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5章 秘闻,与亡灵的约定

冰霜之卷,流浪剑客 第五章:秘闻,与亡灵的约定??“伟大的冥墟之主,请允许我以灵魂为祭奠,祈求您至高意志的庇佑,冥神祝福!”他没有像那些似乎失去了理智的不死生物一般立即挥舞着武器冲杀上来,反而同人类战士那样有条不紊地为自己加持着祝福魔法。?

“冥神祝福”,“腐蚀之力”,以及“恐惧意志”都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加持到了他冥焰翻腾的冥甲之上。但正在他吟唱着“灵魂之火”的祝福咒语时,开启了史诗级神器“星辰瀚海”的防御技能“圣光庇佑”的冰魂已经化作纵横的光轮在苍穹之中翻滚着,陀螺般电射而来!?

并非冰魂不想在先前的战斗中便启用这个神器技能,只是“圣光庇佑”的开启会相应地影响冰魂的移动速度,而且既然“圣光之铠”已经可以阻挡住亡灵们的进攻,他也根本不必使用这个近乎奢侈地消耗神圣力量的技能!那毕竟是紫级巅峰强者才能够掌握的禁咒级技能啊。?

迅速停止吟唱的血僵骑士提起手中大剑,无畏地直迎而上!?

咆哮的冥焰与灼热的圣焰瞬间猛烈地撞击在一起,湮灭的元素之力引发了巨大的能量风暴,天地为之变色!?

血云低低地嘶吼着,似乎在迫不及待地?

催着他们展开最为残酷的决战。?

山巅凛冽而冰冷地山风似乎更盛了!?

试探性接触之后,双方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暂时性的沉默。?

“以我现在能够达到的巅峰力量与他进行碰撞,似乎还是没有什么效果啊!”冰魂紧盯着墨索卡·枯骨那血红的眼睛,心里暗暗地思忖着,“只能寄望于他不像我可以得到源源不断的神圣力量补给了。”?

“卑微的凡人,如果你只有这些实力,那么我便只有用你的灵魂来向冥墟之主证明我的忠诚了。”来自地狱位面的骑士戏谑地嘲弄道,“不要以为靠着你那不知所谓的消耗战法能够对付得了我!你难道以为能够与恩特家园之中的力量对抗如此之久的不死亡灵们只有如此不堪的实力吗!”?

他骄傲地抬起右手,在空气之中迅速地划出几道冥焰组成的诡异符文,飘荡的符文围绕着他暗金色的护臂缓缓地旋转着,忽而浸入那奇妙的魔纹阵图之中。融合符文的金色护臂瞬间转化为血一般的鲜红!他的右臂直直地竖立着,直指天穹,冰魂忽而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威压正从那神秘的护臂之上传来。?

就在此刻,围绕在山下却誓死不愿踏入禁区一步的亡灵忽然爆发出震天的呐喊!无数道飞舞着的灵魂之火从亡灵们空洞的眼眶之中飘散出,向山峰中的血僵骑士汇聚而来!?

沐浴在灵魂之火中的骑士咧开他那仿佛撕裂般的大嘴,似乎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舒服无比的神情出现在他破烂的脸庞之上:“智慧古树那老家伙也曾经尝试过直接利用神圣元素召唤出具有战斗能力的光元素战士,但它那可怜的智慧也可以称之为智慧古树吗?作为曾经追随过吾王征战千年的血僵骑士,受封无上荣耀的姓氏枯骨的亡灵伯爵,我亦可以借助上位者的天赋能力得到下位者灵魂之火的献祭!”?

“长久以来,而在迷失之禁锢中保持了如此尴尬的境地,不过是因为神圣与死亡的气息恰好保持了一种平衡的状态,你现在代表的不过是长久以来我们一直面对的神圣气息而已,作为势均力敌的亡灵气息代言人,我又怎么会缺少克制你的方法!”说到这里,血僵骑士不屑地将手中的大剑插入冰冻的地表,目光炯炯地继续盯着冰魂,“不过,如果你能够从外界携带超越青阶的神圣能量进入禁锢空间的话,我便只能败在你的手下了。”?

“但是,现在你有这种能力吗?”他面容狰狞地笑了起来,抖动的面孔上,甚至有肉渣在簌簌地抖落,分外的恐怖。?

“地狱的亡灵,是如何诞生的呢?骑士阁下,我忽然非常希望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冰魂忽而抬起头,直直地望向他那双血红的眼睛。?

