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1章 远古秘闻,恩特的请求

第一章 远古秘闻,恩特的请求

笛身有着斑驳的大小不一的褐色斑点,点缀着这支短小的玉笛,无数的斑点似乎闪烁着神秘的光彩,又仿佛在冥冥之中构成某种玄奥的图案。

冰魂仔细地凝视着这支玉笛,却仍旧没有感觉出任何奇异的地方,只是觉得有些讶异。

“是啊,它好像没有丝毫的元素波动,又是如何召唤如此规模的铜尸呢?”冰魂喃喃自语着,不自觉地瞥向倒在血泊之中的贼首沃什拉基,“

似乎,他也没有任何的亡灵力量吧,那他又怎么能够召唤不死生物呢?”

不知不觉之中,冰魂将手中之笛放在嘴唇之上,缓缓吹奏了起来。

笛声轻缓柔和,充满了静谧和安详的气息,不似原先那凛冽的杀伐之气和销魂夺魄的诱惑之音。随着笛音的悠扬在山洞之中飘荡着,没有人注

意到,鬼啸山岭枯萎的土地中忽然有大批的不死生物从无数的墓地中爬出,向着笛音的方向朝拜似地涌来。

冰魂已然沉浸到了柔美的笛曲之中,浑然不觉全身的辉煌之力正慢慢地向玉笛之中渗透。

缓缓地,玉笛竟然散发出微微的神圣之光,褐色的斑点融合着辉煌之力,竟然向乳白蜕变!

一曲终了,冰魂睁开阖上的双眼,立时被眼前的奇景所吸引了。

氤氲在乳白色梦幻般的烟雾之中的玉笛,向外透射着点点星辰的光彩,在光线微弱的山洞之中竟然化作无数美丽的光之蝶,围绕玉笛飞舞着。

似乎有奇异而晦涩的歌声隐隐唱起,宛若天穹圣洁天使吟诵的圣诗。

无数神妙难懂的咒文从笛身的斑点之中蒸腾而起,围绕着冰魂握笛的右手缓慢地旋转起来。

许久,这些星辰的孩子,光的精灵们化作道道流光,消失在玉笛之中,符文在他的手腕上一闪即逝。

转瞬之间,一行远古神秘的古篆在笛身右下角涌现,在冰魂的面前飘然而逝:“吾笛流风回雪,赠与挚爱之人,叹兮悲兮,爱而无法可得,人

之悲怆何可至此极也!纵永无法同心偕老兮,吾爱未曾悔也!苍然乎天地为之鉴,星辰为证,吾之泪于星洋之尽头铭刻吾之挚爱于岩石之上兮

,吾之魂于天穹之巅融于星辰永照吾之所爱兮,爱之,悲之,吾不知何可归也。愿化无尽相思之心为凄然之祝福兮,爱未可强求,纵有毁天灭

地之能何可得哉!唯,吾但尽吾生之爱亦无恨矣。”

凄然悲恻哀伤动人的文字化作片片纯洁的雪花,降落在冰魂的全身,缓缓融入了他的全身,一股精纯而庞大的神圣之力忽而充斥了他的身体,

渗透到他的灵魂之中。

似乎有深深地叹息在他的耳边响起……

“年轻的旅人,是星辰的力量指引你来到遗弃之地迷失之禁锢吗?”一个苍老而疲惫的声音忽而低沉地响起。

“古树的国度,已然有太久的岁月没有过神圣的造访者了,纯净的神圣力量使用者,愿您也拥有溪水般澄澈的心灵。”那个沧桑的声音深深地

叹息道。

“尊敬的长者,请原谅我打扰了您的平静,不知道我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冰魂有些忐忑地小心问道,那种纯粹的声音似乎是直接在他的灵魂

中响起,但他却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能量波动,如同那支奇妙的笛子一样透着诡异的气息。

“时间真的是太久了,星辰的孩子,也许大人族早已经遗忘了古老的恩特牧树人,但我们还记得从我的祖辈流传下来的传说,我们在死亡贤者

多撒与地狱之王萨纳贝留斯共同创造的封印密境迷失之禁锢中苟延残喘了太久,邪恶的不死生物玷污了恩特的家园,并摧毁了幸存的古树在大

陆上残留的树屋,我们丧失了自由。”他缓慢地诉说着树人一族的沧桑,语气竟然逐渐激动了起来,“是星辰的力量指引你前来的吧,我年轻

的朋友,只有最为纯净的神圣灵魂才能荡涤邪恶的亡灵气息,打开传送远古之门的道路,并得到树人一族永远的友谊。”

