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801章 血魔复活

第801章 血魔复活

不过这个时候却有人阻止她。

这里能够有能力阻止她之人,自然是上一任的九天玄女,此刻她说话便不再温柔,然后道:“不过区区血魔,也敢强占她的身体!”她声音十分威风。

“怎么?你想打一场吗?我会怕吗?你是神期的修为,我也是。”说罢那血魔便和九天玄女打了起来,不过她们却飞离了海面。

现在那些黑衣人哪里还有时间管云井辰,纷纷飞了出去,就连剑辰也飞了出去。

星月族的众人一下看威压没了,赶忙站起来。

云井辰也飞了过去。

“小白,我们过去看看。”巫咸对小白道。

“好。”两人骑着麒麟一道飞了过去。

却见两个凌若夕在打架,一个红色的光芒,不过凌若夕会用的招数她都会用,并且还比凌若夕用的更好,那便是操控着凌若夕身体的血魔。

另外一个却是凌若夕的外婆,第二任的九天玄女。两人在不断地打斗着,海水都开始起伏。整个海面上都是一股奇怪的气氛。

这是神期之人的打斗,丝毫不输给当年对抗魔族的架势,凌若夕却打出来的都是红色的光芒,九天玄女却是金色的光芒。

剑辰和云井辰在一旁感到十分的焦急,却又没有办法插手,因为神期之人,打斗,别人是无法查手的。

云井辰看着这打斗的场面,忽然感觉面前有些眼熟,这种威压,这种气势,还有海面波涛汹涌,一下子他发现自己头疼的十分厉害。

别人没有注意到云井辰,不代表剑辰没有注意道。

但是他此时已经没有心思去顾及那些。

不远处的两人已经打的不分伯仲。

凌若夕却在梦境空间之中死命挣脱着血魔为她编织的笼子,因为很多怪物出现在了她的梦境之中。

巫咸忽然睁开眼睛,她眼睛已经是紫色的了,和平日不太一样。

“如果想救干娘,必须跟我走。”她拉着凌小白,一口气冲到了星月族总岛的最底下一层,那里只有一个人,那便是月曦。

“月曦?”凌小白不知道为何巫咸要拉她来这里。

“月曦,好久不见。”巫咸说话却完全不像是她的样子。

“好久不见,巫宗圣巫。”此时的月曦也换了一个样子。

凌小白是何等聪明完全明白出来,那不是巫咸和月曦本人。

“玄女的魂魄觉醒,让我们的魂魄也暂时觉醒了,现在我就说,凌若夕正被困在自己的梦境空间,必须有一个人去救她。或者是帮一个忙。”月曦看着凌小白。

“好,我愿意。”凌小白希望自己还有点用处。

“不过小白你要记住,你若是进入了凌若夕的梦境空间,我们二人定然是不能动,你也会有危险,这里没有人守着。”月曦道。

“好。”小白一口答应。

凌若夕在挣脱笼子的时候,发现一条金龙进入了她的梦境空间,然后小白手中拿着一把剑,那就是屠龙剑,然后劈开了笼子。

将凌若夕救了出来,但是小白身上却全部是伤口。

凌若夕的梦境空间太大,小白是找了很久才找到自己的娘亲。

“娘亲。”

看着面前风度翩翩的美少年喊自己娘亲,凌若夕真的觉得,她的孩子长大了能够救自己的娘亲了。

“小白,娘亲现在要去干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已经长大了,应该做自己的事情了。照顾好巫咸,我知道你一直喜欢她。”这是凌若夕对他说的话,然后凌若夕就一把向上冲。

