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39章 任务完结,覆灭

第三十九章 任务完结 覆灭

炎日初升的时刻,黎明的熹光照射到每一个人的瞳孔里,只是有的眼睛里透射出的是对希望的渴望,有的,却是无可抑制的惊恐。永远快速更新!

鬼啸山岭的一条小溪旁,一个瘦小而落寞的身影缓缓站起身来,清洌的溪水从他的指缝间轻轻滑落,溅起轻微的水花。

洗净了满身的鲜血,似乎谁也想象不到,这个北方的坎农斯丁小个子,在那个并不漫长的黑夜里,竟然扮演了一个冷酷无情的刽子手角色。

他转过身,沐浴着温暖的日光,消失在鬼影幢幢的密林之中。

身后的溪流,流淌着鲜红的血液。

“也许不用两天,我们就可以启程到啸月的帝都了吧,妖姬。”冰魂抬起手微微抚摸了一下肩膀上仆兽的额头,目光却朝着天穹的方向,明亮的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光彩,仿佛深深地埋藏着某些难以言喻的深刻。

在他的面前,数十只精神妖蜂面无表情地悬浮着,日光穿过它们灰色的羽翅,在黒褐的地表上留下一个个黯淡的影子。

“你们都累了吧,整晚的杀戮。”冰魂神情平静地说着,仿佛在谈论着与自己无关的琐事,“回蜂巢休息一会吧,今天晚上,我们还将继续。”

妖姬从主人瘦削的肩膀上飞舞起来,轻盈地舞蹈着种族独有的语言,精神妖蜂随即消失在七度金空间开启的黑洞之中。

“妖姬,你似乎精神不错啊。”冰魂忽然笑了笑,那仿若亘古冰川的冷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温暖和喜悦。

";呜呜……”妖姬有些兴奋地拍打着七彩羽翅,在和煦的日光下围绕着冰魂翩翩起舞。

华丽的磷粉从她的身体上簌簌地飘落着,反射着日光,形成一道金色的光幕,宛若流风回雪般轻盈曼妙的舞姿让林间的微风也忍不住驻足观赏。

一时间,泉水叮咚,郁香缭绕,舞姿柔美,光彩耀人,让冰魂也不禁有些痴醉。

“谢谢。”一曲终了,冰魂重重地鼓着掌,平静地微笑着,眼角却忽然滑落几滴晶莹,消散在干涸的地表。

数十个光点忽然显现,空间奇异地扭曲了几下,他们的身形消失在无际的丛林之中。

主仆一人一蝶的身影在森林里消失的时候,一个明媚的少女忽然闪现出来,她的身躯之上还残留着秋冥纵横淡淡的红光。

“我明明看到这里似乎有光芒闪烁的,怎么又不见了呢?”她有些奇怪地望向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痕迹。

“也许是炎日的亮光吧,这鬼地方,死气飕飕的,不知道有多少亡灵。”斗气又闪烁了起来,她的身影也消失在密林里。

森林外侧开阔地带,荆棘玫瑰的暂时营地中,却正在进行着惊讶的议论。

“你说什么?弗利大叔,我们的盗贼发现了大量被枭首的盗贼尸体!”白袍光元素师星韵·秋捂着她美丽的小嘴,有些惊讶地喊道。

“怎么可能呢?即使有人能够在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剿灭这么多盗贼,可是盗贼们竟然连投放信号弹的时间都没有,这实在是太难以置信吧!

