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827章 深海美男

第827章 深海美男

数十仗厚的冰凝聚在海面,海面下面,是海水。而在这片海域的最深处,是透明的,一块块的巨大冰砖,冰砖里面封印了许多长相绝美之人,他们有男有女,全部都穿着黑色的衣裳,但这里面却有一个与众不同之人,他穿着红色的衣裳,闭着眼睛,被封印在海底,隔着冰砖就像是安静的睡着了一样。

悄无声息。

海底是安静的,一小团金色的光芒照在这块巨大的冰砖上,接着越来越多的金色光芒,在四周漂浮着。

凌若夕看着云井辰,她毅然决然地返回了星月族,她想把云井辰带走。她不相信,她深爱之人,她好不容易找到的人,会有一日变成魔王的肉体,从而背叛她。

海面上瞬间激起千层浪,被冰封的海面瞬间瓦解,金色的光芒出来,凌若夕用力量包裹着那冰砖。而那冰砖也正在吸收着凌若夕的力量,但是她不在乎,将冰砖丢在了船上。幽和小一早就等在了船上,小天在海水里面洒下了毒药。

这些毒药在会让经过海面的船只木板遭到严重的腐蚀,但是这艘船的船底却涂满了一种特殊的药水。

凌若夕不想让星月族人追上她,为何,为何大家要剥夺她的幸福,为何云井辰要永远呆在那个冰冷的地方。

她有时候真的明白了初代九天玄女的选择,因为如果她是她,她也一定会再一次选择她最爱的人,她对他的爱,足以毁灭天地。

叶宗的密室之中,叶兰看着凌若夕,还有被封闭的云井辰。

“这冰,不是普通的冰,是第二代九天玄女用生命留下来的,力量及其强大,并且会吸收所有靠近的人的玄力,这封印不好解开。”叶兰终是忍不住开口,不明白凌若夕为何做到了如此地步。

凌若夕看着冰砖,九天玄女的舍命封印,竟连她也无济于事。难道,注定的,云井辰就要被封印,和她永远相隔吗?

不对,这云井辰是后面受到封印,那就是说,他并非九天玄女所封印,而是星月族人,只有星月族人。

老头子自然不会有这种力量,凌若夕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哈哈哈,好啊,神逸,你真的给我下了一盘很大的棋!”小白等人留在了叶宗,她飞去星月族。

神逸好像料到她会来,早就站在星月族圣岛等待着她,他的手中拿着一个水晶。他举起水晶,透过它看着折射过来的阳光,此刻它是如此耀眼。

凌若夕从远处飞来,身上带着冷冷的杀意,她一字一句道:“我想,你应该有办法解除云井辰身上的封印。”

这是威胁。

“我能,但是我又不能。”神逸收起了手中的水晶。

“我现在要你解开云井辰的封印。”凌若夕再一次道。

“你知道是云井辰要我封印他的吗?你若是解开,不出七日,这片海域下的魔王之魂只怕也会受到影响,你根本不知道云井辰和魔王是什么关系。”神逸道。

“解开,不然我毁了星月族。”凌若夕 ;:书网列表。

“你敢!”

凌若夕知道,神逸最在乎的并不是这天下的苍生,而是在于自己的种族是否得以延续,尽管过了万年,他依旧选择最终回到这里,这片岛屿。

“这块水晶,给你,这是封印云井辰的水晶,它是一颗冰晶,若是你能融化它,云井辰的封印便会解开。”说罢他手一丢,这个难题丢给了凌若夕。

“如何融化?”凌若夕知道用火是不行的。

“不知道。”对方回给她三个字。

凌若夕知道,神逸是真的不知道,若是知道,魔族也不会被封印在海底那么多年。他有办法封印云井辰,但是却没有办法解开云井辰的封印。

云井辰也知道,他一旦再次被封印,就无法回头。云井辰不是一个可以为了天下苍生这么做的人,唯一的解释就是为了她。他知道他没法控制魔王,魔王一定找到凌若夕,一定会对自己不利,他是为了保护她和孩子们选择了沉睡。

可是没有他的她,又能算什么呢?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一切!

