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818章 疑云重重

第818章 疑云重重

凌若夕皱着眉头,若是说没有这种果子,那么万年后的这些果子,这树是从哪里来的?这是她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第二日,本在凌若夕想要离开云族的时候,却发现九天玄女来了。她身后还跟着她的四个丫头,在她还在距离他们很远的时候,凌若夕就感觉到了她的威压。这是一种绝对的力量,高出他们太多,大家几乎都是颤抖着,来欢迎这位玄女大人。

云辰把凌若夕藏起来,并且告诉她,千万别让玄女看见她的样子,不然这位玄女很有可能会杀了凌若夕。

凌若夕只好躲起来,好在玄女来这里并非为了将这里每个人清点一下人头数,而是来到了云辰身边,然后话语十分温柔地道:“我将你留在身边,是为了保护你,你为何要走?”

“我并不需要你的保护,我知道如何保护自己。”云辰狂妄不羁地道,即便对方是九天玄女,也无法让他有一丝一毫的妥协。

凌若夕几乎从这个男人身上看见了几分云井辰的影子,来这里之后,她几乎总是把这个男人和云井辰重叠,仿佛他们根本就是一个人。

这种感觉随着来到这里的时间越久,就越发的强烈。虽然她心底明白,云辰不可能是云井辰。

“好吧,到时候大战,你和你的族人一定要跟着我。”九天玄女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云辰。

“冬梅,你留下来替我照顾云公子,我们走。”说罢九天玄女留下了冬梅,最终还是离去了。

冬梅并没有玄女那样的修为,只是一个仙期的修行者,但是云族人看在九天玄女的面子上会对她十分礼让。

不过云辰却将这个丫鬟晾在了一旁,但是冬梅实际上是九天玄女派来监视云辰的,云辰怎么会不知道?

连凌若夕都看出来了,这位玄女实在是喜欢的这位云辰公子打紧,竟然派了自己的丫鬟来监视他,不让他逃走。

不过这位丫鬟明显智商不够,因为每次云辰总有办法甩掉她,然后带着凌若夕到处游玩。

这时候,神逸和蓝尹两个人悄悄走远,给了凌若夕和云辰单独相处的机会。

“其实,有一件事我想告诉你。”云辰目光皎洁,宛如天上的皓月。他看着凌若夕,穿着一袭红衣的他在月光下被衬托的更加妖艳。

“你可不可以,嫁给我。我想娶你,我爱你。”他竟这样对着凌若夕表白了。

“不行。”凌若夕冷冷地道,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甚至不容置疑,只因她有喜欢之人。她的眼里都是他,是他死缠烂打走进了她的心房,现在她的心里只会有他一人。

云辰愣了,然后道:“他是谁?比我优秀吗?”他的眼里意味不明。

若是拿云辰和云井辰作比较,她该如何说明呢,他们两个都有得天独厚的才华,都是天才,都是云族少族长。

不过凌若夕知道,云井辰有一点,这一点,无关乎他是谁,她道:“我爱他,是因为他会用生命来爱我。”

这是凌若夕对云辰说的,云辰愣了一下,他不知道怎么用生命去爱一个女子,他只是知道,喜欢一个女子就要娶她。

但是能否为那个女子牺牲自己,却是从未考虑过,他知道他输了,那个人的确是配得上凌若夕。

凌若夕看着她沮丧的神情,不知为何心里竟然闪过一丝心痛。

但是对方又道:“若是有一日,我明白了如何用生命来爱你,我一定会娶你,我一定会用我一生都守护你。可惜他比我早一步遇见你,早一步知道如何爱你。”

云辰对她道。

凌若夕愣了一下,他说话如此坚定,他是云族的少族长,遥想当初,云井辰不知道如何爱她,但是还是选了她,他为了她抛弃了一切。现在他也说出相同的话语,两个人长得一样,凌容夕想到这里,是不是他们有什么渊源?

草丛的响动让云辰飞了过去,他在草丛中看到一个人,这个人是冬梅。

“冬梅?”云辰奇怪,这个丫鬟真的跟着他到这里来了。

冬梅点点头,然后道:“公子,是玄女大人派我来伺候你的,你知道玄女大人对你的一片真心。”

冬梅看着凌若夕,好像看着她有深仇大恨似得,然后又看回了云辰。

“冬梅,你回去吧。”云辰也许是因为九天玄女的关系,才对冬梅份外客气。

“不回去!我必须帮玄女大人看好你!”冬梅这个小丫头异常执着地道。

“哈哈哈!看好?她看得好我吗?我的确是喜欢凌若夕,但是我不会喜欢她那种人的,只因为她是九天玄女,要什么只要凭着力量得到就可以,我会喜欢她吗?她在做梦!”说罢他冲上来拉着凌若夕的手走了,也不顾后面听到这番话在那里呆若木鸡的冬梅。

这个丫头看着他们两个离去,然后眼里全部都是怨恨。

她转身没有跟着他们上去,然后她道:“为何,你就没有看见我对你的好?”