”白袍法师晃着她美丽的脑袋,还是觉得事情太过蹊跷。

“那么,以您的能力,在深夜中秘密地潜入到盗贼们的山洞里,能否不留下任何痕迹地消灭这些盗贼呢,卡麦隆大师?”红色的身影忽然出现在营地之中,清脆的声音柔和地询问道。

“姐姐,你回来了,巡视营地有发现什么异常吗?”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星韵跳了起来,扑到红色身影的怀里,有些撒娇地问道。

“我看到一个地方好像有过金色的亮光,也依稀听到仿佛有个男子说话的声音。但是当我全速赶过去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发现。星韵,你都十四岁了,还是这么爱撒娇。”她轻轻地笑骂了一声,手指微微抚摸着妹妹的金发,眼神中却有些忧虑。

“大小姐,应该有高手抢在我们动手之前消灭了不少盗贼,数量还不详,不过应该不下于三十,按照佣兵之间的规矩,我们如果再动手的话就算抢了人家的任务,会影响我们的名声的。”另外一个魁梧的中年男子,一边擦拭着手中的佩剑,一边平静地说道。

“可是,我们百分之百的任务完成率。”她有些低沉地喃喃自语道,只是所有人听到这句话都有些黯然。

是啊,百分之百的任务完成率就这样放弃了吗?尤其是对于他们这些重视荣耀的人。

“星韵小姐刚才问过我是否能做到。”一个低沉而嘶哑的声音打破了这暂时的沉寂,忽然说道,“我不能。”

“作为一个暗杀者级别的盗贼,我可以悄无声息地潜入到他们身边,杀死任意低于四阶的强者,但是我不能在一瞬间消灭整个巡逻盗贼分队,盗贼毕竟没有魔法师那么强大的范围摧毁能力。”他苦笑着,苍白的脸庞上多了几分无奈。

雪莉小姐转过身深深地望了这个全身笼罩在墨色黑袍中的强大暗杀者,目光里又多了几分失望。

“森林之中除了盗贼的尸体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出手全部是一击必杀,而且伤口均是喉咙,就仿佛是盗贼们站立在那里等着他将屠刀挥过他们的咽喉一般。我想能够造成这种效果的话,只有岩石系元素师施展石化术,或者咒石师的定身术才能做到吧,或者是青阶的大剑士施展剑气吧。”盗贼大师从嘴中吐出一棵咀嚼了很久的青草,略带几分疲惫地说道。

“无论是高深的石化术的掌握者,还是神秘的咒石师,抑或强大的大剑士,都不是我们应该招惹的。”他最后补充道。

他们都遗漏了一点,不过这个世界上在此等情况下大概也很少人能够猜想到真正的原因,因为神秘的精神力量操纵者因为缺少强大的攻击能力,向来极少出现在佣兵工会之中。

而没有人能想到,世间竟然会有能够使用精神冲击的妖蜂吧。

“我们走吧。”少女平静地说道,不管是出于佣兵的道义还是对方实力的敬畏,他们都只能选择这个。

“走了么?”丛林深处,一双灼灼的眼睛凝视着这些正收起帐篷选择撤退的佣兵们。

深夜之中,扑天盖地的妖蜂大群集结而起,向收缩防御在山洞之中的盗贼巢穴发动了总攻。

火焰妖蜂通体的火焰之光照亮了浓烈的黑夜,无数的妖蜂汇聚而起的凛冽杀气让守在山洞口的盗贼不禁打了个寒战。

“敌袭,敌袭!”一个盗贼忽然发疯似地喊了起来,只是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机会活下去了,空间妖蜂带着大批主力战斗妖蜂穿越空间的阻隔瞬移到了防御薄弱的内部,杀戮开始。

无数的妖蜂用他们可怕的尾针将剧毒和各种元素疯狂地倾泻着,盗贼们没有丝毫还手之力,一个个死状可怖地倒下了。

冰魂漠然地将巨石缓缓移上,将那声声的凄厉叫声封在了山洞内部,然后一个个割下死亡盗贼的头颅,机械地投入自己的空间戒指之中。

那哀伤婉约的笛声再次奏响了,但不过是昙花一瞬,戛然而止,受到召唤而来的铜尸们似乎有些茫然地在山洞之外游荡着,没有遇到任何敌人。

山洞之中,冰魂缓缓俯下身躯从身体蜷缩着死去的沃什拉基手中取过那根墨玉铸就的巴掌长短的小玉笛,轻轻地抚摸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