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828章 魔窟之中的世外桃源

第828章 魔窟之中的世外桃源

凌若夕知道,用世外桃源来形容眼前的景象似乎有些不太恰当,因为这里是魔窟,可是面前的一片却让她感觉不到这里是魔窟的感觉。大片大片的桃花树,它们很高,一直开着,这里几乎感觉不到丝毫魔气。

这里是哪里?不是魔窟吗?谁能告诉她,哪个魔窟长得这个样子的!

这里有茅屋,简直就和仙境一样,一行人走进茅屋,他们来这里是为了拿黄金火焰的,不过显然连火焰的影子都没见着。

这里的天空是夕阳西下,桃林的桃花飘散,众人走进茅屋里。凌若夕看着这里的摆设,觉得有些熟悉,这里是哪里?

她明明没有来过,却如此熟悉。忽然头还是剧烈的疼痛,一些片段在她面前闪过,接着是看到一个红衣男子,他对着她笑,如星辰般璀璨。

“若夕,将来我们就住在这里好吗?”

是若夕!那个男子的嘴型,叫的不是九天玄女,而是若夕。难道九天玄女也叫什么若夕吗?她越发的想不通,然后看着茅屋内的摆设,一切都是如此自然。

一种很熟悉,很熟悉的感觉,在她心里油然而生。

“我们走吧,这里我没感应到黄金火焰。”凌若夕转身对着众人道。众人发现她本连冰冷的脸上表情有些异样,但是转而又变得冰冷也没有追问。

小白看着凌若夕,这不是自己认识的娘亲,自从进入了这魔窟凌若夕整个人都给她感觉十分奇怪,这还是他那个坚毅冰冷的娘亲吗。

“巫咸,娘亲是不是被种下了魔种?”凌小白小声地对巫咸道。

一身白衣的巫咸行走在桃花林里彷如仙子一般,她摇摇头:“干娘现在的修为,恐怕龙华大陆已经没有一个人类能够超越了,并且她有玄女被神祝福过的血脉,魔气根本就不可能入侵。”巫咸很快的否定了这个意见,真的是奇怪,为何凌若夕自从来到这里就开始整个人变得怪怪的呢?

他们横穿了一整片的桃花林,接着出来发现自己仍然在那个魔窟之中,这简直是一种空间的艺术,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但是当他们来到另外一片空间的时候,又被这冰天雪地的景色给震惊了,到处都是雪,然后火红的梅花开在这番雪景中。

天空的颜色还是黄昏,只是他们走了一会儿,在一块冰封的透明石头之中,看见了一团金色的火焰,这透明的石头好像一块大的玻璃罩子,凌若夕想用手去拿。却被巫咸一把制止了:“不可以,干娘,这金色的火焰只是在巫宗的古书里面记载着,但是应该不是能够用手轻易触碰,也不知道触碰了会发生什么事情。”

凌若夕觉得巫咸说的有道理,火焰本就有一定的温度,一般的火焰都会烫着,何况是这金色的火焰,还是天底下最为炙热之物。

因此一大团金色的玄力在她的指间,接着金色的玄力慢慢地包裹着这火焰,但是这玄力却穿过了金色的火焰,接着大家又试了各种方式,无论将什么拿出来,都会穿透这火焰和这火焰透明罩子。似乎火焰就完全不存在。

他们试过了所有的方式,只有一个方式没有试过,凌若夕看着火焰。

若是能够用 手,她想也没想就用手,这手成功了,手穿过了透明的罩子,就好像一个魔术,但是她有感觉到这火焰,是灼热的,但是不烫手,反而十分温暖,从心里开始温暖。

小小的火苗在她手心里面窜动,忽然一瞬间,她感觉手掌还是升温,一大片金色的火焰略起,众人后退了几步,只有凌若夕被火焰包围,这火焰好像化作了一个人的样子,然后打量她,接着忽然缩小,然后飞到了她的眉心,之后便消失。

火焰一下子消失,众人以为这一切就要结束的时候,只有凌若夕感觉现在自己的状况是有多么的不好受。

她整个脑袋都烧的想要炸开一样,忽然一倒下,然后整个人躺在了雪地上,众人竟慌了。

小一走过来,帮凌若夕把脉,然后道:“师姐发烧。”简单的几个字,让众人一愣,这发烧肯定不是普通的发烧,按道理来说,玄力修行到这一层已经不会生病了。

那么发烧唯一的解释,便是刚才窜入她眉心的小小火焰。

凌若夕整个人陷入意识模糊的状态,但是此刻她却睁开眼睛,看见的又是一片冰天雪地,却有一个人在那里看着她,他一身红色的衣裳,笑起来十分的妖邪。

“井辰。”凌若夕忽然想伸手去摸一摸他的脸。

“姑娘,你究竟是干了些什么?”凌若夕看着自己的手,这手是红色的,然后发现自己的脸已经被绷带给缠绕着。

她的声音,沙哑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快把这位姑娘扶上马车。”这时候那个红衣男子道。

众人都好奇地看着凌若夕,怎么也想不到这位姑娘为何会在这冰天雪地里脸部重度烧伤,连手也被烧伤了,这里应该没有什么能将她烧伤的东西。

“水。”凌若夕几乎是本能的想喝水,过了一会儿她感觉到嘴边的甘甜。

“井辰……”凌若夕看着面前的红衣男子。

“井辰?是你很重要的人吗?我的名字里面也带有一个辰字,不过我叫云辰。”红衣男子笑着道。

云辰,云辰!凌若夕惊呆了,这难道是万年前?自己又穿越了?为什么她会被烧伤,是因为触摸了金色的火焰吗?

