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93章 遭遇刺杀

第793章 遭遇刺杀

一下子毒海万里,凌若夕知道这次遭到的刺杀,是前所未有的她一定不会屏退他人,可惜这次的刺杀却是前所未有的。

这是一场梦中的刺杀,并且杀手应该是海星流派来的。

在梦中,也是在这个地方,有一个黑衣人走来。那人摘下面巾。

“想不到堂堂的海星流竟然会想刺杀我?我是该叫你前辈呢?还是该叫你杀手呢?”凌若夕问。

“你必须死,预言上说,你会杀了我。”海星流直言不讳。

“因此你就杀了所有人?”凌若夕不是傻子,听到海星桐原来生活的小岛覆灭了,而她本人也死了,就应该知道是有人所为,此人自然是海星流派人去干的。

“你在星月族有声望,难道就容不下我吗?”凌若夕问。

“星月祖母预言过,你迟早有一日会杀了我,或者说我这一支的血脉。”海星流道。

“想不到你是一个如此贪生怕死之辈!”凌若夕当然不能拆穿自己的身份。

“贪生怕死?哈哈哈,没错,我在别人眼里,是海族的第一人,第一个海族当上岛主之人,但是你知道这一切都是谁给我的吗?是族长,星月族的老祖母,若是没有她,我到现在也突破不了仙境,她将自己的一部分力量传授给我,并且细心的教导我,我自然是忠心于他,我不能死,我死了海族人又要受到欺负。”海星流坚定地道。

“是吗?”为了族人,还真是一个响亮的借口,可惜。

凌若夕手中忽然出现了蓝色的光芒,这是一种伪装,海星流不该选择在她的梦境之中来杀她,若是在外面和他打斗,她一定掩饰不了自己的力量,但是这是梦境,改变自己力量的颜色是很容易做到的。

海星流果真是仙期之人,他的招式完全是克制凌若夕。不过凌若夕的招式却也是他教导的,但是她没有展示绝对力量,而是展示了层层伤害。

她的每一招,看似都只有一招,但是却有多重的招数。

这样的力量让海星流措手不及,即便是被打伤了,伤口也不容易愈合,他也没想到,这个只有神灭期之人会打败他。

可是他感觉到了,神灭期估计是对方的一个幌子,并且这是梦境空间,可以很好的掩盖对方的实力。

“可恶,真是应该将你拉入我的梦境之中!”海星流道。

说罢海星流便要集中手中的招式,凌若夕这时候全身都处于警惕状态,她现在没有身上那些首饰的帮助。但是她也是凝聚全力。

一击之下,海星流被震开,凌若夕却吐了一口血。

这可不是一口血那么简单,凌若夕感觉到了她的五脏六腑都被震动,而且还被内伤侵蚀着,这力量太过于强大了,这就是仙期的人吗?

海星流的确只是被震开,身体的伤愈合的非常快,一下子几乎就到恢复,虽然凌若夕的恢复能力也非常快,但是这修为等级的压制,还是让她觉得够呛。

可是,凌若夕又岂是一个能够随意认输之人,没想到这个海星流成为了星月族祖母的走狗,说罢凌若夕再次凝聚着力量。

“哼!”她冷哼一声骨子里透着对海星流的瞧不起,于是巨大的力量涌在她手中,一拳,她便将海星流打飞。

这是他曾经教她的绝对力量,只是她把这股力量额外的结合了些东西。

“这是什么力量!”这力量不仅绝对庞大,还带着重重的腐蚀性。

倒是让海星流来了兴趣。

“看来,你果真不是神灭期,半仙期,哈哈哈,真是小看你了,我要动真格的了!”海星流道。一下子梦境之中风云变色。

凌若夕一下子感觉到了海星流身上的气势完全不同。

难道他刚才还不是尽全力?

凌若夕知道这次对方把他逼到了死胡同之中。

可恶的海星流!

对方的气势,已经是仙期的全力,这凌若夕哪里招架得住,半仙期和仙期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对方的威压冲来,凌若夕不接,也必须接住这一招,直到凌若夕在这力量之中,她只感觉浑身都仿佛被力量压得疼,除了疼痛,她感觉不到任何。