再一次,凌若夕将水晶握在手里,她回了叶宗,巫落和巫鸦两人看了这颗水晶,然后巫鸦摇头道:“这并非是一颗普通的水晶,仔细看,这水晶里面有许多雪花状的东西,和这冰砖的结构相似,形成一张巨大的网,实际上是无数个阵法汇聚而成的,这种阵法,用来封印东西,几乎等于死阵,也相当于一个死结,根本没法解开。”

巫鸦的话给凌若夕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下来,但是她不信,难道就没有一点儿办法吗?凌若夕手握拳头。一把夺回水晶。

“师姐,依我看,火之所以能够融化冰,是因为有温度,这水晶恐怕需要更高的温度,所以普通的火焰没办法融化它。”小一道。

“继续说。”凌若夕看着小一。

“因此我认为,我们应该找到了一个炙热之物,然后将其融化。”小一道。

“干娘,我知道有一种炙热之物,不过我忘了是什么,要在巫宗的藏书阁或许会有线索,但是巫宗现在已经被魔气入侵。”巫咸道。

整个巫宗都被封锁了,里面已经是滔天的魔气,还有那些失去理智的巫宗之人。

“去巫宗。”凌若夕只是说出这三个字,他们一块启程去了巫宗,金色的光芒在她周围阻隔着魔气,她来到巫宗,看见下面的人已经不是人的样子了,他们个个失去了理智,然后在这里徘徊。

凌若夕手一挥,金色的光芒自天空射下,一下子魔气全部被金色光芒所吞噬,那些原本疯狂的巫宗之人也全部都不见。

而流出魔气最多的巫宗墓地也被封印起来,这里一下子变得一片清明。

巨大的藏书阁,终于巫咸找到了一本书,与其说是一本书,不若说是一卷画卷。

“天底下最为炙热的东西,便是黄金焰。”巫咸翻了开来。

“干娘,我占卜一下它的下落。”说罢巫咸开始占卜起来,但是忽然睁开眼睛,然后脸色十分不好的道。

“我的占卜开始以为错了,它藏在巫宗的墓地。”巫咸也不敢肯定,明明目的的最深,只有一个沙漏,他们根本就没有看见过黄金火焰。

而且那里许多巫宗的先祖的遗体已经魔化,里面恐怕早已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魔窟,说不定现在已经很危险,进去可能是九死一生。

“愿意和我进去的便进去,不愿意的留在巫宗。”凌若夕一定要去找到黄金火焰,救云井辰。

但是,这里却没有一个人想要退缩,于是凌若夕只好道:“小白,带着欢欢乐乐留下,巫咸跟我进去。”

欢欢和乐乐毕竟太小,不适合呆在里面,那个地方太过于凶险。

“不行,我要去。”凌小白很想帮助自己的娘亲,让爹爹醒过来。

“这样吧,我留下来照顾他们。”这时候林雪依道。

凌若夕也只有点头,然后,他们一行人,便进了这个被封印的巫宗墓地。这里魔气冲天,虽然凌若夕已经消除了许多魔气,但是这里面好像有什么一直冒着魔气,到处都是行尸,那些干枯的尸体早就从墓地里面钻了出来,这里原本埋葬的都是巫宗的先祖,现在已经全部变成了魔族和干尸,并且每一具的修为还都很高,甚至比他们生前还要厉害。

也许在万年前的巫宗,为了得到玄女的血脉而变得强大,但是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已经死亡的他们,会再度因为已经被污染的玄女血脉,而变得比生前还要强大,只不过此时的他们已经入魔了。

凌若夕的伪神期不是摆设,尽管这些行尸再如何前赴后继,再如何修为高超,全部都被凌若夕几招打散。

终于来到了最底层,碎掉的沙漏在地上安静地躺着,里面金色的沙子细细地散落在地上,这里就是墓地的最后一层,但是这里却不是魔气的源头。

他们发现了一种更加浓郁的源头。

竟然是一个魔窟,原来巫宗的最深处墓地,隐藏了一个巨大的魔窟。过去的他们不知道,但是凌若夕现在是可以感知周围的一切。

而这个魔窟她却无法再向里面探知,难道黄金火焰找了这么一圈都找不着,应该在这魔窟里面吗?

这个魔窟,里面应该会有危险,当初魔族也曾经在这龙华大陆上面兴起了一阵子,其中就有魔族会兴建魔窟,魔窟里面有时候会藏着魔族的一些珍宝,但是也是从龙华大陆上面搜刮而来的。

魔窟的所有财宝,都是准备献给魔王的,传说每个高级魔族都有一个魔窟,里面都会放着自己重要的东西。

凌若夕走进了这个魔窟,这里面确实是魔气浓郁,也不知道这是谁的魔窟。难道是魔王吗?

剑辰看着这里,这里他也是第一次来。像是一个墓穴一样,里面一片漆黑,金色的光芒在里面照耀着。

这魔窟里面竟然雕刻着精致的壁画,壁画画了许多如同仙女一样的女子,若不是这里魔气冲天,还真不知道这里是魔窟,以为他们来到了仙人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