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800章 毁天灭地的力量

第800章 毁天灭地的力量

中间的祭台上面躺着一具身体,不过那却不是凌若夕的,这个身体长得了凌若夕一模一样。星月族的总岛已经被毁的差不多。地上的星月族人匍匐了一地,被威压所压着,凌若夕迟迟昏迷不醒,云井辰要冲过来,抢夺祭台上的身体。

却被其中一个黑衣人拦住,他摘下帽子,云井辰觉得这个人略微有些眼熟,恍然发现他是剑宗的大会上请来的那些前辈之一,是一个女子。隐世高人。

原来就连剑宗的论剑,都是剑神的阴谋。云井辰此时却挥舞着长剑,一刀将人挥洒开。海无尽的分身任然在和剑辰战斗着。

却是两个半神期的高手战斗,毁天灭地,几乎整个星月总岛面上都生灵涂炭。

可是这力量却无法毁灭岛屿的根基,即便是全力的厮杀,剑气乱晃,却不会犹凌若夕放桃花出来一样,一剑将岛屿劈开,然后整个岛屿沉入大海,这里只有无穷无尽的厮杀,还有巨大的海浪的声音。

声音在撞击着,凌若夕稍微睁开眼睛,浑身的疼痛席卷而来,然而更加糟糕的是,因为身体只换了一半的血,这一行为已经完全激发了血咒的异变,凌若夕现在全身都是红色的图腾,这图腾好像活得一般,凌若夕的眼睛已经变得通红,她瞬间感觉自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然后鲛人鳞片从她衣服里掉落,她变回了自己的样子。

当然在看台上的身体也有了变化,同样和凌若夕一样,身上有着红色的图腾,同样起来,两个身中血咒之人仿佛要合并成一人一样。

海无尽最终还是没能打败剑辰,他被剑辰一剑刺穿胸口,然后伤口慢慢扩大,最后竟然消失。

“哼!毕竟只是一个分身,就算是他本尊来了我也不怕,何况他本尊已经死了呢!”剑辰完全是不一样的口气。

但是看着两个要走在一块的身体,却一掌打了过去,将两个身体震开。

“抓住后他!”剑辰对那些穿着黑色斗篷之人道。

云井辰已经死死地被牵制住。

“原来你们早已经换了一半的血,那仪式是举行不了了,必须换回来。”说罢剑辰忽然念了什么,然后手中的剑不然不见,他没有让两人靠在一起,但是因为他打了两道光芒到两人身上,这局势发生了惊天逆转。

原本宗祭台上走下来的身体,此刻身上的红色咒文正在飞快的褪去,而凌若夕身上的却越来越多。

一下子换血完成了。九天玄女依旧是九天玄女的身体,凌若夕依旧是凌若夕,只不过凌若夕的血咒发作。

云井辰此刻痛恨自己的无能,就如此被摆了一道。

而凌若夕也不好过,她整个人的意识都在梦境之中,只是此刻梦境之中出现了第三个人,第三个和凌若夕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只是她的头发是红的,眼睛是红的,她眼里全部都是杀意,嗜血,邪恶。凌若夕虽然杀过人,但是从未让人感觉到邪恶,但是这个却是不同的,那是一个邪恶的凌若夕。

“孩子,看来我最担心的已经发生了。”那个温柔善良的女子看了一眼凌若夕,又看了一眼那个邪恶的凌若夕。

不过那个邪恶的凌若夕却毫无意识,似乎除了邪恶的眼神,什么都没有。凌若夕几乎感觉到她是一句空皮囊。

“这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另外一个我?”凌若夕看着那个人,不知道为何,知道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没有意识,但是她还是第一次从骨子里产生了恐惧。

“那是血魔。”飘渺的声音响起。

“她现在没有意识,是因为刚刚产生,剑辰可能害了你,但是他不知道打断了换血,也害了我。你身体里的血咒穿过了两个位面,并且随着你的实力成长,血脉的觉醒,血咒也开始成长,觉醒,它在你身体里慢慢有了意识,这一切若是我和你成功换血,在它的意识并未形成之前,转移到我身上,再让我的身体毁灭便可,可坏就坏在,我们换了一半的血,被打断,而这血又在我身体里走了一遭,你知道九天玄女的身体是接受过神明祝福的,我们在梦境空间是无法将她消灭的。”她叹了一口气。

凌若夕看着这个怪吓人的东西,这是她第一次的恐惧,这是她心中的魔吗?

