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89章 一条街上遇家人

第789章 一条街上遇家人

凌若夕继续走着,巫咸能够多看两眼的东西应该不简单。可是这时候她却遇到了一个人,这个人穿着一身红色的衣服,只是剑神不在她身边。这是她日思夜想之人,这人是云井辰,原来他竟真的来了,她的相公。

一时间失态,她的眼睛看着他。

尽管路上有许多女子打量着云井辰,不得不说这个男子实在太妖艳,可是云井辰却发现了凌若夕不一样的目光。

他走到凌若夕面前,然后道:“姑娘,你为何盯着我发呆,是不是我很帅?”他带着痞子的味道问凌若夕。

凌若夕知道,云井辰认出了她。

“没有盯着你啊,我只是觉得的你衣服比较好看。”说罢凌若夕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快速转头,不能让云井辰接触到她,不然一下子,她的身份就会暴露。

可是云井辰却追着她不放,她索性飞到了海边然后道:“你已经跟了我很久,是想探听情报吗?”凌若夕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冰冷。

“你只是长得有点像是我的娘子。”云井辰道。

“哪里像?”

“眼神像。”

“……”

凌若夕简直气结,他这相公是真的是笨蛋吗?

“第一,我不是你娘子,你长得这么帅,你娘子一定是拥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姿。第二,既然是这样就不要来骚扰我,第三,请离本姑娘三十步之外。”说完凌若夕一溜烟跑了。

她跑了之后,云井辰却皱着眉头,她明明就是凌若夕,他的娘子,不管变成什么样子,骨子里的那股傲气是不会改变,她分明认出了他,却假装不认识,而且还换了一个容貌,那只能说明他娘子现在有危险,并且在人的监视之下。

他仰望天空,可是除了天空之中的星月,还有什么能够监视他们呢?

凌若夕几乎是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洗了一个澡,准备睡觉,她知道真正的测试马上要开始,她必须在那之前调整好自己。

不过云井辰却让她心中烦乱,天知道她说多么的想和云井辰在一起,但是她不能,至少现在不能,桃花告诉她,这次的挑战,希望她能够在星月族拿到一定的排名,但是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她去做。

只有做了这件事,她才能够提升实力。

现在,她并不知道这人到底对她有何目的,也许她一开始就不是为了帮助她,但是即便如此,她还是要试一试,因为这是一个增加自己实力的好机会。

此次星月族来的高手众多,估计又会成为一场恶斗。

没想到仪式的开始,便是让星月族人滴入自己的鲜血在一个水盆之中,而外来的参赛者却是滴入自己的鲜血入另外一个水盆之中。

桃花说,这是为了检验有没有鱼目混珠,一个水盆检验星月的血脉,另外一个水盆检验参加的人是否有资格。

不过她让凌若夕不用担心说星月族的血脉本身也是九天玄女赐给的,她有玄女血脉,自然是没问题。

凌若夕将血滴了进去,果真没什么反映。

她才松了一口气,安心坐下。

而另外一边则不好了,参赛之人却有实力未曾达到的。

“竟然敢私自混入星月族,其罪当诛!”说罢那血液竟然飞了出去,落到了那人的身体里。但是那血液刚落到他身体上,便似乎是一根银针,刺穿他的额头,然后他立刻死在那里。

大家都人心惶惶。

“若未达到神灭期的人,还是不要再枉费心思了,我星月族不欢迎不诚实之人,刚才那一招,若是神灭期之人,即便是血液飞回去也可以接下。”主持这大殿的是海星流。

这么快就死了两个人。凌若夕看呆了,原来,星月族才是强者的世界,弱者的生命根本就毫不顾忌。

杀人竟然都不用动动手指,好,很好,凌若夕就喜欢这样的规则!

这样她就不用有太多的限制。

“我星月儿女,与天地同生,星月同在,今日比试,无论输赢,哪怕是付出性命,我星月族人也绝不追究,外姓人士也必须一样,若是在比试中死了,也不要迁怒于我星月族。”海星流道。

“那是自然。”剑神忽然出来。

“若是有人迁怒,当场诛杀!”剑神道。

这就是真正的考验,真正的残酷,这才是真正的星月族,海岛上的勇士。他们真正的以命相搏,为了争取自己的荣誉。

也就是说,若是在比试之中,有人死了,也不能报仇,至少是不能当面报仇!