接着打斗忽然停止。

“外婆,我知道您一直爱着我,虽然我只有短暂的时间能够夺回我身体的全力,但是请您杀了我。”凌若夕对九天玄女道。

“血魔在我的体内。”凌若夕知道自己死了血魔也会跟着死去。

“不,凌若夕,你不能这样,我就是你!”她似乎听见血魔在她耳边叫着,用和她一样的声音。

“好吧,小夕儿。”瞬间九天玄女眼里全部都是哀伤。

“没事的。”凌若夕却忽然笑了,她一向是冷冰冰的。

这个时候九天玄女也笑了,她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剑辰,然后对他做了个嘴型。

接着她一刀刺入了凌若夕的身体,云井辰几乎发狂,接着那刀变成了一道光芒,九天玄女自己也变成了一道光芒穿过凌若夕的身体。

接着她们都纷纷往下掉。

云井辰知道谁是凌若夕,他接住了她。

却发现面前的妻子身上一道伤口都没有,并且连内伤都没有。

凌若夕慢慢地睁开眼睛,她第一次哭了,然后挣脱开了云井辰的怀抱,跑到剑辰旁边。但是此刻剑辰抱着的却是一个血人。

她身体被刺穿了一个大骷髅,身上有血咒,但是又很快消失。

“你怎么这么傻?我复活你是为了什么?你为何要死?”剑辰抱着她,问了她很多问题,但是她却一个都答不上来。

然后她笑了道:“傻瓜,我总归是要死的,但是我希望小夕儿活着,你别再给小夕儿添麻烦了,我已经把我的血换给了她,不仅如此你知道拥有玄女血脉之人,能够互相替换伤痛吗?不过这一招只能在致命伤的时候用,当时神明给我祝福的时候,也把这一能力给了我,我想神明知晓过去未来,应该是知道的吧。我会经历这些,但是我不后悔,你不该召唤我的灵魂,因为我的灵魂被你召唤了一次,再死,就无法转世,只有灰飞烟灭,因为你做了逆天的选择,不这么做你便会受到天罚。”说罢她一口血吐了出来。

“外婆。”凌若夕此时叫了一句。

“小夕儿,你总算叫我外婆了,请你原谅剑辰,他只是……只是太爱我了……”她一手握住了凌若夕的手,一手握住了剑辰的手。

但是她的身体却在慢慢消失,凌若夕知道,连同消失的,还有她的灵魂。

“嗯,我原谅他。”凌若夕终于不哭了。

这场星月族的浩劫,就这么平息了。在密室之中,凌小白抱着巫咸,她被人刺了一刀,这一刀已经是要害。

巫咸身体冰冷,没有人知道她是被谁刺伤的,连月曦也不知道。

月曦醒来的时候,巫咸就死了。地上全是血,然后他开始把凌小白叫醒。凌小白抱着巫咸的尸首,第一次跪在地上哭。

星月族的族长换了,不叫老祖母,就是叫族长,是那个老头子。海星流却失踪了,人们都没有找到他,于是只好在海族再选一个岛主。

海星流乘船在海面上,他必须逃走,去内陆,不能留在岛上,不然他做的事情,迟早会被发现,他勾结剑辰。

这时候穿上却多了一个人,是一个女子,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长得清丽。

“你是谁?”海星流道。

“我的名字,叫做海星桐,您忘了吗,你您给我起的呢?岛主大人!”一招,海星桐就将海星流杀了。

“真是的,还以为你有多强呢,也不过如此!”说罢海星桐竟然在这艘船上消失了。

巫咸的死震撼着大家,老头子说凌若夕是星月族的恩人,并且赐给了她荣誉岛主的称号,凌小白从来没有开心过,他们没有留在星月族,反而是回到了皇宫。

“我本来想把巫咸葬在巫宗,但是那个地方已经不能回去了,于是把她葬在皇宫的御花园吧,她说她喜欢这里的花,而且可以看着我。”凌小白道。

他一下子长大了许多。

“小白哥哥,不要难过!”云欢欢难得的安静,偎依在凌小白的身旁。

“是啊,别难受了,人死不能复生,你不是还有我吗?”王思雨刚用手抚上小白的肩膀,却被小白一把甩开。

“我不想再看到你!”凌小白道。

王思雨只有转头。

“思雨,为何你要这么做?”鸠公子对王思雨道。

“什么?师傅我听不懂你说什么!”王思雨道。

“你难道没有去过星月族吗?你没有偷偷跟着巫咸?还有巫咸难道真的不是你杀的吗?星月族有谁会去特意杀巫咸?她只不过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鸠公子道。

“师傅,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没有杀巫咸!”她叫了一句,然后便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然后回忆那一日,她拿着匕首,巫咸真的一点儿反抗的力量都没有,不过她要用匕首碰触她的时候,却有一道结界,但是她还是身上散发着魔气,然后一刀杀了我巫咸。

接着她感到很害怕,然后跑了,马不停蹄的回来,她用所有的力量飞了很久。然后回来,休息了一日,装作没有出过皇宫。

可是她心里本来是畅快的,不过凌小白却不愿意理会她。

后面她才发现,凌小白是不愿意理会她的,他从来就没喜欢过她,他的眼里全是巫咸,不是他和巫咸在一起,就是他们三个在一起,他们都没有单独呆过,自从长大后。

但是也在当日夜晚,巫咸的坟墓被挖开。

第二日,御花园里面满目狼藉,巫咸的尸首不见了。

巫雪依拖着一个巨大的麻袋,然后剑巫咸的身体倒出来。

接着她手一抖,将巫咸身体里的一颗珠子抖落出来,然后将珠子捻碎,瞬间巫咸又恢复了没有被刺伤的样子。

她叹了一口气道:“圣巫在的时候,处处都为了你,你可知道他对你的感情就像是父亲对女儿一样,也占卜到了你会有这一难,所以用这时光珠保了你一命。可是因为他这样占卜,窥探了天机,本来他还有百年的寿命,也正因此,受到了天罚,缩短了寿命,用他的百年换你一命,真希望他这样做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