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819章 奇怪的果实

第819章 奇怪的果实

这种果实很神奇,连带这颗果子树也很神奇,蓝尹端着果实来到了凌若夕的面前。

“若夕,来吃,其实这没有哥哥想的那么神乎其神,这只是一种很好吃的果实,我们吃了也没怎么样。”蓝尹看着有些担忧的凌若夕。

凌若夕端了这个果子吃了一口,果真味道十分鲜美,只是这果实只是普通的果实,吃了也不会增加什么玄女,应该是她多想了。

众人吃完果实后睡着,而那棵树上还有许多这种果实,到了晚上的时候,凌若夕隐约感觉到了魔族的气息,但是这气息只是一闪而过。

接着第二日,很多人围着果实树,竟然有一个精灵族人修为得到了极大的提高,是因为他今日一早吃了这树上的果实。

这对于众人来说,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蓝尹开心地摘了一个果子,吃了一口,过了一会儿她的修为大涨,一下子仙期巅峰。

这让整个精灵族人都十分高兴。

大家都在欢呼,若是再得到神明祝福的血脉,等到他们战胜魔族之后,几乎整个龙华大陆便是他们最厉害了。

但是这件事不知为何传到了神族那里,其它种族之人竟然在短短几日前来偷果子,他们偷走果子,自然不是为了吃。

这果核可是种子,若是大家都给种植,那么每个种族的实力便提高了。

精灵族已经处死了好几个偷果子之人。

凌若夕看着面前的果子,并非她不想吃,而是她对这果子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她也说不准自己对这种果子的感觉。

她最终还是拿起来,吃了一口,却差点吐了出来,这果子有一种很奇怪的味道,她刚一咬,仿佛这果子和她全身的血液都相互冲撞,她一口吐了出来。

这种感觉很不舒服,仿佛她身上的血脉会排斥这果子,这果子一定有问题!她端着果子一扔,将它丢在地上,然后走开。

她没有去理会这颗果子,不过却有人,一身黑色的衣裳,他将果子捡了起来,然后看着凌若夕的背影笑了一下。

消息传的很快,玄女知道云辰失踪,让人几乎翻遍了整个云族,在确定云辰真的走了后,她愤怒地剥夺了云族参与大战的资格,并且宣布将他们一族人,除非云辰出现否则,将无法享受任何神祝福的血脉。

龙华大陆上,云族一下子变成了最没有地位之人,但是凌若夕知道,这个玄女是喜欢云辰的,她这么做,无非是想云辰出现,但是他最终没有出现。好像从这片大陆上消失了,连玄女动用了所有力量,他都未被找到。

这种情况下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云辰死了。

凌若夕有些呆愣,她无法想象,那几日还和她谈笑的男子,说喜欢她的男子,现在死了。凌若夕不信,在没有找到他的尸首之前,她不会相信这个事实。

攻打魔族的日子终于来临,这一日天地变色,天空中全是乌云,魔族的统领都已来,包括那个所谓的魔王,他穿着黑衣戴着半边面具,谁也看不到他的脸。

凌若夕也看不到,只是这次血脉的祝福,和这些无关,若是在这次战斗之中杀的魔族越多,则得到的力量越大,这是一种规则,也是玄女的一种设定。

魔族开始节节败退,他们根本就如同所说的一般,不是玄女的对手。

“九天玄女,你真的以为,你会赢吗?你回头看一看,你手下的所有种族都背叛了你。你以为你是谁?是神吗?让他们追随你?”说罢,九天玄女回头,看见自己的军队,那些种族都变得不对劲了。

他们身上正冒着黑气,凌若夕才发现,原来他们身上的魔气,是因为那种果实,那是魔种,什么东西能让修为短时间一下子提高,这个答案不早就呼之欲出了吗?除了在身上种植魔种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呢?

任何的修行,都是不能一步登天,虽然凌若夕觉得自己的修行已经很逆天了,但是这也是因为她多次在生死边缘徘徊,但是从未有过一次是直接吃果子吃到进阶。

所以这个教训告诉我们,挂开多了还是不好的,特别是这种挂。

于是凌若夕开始躲到星月族之中,这些人几乎开始厮杀身边之人,最荒唐的事情开始了,龙华大陆,玄女还未打进魔族的老巢,自己人就开始打了起来。

“如何,九天玄女,我送你的这份大礼,你还喜欢吧?”他笑着对九天玄女道。

“哼!他们背叛我,那我便舍弃他们!”凌若夕忽然觉得九天玄女也是霸气的,她一直是个强悍的女子。

忽然,那几个种族,包括神族,还是精灵族,在一瞬间金色的光芒射下,直接射入了他们的心脏,他们几乎在一瞬间全灭了。

这就是九天玄女的力量,可以一瞬间赐给人荣誉,也可以一瞬间赐给人死亡。凌若夕强烈的感觉到了这一点,她内心渴望力量,去保护身边之人。

“好啊,玄女,你果真心狠手辣!但是你不就是有力量吗?你的力量我也有!“那几个族被玄女在一瞬间灭掉,但是魔王却和玄女亲自打了起来。

凌若夕看着蓝尹消失,却被神逸一把拉住,然后扯进了一个结界:“这个结界是玄女留下给我们暂时避难用的,他们这么打下去很容易波及到我们,若是玄女大人赢了,这场战役也就赢了。”神逸笑着道,他倒是一点儿也不感到有什么不愉快的。