“你知道吗?听说有一年内陆有个疯子来参加,竟然杀了我星月族三人,后面他也被星月族一位修为高超的后辈所斩杀。”有人小声议论。

凌若夕只是一笑而过,料想是星月族人暗自为自己的族人报仇吧。

第一轮的比试,却是在这岛上每个人找齐三枚蓝色的勾玉。

凌若夕真是惊呆了,这岛上这么大,谁知道这勾玉在谁人之手。不过这比赛也有规定,只允许参加的人互相厮杀,但是却不可以杀没有来参加之人,不然会被星月族认为是发动战事。

可能会被直接杀死。

这勾玉,在哪里凌若夕不知道,要找又谈何容易。

于是她走着,然后却路过一家玉石店,上面摆着一块勾玉,也正是蓝色的。

“老板,这个怎么卖?”凌若夕和另外一人几乎是同时开口。

凌若夕看着对面之人,显然那人是星月族人。不过可能并不是这个岛上,应该是其它道上之人。

“你是什么人?这块玉是看上的。”那人是个男子,不过却目中无人。

“我叫海星桐。”凌若夕自报姓名。

“我叫季多雨。算了不和你废话了,老板你这卖多少珍珠?”季多雨道。

“不要珍珠,你也知道这是蓝色勾玉,自然你们是要通过我的考验才可以给你们了。”这老板倒是出来,是一个难得的美人。

她打量着凌若夕和季多雨。

“老板什么考验?”此时又来一人。

“这考验,是我规定给有缘人的,你们比他们二人晚来,自然是只有他们二人才有。”老板娘道。

“你这女子,你不给,看你修为这么低我还不要硬抢啊?”那些人道。

忽然被那老板娘一掌轰出了店铺,然后那老板娘道:“你们这些小子,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抢东西!”

那些人好歹也是神灭初阶之人,一下子被人一掌打飞,还是三个一齐打飞,只要不是个傻子,都能看出这老板娘是个高人。

三人当然是走。

“前辈。”季多雨瞬间对老板娘道。

“前辈。”凌若夕也看出了她是个高手,不过她却是神灭期巅峰的实力。

“什么前辈不前辈的,走吧走吧,今日给你们的考验很简单,我这里有一堆碎掉的玉石,每一块要卖五百两黄金,不能贱价,只能高价。谁能先在一日之内卖完,这蓝色勾玉就给谁。”说罢老板娘一人丢了他们三块玉佩。

不过可惜这每块玉佩都碎了一些。

都说碎玉不值钱,还真不知道怎么卖掉。

凌若夕却看了看这些玉佩,然后好好将它们收了起来。

她这一日正在闲逛,一块要卖这么高的价格五百两黄金,这是要怎么样才能够卖出去呢?

这些玉明显是碎掉的,后面凌若夕走进了星月族的一座庙宇,这里供奉的竟然是海水,然后看见这里的香火十分旺盛。

凌若夕瞬间想到了一个办法,她手一捻,将这玉佩捻碎,成了戒指,然后将这三个小戒指在这里供奉了一会儿。

接着她飞快地拿着戒指出来,然后摆摊,说是供奉过神明的戒指,找了精美的包装,一个卖六百两黄金。

这就是广告效应,这里来的人都在这里看到过这三个戒指,如今发现这戒指真的摆在上面很久了,自然有些有钱的星月族人会来购买。

凌若夕却很快将这三个戒指卖掉了。然后给了一千五百两黄金给老板娘。

老板娘却微微一笑,将这蓝色的勾玉给了凌若夕。

“卖掉了。”这可是季多雨找了自己的朋友买的,但是联络毕竟要时间。

“再见了。”凌若夕得了三百两金子又拿到了勾玉,第一块就这么到手了,她是时候去打第二块的主意了。

方才在往来的香客之中,她看到了这勾玉第二块的持有者,是一个普通的星月族人,实力大概就神玄期的样子。

这勾玉,不是在他身上而是在他女儿身上。

这孩子只要离开勾玉便会哭,所以这勾玉让他把玩的。

凌若夕用了一块有灵气的石头,换了这勾玉,小孩子拿到也不哭,反而笑了,孩子的父母开心地让凌若夕拿走了。

凌若夕观察了下,这勾玉之中有灵气,小孩对灵气特别敏感,特别是星月族的孩子,因此,她用在另外一个秘境的灵石来得到勾玉。

第三块勾玉的得来,更是坑爹,凌若夕竟然是在海边捡到的,这也太幸运了吧?蓝色的勾玉。

她看了看四下无人,她不信她有这么幸运,一定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