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50章 干涸通道,前往虫族腹地!

烈焰之卷,破魔法者 第五十章:干涸通道,前往虫族腹地!??“绿级巅峰。”羽落很中肯地对冰魂此时的炽元素种子的状态做出评价,“很诡异的能量,若是论战斗力恐怕能够达到你那位剑圣剑技导师的水平了,当然这仅仅是论能量层次的威力,并不计较对剑道的领悟。”他接着补充道。?

“蓝之阶位巅峰的能量,超越两阶位的能量层次!”经历无数风风雨雨,冰魂很是冷静地接受了这个结果,“那么若是我达到青之阶位,便能够拥有媲美圣域的战斗力吧!那么,就能够拥有复仇的资本了!”?

心里微微喟叹声,完全灵魂体的羽落飞舞着盘旋而起,晶莹的羽翼间自然而然地流溢着宝石般令人目眩的微光:“也许,蓝之阶位。你便能横扫凡域吧!”他不再说什么,直接回归“星辰瀚海”中。?

冰魂苦笑笑,随即目光变得坚定,他能够明白导师的想法,活得豁达是所有人的梦想,但是他无法背弃那种责任。人活一世终究有些放不下的事情,你纵然明知将粉身碎骨,也无法放手。?

凯暗家族,不会让你们等待太久的!?

他的嘴角浮现出一抹萧索的冷笑。?

“炽元素,以平衡为冥想的基础,能够随时转化为光元素与暗元素的所有分支,真是奥妙无穷的元素啊。”老恩特感受着冰魂散发出的元素气息,很是羡慕地说着。?

智慧再次在冰魂的能量蜕变中得到大幅度成长的妖姬,此时正亲昵地站在冰魂的左肩上低低地用柔软的触角蹭着冰魂的脸庞,纤细的躯干与绚丽的羽翼透着愈加迷人的晶体光泽。显然,以主人为所有的妖姬对冰魂有着盲目的崇拜,这种根深蒂固的观念似乎已经深深地扎根在她的记忆中。?

墨索卡倒是唯一持着客观态度的:“炽元素的冥想方法以我这么多年的阅历来说竟然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必须要严格控制光与暗元素同时汲取的力度,同时通过精神引导元素的波动进行谐振,然后用契约的能力促使它们进行融合,一旦融合过程中掌握不好,平衡被打破,结局就……”?

“湮灭。”冰魂平静地道,“本来就没有完美的东西,刚才我尝试使用炽元素的时候竟然发现它能够随时转化为光与暗两种碎片,这样我想只要经过练习那么这种不稳定的能量结构恐怕也能够成为战斗的利器!”?

所有听众都不禁骇然,的确,从理论上说这根本是完全有可能的!?

“再等两年吧,”冰魂罔顾周围都陷入沉思的契约生物们,低声自言自语着,阴霾遍布的黑色瞳孔里浮现一丝淡淡温柔的笑意,“星韵……”?

原本托辞仍旧头脑混乱来给自己争取些时间盘算如何给同伴们解释身体剧烈变化的原因的冰魂在考虑整晚后,终于在第二天凌晨的早餐时,给嫉妒得满眼发绿的胖子做出了解释:“这个原因其实比较复杂。”他如是说道:“不过,主要是由于先前修习家族秘术的时候压抑了原本身体的成长,但是在斗气修行有成的时候却能够迅速成长。在先前同那位见习护殿骑士战斗的过程中,我终于能够摆脱原本的束缚,跨入新的领域,所以……”他笑笑,摆摆头,下面的自然不言而喻。?

“你又晋阶了?”胖子难以置信地叫起来,“你这个变态!”?

冰魂熟悉着对他还有些陌生的身体,全身蕴含的爆发性力量让他感到分外的舒服,这种感觉纵使是他同恩特签订魔宠契约后获得强化天赋之后都未曾体验过的。?

