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2章 佣兵任务,月光草

第二章 佣兵任务,月光草

他的母亲出生在有着悠久历史的陨星家族,这个古老得堪比弑神之牙火山的家族曾经强盛一时,在大陆上有着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力。但是在漫长的时间风暴中,它还是坠落了,如同它那辉煌的姓氏。那是一场残酷的政治斗争,都将所有实力毫无保留地拿上了竞争天平的陨星家族一夜间失去了所有。作为失败者,陨星家族的男子全部被处死,而女眷则被流放到遥远的北部冰原,去与那里野蛮嗜血的兽人抢生活。当时恰好掌管北部众郡的亚里斯公爵偶然之下邂逅了这个如烟般明媚的女子,便通过一些手段将她骗做侧室。虽然被欺骗了感情,但是却也因此摆脱了悲苦的命运,而且既然已经有了一个孩子,他的母亲也就平静地生活在公爵的城堡里,把所有的心力都用在教导孩子上。 壹?书?库

在冰魂很小的时候,母亲便教导他读书认字,学习一个真正的贵族应当懂得的礼仪。所以虽然冰魂还十分幼小,但是他却已经颇有绅士风

度,举手投足之间便显露出一种忧郁的典雅气质。但是让母亲感到忧虑的是,冰魂从小体质极其衰弱,经常大病不起,牧师多次治疗也不见起

sè。母亲只好让自己的护卫教给他一些斗气以改善他的体质,幸而那位护卫由于长期跟随在他的母亲身边,从小看着他长大,对小冰魂也是宠

溺有加,他毫无保留地将自己懂得的斗气知识完全教给了他。

也许是母亲的苦心终于感动了天穹的诸神,在学习了一段时间斗气以后,他的身体总算强壮了不少,而且他的斗气提升速度也是极快,短短几年便已经完成了筑基达到了一阶冰霜武者的水准,让师傅对他赞赏有加。

但是平静的生活在残酷的皇位之争中结束了。

也许,这就是贵族盛衰的宿命。

亚里斯公爵所支持的三皇子最终在凯暗家族支持的二皇子所发动的兵变中被杀害,在上位执政的二皇子的默许下,凯暗家族发动了对宿敌亚里斯家族的清洗,除了幸运逃生的小冰魂其他人都被残忍地杀害了。

无论以前是多么的安逸,现在的冰魂早已经像他的名字一样,彻底成为了一团冰冷至灵魂的寒冰!

也许你无法想像一个将自己的母亲视为自己的全部的孩子,在顷刻间失去全部世界后所能够爆发出来的巨大潜力!

仅仅两年!他便从一个不经人事的孩子变成了一个冷酷无情的独行佣兵!没有人可以想像,斗篷下的那张仿佛饱经风霜的面孔竟然是属于一个十四岁的少年!

一句话怎能够道尽成长的巨大代价。

他那稚嫩的肩膀过早地挑起了一个根本不属于这个年龄的重担,那个庞大的家族,有着神龙帝国最为强大的火焰掌御者的守护,似乎根本就不是一个人的力量所能够抗衡的,但是那张慈祥的面庞却总能够在他面临绝望的时刻给他足够的力量去面对一切!

除了忘情地流泪,为什么不做些什么!

十四岁,他已经成为一个二阶橙sè剑士,并且是一个F级的佣兵。

而绝大多数的贵族子弟在达到这个水平的时候,早已经超过了二十岁。

这次他来到北冥城便是来完成一个炼金术士的F级任务委托,取得十棵北冥城之北禁忌森林外围特有的月光草。

月光草是吸收月光能量成长的药草,不过也算不上稀奇,在禁忌森林中虽然分布并不广泛,但是仔细寻找还是能够轻易发现不少的,但它之所以被定为F级任务是因为一种G级的低等魔兽嗜血蚁常常因为受到月光气息的吸引而在其周围建筑巢穴。

嗜血蚁虽然个体杀伤力非常的有限,但是群居的嗜血蚁动辄上千一起出动,铺天盖地而来。惹恼了它们却也是十分的恐怖。正面对抗的话,大概只有cāo纵者以上级别的火魔法师能够做到。

