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1章 醉酒,悲怆的开端

第一章 醉酒,悲怆的开端

傲然大陆。

啸月帝国。

北冥城冒险者酒馆。

一如往rì的喧哗热闹,作为大陆上人来人往最为频繁的冒险者酒馆,今天也是没有丝毫的变化。

妖艳的妖族少女托着盘子熟练地在拥挤的人群中穿梭着,脸上挂着标准的职业型笑容将酒饮送到不同种族的冒险者手里。而在那密集摆放

的桌子上,有长相粗野豪放的野蛮人佣兵正急得脸红脖子粗地猜着拳,也有因为热爱冒险加入佣兵行列的人类贵族爱惜地擦拭着自己华丽的全

身铠甲,还有来自北国冰雪王国的兽人佣兵也在豪爽无比地狂饮着,甚至在人群中还常常能看到背着细长硬弓的jīng致小巧的jīng灵和藏身在斗篷

中神秘的魔法师。

但,今天,在角落里,却有着一个与这热闹格格不入的寂寞身影。

那是一个身形较为矮小的黑发少年,一身与他年龄不相符的黑sè,那件宽大的斗篷将他整个包裹在了里面,只露出两只闪烁着冰冷、哀伤

的眼睛。

他紧紧地握着手中的酒杯,那双有些干枯的手竟有些青筋暴起,仿佛那便是抓住了所有。

举起,一饮而尽。

杯落的时候,仿佛有一滴泪光悄然滑落。宛若鲛人的眼泪化做一颗晶莹剔透的珍珠,坠落,然后摔碎。

他落寞地凝视着手中的酒杯,伸出手再次拿起酒壶,斟满,再喝尽。

没有人注意这个角落中的孤独身影,而他,对周围的一切也是漠然无睹。

饮酒。

不知道多少杯过去了,只有侍者偶尔注意一下这个奇怪的少年,不过他从进入酒吧便付足了金币,所以她也没有放在心上。

白昼,到黄昏,再到夜晚。

没有人知道这个少年究竟喝下了多少杯,但他还是执拗地饮着,也许他的确是喝了太多,也许是有些事情让他不敢清醒地去面对,不知何

时,他趴在桌子上,昏睡了过去,嘴角流溢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这些rì子,也许只有在睡梦里他才能拥有一刻的安详。

“杀,一个不留!”

无数个黑衣人在冥神的黑夜里闪现出来,包围了这群已经无力反抗的老弱妇孺。

刀剑的冷芒在闪烁着,死神狞笑着向那群惊惶失措的人们伸出了死亡的魔爪。肆虐的火球冷酷无情地收割着众人的xìng命,恐怖的冰箭将一

个个手无寸铁的人瞬间洞穿,狂暴的雷电化成蛇形,吞噬着脆弱的生命。

周围的人哭嚎着,惨叫着,但那个少年却没有丝毫地动弹,仿佛没有了情感,他那么呆滞地凝视着身前那个身影,呆呆地望着,遗忘了整

个世界。

那个曾经在很多个夏夜里温柔地为他驱赶蚊蝇的美丽身影,那个在每一次重病时憔尽心力照顾他的慈祥身影,那个手把手教他写字读书的

凄婉身影,就那么紧紧地将他拥在怀中,但那个他曾经以为这个世界上最温暖最安全的怀抱,如今却失去了力量。

在那个火球冲过来的瞬间,不知道为什么!

那个从来没有学习过任何魔法和武技的柔弱母亲,竟在常人无法反应过来的刹那间,义无返顾地挡在火球的面前。紧紧地将她最最亲爱的

孩子拥入怀抱!

那个怀抱,永远是他一生的依靠!

直到很多很多年以后,当冰魂回忆起那个刹那,他仍然会泪流满面。

仿佛,那个怀抱依旧温暖如初。

少年抱紧了那个身影,嘴唇已经咬出了血,但他早已麻木了,自从那个躯体失去了温暖,他便知道,从此以后,孤身一人。

他不愿放开那具身体,不想离开那个怀抱,不敢相信这一切的一切!

他的全身都在这极度的痛苦中麻木了,他随着那具美丽的身体倒在地上,没有丝毫地动弹。好像一切都是一个梦,一个长到不能再长的梦。后来,有很多黑衣人从这个瘦弱的身体上踏过,但他的身体早已因为极度的痛苦而麻木,他一动不动,也许正是母亲的灵魂最后的庇佑,让

这个无力反抗的少年竟成为这群人中唯一的一个幸存者。

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让这个天生身体羸弱的少年活了下来,在不知道过了多少天的清晨,那阵暴雨唤醒了他沉寂已久的身体,他晕晕沉沉地

醒来,发现他亲爱的母亲的身体已经开始腐烂了。

没有什么能够形容他心里积郁的那种悲痛,刚刚醒转过来的他却再次地晕倒过去。

而第二次醒来的时候,他终于能够克制住那种巨大的悲恸,于是他以一个十二岁少年的力量在岩石般坚硬的地面上掘出一个大坑将母亲安

葬在了里面,然后开始了在这个世界上幽灵般的飘荡。

是的,活着,终究需要一个为之持之以恒不断努力的目标。而冰魂的这个目标便是——凯暗家族!

冰魂,冰冻之魂。

自从为自己取了冰魂这个名字后,他便决意与凯暗家族拼个你死我活了!尽管现在的他还是那么的无能为力,还是那么的弱小,可是他还

年轻,还有足够的时间来改变一切!

他从来都没有关心过家族的任何事情,而母亲也只是亚里斯家族家主的一位地位卑微的侧室而已,亚里斯公爵的生活荒yín无度,侧室足有

十几位,而且母亲在众多侧室中也是容貌平平而已,更况且小亚迪生来体弱多病,更是让公爵大人感到极为厌烦,所以亚迪几乎从来都没有感

觉过父爱是什么味道。

他所有的童年便完全是和母亲在一起的记忆,而现在,母亲去了,他所能够做到的并且一直想做的也只有为母亲报仇而已!

那股仇恨的执念,在他心灵最为憔悴的时刻作为一粒希望的种子深深地植入了他的灵魂深处,挽救了这个孩子早已没有留恋的灵魂,并成

为了他最坚定的坚持,为了这个目标,他早已决定不惜一切!

清晨是美好的。

酒吧的清晨又有了稀稀拉拉的冒险者来到酒吧,开始了一天的热闹生活,而趴在桌子上的冰魂也在这喧闹中清醒了过来,开始了一天的旅

程。

他整好自己的斗篷,将自己瘦小的身躯裹得结结实实,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看看桌子上放的酒壶,他自嘲地笑笑,离开了酒吧。

自从他开始在大陆上游荡大概已经有两年了吧,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在危机四伏,魔兽肆虐的大陆上行走有多少危险自然是显而易见,但他

毕竟坚持了下来,只为了心底的坚持。

“母亲……”他抬起头,望了望天空,“你会庇佑我吧。”

“我知道,你一定不会离开我的,现在,你的灵魂还是一直在我身边吧。”

朝阳把他的影子扯得很长,他背离着炎rì的方向,越行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