她已经和他相处了几个月,在岛上的时候,她每天为他送饭,被他的美貌所折服,她喜欢他高冷的气质,但是现在有一个和玄女长得一模一样之人,让这一切都改变了。

那个凌若夕,不是玄女,她想到这里,双手不禁紧扣了几分。

到了第二日的时候,玄女说,自己要给各个参加魔族战争之人每人一批神兽,不过要派各族的少族长前去。

凌若夕知道,是那个九天玄女想找借口见云辰一面。

这时候,蓝尹、还有云辰都不在云族,凌若夕却感觉到后面一股若有似无的杀气。凌若夕神色冰冷,然后道:“既然来了,那就出来。”

她的身后走出来一人,赫然是冬梅。

“想杀我?”凌若夕口气冰冷,看和冬梅。

“你夺走了云辰公子的心,玄女不会放过你的,我要帮玄女大人清楚祸害!”冬梅道。

“是玄女不会放过我?还是你不会放过我?”凌若夕冷笑,有些人就是仗着自己有人撑腰,便不将别人放在眼里,她虽不爱云辰,但是这人身上这种杀气,是抱着必须取她性命的觉悟。

冬梅手中多出了一根梅花的枝条,然后上面的梅花开始凋落,周围出现一个巨大的结界,凌若夕知道,这是她不想让人参与进她们的打斗特意设下的。

冬梅这时候手中的梅花枝条化作了长剑,然后刺向凌若夕。但是冬梅只是九天玄女的一个丫头,怎么会有凌若夕的实战经验多,也没有凌若夕的杀气浓郁,更加,凌若夕身上的血脉之力,她是没有。

因此,让凌若夕身上发着金色的光芒,并且身上带着和九天玄女差不多气质,手中拿着金色的剑的时候,她愣了一下,她意识到,这样强有力的对手,她根本就打不过,虽然同为仙期她觉得不甘心。

但是,她知道她已经输了,输给了和自己有一样实力之人,若是她的实力能够高一些就好了。

凌若夕的剑已经抵住了冬梅的脖子,她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凌若夕挥舞着剑,她从不对要杀自己之人手下留情,一剑挥舞下去的时候,却被人一个飞镖丢了过来。

原来是云辰的爹,云族的族长。

“你这人,竟然敢对玄女的丫鬟动手!来人!给我抓住她,就地击杀!”这是云族族长对她的命令。

凌若夕忽然飞了起来,天空之中一只巨大的金色凤凰飞起,她身上一半的玄女血脉开始涌动,众人感觉到一种熟悉的气息。

这分明是被神明祝福过的血脉,这种力量她为何会拥有?

就在众人呆立之时,那只凤凰的射出金色的羽毛打在地面上险些把下面之人全部杀死,连冬梅也受了伤。

她飞走了,离开了云族。

被云族视作逃犯,但是他们又不敢将她的画像公布,只因为她长得和玄女一模一样。凌若夕走的时候,云辰带了一只闭着眼睛的黑狼幼崽回来,但是却没有见到凌若夕,发疯似得找了很久。

依然没有找到她,后面他也从云族失踪了。

不知道去了哪里。

凌若夕被蓝尹带着,说是一定要去精炼族作客,看一看那美丽无暇的精炼。

凌若夕看到精炼族的房子全部都在树上,尖尖的耳朵,银色的发丝,雪白的肌肤,这才是这片大陆上面最美的一个种族。

只是这次的战争,应该会改变龙华大陆,精炼族会灭族,然后他们的存在将被永远遗留在远古战场。

但是这一切她都无从改变,难道是他们受到了魔气的污染陨落了?所以九天玄女就痛下毒手将这几个种族消灭吗?

凌若夕只能这么想,她只有等待战役的乖乖来临,然后杀死魔族,接受九天玄女的一丝血脉祝福,这样她便可以回去,而且她能够逗留在这里的时间本就不多了。

她暂时在精炼族这里住下,却见有人走了过来,然后笑着对蓝尹道:“终于舍得从云族回来了?”

这人凌若夕见过,正是上次在缘故战场带头的那个人,他难道不知道那种能够吃了增强人力量的果实吗?

“哥哥,你受伤拿的是什么?”蓝尹被那个精炼手中的东西吸引了。

“这是一种果实,是哥哥偶然间得到的,据说将它种植能够配得到力量,这可是神女大人赏赐给我的。”蓝尹的哥哥显然对于这种果实感到十分高兴,他毫不犹豫地将这种果实种到了精灵族,并且用精灵族的特殊玄力培育,接着,这棵树很快的生跟发芽,并且长出了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