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51章 召唤法师的蜕变

烈焰之卷,破魔法者 第五十一章:召唤法师的蜕变??从东部向东南延伸的多河和坎农河将虫族的繁衍地包裹在一片广袤无垠的沼泽地上,湍急难挡的河流阻止了性不喜水的虫子们的脚步,而沼泽的至东侧边缘,翻过创说中的虫穴山,便是能够蔓延到位面尽头虚无乱流的无尽星海。所以,虫族通往外界的唯一通道便是两河流域之间的跃马平原,而唯一能够遏制到它们前探的触须的便是人族魔法文明巅峰的遗产,尖刺棱堡。所以只有完全摧毁这座在人族文明史上不败代名词的坚固堡垒,虫族的军队才能够在宽阔的跃马平原上张开它侵略的羽翅!?

同样,跃马平原直接通往人族啸月帝国的纵深,北方繁荣的炼金市场与南方忙碌的矿场与魔晶、魔兽皮毛等原材料产地连接的康斯坦丁大道便顺着苦秋山岭的豁口向西南急转而下,直通盛产红宝石的阿曼达。若是这道商路受阻,帝国近乎所有的商业和炼金业都会直接陷入瘫痪。?

在跃马平原,在尖刺棱堡,在干涸通道,同虫族入侵者死战!这便是人族指挥官唯一能够作出的选择。?

没有战略纵深,也没有后退之路,在广阔的土地上唯一坚固的尖刺棱堡便成为了决战的关键。紧急抽调的皇家军团已经在奉命紧急抽调的帝**神左思耶夫.伯纳巴格的带领下尝试向外围虫族进攻,以打开通往棱堡的道路,只是以皇家军团微薄的兵力进展甚微,而各地的其余军团以及自荆棘召集令颁发以来正在迅速集结的退役和预备兵团赶来仍旧需要时间。现在,帝国的所有民众只能祈祷那座英雄的城堡能够继续钳住虫族的爪子,等到帝国主力军团的到来。?

已经有数位白发苍苍的老法师在皇帝的请求下暂停了魔法研究,跨出月塔楼,通过禁咒级城镇传送抵达被虫族密不透风包围的城堡,巩固魔法塔楼的防御。?

并不是人族的圣域法师们不想要在虫族头顶上放几个禁咒,威慑住那些丑陋的东西,然而在虫潮中表现出强势气息的数名虫族领主已经不得不逼迫人族尊贵的法师们龟缩在摆出完全防御姿态的塔楼里!?

能够同样从远古时代繁衍至今的虫族,在如此庞大的数量和恐怖的繁殖速度的支持下,单纯以身体为进化方向的他们,为什么就没有可能诞生足以用肢体来对抗掌握元素力量的圣域强者?所有的种族都有着它们独一无二的骄傲,虫族用血淋淋的教训将人族千年来的和平纵容的骄纵和自傲一扫而空!?

腐烂的衰草散发着阵阵恶臭,顺着稀稀寥寥的标记冰魂一行踏上了那条人族已经太久未曾拜访过的古道。干涸通道是模糊而没有明确概念的,佣兵们只知道避开那些蛰伏着虫子的沼泽地,至于前路到底通向何方,那些不时出现在他们视野中的散碎尸骨使他们保持着缄默。?

他们踩在潮湿的水洼上,将片片枯黄色的朽草踏在脚底,眼前的景色令人烦躁不已,跃马平原上的秃鹫不知何时得知这群踏上未知路途的人的消息,凄凉地哀鸣着盘旋在他们的头顶,目光阴冷,甚至于平静地一边在他们身旁啃食着虫子们杀死的人类尸体,一边用打量着食物的嗜血渴望紧紧盯着过路的佣兵。?

死亡,似乎触手可及。?

现在也许召唤法师才明白,身份定格为一名大佣兵的冰魂目光为何会如此漠然冰冷,没有分毫人类的情感。匆匆而过的佣兵们只有在埋伏的虫子忽然出现时才会默契万分地共同出手,在那时,这位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成熟的年轻人才会暂时忘却自己的全身是那么的冰冷。?

冰魂目光冷厉地看着不时瑟瑟发抖的谬里斯,心里明白他已经开始迈出蜕变的第一步了,叹息一声,他便扭过头将在冒险者协会买的新精灵灰斗篷裹紧,这个动作,已经是某种习惯了,在经历无数冰冷的杀戮之后。?

所有的队友都沉默着将在出发前便分配好的工作做好,没有聊天,他们毕竟仍旧是些初次经历如此惨厉任务的新人。所有人都在篝火架起之后,迅速地消灭掉高能量的烤肉,然后没有轮到值夜的人便进行睡前的冥想或者吐纳,将白天消耗的力量迅速补充回来。?

“我们已经进入沼泽六天了,缪里斯,前面的佣兵们将清道夫的工作做得很出色,这些天我们没有仅仅遭遇了四只哈喇斯利齿犬虫而已。”冰魂听着身后匆匆的脚步声,没有回头便低声说道,“按照进度,最多再需要两天我们便能够抵达蝎尾腐虫的虫领了。”?

“这些天我一直想要大声喊叫!”短短六天,召唤法师已经消瘦太多,原来那个胖子已经在炎日下晒黑许多,原本能够崩开召唤法带(传统达斯流派的召唤法师们习惯存放法杖与召唤媒介的空间腰带)突出的赘肉也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他抱着头忽然便坐在冰魂身旁的干地上哭泣起来,“可是我又怕招来虫子,整天都这样惴惴不安,我觉得这里的空气就像是结界,禁锢着我所有的动作。那些该死的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从沼泽里冲出来,挥着钳爪要将我撕碎,他们比那些该死的丧尸还要恶心,砍下的脑袋还能够继续张开牙齿撕碎我们的身体,该死的虫子!”?

他语无伦次地说着,浑身激烈地颤抖着,双手猛烈地在空气里漫无目的地挥着,瞳孔放大,仿佛在经历着没有尽头的噩梦。?

“哭吧。”冰魂仍旧没有转身,漆黑的眼眸凝视着前方深邃的黑暗,“等眼泪没有了,泣出血的时候,你就明白怎样去战斗了。”他霍然起身,拔出冥焰之剑,炽转变而成的辉煌之光剧烈地闪烁起,道道炽热的刺目白光凝成无数道波浪似的剑刃向前方某个不知名的浅水湾涌去。?

等到缪里斯睁大着双眼,周围散乱地扎着帐篷的所有佣兵匆忙持着武器奔出来的时候,炽烈的辉煌圣焰已经泯灭下去,仍旧深沉的夜幕中,一股焦味正弥漫在空气中。浅滩上,一只前肢趴在地上的哈喇斯利齿犬虫不甘地最后挣扎着,他头顶巨大的伤口仍旧冒着浓烟。?

黑暗中,召唤法师绝望的眼神中泛出越来越强烈的冰冷,灰暗的瞳孔中散发出一丝生气。?

所有人在确认虫子死透之后,便咒骂着继续回去睡觉了。?

夜,依旧冰冷。?

冰魂淡淡回眸,心里浮上淡淡的欣慰。