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6章 冥血骑士的效忠!

冰霜之卷,流浪剑客 第六章:冥血骑士的效忠!

“如此,我还真的难以拒绝击倒你的诱惑啊。”冰魂淡淡地笑道,全身的辉煌之力更盛,“圣光之铠”上神秘的光之魔纹在圣芒之中氤氲着,发散着奥妙难言的奇异光彩。?

“是吗。也许我真的老了,年轻人的斗志,还真是旺盛啊。”墨索卡·枯骨骑士俯视着他,神色复杂。?

“斩将之式,鹰啸长空!”冰魂一声爆喝,那凌厉的战技再现于世间!?

咆哮的辉煌之力汇聚在剑尖之上凝成一道巨大的斩芒,他的身体猛烈地晃动起来,飘渺的身影不断变幻,似乎空间也为这道巨大的力量而撼动着。?

血僵骑士低吼一声,双目中迸发出两道红光,冥焰之剑剧烈地燃烧起来,那冰冷透骨的冥焰陡然窜到他的肩头,形成了一件火焰的披风!?

凝聚着最强一击的冰魂游荡的身形忽而静止,庞大的威压从他充斥着银白辉煌力量的瞳孔中喷涌而出,忽然施加到地狱骑士的身上!?

强烈的杀戮意志,以及不容置疑地摧毁力量仿佛心灵战锤的重击那般猛烈地撼动着血僵骑士坚强的意志!冰魂在那一瞬间,释放出了光耀神王遗留的所有神圣威压!?

而就在这一刻,蓄力已久的冰魂化作一颗坠落的流星,厉斩之剑芒剧烈地摩擦着空气甚至发出嘶哑难听的金属崩裂声音!?

仅仅在震慑于上位威压的一刹那间,枯骨骑士只觉恍若隔世!激越的剑光伴随着奔腾澎湃的力量,带着撕裂空气产生的火星瞬间凝固在他的面前!?

摧魂夺魄的厉啸响起,辉煌的圣剑之力已然令人绝望地在他的面前爆发!?

在似乎是最后的那一瞬间,墨索卡忽而抬起眼睛无畏地望向那个笼罩在辉煌圣光之中的矮小身影。那个仿佛有些落寞和无助的身影,此刻却是那么的高大和魁梧!他阖上双目,等待着圣焰焚烧灵魂的那一刻,全身的冥焰忽然全部敛去,甚至冥甲上的血纹也全部消逝。?

“按照约定,你是否可以同意进入我的仆之空间呢?”一个冰冷的声音缓缓地响起,他的嘴角忽而溢出一丝鲜血,但他的脸上却满是桀骜。?

血僵骑士低下头,望向眼前只达到他腰部的人类,只见他手中之剑已然散去所有的圣焰,身上的铠甲也已经收了起来,他只是那么平静而肃穆地将一支圣光熠熠的短笛平伸到自己的面前,静静地等待着。?

“背叛承诺是对亡者荣耀的玷污。”血僵骑士将大剑随手扔到冰魂的面前,顺便将那件强大的冥甲脱下也抛给了他,“地狱的规矩,这些是你的战利品了,年轻的骑士,请将您的一丝精纯本源灵魂力量融入它,只有这样才可以在我的灵魂中铭刻您的精神烙印。”?

“只是,我希望您能够接受我一个小小的请求。”他有些局促地说道,作为战败者,他本来是没有资格提任何条件的。?

“说吧,只要不过分,我都可以满足。”冰魂淡淡道。?

“我请求您,暂时不要消除我的记忆。”血僵骑士满脸渴望地望向他,声音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得到光明是我们地狱一族最大的梦想,尽管以记忆为代价亦是极小的牺牲,可是我仍然希望能够最后的再次感受那迷人的温暖!”?

“我原本便没有打算消除的,你的记忆对于我有着巨大的用途,现在你还是先将打开恩特家园的血红魔钥给我吧。”冰魂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纵使这位强大的地狱骑士存心想要反抗,他能够抗拒仆之空间的意志么??

“谢谢。墨索卡·枯骨向您致敬。”他丑陋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释然,然后他紧闭上双眼,一朵微弱而似乎纯净无比的金色灵魂之火从他的脑部缓缓升起,融入到了“流风回雪”之中。冰魂亦从光之碎片中挤出一丝灵魂力量向玉笛靠去。?

只是极短的时间,两股能量便很快地融合到了一起。玉笛上纯正的神圣力量如同潮水般疯狂地褪去,冰冷的司令气息瞬息蔓延,笼罩了冰魂持笛的右手。?

“吼!”血僵骑士痛苦地咆哮一声,双目中象征着契约力量的六芒星瞬间消逝。?

死亡的力量也很快隐没到冰魂的暗之碎片之中,只剩下一个冥焰翻腾的大剑图案在冰魂右手背上悬浮着,仿佛真实的梦幻。?

“主人,您有何吩咐?”墨索卡·枯骨恭敬地单膝下跪,拜倒在冰魂的面前,等待着他的驱使。?

“嗯,你感觉现在的实力能够达到什么程度?”不同于先前的那种镇静的风范,冰魂有些急迫地问道。?

“呃?好像,只有三阶……”血僵骑士神色古怪,望向冰魂的目光里也有着几分古怪。?

“呵呵,没有错,我的骑士阁下。刚才为了让力量远甚于我的您屈服,我使用了继承子‘流风回雪’的全部威压力量,并且还在瞬间燃尽自己全部的辉煌之力强化了这种气势,而实际上当我将剑横在你的面前之时,全身已经没有一丝的气力了。但你却仍旧认为这是我故作高手风范,不屑对手下败将出手而已。其实在与你决战之际,我已经得到了智慧古树的保证,拥有一次传送出迷失之禁锢的机会,所以我选择了这次赌博。”冰魂轻轻地笑着望向这位神色低迷的骑士,示意身后的妖姬将剩余的妖蜂召集起来,进行统计损失等善后工作。?

“也许这便是人类的智慧吧,以弱胜强之道。”血僵骑士无奈地苦笑着摇了摇头,“另外,我发现‘流风回雪’空间中的神圣力量竟然可以修复我损伤的躯体,这让我看到了恢复往昔力量的希望,或许您现在可以称呼我为冥血骑士了。”?

“很好,那么,冥血骑士阁下,一切我们可以以后再细谈,您现在是否可以把通往恩特家园的血红魔钥给我呢?”冰魂遥望着妖蜂军团整齐有序地重组着队列,有些沉重的询问道。?

“血红魔钥,是以我的血液孕育而出的,其实打开通往恩特家园的远古传送门的也就是我的鲜血而已。”冥血骑士从怀中取出一个盛满了鲜血的小瓶,递到了冰魂的面前,“这本来是我为了催生新的具有思想的地狱族人而准备的自己的精血,现在您可以将它洒在山巅冰封王座上的荆棘皇冠上。?

冰魂瞥了一眼短时间之内是无法整合阵型的妖蜂军团,还是决定自己先进入恩特家园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