“少爷,前面就到了。”这时候有人道。

凌若夕好了许多,几乎被搀扶着进了院中,她被安排在独自一间房间,还有一个丫头去照顾她。

这是一个大宅子里面,看上去宅子的主人十分富贵,只是当凌若夕知道进入了西厢房,而云井住在她隔壁的时候,她才知道云辰也只不过是这里的客人。

一个老郎中进来,然后道:“姑娘,我是来帮你换药的。”

凌若夕点了点头,接着她脸上的绷带被解开,这个时候她走到镜子前面,自己的脸全部都被烧伤,简直惨不忍睹。

这时候郎中给她换了一种冰冰凉凉的药膏,然后再次帮她把绷带缠绕上去。

此时,云辰走了进来:“这位姑娘,脸,能不能复原?”

“虽然烧伤很严重,但是还是可以好,只是恐怕会留下疤痕,并且应该没有办法能够祛除。”郎中摇摇头。

云辰皱着眉头,凌若夕早就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虽然是云辰后面将郎中拉出去说的,但是她这种力量,即便被拉的再远,她想听的,只要意识一扫,几乎没有什么能够逃出她耳朵。

不过她这种修为,伪神期,也有一个好处,就是特别容易隐藏修为,比自己修为弱之人,只要她稍微隐藏下修为,不放出威压,便没有人知道她是一个会玄力之人。

“云族的少主,竟然对一个女子如此上心。”这时候一个红衣的女子走了过来,她和云辰站在一块,两人穿的都是红色的,外人看上去,倒像是一对。

凌若夕走出了房门,她的喉咙总是感觉被火灼烧,接着她下了床,手上因为被灼烧的疼痛已经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可是这伤口也奇怪,无论她再怎么催动玄力复原,就是没法复原,反倒是这极其普通的药膏对它有效。

凌若夕也只有无奈地摇头,现在出来,是因为不想闷在房间,她已经确定这里是万年前的龙华大陆了。

知道第一次她用梦回香来这里,是为了得到玄女的血脉,现在她已经有了玄女的血脉,那这一次为何又来到这里呢?

并且这个云辰知道她名字的时候,似乎是不认识她的,那就是说这个时候,她还不认得自己,也就是没有和自己见面。

并且这时候云族的人手似乎足够,他们应该是在做买卖吧,云辰应该还是当时云族的少主。好像不知道魔族的这回事。

天啊,她来到了更早的时候!

要想办法回去,能够穿越时空的东西,只有梦回香了,或者这里有别的什么东西能够让她回去也说不定。

她这么思考着出来,却见两个红衣人,一男一女。云辰看着凌若夕出来,然后道:“凌姑娘,你不感觉疼吗?”

凌若夕的手被烧伤,手掌包括手指两个手臂,都被绷带缠绕的紧紧的,但是并未包的很厚,所以这大夫还是十分细心的帮她把每根手指都分开,然后她穿着长袖的衣裳,她稍微把袖子遮住,也可以遮住她被绷带缠绕的手。

“多谢收留。”凌若夕知道淡淡地道了一句。

忽然想到了什么,她这次来这里是因为金色的火焰,是不是,这次找到金色火焰可以回去了呢?

凌若夕慢慢地走着,好在脚没事,不然她还真的要躺在**了。

“姑娘,请用膳。”几个婢女端着饭菜走来。

凌若夕知道,这是考虑到她的行动不方便,所以才让下人吩咐将饭菜端到她房间来。

“凌姑娘烧伤不便,我特地吩咐了下人将这些清单的小菜送来,前厅准备的酒菜,不若我们去前厅用膳。”红衣女子对云辰道。

“也好。”云辰和凌若夕道别后,凌若夕回到房间,然后看着桌上的饭菜,清单是清单,但是也是废了一番心思。

因为烫伤之人,要以清单为主,连酱油都很少放。

凌若夕用完膳食,便到了晚上,她坐在花园之中,看着天空的月色,云井辰总是喜欢陪着她看月亮。

自从她身上有神女的血脉,她便能够吸收星辰之力,因此她希望晚上在院子里,或者房顶上呆着。

这时候云井辰就会做各种甜品来,然后端到她面前,他们两人一面吃,一面欣赏月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