当然,只要随时保持jǐng惕,一个橙sè剑士还是能够轻易地从嗜血蚁的包围圈中逃脱的,所以冰魂对于这个任务还是很有把握的。

北冥城是啸月帝国北方的第一道门户,因为接近禁忌森林的缘故,高大而血sè染透的城墙是它最醒目的标志。禁忌森林里动辄超越cāo纵者

级别的幻兽、魔兽以及妖兽让所有在这里驻守的卫兵都时刻保持着最高的jǐng惕,为了防止森林中暴乱的兽类威胁到帝国腹地的安全,啸月的王

室甚至让帝国仅有的三大掌御者之一的风暴掌御者卡洛斯.风痕协同二十万jīng锐军队驻守在这里,而绝大多数到军队中混军功的纨绔子弟因为惧

怕这里残酷的生存竞争都极力活动避免被派到这里,所以在动乱的年代中,这里虽然竞争残酷却是难得的净土。

冰魂匆匆地行走在大街上,周围的繁华已经不再能够吸引起他的兴趣。因为现在的他唯一关心的就是生计和实力的问题,早一点到达禁忌

森林完成任务取得月光草他便能有更多的时间去修炼他的斗气。

灰sè的宽大斗篷将他的全身全部遮盖在了里面,像那些独行的神秘佣兵一样,仿佛所有的秘密全部被掩蔽了起来。两年一直如此,因为他不能确定凯暗家族是否通过jiān细拓印了他的魔法肖像。所以暂时还远远不能与其相抗衡的他还是决定谨慎行事,甚至在佣兵公会都没有留下完整的魔法肖像。

冰魂所修习的斗气是冰霜属xìng的魔斗气,在人类世界中也算比较罕见的了,因为凡是具有元素属xìng的斗气一般都是由一些年代久远的大

家族所传承的,而且往往只传给嫡出的后代。冰魂之所以能够得到这种斗气的传承当然并不是靠母亲在家里的地位,况且亚里斯家族只是在最

近三百年才靠着商业上的地位崛起的,根本就没有古老的传承技艺。那位传授他斗气的侍卫终生都没有告诉他他的名字,也没有告诉他斗气的

名字。

带足了干肉、面包以及充足的淡水,冰魂如同大多数老道的佣兵一样怀揣着目的地的地形简图马步履匆匆地向任务地点前进着。

两天后,穿越稀疏的矮树森林,他抵达了任务提示中月光草分布比较广泛的地方,桫椤河谷。这里已经深入禁忌森林腹地有大概三十多里了。

禁忌森林的传说是恐怖与绝望的代名词,但那大部分是因为其内部的魔兽实在是太过凶悍,而且存在着为数不少的残忍嗜杀的攻击xìng妖兽,至于外围,由于一道天然的巨大石圈的存在,高等魔兽的数量一般比较少,而且内围的高等魔兽也大都懒得到外面来猎食低等魔兽。

任务奖励为三十个金币,这些钱足够支持他一年清苦的生活。

冰魂最大的倚仗是自己已经达到橙阶的冰霜斗气,冰属xìng是水属xìng的进阶,不同于水的温和冰已经具有相当的攻击能力了。而且水系的控制力在四大基础元素系中本来就是最高的,即使被大规模的嗜血蚁军团围攻,他也可以通过释放斗气使周围的嗜血蚁陷入冰冻状态,只要几秒钟冰魂自信凭借自己的速度是完全能够逃出比他还要低一阶的嗜血蚁的包围圈的!

禁忌森林里似乎永远是安静的。

这种安静让人窒息!只要知道禁忌森林名字的人就不会不知道它的另外一个名字,那是从冒险者口中流传出的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名字—

—吞噬之森。

人类对于内圈的最高深入记录仅为五千米!即使是石圈边缘的守卫者也让人心惊胆寒,D阶上位的青火狼啊!而且是动辄成百上千的青

火狼!以狼的狡诈和悍不畏死的气势谁能够抵抗?更况且,内圈里浓厚得诡异的元素浓度,让适应了这里环境的土著魔兽实力提升了何止一倍!D阶上位仅仅是外界的冒险者公会通过测定捕猎回来的青火狼的实力而确定的,禁忌森林里的魔兽实力绝不是简单的数字!他们能够利用

森林里和外界截然不同的环境进行各种诡异的偷袭和伪装,即使是最狡猾的猎人在森林里也只会成为它们的猎物。

整个傲然大陆上的人哪个不明白禁忌森林的恐怖,这种在普通人眼里便已经成为恐怖的象征的青火狼竟然只是内圈的外围看守者!它们

的实力竟然只能够在最外围猎食,那么内部呢?

没有人明白。

其实不是没有人有实力进入到内部,达到掌御者级别的元素力量使用者和紫阶的武者都能够轻易地通过青火狼的防御。但是禁忌森林里还

有着另外一个让强者望而止步的存在——元素cháo汐。动荡不定的元素cháo汐是魔法师最可怕的敌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周围的空间就会发生动荡

,混乱的元素就会反噬魔法师脆弱的身体。而武者没有魔法师同伴的帮助又怎么去寻找周围隐藏的危险,怎么在各种毒虫横行的森林里保护自

己,他们不能制作魔法护罩又不能一直浪费斗气在体表形成斗气罩。而如果失去斗气护罩的防护,那铺天盖地而来的疟蚊和身带剧毒的湿地魔蝇会在瞬间将他淹没。毕竟,不只是个体战斗力强悍的高阶魔兽才对他们有威胁的,隐伏于暗处的恐怖才是最让人头痛的噩梦!

