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94章 海上际遇

第794章 海上际遇

凌若夕原本以为,他们要被带往哪座海岛去比试。可是没有想到,船只的方向却开向内陆。难道这场比试还在内陆不成?

“我们要赶往云启国,那里有一个秘境,是我们星月族一直在管理。”海星流站在甲板上,当然甲板上还有蓝田。

“星月族人给我听着,所有的人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回到船上,当然除非你死了。不然一律视作叛族处理!”蓝田的声音在船上回荡着。

“至于内陆之人,若是你们没有按时回来,便视作自动弃权了。”蓝田的口气稍微缓和了一些。

只是凌若夕没有想到,星月族人若是不回来,会视作叛族。

“听说星月族叛族是一个很严重的罪行,无论走到天涯海角,星月族都会有一群特殊之人将其追杀,并且当场诛灭。”云井辰小声地告诉凌若夕。

凌若夕皱了皱眉头,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这里有海盗出没,大家还是小心一些。”有人婢女端上了水果,凌若夕在船舱里面吃劫持着水果,星月族的这个船只实在太大太豪华了,竟然能够容纳如此之多的人。并且这造船的技术也是能工巧匠,其中有许多为了减少船在水中前行,甚至在龙华大陆上都没有的小设计。

真不知道,这造船之人是谁。

凌若夕虽然这么想,不过他们却被好几艘船只包围着,凌若夕知道那是海盗,一定是见这船极大又极宏伟,才会来劫这艘船。

可惜这些海盗打错了主意,这里全部都是修行者,劫持船只,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可是此时,却有几艘黑色的船只缓缓前行,并且似乎没有发现星月族船只的星月旗。

“奇怪,这附近的海岛看见我们星月族的船只都不敢打劫,这些船,怎么反倒是过来了?”有星月族人咋hi旁边窃窃私语。

忽然,海面上起了大雾,周围一片朦胧,在大雾之中,凌若夕隐隐约约看见有船只,很多,成群的,大小船只,都在海面上航行,就在凌若夕以为是幻觉的时候,这艘大船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导致整个船只都在摇晃。

原来那些大雾之中的船只遇到这大船根本没有停止,还是在航行着。

船上有绿光。

“我们是不是遇到了鬼船啊?”其中有人一个星月族人道。

鬼船?凌若夕心里还不知道什么是鬼船。

她看向云井辰,云井辰也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鬼船就是,我们星月族传说海上会有幽灵船群,这些船只会成群出现在海上,然后一直航行,我们恐怕是在这船群的航道上了。”小天道。

“停船!”蓝田忽然道,在船的周围张开一个巨大的结界以此来保护船体。

忽然这艘船一道蓝色的光芒射向了其中的一艘幽灵船,然后那船竟然没有沉,反而还好好的在那里。

“你们几个去查看一下。还有,船上之人,对你们的考验临时改变了,就是去查看这幽灵船的由来,若是谁查到了,这场比试就不用参加了,直接进入下一场。”蓝田道。

于是众人纷纷飞出船外,踏上了幽灵船。凌若夕和云井辰决定不在一块行动,不然会惹人怀疑,他们分别踏上了两只不一样的船只。

凌若夕这船要大一些。

她看着这船,竟然还在以一个速度慢慢前行。

这时候,那个戴着斗笠的女子也上了这艘船,当然她还带着巫咸,只是他们没有和凌若夕合作。

一个在船头,一个在船尾。

凌若夕用玄力输在这船体里,本想看着这船的构造。这是她学会的,若是用玄力进入人体内,便可以知道人的受伤情况,若是物呢?自然是可以知道它的构造。

这船的构造十分普通,凌若夕只是觉得这船下面好像有一个巨大的阵法,于是她下去看,果真有一个极其精妙的阵法,这船是旧的,但是阵法是新的,这好像是认为造出来的。

凌若夕一把毁掉了船体的阵法,这船竟然开始不稳有了下沉的趋势。

她上来的时候,船头之人已经不见了。

“巫咸你有什么发现没有?”巫雪依问巫咸。

“这船有问题,应该是被人操纵了,是有人故意操作这些船只来撞大船。”巫咸道。

其实这个结论,和凌若夕的不谋而合,忽然凌若夕听到一阵歌声,她循着歌声而去,却在这船上发现了一个她以为是幽灵,但是又不是幽灵的人。

“凌小白!”她在最后的一艘船里面几乎尖叫起来。

“哎呀,娘亲,安啦,这船是桃花弄出来的,为的是给你送这个啦。”这是一片鲛人族的鳞片。

“这是?”凌若夕问。

“桃花姑娘说,你久久未归,只怕这次巫宗的测试比往年改了不少,此次的巫宗似乎是把测试的时间延长了,怕你体内的鲛珠保持不了你这么久的外型,特别让你把鲛珠取出来,换上这鲛人族鳞片也可以。”芋头道。

