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92章 殊死搏斗

第792章 殊死搏斗

“岛主,这样真的好吗?老祖母不是这个命令。有人在他身边道。

“老祖母什么心情我知道,她不过是想死些人罢了,再说我星月族人,没有强大的实力,即便是死了也活该,这件事你别管了,回去复明就好。”这岛主喝了一口茶道。

接着,凌若夕就开始各种被杀,不管是饭菜里面,下毒。还是她睡觉的时候,也有刺客来杀她。

凌若夕忽然睁开眼睛,她不是一个好欺负之人,身上的杀气一闪而过,既然别人这么喜欢杀她,她总要回点儿礼吧。

第二日,杀她的杀手全部都被挂在了这岛上最显眼的,位置,他们都穿着夜行衣,死相凄惨。

全部都是一招毙命。

大家都不知道这是谁做的,这些杀手有的是参加之人自己来杀她,有的却是在岛上买的凶手。但是不管他们是什么人,凌若夕愣是手下不留情,一招毙命,他们死的极其凄惨。

这一下子就威慑到了那些想要杀她之人,一下子几乎没有杀手来打扰她。因为大家都知道她狠绝的手段。

她是第一个将杀手的尸体挂起来之人。

“哦?这个叫海星桐的倒是有趣,一个女子,就如此心狠手辣。”那个岛主在远处高高的看那些尸体。

“她现在在当监工,在安乐坊厨房。”有人在他身边道。

“监工啊?还真是小用她了,给她升吧,把她掉到长乐坊去。”岛主忽然道。

“可是长乐坊……”那人道。

“当坊主啊。哈哈哈。”这人几乎道。

凌若夕被掉到长乐坊,但是长乐坊和安乐坊不一样,这里几乎是寂静一片,这里的人多半没有干劲,几乎快成了一个乞丐窝。

“大家快看,就知道岛主没有放弃我们,给我们派来了一个坊主,坊主大人,我们是不是可以重新开业了?”凌若夕才知道,原来这长乐坊是一个饭馆。

这里有厨子,什么都有,唯一却的就是资金,这里都已经破破烂烂了。

“我没钱。”凌若夕道。

“什么?岛主没给你钱,那你来这里干嘛?出去出去。”这里的人竟然要将坊主赶了出去。

凌若夕却拿起一张凳子坐了下来。

“说说吧,这里为何如此落魄?”凌若夕道。

“切,还不是岛主,知道我们不会做饭,非要给我们开一家馆子,我们这里开始的时候便吃死了人,厨子是个毒师。”然后和他说话之人看了看角落里面。

却见一个二十岁的人坐在角落,原来角落里还有人,不过这人眉清目秀,看不出来是一个毒师。

“这也就算了,可是偏偏,我是个杀手,你说和那些客人打起来,就顺手把客人杀了。”他自己道。

凌若夕后面知道,让这些人开饭店真是小瞧他们了,因为他们不毒师便是杀手,甚至还有人弄炸药,其中有赌神。

还怂恿客人赌博。

“我们这饭馆开不起来了,并且做什么都没用,客人都会死于非命。”那人道。

“你叫什么名字?”凌若夕问。

“我叫叶九。”他想也不想回答。

“那我们开赌坊吧。”凌若夕忽然笑了。

“赌坊?我们从来没开过。”叶九道。

后面这家赌坊终于在三日开了起来,并且吸引了大量的来客。

开始人们一听到是他们开的都不肯来,后面凌若夕从安乐坊请了一堆的美女来,接着这里的客人很多来了。

“毒师,你把那些出老千的全部都下毒,让他们第二日死于非命,不要被别人发觉。”凌若夕道。

“明白。”接着那些人真的都死了,这个赌坊十分诡异,所以耍诈的都死了。

当然还是那个赌神看谁会作弊,他现在是巡场子。

凌若夕只记得自己前世的时候执行暗杀任务,去过拉斯维加斯的赌场,那里和这里差不多,不过她是按照这种模式开了一家,不过内容却是牌九麻将等东西。

这岛主也有时候会收留一些有本事的亡命之徒,这种人便是不管明日,便是赌博。有多少钱输多少。

因此这赌场在这岛上开效果很好,但是凌若夕知道,若是放在其它岛屿,这赌场应该开不下去吧。

只有这个岛屿有些混乱,死人了岛主也不管的。

“我们这里岛上所有的产业盈利了,都必须分一半给岛主。”这是凌若夕知道的,于是凌若夕上交了一部分,但是自己还有很多。赌场简直是暴利。

这时候赌场却迎来了一位贵客,这个贵客不是这位响当当的岛主又是谁?

“哈哈哈,不错不错,海星桐,你果然不错。”那岛主来。

“你可知道,这次我找你来是要告诉你一个消息的,海星流让我杀了你,不过我却没有这么做,杀了你可惜,他那个笨蛋还相信着那个诅咒,说他的血脉之中会有一脉杀了他。不过在我看来,你根本不会杀他。”他笑着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面前这人,那个岛主给了他一个危险的眼神,然后走了。

夜晚的时候,凌若夕正在吃饭,她看了看自己的碗,接着他们端上了一碗汤。凌若夕盛了一碗汤,大家都若无其事地吃着。也都盛了汤。

“我们的赌场真是开的好啊。”这是一个庆功宴,在一家馆子里举行。

凌若夕喝了一口汤,然后感觉不对劲,这是毒药,而且是致命的毒药。她飞速运气体内的力量,修复着这因为剧毒而腐蚀的脏器,但是表面上却不动。

“不好意思了,上次岛主来,让我们杀了你,让我们取代你的位置。”那些人却道。

“我,如此对你们,为何你们还要如此对我?”凌若夕道。

“其实,小天那个家伙一直不肯,我们只有从他房间里偷出了毒药,他习惯把剧毒的药装入红色瓶子里,我们在这里放了一些。”那人道。

“你就安息吧,海星桐。”他们对她道。

“救救我,给我解药。”凌若夕道。

“没有解药。”众人忽然道。

“没有解药吗?”凌若夕忽然站起来,擦干净了嘴角的血。

“你明明中毒,为何?”众人还未说完,凌若夕就速度飞快的手中匕首浮现。

“只可惜你们要死了,这种程度的毒药就想杀死我吗?”说罢她一瞬间稳准狠,将那些人都杀死了。

“我知道你在门口,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跟着我,要么死。”凌若夕道。

外面的人却走进来,还是那个眉清目秀的少年:“我选择跟着你。”他一字一句地道。

“你叫小天是吗?”凌若夕问。

“我是一个杀手,漂泊到海岛,我不是星月族人。”他道。

“那你就跟着我好了,毒术不错。”凌若夕收起手中的匕首,她走出去。

小天也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