最让人们高兴的是,禁忌森林中的魔兽几乎从来都不会踏出岩圈一步。但仅仅是偶尔发生的狼群来犯就足够让帝国不惜派一位代表着人类

元素力量顶峰的掌御者前来了,最为可笑的是这些来犯的狼群大多是由于被其他更为强大的狼群驱逐的小型狼群!

由此可见禁忌森林的恐怖实力了。

佣兵公会中凡是牵涉到禁忌森林内围的任务无一不是用血字醒目标出的S级抑或SS级的超阶任务。当然外围其实也就相当于普通的魔兽森林一般,但即使是这样,沾上了禁忌森林这个名字,任务的报酬都要提高一倍不止,否则仅仅一个F阶任务又怎么会有足以让普通人家舒舒服服过上一年的三十枚金币奖励!

冰魂在一棵树上停下了脚步,口中一边嚼着赖以保持体力的干肉一边用敏锐的眼神仔细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刚刚上树以前已经斩杀了一条普通的蟒蛇,谁知道周围还会有什么让人讨厌的东西,而且毕竟只有一年的佣兵生涯,冰魂对禁忌森林独有

的嗜血蚁还没有什么了解,所以他必须先观察一会才能继续行动。

蛰伏在树上大概有一个小时了,他终于看到一只嗜血蚁了。那只与地上的**枝叶几乎同样的黑褐sè的拳头大小的蚂蚁正小心地从地下的

洞里拱了出来。它的头部比较尖长,两侧的腭极其巨大,浑身除却褐sè外还透着一种独有的血sè,它全身的皮肤大概都已经角质化了,没有覆

盖泥土的地方都反shè着暗淡的光彩。

“都说有嗜血蚁的地方必定会有月光草,现在嗜血蚁的巢穴就在周围那么月光草呢?”冰魂小声地自言自语道。这是一年来冰魂养成的一

种习惯,毕竟属于群居动物的人在这么长时间的独自生活中总得找种方法排遣一下寂寞吧。

他的目光向周围扫去,更加仔细地观察地表,脑中则不断回忆着记录任务的羊皮卷上所描绘的月光草的形状。

“对了,是那个!”冰魂的眼睛陡然shè出一丝jīng光,他紧紧盯着蚁穴旁边的一段枯木上面生长的一株发散着微微银光的柔弱植物,刚才他

错误地把它的闪光判断成透shè下来的阳光。

“通体莹白,叶片呈现月牙状,植株高度小于十厘米。多生长在yīn暗cháo湿的地方,能自动吸引嗜血蚁在其周围筑穴。”冰魂近乎机械地将

它的特征报了一遍,确信了它正是自己的目标。

嗖!他猛地将一块石头shè在那棵月光草周围。

在石头着地后几乎就是一瞬间,从枯木中立即涌出数以百计的嗜血蚁围绕在月光草的周围。

“呼,果然如此。”冰魂的嘴角不禁浮现出一丝微笑,“以前去对付的火蚁就常常喜欢居住在咬空的枯木里,这些嗜血蚁看来也有差不多

相同的嗜好啊。”

“那么,就这么办吧。”他伏下身形,再次仔细地观察了周围的环境,从手中取出一条细长的银线慢慢向下方放去。

等到觉得银线大概有足够长的时候,冰魂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猛烈地将自己的斗气向银线上注去。

正垂在地上伴随着微风轻轻摇晃的银线在冰斗气蔓延到其上面的时候立刻就变得硬直。

这便是属xìng斗气的优点了,能够造成同种魔法的类似效果。本来作为冰冻对方身体的冰寒气息在传到质地柔软的银线上后便聚集了少量的

水元素在其表面结了一层薄冰。这样,原本的银线就变成了一根细长的直棍了!

而在银线的前端,冰魂早就已经打了一个结做成环状,这时在冰层的覆盖下它早就变成了一个硬挺的圆环。

冰魂轻轻俯下身体,将改造过的银线向那棵发散着银光的月光草伸去。圆环轻而易举地将月光草套在了里面,冰魂吃力地继续注入着冰斗

气,让圆环更加坚硬一些。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圆环的坚硬已经达到了相当的层次的时候,冰魂小心翼翼地将圆环向那株月光草探了出去。

即使拥有人类的智慧,嗜血蚁恐怕也不会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cāo纵斗气的方法。冰环很容易地从月光草的上方套了下去,然后翻转了一

下将其套牢,最后冰魂便消散掉所有的冰斗气的输入,等待冰元素的消散。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在冻结状态消散以后,银线慢慢垂落了下来。他缓缓收回了银线,在银线抽上了一部分以后,他所打的活扣也慢慢在

植株的中间紧了起来。

最后,他猛地一拔,月光草便脱离了地面飞向他的手。得到月光草的他没有丝毫地迟疑,瞬间便跳跃出了嗜血蚁的活动范围改去寻找其余

的月光草。

他的身影刚消失在森林之中的时候,原来的地面忽然猛烈地翻动了起来,数百只愤怒的嗜血蚁从地下的巢穴里拱了出来,向着天空挥动着

巨大的前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