凌若夕点头,取出鲛珠的她,变回了自己的样貌,是那么美丽,在月光之下,然后她将鲛人族鳞片收好。

这鳞片上面有一股很奇怪的力量波动,让凌若夕想要去探究,不过她终究是没有去探究,因为这应该不是寻常的东西,并非一个寻常的鲛人的鳞片那么简单。

凌若夕走出船舱,她总不能说这船只是桃花弄出来给她送东西的吧,于是索性早早回去,然后说自己什么都没发现。

云井辰比她晚回来,然后一直对她挤眉弄眼,似乎还挺开心,原来是见到了凌小白。当然还有一向低调的巫雪依和巫咸,最重要的是巫咸抱着他们的孩子。

云井辰走过去和巫咸说话,还牵着自己的孩子云乐乐。

没想到他们一家人会以这种方式团聚,可是过了一会儿,凌若夕没想到凌小白会大模大样的出现在了船上。

并且带着云欢欢,还有芋头。

但是船上的人并没有阻止,反而见怪不怪,看来是海星流已经知道他们上了船,只是他们没有人过来和凌若夕光明正大的打招呼,反而是走到巫雪依身边去。

凌若夕不知道幽平日是躲在哪里的,但是她只是感觉一脸苦闷,有家庭却不能认的感觉真不好。

这时候有人端着一盘水果给凌若夕,说是刚才那家人送的。

这是一盘葡萄,然后下面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们都支持你。

字迹是云井辰的,但是凌小白却在上面画了一个鬼脸。凌若夕看到笑了笑,然后将纸条立刻收了起来,和鲛人族的鳞片丢在一块。

船终于行驶了几日才靠岸,因为云启国不在这海边,这里只是修兰国。因此大家可以分开走,但是必须在指定的日子到达云启国的国都。

凌若夕确定没有人跟着,于是和巫雪依换了一身衣服,由于巫雪依是一直戴着斗笠的,很少摘掉斗笠,所以没什么人认识她,凌若夕也就戴着斗笠和他们走在一起。巫雪依表示自己有事情要办,也没有和他们同路,倒是把巫咸和云欢欢丢留在了凌若夕身边。

“干娘,我想死你了。”巫咸道。

“我也想你娘亲。”一帮小鬼在凌若夕的身边走来走去,这时候的凌若夕觉得自己好不幸福,这就是一家团聚吧,没有什么是比这个更加令人感到幸福的了。

他们来到了一家客栈,离规定到达目的地的日子还有很久,只是凌若夕不知道为何他们指定的地点在皇都,而且凌小白现在是云启的皇帝。

“凌小白,你是不是偷偷跑出来的?”凌若夕眯起了眼睛,看着凌小白忽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娘亲,其实我也不是那么想做皇帝的啦。”凌小白道。

“不过也没事,他们既然安排在云启的国都,这个云启可是凌小白的地盘,换句话说,就是凌若夕地盘啊!怎么说,总要探听点儿什么吧?”凌若夕忽然想。

“终于,咱们一家人团聚了。”却有一人走了进来,此人不是剑神是谁?

凌若夕皱着眉头,他还真是会赶场子,凌若夕的外婆在梦中曾经告诉过她,让她提防剑神。凌若夕对于这个神秘的男子,可是心里有了几分提防。并且他总是这样神出鬼没的,虽然他是云井辰的师傅,不过凌若夕依旧是什么都没说,但是暗暗将这件事记在了心里。

“小夕儿,你知道他们要去皇宫做什么吗?我打听到,这星月族的秘境居然在皇宫之中,并且在皇宫的大殿上面,有一个地方是星月族秘境的入口,那个秘境据说是上一任龙华之主的地方,不过被遗落在了秘境之中。”他对凌若夕道。

“所以呢?”凌若夕问剑辰。

“这宫殿之中,有一把屠龙刀,据说是上一代的龙华之主遗留下来的东西,恐怕星月族人会让人找到屠龙刀,但是这把刀可不能落入星月族的手里,这星月族这么多年,都隐居在海上,现在却要夺取龙华之主的东西,难道你们不觉得有问题吗?”剑神道。

“好了,我知道了。”凌若夕只是说了一句,她不想让剑神看出她太多的想法,外婆让她提防剑神一定有她的道理,而且这把屠龙刀,是否真的存在,她还真的想看一看。

后面他们来到了云启的皇宫,不过却是在半夜全部都听着蓝田的指挥进去的,他们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这些皇宫的大内侍卫一时间全部成了摆设。

“但是当他们进来的时候,却发现完全不是这样,这皇宫之中最可怕的不是侍卫,而是陷进到处都是陷阱,十分精妙。有人竟然中箭受伤了,他们可是神灭期的高手,本来说是不会中陷阱的,奈何这里又是皇宫。

“哈哈,娘亲,他们的样子好搓啊,果然巫落姐姐设置的陷阱还是最好的,还有一个好玩的陷进。”小白跑过去,然后手一拉,这个陷进射出了粉末,开始大家都以为是剧毒粉末,后面才发现浑身痒的不得了。

“这是小一哥哥发明的,哈哈哈!”凌小白在角落里面笑得肚子都疼了。

“娘亲,我们走没有陷进的地方。”然后他们经过千回百折,终于到了皇宫的大殿之中。

这里被蓝田布置上了一个结界,但是这里的人却被整的不行。

凌小白都差点忍不住笑出来。

“你们这是怎么了?”海星流看着这些人道。

当然这次的主要星月族派来的人还有一个岛主,不过他很低调,也不管什么事情,都是海星流和神蓝田来管。

他终于笑了出来,然后看着这一群人。

“不过区区几个陷进而已,竟然把你们弄得如此狼狈!”他话还未说完,一把白色的粉末就倒了下来直接在他的脑袋上。

凌小白收起自己的手中的小石子,恶作剧般的吐了吐舌头。

“好了好了,这次我们就是进去,这个秘境里面有把屠龙刀,取出来的人就算赢了,并且刀归他。”海星流说完,拿出一颗夜明珠,月光照射进来,在这夜明珠上,忽然这夜明珠反射出四道光芒在四个龙头上,然后中间忽然出现一个由光线构成的类似于通道一样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