“你可以改行做小白脸了。”胖子嫉妒地恶意诽谤着,阴险地偷偷捂着嘴笑着,现在的冰魂修长的四肢,颀长的身板,俊逸健硕而又丝毫不显臃肿,再搭配上他本身具备的冰冷而高贵的气质,简直堪称少女杀手了!?

“怪不得这么难受。”冰魂倒没有召唤法师那么龌龊的内心,“原来斗篷已经不合身了。”他的喃喃自语当即让正不甘地比较着两人差距的胖子倒在地上。?

锋和铁斧、迪巴洛特都没有召唤法师那样同冰魂亲密的关系,所以对冰魂明显有些牵强的解释也并没有刨根问底,在表示恭喜后,他们便一起消灭了早餐,略微恢复精神之后,终于正式踏上了对付虫子的道路!?

尖刺棱堡已经被数百万的虫族军队铁桶般地围困起来,天穹上黑压压巡逻着的剧毒铁翼撕裂虫,地面上逡巡着的无数哈喇斯利齿犬虫无边无际,大规模新近集结赶到战场的足有三刃之高,拥有强化刀臂的螳螂刀臂虫同所有人族正规军团般严谨有序地守护着棱堡同虫族沼泽地之间的食物运输道。?

“根据我们在冒险者工会买到的关于虫族的最新消息,在这里刺客联盟牺牲惨重之后发现了一条可能通往虫族聚居地腹地的安全道路。”锋指着牛皮地图上一条黑色的曲线道,“它位于上方较为干燥的哈喇斯利齿犬虫繁殖地和下方性喜潮湿的铁翼撕裂虫繁殖地之间。另外根据亡灵法师们使用抽魂咒从被猎杀的某些高等虫族记忆里得到的知识,在两块虫领里分别居住着两位名为苏哈麦克斯巨镰和阿尔克罗伊的虫族领主。目前,在佣兵工会里,对这两只确定存在的大虫的悬赏已经上升到十万金币以及上千的佣兵积分。”?

矮人点点头,拿过地图又在黑线的尽头沿着两条河道划出一片方形的区域,补充道:“已经有很多大佣兵组成的队伍成功走过那段干涸通道,但是它的尽头却是被称为‘寡妇制造者’的某只被称为布诺邓希的蝎尾腐虫领主的虫领。在围攻尖刺棱堡的虫族军团中并没有这种威力强大的擅长远程毒爆的虫族出现,所以锋认为或许这支虫族部落是属于虫皇的禁卫队,目前佣兵们同虫族战斗的主要伤亡便发生在这里。”?

“嗯,你们收集的资料的确已经非常详细了,但是我们另外得到了一份地图。”在冰魂的示意下,谬里斯从空间戒指中取出另外一份地图,这份地图并非是出自冒险者工会的粗糙货色,密密麻麻的标记代表着详尽的虫穴位置以及某些暂时设立的补给地点。?

狂喜地看完这张极其精确的地图,三人都不禁意味深长地望向冰魂,眼神里有些好奇,又有些钦佩。?

“不要问我这张地图来自那里,你们只要相信这张地图的准确度在百分之九十以上就可以了。”冰魂笑着摇摇头,事实上,在持着荣耀勋章出现在临时搭建的佣兵工会时,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这枚小小的紫色勋章竟然能够带来这样的好处。?

“冰魂兄弟做事,我们都放心。”锋用力地拍拍冰魂的肩膀,野蛮人也是性格耿直的种族,冰魂已经取得了他们的信任,既然如此,知不知道理由已经没有太多必要了。?

“出发,我们从干涸通道穿入沼泽腹地,然后在蝎尾虫领前侧的营地商议下步的行动,如果我们的能力实在无法推进,那么就在那里猎杀蝎尾腐虫好了,猎杀每个这种虫族有十二点八个佣兵积分,足足是五点四积分的哈喇斯利齿犬虫的两倍多。”冰魂最后总结性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