这时候,凌若夕的身上散发出了一点儿金光,她整个人已经血肉模糊。

而现实中她睡觉的**也已经全部被鲜血染红,小天闻到了血腥味道,然后进来,看着凌若夕没事,但是床和被子却全部成了红色。

看见凌若夕痛苦的表情,便知道有人在梦中找她麻烦了,这人恐怕修为还不低,并且这个时候他不能将醒。

他只能在旁边慢慢守护,因为战斗还没有结束,若是在梦中战斗,一旦结束才会真正危害到身体。

所以凌若夕起码现在看起来还是好好的。

只是她失血是真的,浑身的血。

凌若夕知道她扛不住海星流的第二击,全身已经面目全非,再这样下去,她一定会灰飞烟灭。就在海星流第二击的时候,时间忽然禁止了。

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站了出来。

“你去休息吧,这一仗我帮你打。”此人却是她的外婆,她再次出来。

“小夕儿,直到我为何在你的梦境之中吗?因为你是我的后人,我希望你快乐,但是你却因为我,过的并不快乐。小夕儿,你就在旁边看着,什么叫做真正的强者。”她说话软绵绵的,十分温柔,但是最后一句话却十分果断。

凌若夕现在身体几乎成为了透明的,她就在看自己的外婆和海星流打起来。

“小夕儿,你看好了,半仙期如何打败仙期之人。”说罢她明显感觉到她外婆的实力一下子降低很多。

接着海星流一道力量冲过来,另外一个她,竟然没有去硬碰,而是躲开,接着在海星流发力的一瞬间,她速度快道,直接一击打伤了海星流。

“在酝酿大招的时候,也是一个人最脆弱的时候,你要记住,一击必胜,因为机会只有这一刹那。”海星流被打伤了。

并且是重伤,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一个半仙期之人会打伤他。

在他呆愣的时候,又是一击,每一击都是一个半仙期之人的全力。

“对付比自己修为高之人,必须招招拿出全力。”这是凌若夕听到的第二句话。海星流竟然被自己的外婆打了一套,并且连还手的力量都没有?

并且她的外婆还故意将自己的修为压制到了半仙期!这是何等的强大,并且那招式找不到一丝破绽,好像是一套拳法。

“星月流星拳头第八招。”凌若夕看着对方喊。

这是星月族的拳法。

“你怎么会星月族失传的拳法?”海星流想问,不过却没有人回答他,又是一招,接的几乎完美。

“可恶!”海星流竟然有些想逃走了,对方的修为明明在自己之下,但是她却感觉对方好像是个强者,他才是个弱者。

就在最后一拳打完,海星流已经决定体力不支,他最终选择了逃走。

“夕儿,刚才的拳法便是星月族的拳法,这套拳法由第一代星月族族长所创建,如今我传授给你,一共有十六拳,每拳有一百零一种变化,若是变化得当,可以压制比自己修为高的对手。并且若是有人中了这十六拳,便会带有内伤。”她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点头。

她在梦里看了一遍这种拳法,然后她外婆道:“夕儿,这拳法,变化太多,今日我只教你两拳。日后你每日晚上来这里,我都会教你,还有这个海星流应该会放心不下你,会派各种高手来,你只要用这拳头对上那些高手便可。”

第二日早上凌若夕起床,却发现自己的被子换了,小天在一旁。

后面她恍然大悟,原来小天一直在守着她啊!

“小天,你以后白天睡觉,晚上我希望你能守着我,我这几天晚上可能不会醒来。”凌若夕直接道。

小天点点头。

于是每日晚上果真都有人来暗杀她,但是是在梦中,不过到了后面凌若夕却发现晚上没有人了。

但是小天却浑身是伤。

地上死了许多人。

凌若夕没有办法,拿出自己买的那个防御阵法,刚好这个阵法可以用三次,还有三日。

果然凌若夕这三日平安,却学了一套星月拳法。不过后面入睡,她就再也没有看见自己的外婆了。

在梦中如何也找不到她。

她走后,她外婆才出来道:“孩子,你一定要变强,阻止那个人!”她摇摇头。

凌若夕起床后,被宣布,她通过了测试,并且这岛上通过测试的只有五个人。其他人都死了。凌若夕没想到这个岛主会是一个如此残忍之人。

等到大船来接凌若夕的时候,凌若夕却提出,带小天走。

“岛主竟然答应了,并且说强者可以有自己的选择。还说下一关,估计可以带帮手。”这岛主十分殷情,让凌若夕不免有些怀疑,但是她还是踏上了来接她的大船。

这船十分大,上面有剩下的选拔者。

云井辰自然也在上面,但是从云井辰的身后探出了一个脑袋,是个没有表情的女孩,幽还是十五岁的样子。

根本没有长大,当小天看见幽的时候竟然有一丝脸红。

这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对一个女孩子动心。

幽是云井辰培养的杀手,幽对云井辰的感觉就把云井辰看作自己的父亲,而凌若夕则是自己的母亲。

又看见小天。

云井辰先是一愣,然后道:“这个小天也让我来培养吧,幽就暂时跟着你。”

凌若夕却笑了一下,这家伙,还真是的,吃醋就早些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