“作为你临死前的要求,我当然可以满足。”墨索卡带着几分玩味的笑容,颇有些兴趣地望向这个凡域的少年,“知道为什么地狱位面之中会有那么多异界的传送门?你们人类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控制和召唤死灵生物的契约和法术吗?”?

冰魂沉默了,他有些不太明白这位地狱骑士为什么会询问这些似乎毫不相关的问题。?

“你又知道,为什么地狱位面会有那么多的神域强者吗?”他带着几分颤抖的激动咆哮着,“凭什么弱小的你们能够得到如此优越的生存环境?而我们死灵又要在那近乎绝望的残酷环境中苦苦地求着生存的希望!”?

“地狱生物是怎么诞生的,哈哈,多么可笑的问题!”他的笑容僵硬在那似乎丑陋可憎的脸庞上,那分明是苦涩的痛苦!?

“每一个地狱生物的诞生都只有在无尽之洋飘荡的血海,或者灰烬之原无意识的傀儡体横行的荒原上,经过数千甚至上万年的战斗和不断的吞噬灵魂能量才能够最终生成!但我们生存的却又是什么样的环境?有着恐怖的窒息风暴肆虐的平原,强大傀儡体横行的山岭,死亡漩涡遍布的血河和海洋?我们向往已久的温暖炎日,和那干净的河流,以及生机盎然的环境对于生活在阴冷的紫月照耀下的我们是何等的奢望!”他痛苦地仰天长啸,继续呻吟一般地痛苦说道,“尽管那充沛的神圣力量会灼伤我们冰冷的灵魂,但纵使是为了那灰飞烟灭前一刻享受到那种温暖,有多少同胞们甘愿忍受神圣力量灼烧灵魂的痛苦!”?

“有的同胞们甚至将漫长的岁月奉献在了研究如何让你们人类更多地召唤我们去作你们厮杀的工具上啊!只为那一捧日光的灿烂,可笑么?”他抬起头,望向血云笼罩的苍穹,但那里永远都只有冰冷的朔风,不知疲倦地咆哮着。?

“万年之前,为了得到更好的生存空间,集结地狱位面最为精英的部队在恩特的故乡,那美丽的卡索达里斯金色森林,有着无数飞舞的小精灵的可爱地方,原本我们只是单纯地想要得到一处落足之地而已。我们所要求的真的不多,每一个经过那令人绝望般的厮杀而成长起来的地狱生物其实都不愿陷入与其他位面生灵无谓的战斗之中。即使在我们族群内部战斗的时候,也从来都没有亡灵选择死亡般的决战!而且能够得到一点落脚的地狱,让我们享受到那温暖的日光已经是无上的奢求,我们要那庞大的大陆又有什么用处!”他抱着头,声音有些嘶哑地低吼着,“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么点要求你们都无法满足我们!要知道我们已经提出了无偿地向所有生灵提供我们在地狱位面之中猎杀到的所有生魄为代价啊!”?

“鬼才相信你们!”冰魂不屑地撇了撇嘴,“谁会相信嗜杀与死亡的象征,地狱一族的亡灵们会有如此天真的想法?人心难测,如果你们真的包藏祸心,我们有哪里有那么强大的力量来防御你们的进攻!”?

“可是,”血僵骑士那颓废的面孔上竟然现出几分茫然,“我们只是亡灵,没有人心。”?

冰魂的神情不禁一滞,久久他才默然地问道:“你告诉我这么多是为什么呢?”?

“我早已经厌倦了,对于生命无穷无尽的亡灵,万年的禁锢已经让我厌倦了,看着自己的战友一个个倒在自己的面前,望着我们辛辛苦苦耕耘出的家园逐渐消失在无尽的战火之中,忍受着那些梦乡中的美丽败落消失的痛苦,我早已经够了!”他捂着自己青筋暴起的额头,似乎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你一定得到了‘流风回雪’吧,年轻人。”他忽而问道,目光里闪烁着复杂莫名的东西。?

“你怎么会知道?”冰魂不禁惊诧莫名。?

“我当然会明白,为了封印迷失之禁锢,自然要用实力强大的魔导器作为法阵的阵眼,而那件由于残留着光耀神王气息而根本无法被亡灵使用的无属性魔导器自然便是最佳的选择。而且我也很清楚它的作用。”他的眼睛里忽然闪烁过一道异彩,“如果你能够击败我,那么我情愿成为仆之空间中的召唤亡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