她想毁灭她,在梦之中,她就是一个如此强势之人,她心里越是恐惧,就越要毁灭,她一击想打死这个和自己一样的人,却发现自己的力量对她一点儿也不管用,不论她受到怎样的伤害,总会在一瞬间复原。

“傻孩子,她就是你啊。你的血液,你怎么可能杀得了她?”温柔的人皱着眉头。

梦境里面的凌若夕僵持着,但是梦境外面却是一边倒的趋势,那具身体已经被摆上了祭台,所有在总岛的星月神族人都沦为了祭品,一下子天地变色。

“夕儿,马上我们一家人就可以团聚了!”剑辰几乎有些兴奋地道,但是眼里都是狂热,那些穿着斗篷之人,此时也脱去了斗篷,眼里更多的是期待。

他们看着祭台上躺着的那个人,忽然跪下,天地变色。

斗转星移,天空之中好多星辰都正在陨落,白天和黑夜交替,云井辰此刻想挣脱,却被抓的死死的。

凌小白赶来的时候,看到这幅场面,一声龙吟响彻天际。

他身体里的巨龙,带着龙华之主的龙威显现出来,接着麒麟冲了过去,然后集中力量将那些人冲散。

“你们要对我娘亲干什么!”显然很囧的一幕出现,小白竟然误以为那个祭台上的是他娘亲。

众人额头上一滴很大的汗珠出来,这个小白还真是萌到可爱啊!

“小白,那个不是你娘亲,你娘亲在那里。”云井辰道。

凌小白愣了一下然后飞了下去,看着地上一直躺着的凌若夕,不过她身上有许多符咒。

“娘亲。”为何自己的娘亲没有了脉搏?

而祭台上的那个人却又长得像是凌若夕,这些他都不知道他知道的是必须救回凌若夕,必须救她!

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办,但是他认定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特别是他这个可疑的外公!

这时候巫咸却冲了过来。

“小白,小白。”巫咸叫了一句,然后急速冲了下来。

“他们怎么了?你有没有办法救救我娘亲?”凌小白问巫咸,知道她懂得巫术多。

“这是祭天之法,能够将死去之人的灵魂召唤回来,但是你娘亲应该是中了血咒,我没有办法。”巫咸摇摇头,表示爱莫能助。

这时候,剑辰却一发威压,将所有人死死安在第三不能动,祭祀受到了打扰,不过他吩咐他们继续。

“可是,恐怕要重新来一遍。”有人对剑辰道。

“来什么?我说继续就继续。再来一遍还要等五百年!”他道。

于是祭祀继续,后面祭台上之人悠悠转醒,可是她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打了剑辰一巴掌。

“你为了让我醒来,连小夕儿的性命都不顾,我是不会原谅你的!”这个女子说话温柔。

“玄女大人,剑辰也是为了你好,你知道魔族恐怕又要复兴了,我们没有力量和您匹敌之人,您当初能够打败魔族,现在复活您,您也一定能够带领我们打败魔族!”其中一个祭祀道。

“你们根本就不懂,这天数冥冥之中自有机缘,你们这样破坏天命,若是我此番醒来,只怕龙华大陆的命数会发生改变,但是改变的还不仅如此,你看看小夕儿。”她指了指凌若夕。

此时的凌若夕慢慢转醒,然后看着小白,但是她的眼睛却变成了红色,她将儿子和巫咸一推。

“娘亲?”凌小白不明白为什么。

接着凌若夕身上散发的气息就完全不对。

“想不到九天玄女的身体还真不错。”凌若夕说出来的话,和平日里冰冷的语气不一样,相反她十分的抚媚,然后看着云井辰道:“哟,我的相公还是长得不错的嘛,这身体我很满意。只是这些图腾有些难看。”于是她手一挥,然后除了眼睛是红色的其它都和平日的凌若夕外表没有什么分别。

但是云井辰却知道她骨子里并不是那个人。

连凌小白和巫咸也感觉到了。

“娘亲,娘亲到底怎么了?”凌小白问。

“现在干娘身体里的不是干娘,不过刚才推你的却是她,只怕她早就知道身体会被别人占据。”巫咸站在小白旁边道。

“龙华之主?巫宗圣巫?还有……”她看着云井辰只是微微一笑,却并未说什么。

“可惜啊,我不喜欢有一个和我长得一样的女子存在。”她又转眼看了看祭台上面之人。

“小夕儿,你要做什么?”剑辰感觉到这个女子的危险。

“小夕儿?你在说我吗?”那女子倒是走路十分抚媚的样子:“有哪个外公会让自己的孩子中了血咒在生死之间还要复活自己的媳妇?哎呦,你根本不配这么叫我。不过也算你一份功劳了,若不是你复活她,我也不会这么快诞生,不过我想要她身体的鲜血呢!”说罢她便飞速冲上去。

众人想要阻止,特别是剑辰阻止在了凌若夕的面前。

“不过是半神中阶,真是弱死了。”说罢她手一挥,然后剑辰竟然被打飞。

“我本来是念你让我复活,但是看来我却不得不杀了你!”说罢他一掌过去,那一掌的力量不同凡响,云井辰相信绝对能让一个半神期之人立刻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