“我其实并不了解您到底在说些什么,尊敬的老者,我只是来此做任务的佣兵而已,对于您所说的故事也没有任何的印象。”冰魂摇了摇头,

扫视了一下四周仍旧没有发现任何怪异之处。

“一定是星辰的力量注定你我的相逢,恩特的朋友,如果你愿意,我愿为您打开封印之门,让你我相见。”年迈的恩特却似乎没有丝毫的怀疑

,语音略带颤抖地急切说道。

“虽然接受挑战和帮助险境中的朋友是佣兵的准则,但是您可否详细告诉我封印之门里可能有的危险。”冰魂有些警惕地询问道,竟然是传说

中的贤者以及地狱位面的王者共同创造的封印密境,那么凭他的力量根本就没有可能面对内部的危险!

“为了自由,恩特已经牺牲了太多伙伴,”衰老的牧树人有些沉痛地说道,“在封印力量最为强大的时刻,无数恩特牧树人将自己的灵魂献祭

给了恩特信仰的星辰,永恒的长庚星赐予了我们强大的自然之力以抵御邪恶的入侵,但亡灵的死亡力量实在太过强大,洞开的地狱之门中邪恶

的生物如同潮水般涌来,在最为无望的时刻,我们恩特一族的族长,伟大的永恒之树,萨拉查·生命·诺基奥古索莱尔,将他不朽的灵魂印记

与地狱之门融合在了一起,以放弃永恒的生命为代价将地狱的死灵阻挡在门外。”

“然后是万年的苦战,我的恩特同胞们以献祭灵魂的代价,化作一根根枯木抵消着迷失之禁锢的残余力量,但是我们最终还是没能成功,现在

的古树一族只剩下我这棵行将枯萎的老恩特,还有恩特最后的希望——战争古树,亚迪里斯·生命·诺基奥古索莱尔,古树一族最后的传承之

王。如果我们不能得到最为纯净的神圣力量拥有者的帮助,那么恩特一族将永远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他有些苦涩干瘪的声音中着无尽的痛

苦,又有着无奈的哀求。

“如果您认为我能够帮助到您的话,但请吩咐。”冰魂平静地说道,没有任何的犹疑,他忽然被恩特一族深深地感动了。无数的树人无怨无悔

地放弃自己的生命,只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同胞生存下去。损己而利人,如果是以生命为筹码的话,又有几人能做到?

“真的吗,恩特的朋友?恩特一族将永远铭记您慷慨无私的帮助!”老恩特激动得热泪盈眶,几乎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

“请告诉我该如何做吧。”冰魂拔出自己的佩剑,双手握紧,辉煌骑士的荣耀给予了他无尽的力量。妖姬也已经召唤出所有具有战斗能力的妖

蜂,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可能激战。

“你需要面对的是来自地狱的邪恶亡灵,但长久的岁月之中,由于在恩特的家园里只有森之元素的存在,失去死亡力量补充的它们已经衰退了

几乎所有的力量,但对于你来说,它们仍旧很强大。我的朋友,我残存的力量还能够开启两次密境的传送门,如果你在迷失之禁锢中出现任何

生命危险的话,我可以瞬间将你传送到外界,恩特当然不能让无私帮助我们的朋友遭受生命的威胁。你现在可愿意进来吗?”恩特凝重地问道

“是的,很荣幸能够成为您的朋友,尊敬的长者。”冰魂微微地笑了笑,尽管他并不确定对方能够看到他这个微笑,“即使是让我了解一下敌

人的能力也好,这样即使此次我不幸失败了,以后也明白什么时候有能力前来了。”

“好的,朋友,请一路小心。智慧古树,索尼里奥·雷电·克里斯向您致敬。”恩特的声音逐渐消失了。

短暂的平静过后,一道微弱的空间气息毫无征兆地在冰魂面前涌现,紧接着一道两米高的深蓝色传送门忽然打开。深邃的颜色中那个深不见底

的黑洞充斥着几分神秘和古老,又有着几分可怖。

冰魂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妖蜂们跟随他进入了传送门。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