字,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可是她抑制住了了自己的冲动,半神期巅峰,若是要杀她就和杀死一只蚂蚁一样,过去她能够杀比自己高一阶之人。

但是现在,半神期是多么的可怕,她完全从桃花身上领教出来了。桃花说,整座岛屿都在封印着她。

凌若夕曾经试过用全力劈开岛屿,但是那岛除了面上的东西,里面却是一种绿色的晶石,并且会吸收着他的玄力。

这种晶石相传是当年专门用来封印魔王的,如今却用在了自己人身上,桃花都觉得自己很可悲。

不仅如此,这晶石上还得到了同样为半神期那个假的星月祖母上面覆盖了力量,花了这么大的代价,竟然是为了封印一个人。

可见半神有多么的可怕!

一座岛屿,封印一个人!

凌若夕也知道,教她的桃花,只是她本身的力量所幻化出来的,只是一丝力量,已经幻化出一个实体一样的人,这是多么的可怕。

凌若夕自问,她能做到吗?答案是她做不到。

因此凌若夕不能认巫咸。

“我说,你看了这么久到底买不买啊?”那个人有些不耐烦了,看着凌若夕。

“买,我就买这个好了。”凌若夕随意买了中间的一个阵法,价格比较贵,要一百颗大海洋珍珠,不过当凌若夕拿出宝石来的时候,对方显然是十分喜欢。“因为宝石发光,此人应该是鲛人族,只是来这里做生意的。

现在的鲛人族,只有皇室菜有鲛珠,已经不是传统上的鲛人,他们更加接近了人,本来鲛人一族在远古就几乎覆灭。

他若是知道凌若夕身体里面有一颗鲛珠,恐怕不管多大的代价都要弄到手来。

因为这毕竟是祖先的遗物。

可惜的是他不知道,凌若夕拿出手中的阵法,还附送一个类似说明书的东西。

这个是一个可以用三次的防御阵法,里面需要用力量才可以开启,是一个防御阵。凌若夕买了这个东西之后,巫咸又回来。

“咦?刚才的阵法呢?”巫咸道。

“被刚才的姑娘买走了。”卖的人道。

“啊!”巫咸眨巴眨巴嘴巴。

“巫咸,那不过是一个阵法而已。你让他再绘制一个不就行了。”巫雪依道。

“不,不,那个阵法只是一个防御阵法,但是绘制那东西的材料恐怕他也没有了,那是上古枯枝的里面的汁液绘制的,那个本来就不多,若是用那个绘制阵法,力量会有想象不到的强势。”巫咸摇头,她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少女。

“别担心。”云乐乐道:“巫咸,我真的有个哥哥叫凌小白吗?他是怎样的人?”云乐乐问,不过声音却十分老实。

“是一个很好的人。”巫咸回想起来,他们小时候,小白的带她去吃好吃的,然后给她带好吃的。

并且会保护她,不让她受伤,心里就感到十分甜蜜,不免有些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