“所以,你是说,我们只要看着这些到结束”凌若夕有些明白他的话了。

“不,是让玄女大人打败了魔王,然后我们再出去杀了那些小喽啰。”神逸继续笑,似乎事情在他的意料之中。

“你似乎对其它种族被灭一点儿也不同情?”凌若夕问。

“我的词典里面没有同情。”神逸道。

果然,海族根本就不简单,他们只希望能够得到神女的血脉。

凌若夕抬头,二人在天空打斗的越来越远,接着凌若夕几乎看不见他们,却在高空之中,玄女还是更胜一筹,她打掉了对方的面具,却看到一张完全让她不敢相信的脸。这张脸,是她喜欢之人的脸。

此时的魔王,早样子早就变了,一身红色的衣裳,黑色的发丝飞舞,在空中,没人看见他的地方。

“是你?”玄女有些不知所措。

“没错,你一定很奇怪,我怎么是魔王,我不是云族的少爷吗?若是我告诉你云族的少爷从小就是魔王,他的族人不自知怎么办?我现在的力量可以和你匹敌,因此这里不是我杀了你,就是你杀了我,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接纳我。让我们来你们的世界,你知道我们魔族是异端。”云辰没有要打她的意思,却是说出来了好听的话。

“那你会娶我吗?”玄女忽然问了一个匪夷所思的问题。

“会。”这时候云辰笑了。

后面这场战役变得有些滑稽,玄女带头说要接纳魔族,但是其它的种族却完全不同意,为何要接纳魔族?

他们是天底下最邪恶的东西,这场战役表面上平息了,魔族竟然成了龙华大陆的一份子,凌若夕觉得没有讨伐,便没有玄女的血脉,那她来这一趟不就白搭了吗?

并且,在云层之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凌若夕不知道,只是知道玄女下来便宣布了战争的停止。

接着日子回归平常,但是这种日常没有过多久,所有的种族,从海上走,全部都选来了一件事,那便是去杀了九天玄女,这是一次联合,他们认为九天玄女背叛了他们。

他们来到玄女居住的小岛,岛上的结界不知为何解除,众人开始登岛。九天玄女却在顽强抵抗,凌若夕这次也过来。

但是她没有跟着大家一起,她只想弄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她无法更改历史,只有去到了岛上的屋子,过去在云辰居住过的地方。

却上演着这么一慕,那个魔王没有了,云辰在这里,他给了九天玄女一刀,那把刀是黑色的,是魔刀,这不足以杀死九天玄女,但是足以让她致命,接着他快速地逃走。

九天玄女似乎发现附近有人,凌若夕走出来,这是一个长得和她一模一样的女子。

“我错了,我把上天给我的重任,全部忘记,放在和儿女私情之上,求你帮我的忙,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吧,他们已经来讨伐我了,我会死的。”玄女哭着道。

“你要我帮你做什么?”凌若夕问。

“说实话,我有点恨,为何我就不能为自己活着?”玄女的伤口里面全部都是黑色的气体,凌若夕知道,这是被魔气吞噬的前奏。

“你身上也有神祝福的血脉,只是血脉不完整。”说罢九天玄女拉着凌若夕的手,然后手中多出了一把小刀,刺入自己的心脏。

“唯有送你一滴我还未被魔气入侵的心头血。”说罢凌若夕感到一滴血滴在她的额头上。

“帮我拯救苍生,趁着我还是我自己。我知道你的力量,有了我的心头血,你应该有很强大的力量,虽然这力量不及我,但是对付魔族已经是够了。去吧。”说罢九天玄女不再说话。

凌若夕知道自己阻止不了魔气对玄女的入侵,但是她却冒充了玄女,身上发着光芒,然后代替她,消灭了那些正在赶往这里的魔族。

可是,星月族,还有其他没有被魔气侵染的人族,此时却冲上了岛屿,亲手杀死了玄女,一刀刺进她的心脏,因为他们不喜欢和魔族共存,他们希望得到玄女的血脉。

但是他们无一例外,得到的是被诅咒的血脉,因为这个时候玄女已经被魔气给侵染了,巫宗是,叶宗也是,连星月族,得到的也是。

凌若夕在对抗那些赶来岛上的魔族的时候,用光了自己全部的力量,直到她看见了那个戴面具的魔王,他并未对她说话,也没有打她。

只是她忽然看见魔王的眼神,很悲伤,很悲伤,不知为何她的心一阵抽痛,她看见对方消失,但是,对方对她做了一个嘴型:“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他是这样对她说的,那个魔王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接着凌若夕也消失,因为时间到了,她拿到了九天玄女的一滴血脉,是一滴心头血,纯净的血脉。

凌若夕慢慢醒来,她身上正发生着巨大的变化,金色的光芒,身上慢慢的有神气,她的修为网上一直增长,竟然一口气接近了神期到达了伪神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